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44章: 颜虚冰旧事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44章 颜虚冰旧事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书房内,慕千痕看着手下呈上来的各地情报,身旁立着容砚修,一时间,寂静无声。清仪端着细心炖好的人参鸡汤,小心的来到书房,侍卫见是她,自然是不敢阻拦的。看着慕千痕专注的样子,清仪微微一笑,一旁的容砚修刚要开口,却被清仪做势噤声。清仪挥挥手,示意容砚修先行回避。不知是清仪的举止还是鸡汤的香味,让慕千痕抬起头来,见是清仪,他高兴笑道:“清仪,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

清仪走到他身边,亲自为他舀了一小碗鸡汤,温柔道:“我怕你一个人太辛苦,就炖了汤给你补补身子。”

慕千痕一时间心花怒放,高兴万分,他接过清仪递上的鸡汤,放在桌上,一手揽过清仪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清仪,这可是你第一次为我炖汤哦!”

清仪轻噘着嘴,伸出芊芊细指,半埋怨道:“我可是从来都没下过厨的,千痕,为你我都烫红手了。”那娇俏的样子让慕千痕喜欢的很。

慕千痕握着清仪的手,面露怜惜,轻轻吹着她发红的手指,柔情无限。偏偏有人竟是那般来的不是时候,侍卫进内禀报,百剑堂堂主颜虚冰求见。

“是他?”慕千痕觉得有些意外,“让他进来吧!”

清仪起身,想要回避,却被慕千痕拉住,只听他道:“你又不是外人,在也无妨。”既然如此,清仪也就不再拒绝。

颜虚冰拿着一本小册子,恭敬地上前,行礼道:“属下颜虚冰见过阁主,药师。”他微低着头,显得卑谦

“不知颜堂主有何要事?”慕千痕神情似笑非笑,无形的压力笼在颜虚冰身上。

颜虚冰将手中的册子递上,回禀道:“大婚期间共有三十六派的掌门前来道贺,点苍派,上清派,以及北堂世家在婚礼后会面极为频繁。依属下之见,此次他们便非单纯的前来道贺,属下认为阁主应该先下手为强,以儆效尤。”

慕千痕见颜虚冰虽低首着,但语气全无讨巧之意,说的是不卑不亢,极有风骨。他不禁道:“听颜堂主之意,是有了应对之策了?”他这话故意说的极为敏感,似在指责颜虚冰的越权。

“属下只向阁主说明属下的愚见,阁主意欲如何,属下不敢妄自定夺。”颜虚冰说着却是顿了顿,似是一时血气上涌,让他很难受,又见他深深咽了口气,又道:“阁主虽任凌烟阁阁主之位大半年,依属下只见,这大半年来,阁主您一手整顿阁中事务,江湖各派敬的服的却还是前任上官阁主,对于阁主您的实力并不了解,故有颇多的微词。所以有些私底下的动作也不足为奇,但是时间久了,却会让江湖人以为阁主不过如此,到时,只怕有更多这样的人。所以属下认为阁主应做些什么。”

慕千痕没有立刻回答,颜虚冰所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上官天鉴的无影剑和狂风掌让天下的人闻风丧胆;但自己呢,江湖的一些传闻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故意不去理会罢了。

“颜堂主此言差已,真正的强者又何必四处招摇。”清仪款款道,“凌烟阁既为天下第一阁,那阁主自然也是天下第一人。谁都知道凌烟阁的势力遍天下,如果阁主没有这个实力,怎么可能驾驭得了凌烟阁的八大堂。真正的高手不正是神秘莫测的吗?你又何时见我哥会为几个小小的点苍,上清派伤过神?更何况,一个真正主宰者,是不需要事必躬亲的。凌烟阁坐下的八大堂各司其责,颜堂主,这样的事以往不是该有紫青堂处理的吗?”

颜虚冰竟为清仪所说的几句话惊出汗来,只听他有些惶恐道:“药师所言极是,是属下越权了。属下身子不适,还请阁主允许属下先行告退。”

慕千痕见颜虚冰身子发颤,脸色苍白,又出了汗,便道:“颜堂主身子要紧,赶紧下去歇息吧!”

看着颜虚冰脚步虚浮,清仪却是微微凝了眉。

“没想到我的爱妻还是做军师的料。”慕千痕促狭道。

“如此累人的活怎是我做的了的?”清仪说道,神色却是有些恍惚,似乎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

慕千痕重又将她揽到怀里,见她凝思,抚上她的额头,问道:“什么事情让你想的这么出神?”

清仪摇摇头道:“颜虚冰很奇怪。”

“此话怎讲?”

清仪道:“当年是我亲自为他治的伤,虽医好了他的七经八脉,但也让他的身子虚空无力,却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慕千痕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好奇,问道:“为何要那样对他?”他有些不解,按理说颜虚冰也是一个人才,上官天鉴为什么要弃她不用?

“你真想知道?”清仪笑笑,眼神深长。

慕千痕只是随口问问,见她这神情,并知道这之间或许还真有些故事,便点了点头。

清仪笑着指指自己,无奈道:“谁叫我美艳动人,让那时心比寒石的颜堂主动了心。”

“哦?”听她这么一说,慕千痕到更意外了,颜虚冰对清仪有心思他是知道的,原来清仪她自己也是知道的。

见慕千痕并不吃醋,清仪倒奇怪了,却也不问,接着道:“在外人眼中,我可是我哥最疼爱的爱妾,颜虚冰看了了我又不能明言要,即使真要开口也应该拿相当价值的事物换。那时的他自信又自傲,便提出亲自率人攻破苗疆。在凌烟阁中,只要你立了功,便可向阁主开口赏赐,他当初便想以一个苗疆的攻占换下我。最后他竟然真的攻下了凌烟阁头疼不已的苗疆,代价也是相当惨痛,前去攻打的数千人只剩十来人,而身为主帅的颜虚冰也差不多成了一个废人,经脉断了大半。”

“你是救了他。”慕千痕道,既然要救他为何又不把他医好,想起她说展风心脉微弱都能医好,那颜虚冰在她手中也该能痊愈才对。

“当然,我哥那么爱才的人怎么舍得舍弃这么一把锋利的剑,颜虚冰也是一个人物,苗疆是什么地方,这颜虚冰仗着一人一剑,竟能斩杀苗疆的大巫师,我哥怎么也会嘉奖他的。我深居药庐鲜少见人,那日,哥竟要我亲自救他。只是在我前往百剑堂之前,我哥告诉我,颜虚冰要娶我,如果我愿意嫁他,就医好他,如果不愿,也要让他好好活着。我哥既然让我选择,就说明他并不希望我嫁给颜虚冰,而我对那样一个懦弱的男人,也是半分情思也没有的。”

“懦弱?”慕千痕不解。

“那时颜虚冰看人都带着不屑,除了比他强的人,是正眼看待。但对我,他是瞧都不敢瞧的,但私底下却是要偷偷瞄我。我就想,一个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正视的人,不是懦弱又是什么……”突然清仪脑海中闪现一人的身影,懦弱不敢看她,爱她……这不就是……

“清仪,你怎么了?”见清仪走神,慕千痕奇怪问道。

“没事……”心中有了疑点,但想想却是不对头,那白衣人的功夫不弱,按颜虚冰的身体,应该没有这样的可能,但是……“我便是瞧不起他那样的懦弱,便告诉哥我是不会嫁他的。我还记得哥那时的神情,有着不舍,很是为难。我哥虽爱才,但更是爱我,对于颜虚冰他存了一份愧疚,所以在我将颜虚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后,也没有撤去颜虚冰的堂主之位。”

“你对他做了什么?”慕千痕很好奇,清仪是怎样将颜虚冰医好又似乎没医好。

“我在医治他的过程中动了手脚,将他的经脉续上,但却使他的身子便的底气不足,动不了多久就病怏怏。而他因为自己的身子那么孱弱,也断了娶我的念头。”

按清仪这么说来,这颜虚冰是真的爱清仪的,否则不会因为自己身子孱弱就断了那念头,想来他是怕连累了清仪吧,可惜他碰上的是上官兄妹。“你不怕颜虚冰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他的经脉我都能续上了,他还求什么?”清仪对颜虚冰生了疑心,说话也是不客气起来。

“你啊!”慕千痕无奈地拂着清仪的发丝,他是否应该庆幸,清仪对他是有情意,否则依她的心性,是断不会嫁他的吧。可怜颜虚冰被所爱的人算计却还存着感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芳心颤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