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37章: 又见清仪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37章 又见清仪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展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马车内,身边却躺着陆霜衣,而陆喧则是安静的坐在一角。一时间,他惘如梦里,眼前浮过与关宛月撕杀的场景,还有……“陆……大哥,这是……”展风问陆喧。

陆喧抬头望向展风那边,仿佛能看见一样,脸上露出淡定的笑容。“展风,你醒了,是无妄大师救了我们。你已经睡了一天,现在已经进城了,不久就到凌烟阁了。”

“霜衣她……”看着身边呼吸微弱的陆霜衣,展风小心问道。

“无妄大师用少林功夫封了霜衣的六识,将她的身体机能降到最低,以延缓毒素在她体内的流转。”陆喧平静道。

“原来如此。”展风定下心来,庆幸地看着蒙着脸的陆霜衣,若非遇到无妄,他们真的就能以相见了。如此的恩德犹如再造,这个情他定当铭记。“大哥,我出去看看。”展风向陆喧打了声招呼,便掀开车帘,正好与回望的展灵四目对上。

“哥,你醒了!”展灵惊喜道。

展风点点头,他看展灵面上有些擦伤,想来是那日撞伤的。“灵儿,你先进车歇歇吧!”

展灵点点头,的确,和一个和尚赶车行在街道上,引来一些奇特的眼神。

与无妄并排坐下,展风只轻身道了声谢谢。对于无妄,他便不是太熟悉,只知道他并不像一般和尚一样清规严实,却也不像一个散漫的人,武艺不精,那时每日被清仪逗着玩。世事难料,怎么能想到,竟然是他救了他们。

“展施主何必如此客气,无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无妄呵呵笑道,当时他见展风和一女子缠斗,场中之人无暇顾及其他,他只是见时局不对,先将车内人安置好而已。

“若以后用的上展风的地方,大师尽可开口。”展风郑重道,这是他的承诺。

和尚客气地说了些不用,以及我佛慈悲什么的。展风又不是多话之人,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沉默。虽然清仪的婚礼在两日后,但此刻大街上是热闹非凡,各路的江湖人齐聚,展风略略看了看四周,不一会,就来到了凌烟阁门前。

朱红色的大门上满是红色喜庆之物,众多江湖知名人物携着贺礼相继拜见。那接待之人,展风认的,竟是百剑堂堂主颜虚冰。对于颜虚冰展风是见过几面的,这人不是一向休养吗,何时又开始处理凌烟阁事务了?

颜虚冰见到展风,也是一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上前道:“原来是展先生,久违了。”他看向展风身后的马车,眼中略有疑问。

展风没多大表情道:“里面是我的家人,有事请药师帮忙。”

鉴于展风与清仪的关系,颜虚冰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只道:“后院是宾客招待的地方,会有人专门指引。”正说着,却见云幽闪现,见了展风,惊喜道:“展风,你可算来了,我还想着药师大喜你要错过了也太可惜了。”

展风只略点头,表示听到了云幽的话。

“颜堂主,展风他们就由我来招呼吧!”云幽笑吟吟地对颜虚冰道。

颜虚冰谦和笑着,平静道:“那有劳云幽姑娘了。”

云幽眼神有些闪烁,看着颜虚冰的神色略带羞涩。她应了声就将展风一行人领向后门。边走边说道:“展风,药师说了,你若回来就还请住原来的饿地方。”

一旁的无妄被忽略了般苦着脸道:“女施主,不知和尚应该去哪?”

云幽这才注意到了无妄,她起先还以为是展风的朋友。见状便用眼神看着展风,有着询问。

“他是慕千痕的旧识。”

云幽眼神流转,马上笑道:“你一定是无妄大师了,小女子怠慢了。”说这着她盈盈一跪,当做是陪礼。

无妄呵呵笑了笑,“不碍事,不碍事!”

“那就请大师先委屈些,云幽送完展风就亲自带大师前去打点。阁主已经事先吩咐过了。”云幽落落大方道。

无妄自是不会计较那么多,也就跟着展风一行人先去了药庐。进了药庐,却见清仪和乐十二正笑的开心,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事。

“药师,乐先生,展风来了。”云幽向两人禀报道。

清仪看到展风,盈盈一笑,道:“展风,好久不见啊,怎么,还送一马车的礼来?”又见她对乐十二道:“十二,这就是我对你说的展风,他可是做了我五年的护卫哦。”又看到了无妄,她眼中有些调皮的神色,故意娇媚道:“和尚,你也来了,不先见千痕却来见我,是想我吗?”

无妄有些冒汗,忙道:“和尚先走了,各位叙旧先。”

身后留下清仪脆生生的笑容。

展风单膝跪地,恳求道:“清仪,我求你救他们。”一向清冷的展风能行这样的大礼,着实让清仪吓了一跳,她目光看向展风身后的马车,面露询问。

“展风,你先起来,我们认识那么久了,你何必这样呢?”清仪怨道,这样的大礼,岂不折杀她。

“丫头,看来他要求你的事不简单啊!”乐十二在一旁道。

展风恳切道:“清仪,你知我的事,我求你的就是救她。”

清仪见展风这样,知道事态定是严重的,她亲自上前扶起展风,嗔道:“你也是知道我的,就该知道你的事我不会不管,又何必行这样的大礼呢?”

展风心下感激,唤道:“灵儿,先来见见清仪。”

展灵掀帘下车,抬头看到清仪淡淡的笑容,脸上先是惊艳,接着却是略有疑惑,仿佛觉得凌烟阁的药师不该是这么年轻的。

“这是我胞妹,展灵。车内是霜衣和她兄长陆喧。”展风介绍道。

“呵,”清仪轻笑,“朔北陆家的家主都出来了,我这可开眼界了。展风,你这妹妹长的可水灵了。”

展风却是高兴不起来,他沉重道:“霜衣兄妹中了剧毒,命在旦夕。”

清仪这才敛了笑意,看了一眼展灵,又看了看车厢,道:“我看你妹气血凝滞,想来是你用药先压制了她体内的毒,好在她中毒不深,否则发作起来真有她受的。看你神色这么紧张,那两人肯定是非常严重了。先将车内人移到房里吧,云幽,帮忙下。”

乐十二在一旁叹了口气,道:“丫头,你的身子……”

“没事,我有数。”清仪打断他的话,“十二,你自己慢慢玩,我先为他们诊治。”

展风眼神很是复杂,看着清仪,欲言又止。清仪不在意笑道:“展风,我们也是知根知底的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展灵对他们的话很是奇怪,但她什么也没问,将陆喧搬下车后,只听她对陆喧道:“陆大哥,凌烟阁的药师就在我们面前,她答应救我们了。”

陆喧在车内是听的清楚了,只是他没有开口的余地,他眼不能视,腿不能行,只能听到一道美妙的声音,此刻他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清仪看到陆喧时,眼神一亮,如果不去计较他的病容,这实在是一个让人看了很安心的男人。所有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拼凑出一张细致柔和的面容,却不失英气。只是他身上的毒实在是将他折磨的够呛,一张好看的脸满是憔悴。清仪只看他一眼,就知道他体内的毒混杂的很,决不是轻易能解的。看来展风真是给她带了个大难题!

展风抱着陆霜衣,极为的小心翼翼,极为的呵护。一旁的云幽见了,在心中连连称奇,这展风可是冷面冷心的很,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这样的宝贝。想看清陆霜衣的脸,却被那黑布遮的严实。

安置妥当后,清仪先是为陆霜衣把了把脉,脸色渐渐凝重,伸手掀开陆霜衣面上的黑布一角,露出惊讶的神情,马上盖上,只听她轻叹一声,“展风,你的心上人是惹了什么样的对头,竟然遭此折磨。”

“怎么,霜衣医不了吗?”展风还没开口,就听陆喧紧张道。

清仪见他神色那般,不忍拿他玩笑,只道:“既然送到我这里来了,我自然是救得的。”她径直走向陆喧,拿起他的手腕,略一探脉,便道,“你和她也是半斤八两,看来这次我是有的忙了。”

听清仪这么说,展风和陆喧都有些放心,她既没说医不得,就是说明有的救了。又听她道:“展灵姑娘身上的毒最轻,而且也没几天,也没被下蛊,云幽,你跟我学了那么久,就请你为展灵姑娘去毒吧!”

展灵看着比自己还小的云幽,心里有些不确定,但看到展风肯定的眼神,也就放下心来。

“至于陆公子吗,先好好吃点东西,把身子补一补,我先开几帖培元固本的药,喝上几天。”清仪道,“陆姑娘身上被无妄封了六识,暂时不会有事,但坚持不了多久。展风,待会你先用内力破了无妄的禁制,我用银针先护住她心脉,你再喂她我开的药。这么虚的身子怎禁的起大的折腾。”

展风点头,清仪说什么,他自然是全力配合了。

“人手有些不够,云幽,你就辛苦些,这几天就待这吧。”

云幽巴不得,但却听她道:“药师,阁主那边……”

清仪看了她一眼,说道:“他那边我自会说,放心,他不敢动你。”

云幽淘气地吐了吐舌头,慕千痕一直怪她阻碍了他和清仪亲近,便将她派到别处。但清仪既然这么说了,想来慕千痕也只能作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医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