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39章: 此夜事多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39章 此夜事多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仪一人走在清净的路上,药庐离她的新房颇有一段路,不走上一柱香还真走不到。月影稀疏,至今夜起她便是慕千痕的妻子了,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她也不知道,只是心里奢侈的渴望,能将美好多留几分。或许这个决定太自私,只是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爱上了慕千痕,越来越让她眷恋起这个世界来,原本已经生死看透的她也变的越来越舍不得。虽然心里深处告诉她,越是不舍,分离时越将是痛苦,只是她已经深陷了。

耳畔似有衣袂飘然的声音,清仪心里一惊,谁敢在这里放肆?身后一阵大力传来,清仪正要运气抵抗,却听的耳边一声娇喝:"住手!"伴着这娇喝,清仪转身却见展灵飞身挡在她前,和一个白衣人缠斗起来。

对清仪来说,这个白衣人便不陌生,正是那拘禁她的白袍怪人。她眉头一皱,心里想着:难不成他还想再劫她不成?若方才没有展灵,自己能反应的及吗?

展灵的功夫虽算的上不错,但面对这白袍人还是有些吃力的。清仪正要开口,却见乐十二出现在她身边,不由奇怪道:"十二,你不好好的喝喜酒,跑到这冷清的药庐来做什么?"

乐十二眼神看着展灵和那白衣人相斗,嘴上道:"全是些沽名钓誉之徒,明明不知道我是谁还敢上前吹须拍马!"他的语气是极为的不悦。

清仪觉得好笑,道:"这世间本就如此,你做为凌烟阁药师娘家人的身份出现,江湖人对你自然是好奇的,若能攀上你这个大数,和我便也沾亲带故了些,以后办事容易啊!"

"这姑娘要糟,清丫头,要我出手吗,这见不得人的是谁,这么大胆子?"乐十二看着战局道。

清仪沉静道:"再看会儿,十二,你要瞧准了,千万别让展灵受伤了,她可是展风的亲妹子。这白袍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你若有机会擒下他,就让我看看是谁这么不知好歹。"

展灵对着这白袍人是极为吃力的,她功夫虽然不错,但从未对过敌。方才她为本是为陆喧倒水的,看到一个蒙面人正要从背后突袭清仪,她便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此刻,才数十招,展灵额上已经渗出了密密的汗水,手上的招势也使老,甚至是对方完全算出了招势路数,眼见着展灵就要折在那人手里。

乐十二的身子如离弦的箭般直射向那白袍人,顺势将展灵带下。他身行极快,展灵只发现眼前一阵风带过,在看便见自己已经出了战圈。

"你是什么人,非要遮着脸,是见不得人吗?"乐十二喝道。

白袍人显然是被乐十二的身法一惊,那么快的速度是极为惊人的。但见他看了看乐时十二,显然他在心里打量乐十二的实力。或许是乐十二太过平凡,看不出一点高手的样子,只见白袍人只是一愣便是直攻而上。

乐十二一手背后,另一手解着对方的缤纷掌法,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

展灵退到清仪身边,关切道:"药师,你没事吧?"

清仪报以笑容,嫁衣映衬下笑靥如花,明艳不可方物。"展灵,谢谢你哦,你唤我名字就行,用不着药师药师的叫。"

"那怎么行!"展灵坚持道,原本她对凌烟阁的药师竟是如此年轻的一个女子感到惊讶。但是在云幽为她解了毒后,她的惊讶渐渐转为佩服,在云幽的影响下她对清仪的佩服更是有增无减。一个侍女就有那么好的医术,那身为药师的清仪更是厉害了。

"怎么不行?"清仪说道,"我和展风是好朋友,我又比你虚长几岁,你若不愿叫我名字,就叫我声姐吧。方才若不是你奋不顾身,我肯定受人暗算。"

展灵有些受宠若惊,推脱道:"是我不自量力了,药师……"见清仪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悦,改口道:"清仪姐身边有这样的高手,我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了。"

"十二只是恰巧路过罢了,展灵,真的谢谢你!"清仪真心道。

乐十二和那白袍人打的正起劲,白袍人白布罩面,看不清神情,反观乐十二,他是平静的很,虽然背后的手已经拿出,但是丝毫没有败露的迹象。

这白袍人的功夫相当不弱,清仪观着相斗的二人,他的这掌法纷繁复杂,虚中带实,掌风凌厉想来内力也不弱。清仪在脑海中搜寻江湖上掌法厉害之人,但一时间没人能和眼前人对上号。眼前这个白袍人除了一双眼外,什么都是遮住的,连手上也戴着白色的手套。能跟十二打那么久,绝不是庸手,为什么自己偏偏是想不出有这么个人来?清仪有些苦恼。

"偷偷摸摸的算什么英雄,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乐十二喝道,手上加力。

白袍人始终是没有说一句话的,他见乐十二攻势加强了,却是退攻为守。他的一套掌法相当不俗,一时间竟将自身护的如此的周密,连乐十二这样的高手竟也难以发现破绽。突然他一招挥出,虚实难辨,乐十二冷哼一声,一掌对上,毫不畏惧。

"砰,"一声,乐十二原地不动,那白袍人却是身行速退,一个后翻,竟是越墙而去。

"十二,别追了。"清仪喝住正要追赶的乐十二,"他的工夫不弱,被他强了先机即使你追不去,怕也是追不到的。"

乐十二显然意尤不甘,脸色有些愤愤道:"好小子,竟敢对你下手,清丫头,你可要小心啊!"

清仪却是没事人一般,反安慰他们道:"放心,经过这么一次,他短期内肯定不会再来了。十二,展灵,谢谢你们哦!我再不回去,想来这洞房就没人了。"……

这便是他的洞房吗?慕千痕怒意地看着垂首一旁的云幽,清仪跑哪去了,愤怒的同时伴着恐慌,难道……清仪啊清仪,对我们的感情我那么的珍惜,努力的呵护,难道对你来说就像儿戏一样吗?"她去哪了?"阴沉着询问一旁的云幽,慕千痕控制着自己那越来越焦躁的心情。

"阁主,云幽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药师的行踪云幽怎么敢过问?"云幽装着委屈道,也是对慕千痕平日里差遣她做事的报复。

慕千痕双拳紧握,有向云幽动手的冲动,"好,不愧是清仪,连教的丫头都这般伶牙利齿。"慕千痕怒意道,"你是仗着清仪,以为我不敢拿你吗?"

云幽看着慕千痕即将发作的样子,心里不住祈祷,药师啊,你快回来吧,再不回来,我就要遭殃了。她也能理解慕千痕此刻的心情,任谁的新娘在洞房花烛夜跑出去,都不会有好心情的。只是,这真的不怪她啊!

"哟,千痕好大的脾气啊!"正相持着,门应声而开,清仪婀娜走进。脸上挂着淡淡的神情,仿佛切都是风轻云淡一样。她盈盈走到慕千痕面前,玉手拂上他的面颊,娇声道:"千痕,你这样子好吓人的。"身后却是挥挥手,让云幽自行离去。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慕千痕见清仪回来,脸色稍霁。

"千痕,你知道我一个人干坐着很无趣的,就四处走了走,你别生气吗,我这不回来了吗?"清仪双手环上慕千痕的脖子,撒娇道。

云幽早就趁机跑了,慕千痕怎经的起清仪这般的挑逗,一肚子的火也消了大半,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清仪,普天之下,也只有你这个新娘子敢这样离经叛道,你可知道,见你不在我有多揪心。"

清仪手指在慕千痕的脸庞游走,说道:"傻瓜,我都嫁你了,还能跑不成?"

慕千痕握住清仪不安分的手,直视着她的双眸,定定道:"清仪,千万不要辜负我,我用全身心在爱你,千万不要把我的感情当成游戏,我怕你经不住我报复的怒火。"

清仪见他的眼神是着了魔般,却是不说话,只是送上自己的唇印上他的,用丁香小舌挑逗着他,不说今夜发生了什么,不说有人对她意图不轨,她能做了就是好好的把握现在,给他,他想要的温柔……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波汹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