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46章: 九死一生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46章 九死一生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刀光清寒,映着月色,沉静如水,容砚修环顾四周,前后左右各立了一人,褚色的劲装,整齐的面罩,掩去了容貌。这些人好大的胆子,敢在凌烟阁的眼皮下杀人!容砚修心里惊道,他一手自然垂下,一手持着一柄青色长剑负在背后。冷静的神色静静地看着这四个人,他是凌烟阁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在江湖上的名声也是渐渐涨起,但这四个人能这么毫不顾忌的在他外出的时候围杀他,也算是大奇。

没有人出声,却是伴着一声低喝,四人同时出手。容砚修听出这声低喝是由他正前方那人发出的,他心里有数,此人定是这四人之首。只见他身子后仰,避过向他面门挥来的刀光,紧接着一个彻身翻转,放在身后的手挽了个剑花,格开砍向他的刀,剑身一抖,却是击向他正前方那人。

这四人却都是高手,容砚修也不过二三四岁年纪,在青云堂中也不是武功最高之人,能被慕千痕赏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不能否认的便是容砚修的剑法沉稳中带着灵动,便不拘泥于一招一式,行云流水般潇洒的很;但也不是毫无章法,似乎隐在的又是有着即定的方式。面对劲敌,容砚修丝毫没有慌乱,他剑法精妙,让他在四人的夹击下没有半分的劣势,但却也没能突破一个关口。

显然,这四人是要杀他的,所下的手都是狠绝的很,没有半分的余地可留。容砚修脑海中飞快搜寻着自己过往的仇人,但是,没有任何的答案。剑在他手中飞快的挥舞,将袭来的刀痕一招招闪过化解,容砚修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脸上是没有露出半点的慌乱,连脚下的步伐也是依旧,毫不紊乱。但他的视线却是在这四人身边游走,希望找到一个间隙,他不是迂腐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选择逃来保命。

但这四人却是步步紧逼,想来他们的这次行动是训练多次的,四人配合的极为整齐。刀势凶猛,落空砍在青石板上,击起一阵火星。“嘶”轻微的撕裂声,却是容砚修躲闪不及,衣袖被划破,这不由让他心里惊了一惊,握剑的手不由一抖。却只是这一时的闪失,便有一人抓住了时机,一刀劈在容砚修的剑上,让容砚修顿时虎口发麻,若不是他咬紧牙关,连剑都差点失手。背后风起,容砚修低吼一声,剑锋一转,身子跃起,一脚踢退背后的攻势。但在他跃起的同时,两到身影同时飞起,顿时他的下盘和上身都受敌。

容砚修无处可逼,硬着头皮对敌,“嘶”小腿被划开一道口子,速来的疼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跌落在地。刀光追上,只见他就地一滚,险险避过,那刀锋是贴着他的头皮划过,惊险的很。

“噌”剑身与刀身相撞,让容砚修又是后退了几步,这四人,若论单打独斗,他决不会如此的狼狈。又是一轮攻上,容砚修只能在心里暗骂,却是无暇迟疑。饶是他剑法精妙,半个时辰下来,他的里衣早被汗水湿透,渐渐力竭,只能边打边退。

眼见着自己就要折在这里,容砚修面色一沉,虚晃一招,竟是瞧

准了空隙,提起全身的功力,奋力逃逸,身后的四人也是毫不放松的追击。好在容焉修的轻功不弱,若不是腿上有伤,他定能将身后的人拉出距离。最让他奇怪的是,这四人对城中的局势极为熟悉,对他穷追不舍。凌烟阁的楼台在望,容砚修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竟这么狼狈地被追击。突然见,自己的上空一人翻过,阻住了自己的前路。容砚修一个急转,潜入了一个狭小的巷子,这边过去便能到凌烟阁的药庐,虽然那是凌烟阁人的禁地,但此刻他也顾不得了。

药庐的墙头并不高,容砚修越墙翻上,却是背心一紧,他听着那呼啸的风声便知道定是身后的人将刀掷来。他彻身一闪,却暗自叫糟,原来这先前一刀也只使虚招而已,真正的杀招却是紧随起来的另一刀。待他发现时,已是避无可避,暗哼一声,刀入胸口,容砚修眼前一黑,摔落在院子中。

“啊!”一声惊呼是容砚修昏迷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恩~”一声嘤咛,陆霜衣浑身酸痛的醒来,这一觉她不知道睡了多久,渐渐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一样,她低头一看不由大骇,被褥下的自己,衣裳半褪,如同虚设,在看枕边,却正是展风,让她惊讶的是展风的脸全然不像她当初看到的,原先狰狞可怖的脸,此刻虽是布满伤痕,但却是没有当初的黑色。紧接着她又想到他们此刻的情形,她脑海中不由“轰”的一声,难道说……不可能的,展风决不会对她……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拉起被褥掩住自己的身子。

展风被她惊醒,看她怔怔的神情,心中一窘,看她的脸上,虽然不能说恢复完好,却是恢复了正常的血色,而且伤口也在渐渐缩小。对上陆霜衣的眼,他伸手拂上她的脸。“霜衣,你会怪我吗?”小心地询问,生怕在她眼中看到失望或愤怒。

被展风一问,陆霜衣反而蕴了泪,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的心情,怔怔地看着展风,泪水滴滴划落。

“别哭,霜衣,我的心思你是知道的,我真的是为了救你。”展风有些慌乱,抹去陆霜衣的眼泪。“霜衣,别哭,我们回去就成亲好吗,霜衣,被哭。”

陆霜衣只是一时间无法释怀,看到展风慌乱的神情和他真切的眼神,她扑在展风的怀里,干脆大哭起来。她想到自己的遭遇,想到以前所受的苦,想到失去展风的痛,想到重逢的喜,想到所有的苦难到此刻都已经结束,她是喜极而弃的,她不怪展风,她怎么会怪他!

“霜衣,被哭了,是我不好,霜衣!”展风更是慌乱了,他不住的安慰。

“展风,风,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陆霜衣埋首在展风怀里,“在我的心里我早就是你的妻子了,我怎么会怪你!”

展风心里一喜,悬着的心也放下了,陆霜衣渐渐止住了哭,抬着泪水布面的脸,看着展风。“风,我们回去就成亲。”

正此刻,门外传来敲打声,展风将陆霜衣的衣物整理好,又将自己穿戴好,打开了房门。门外是云幽,带着暧昧的神色,打量着展风和他身后的陆霜衣。“咦,展风,你这一觉睡了可就大变样了,和那样的你对了五年,现在的你还真让我有些不习惯哦!”云幽调侃道。

展风这才意识地去碰了碰自己的脸,似乎真的感觉不一样了。“我们睡了多久了?”

“三天了,药师算准了你们差不多这时会醒,我才来叫你们的。”云幽说道,探向陆霜衣,道:“陆姑娘,先前见你的时候,你昏迷着,现在一看,陆姑娘真是少有的美人,我是云幽,你们有事都可以找我。”

“谢谢!”陆霜衣应道。

“好了,现在请两位随我去沐浴更衣,药师特地为你们调了些膏药,专为你们脸上的伤用的,几天后,相信两位都能恢复以往的容颜。”云幽笑着说道。细心地为他们安排好一切,想到此刻还有人等着自己帮忙也就不多留了,那本该药师出手,但药是为展风的事就忙的很,这样下去,她的身子怎撑的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痊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