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42章: 倾力相救(二)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42章 倾力相救(二)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位真是好兴致,是否打扰了?”清仪巧笑倩兮。

展灵听到清仪的声音,望向她,甜甜一笑道:“清仪姐,你怎么有空来看我们。”她应该正值新婚时期,哪有空闲前来呢?

清仪徉装无奈道:“我倒也想偷闲,只是,眼前还有病人呢,那厢料理完了,此刻也该是为陆公子解毒的时候了。”

“清仪姐,你说的是真的吗?”展灵喜形于色,清仪话中之意便是说陆霜衣那边已经没事了。

清仪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可是堂堂凌烟阁的药师,哪能放任病人不管的。”

陆喧脸上的神色也是惊喜的,陆霜衣身上的毒他是感同身受的,听到清仪的回答,比自己身体恢复还要来的高兴。“药师的大恩,陆喧感激万分。”

清仪见他如此客气,便促狭道:“我解了陆霜衣的毒,你就感激万分了。若我让你重见光明,你岂不是要五体投地了。”

“陆大哥,你听到没,你的眼睛能看见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展灵了,她握着陆喧的手,激动道。

陆喧心里涌起一阵波澜,自己能再看见天日吗?“如此,药师的大恩如同再造。”他真心说道。

清仪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陆喧,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透亮,心中不由想起了上官天鉴,只是比起上官天鉴来,陆喧这个哥哥做的也实在是不称职的吧。不能保护妹妹半分,反是成了妹妹的负担和牵制。难得的却是他依旧可以有那样平淡和煦的微笑,看不出半点的苦楚和内疚。“展灵,你去帮云幽吧,十二走了,这边的安危你也多注意些。”

“乐师傅走了?”展灵一惊,她受乐十二指点,虽只有几招但受益非浅,心底对他是有师父般的尊敬的。

“十二云游惯了,在一个地方哪待的住?”清仪见展灵颇有些可惜之情便道:“江湖那么大,或许在哪日里遇上了也不一定。展灵,你也无需叹气。”

展灵点点头,见眼下清仪有些忙,便告辞离开了。

“这世间能像陆公子一样,任何时候都能一脸淡定的人很少了吧!”展灵走后,清仪道。

陆喧嘴角轻扬带着柔和的笑意说道:“陆喧除了泰然处之,还能做些什么呢?”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不同与她见过的任何人。浑身上下仿佛都是带着一层柔和的光芒。笑如春风,温润如玉,就该是这样的男子吧。虽然清瘦,却还是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没有张扬,没有霸气,只有柔和。只是清仪不喜欢,这样的男子,似乎是太无力了些,这未尝不是一种逃避。

“不知陆公子双眼恢复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是什么?陆喧突然发现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年少的时候,他为救霜衣和展风,折段了双腿,曾自暴自弃过,后来顿悟,学会看开,学会淡然。双目失明后,他也接受了,就算受制于人他也接受了,用淡然的心思看待一切,其实,只是因为他无力阻止,无力改变,只有接受。这么多年来,他便无所求,因为最想要的早已失去,于是他用最坦然的心态,无欲无求的过活。问他最想做什么?他突然不知道了,陆家已经交与霜衣打理了,武功早就搁浅了,至于江湖他早就不曾渴望了,自己要什么呢?他真的不知道了。

“很多时候,温闻尔雅很好但也很气人。”清仪话语间走到陆喧身边,一针刺入他章门穴。在陆喧身上她看到的是忍受,想到的却是上官天鉴的抗争。上官天鉴一直是不服命的,他恨着贼老天,如此的对待他们上官家,因此即使在他有限的生命里,他也要创造一番作为。他那么努力的保护她,那么艰难的活下去,直到活不了。虽然他的手段狠些,但他却是一直不甘的。而陆喧,却是一直接受,命运给了他什么,他就一直接受着,却不知道,他这样,给了身边的人多大的负担。“身为兄长却要胞妹承担所有饿痛苦和绝望,未免……“清仪想到陆霜衣身上的伤比陆喧来凶猛百倍,她就不免有些感叹。陆喧什么都不用做,而陆霜衣一个女子,却承担的太多太多。突然清仪心里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指责起陆喧来,没有人说,做哥哥的一定要把妹妹保护好,她有什么资格来过问别人的生活。心中有些淡淡忧愁涌上,原来她是想念上官天鉴了,想念他曾经对她的好了。

陆喧不语,他也有过怨,怨自己的无能为力,只是他这个样子除了忍受还能怎样。他不能让别人为他难过,所以努力的用平和的心态去看待一切。身上又是一痛,清仪看似无意的,又一阵落下。

清仪不想再将陆喧移动,这里的阳光很好打在身上很暖和。她感受着暖意,一针针落下,每一阵里都凝聚着她的真气,将陆喧的各大血一一打通。只见银针在清仪内力的牵引下在陆喧的体内游走,陆喧的身子一颤,却是忍痛着不吭声。

清仪感受自己身子的虚弱,她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世上没有解不了的毒,万物都是相生相克,只要找到了缘由,就能解。陆喧的毒是复杂,但对她来说,却是用了最简洁的办法。先用药抑毒,再以银针相激,再毒反噬前用银针配着她的内力尽然逼出。只是痛着陆喧伤着自己!但不也是救了人不是吗?这样整整耗了一个时辰,清仪隔衣刺穴,陆喧的外衣被逼出的毒穴全然浸透。最后一根针收毕,正是云幽和展灵回来的时候。

陆喧至始至终都是没有哼一声的,他咬紧的牙关,这样的痛楚,他早就忍受过多次了不是吗?

“展灵,将陆公子扶进去吧,用云幽准备好的药水好些泡泡。”清仪整个身子倚在云幽身上,颇为无力道。

展灵见清仪的脸色很是不佳,不放心问道:“清仪姐,你没事吧!”

“我就累了些,云幽会照顾我的,你就先把陆公子扶进去吧!”清仪虚弱道。

展灵很有些不放心,刚要说什么,云幽又道:“展姑娘,你听药师的吧,我在这照顾就好了。”

展灵最后还是犹豫的离开了,陆喧的身子被痛楚麻痹,虽解了痛却是依旧不怎么自然,他什么都没说。

“云幽,扶我回去吧,千痕应该还没回来吧!”清仪靠着云幽无力道,伸手自怀里掏出药服下。

“药师,你怎么这么拼命呢?瞧瞧你的身子,累成这样。阁主还在议事厅呢!”云幽半是责怪,半是担忧道。

清仪听了便道:“你这丫头,还不就是你学艺不精,否则怎么要我亲历亲为啊!”

云幽委屈道:“药师,你自小学医,我是半路出家的,怎么比的上你啊。”

“你这丫头,还会顶嘴了。”清仪详怒道。

回到屋里,慕千痕果然是没有回来。清仪让云幽为她打来热水,自己的身子无力的很,想要好好的泡个澡。遣退了云幽,坐在浴桶中,水漫至下巴,花瓣浮动,暗香袭人,清仪感受着热水的温热,全身舒展。拂着自己的手臂,掬起一捧水浇上,疲惫让她昏昏欲睡。

慕千痕心中有着积郁,自别人的口中听说,那药庐来了些不寻常的人,可是清仪竟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不快的散了众人,他冷着脸走进自己房中,一进门看到的却是如此香艳的场景,他不由一愣,但看到水中的清仪靠着桶边,竟已经睡着,他不禁莞尔。小心的将清仪抱出浴桶,怕惊扰了她,细心的将她的身子擦干,看着她脸上的倦意,他怎么忍心叫醒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强极则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