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49章: 他人眼中的清仪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49章 他人眼中的清仪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云幽的忙碌下,药庐中的几人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展风和陆霜衣的脸都恢复的完美无缺,说来倒真是奇怪,连云幽都不知道清仪开的药方是哪来的,里面的药材却是一个个珍贵的很。茯苓,芝草,雪莲都是世间难找的很,偏偏清仪竟是将这些全开成了方子,制成药泥。而容砚修的伤却是云幽一人治好的,刀剑的伤对云幽来说还是简单的。

容砚修伤势一稳便要离开药庐,慕千痕本人虽未出现,但借云幽的口已经说了,他可以在药庐尽情养伤,直至痊愈。他很乐意在药庐待着,只因有人对他照顾颇周,只是职责所在,他不能任自己这般下去,伤他的人还未查清。

展灵像往常一样前来给容砚修送药,却看到容砚修已经穿戴整齐,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展灵一愣,开口道:“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走?”

容砚修伸展了双臂,说道:“你看我都已经没大碍了,我已经耽搁了很久,是该回去了。”

展灵眉头一蹙,却是找不到能说的话,半晌才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了。”

一时间,沉默在两人间曼延,展灵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难舍的情愫,而容砚修心底也是有着说不出的感觉,片刻之后,他才道:“多谢这些日子来展姑娘的倾心照料,容某日后定当回报。”

展灵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不再多说,为他打开了房门。日后还能相见就算不错,哪还说什么回报不回报的。

容砚修走在药庐的小径上,饶过一个转弯就是豁然开朗。眼前是一个宽阔的院子,树木成荫,金桂飘香。院落中摆着一张大石桌,一男一女正围坐在石桌旁。

“过了这个院子就可以出去了。”身后展灵轻轻道。

容砚修点点头,他学艺后便进了青云堂,几年后又成了慕千痕的护卫,但这药庐他从来是不曾见过的,虽听过其名,但对凌烟阁的任何人来说,这都是禁地。稳步朝前走去,面前那两人都看了过来。

“陆大哥,霜衣,这位是凌烟阁的护卫,养好了伤要回去了。”展灵说道。

陆喧和陆霜衣的目光落在容砚修身上,略略点头,算是见礼。他们的身份和凌烟阁的关系,都是有些尴尬的。容砚修抱了抱拳,也是不便多说什么,他转向展灵,由衷道:“就此别过。”

展灵轻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去,她自己尚未发觉,陆喧却是看的清楚,只见他眼中闪过一道凝思,却低下了头。待到展灵回过神后,陆喧才道:“展灵,你可直展风去了哪里?”

展灵诧异,看向陆霜衣,却见后者道:“展风告诉我药师请他帮忙,昨夜离去后,至今未归。”

“我一直无暇与哥说话,他去哪了我还真不知道,但既然是清仪姐请他帮忙,想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展灵道。

陆霜衣是一刻也不想和展风分开的,展风这一离开,她就思念的紧。“展灵,你说……这药师……是怎样的一个人?”展风说起药师,眼神就有些不一样,这让她对那个从未见过救命恩人很是好奇。

陆喧也是有着期盼的,那个女子,他只听过声音,只是听那声音也知道,这一定是个不一样的女子。他望向展灵,想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想象一下那个女子。

展灵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却也没想到其他,她以为这只是因为他们没见过清仪,所以有着好奇。“清仪姐很年轻,约莫十八九岁。”

“哦?”陆喧有些怀疑,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子,怎会有那么高明的医术?

“我见她时也觉得奇怪,江湖上最神秘的药师居然只比我年长几岁。而且她丝毫没有仗势凌人的样子,有时候比我还像个孩子,当初十二师父在时,她也会向十二师父撒娇。”展灵带着笑意道,“清仪姐除了药术极高,她也是相当的美丽。霜衣,她真的很美,她的美丽与你不同,我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描绘。”展灵的眼神有些迷离,突然见陆霜衣的脸上未露不安,她不由笑道:“霜衣,你在担心我哥吗?”

陆霜衣面色一红,她的美貌是她一直为傲的,听展灵说这药师的美丽高于她,她心里有些不安,展风与药师待了五年,对药师的话又几乎是全然听从……

“霜衣,你若担心我哥,这未免太好笑了。”展灵正色道:“我一路看来,我哥对你是毫无二心的,他一心为你,怎么还能让你不安呢?”

陆霜衣有些尴尬,她是太小心眼了,展风对她怎样,她知道的不是吗?为自己有那般可笑的猜疑,她感到愧疚。

“更何况清仪姐已经有自己的丈夫了。”展灵继续道,“虽然我没有看到过那人,但我知道,清仪姐嫁的人自然是不会差的。”

“展灵,霜衣只是一时想偏了。”陆喧开脱道,他是可以理解陆霜衣的,曾经失去至爱,重又失而复得,霜衣心里是太在乎展风了,才会有这么荒唐的猜忌。听展灵这般推崇,他对那女子更是好奇了,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

展灵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过了,歉意道:“霜衣,对不起,我只是觉得清仪姐为我们做的太多,我们不该这么想。”

陆霜衣点点头,“我知道是我太小气了,展灵,谢谢你点醒我,只是展风,他究竟去哪了呢,我真的好想他。”

陆霜衣的直言不讳让展灵叹了一口气,自从霜衣和展风重又走到一起后,陆霜衣不再是那个冷意森然的陆家家主,眼神也不在冷冽,她是真的很爱哥吧!

此刻展风正在上官天鉴墓前,他面前是清仪。

“你说的是真的?”清仪有些不相信。

“千真万确!”

“怎么会这样呢?”清仪怅然若失,展风尚未查出颜虚冰的真正意图,却发现,云幽与颜虚冰走的相当近,是自己疏忽了,忘了云幽也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一个懵懂的小女孩了。只是,为什么,偏偏是颜虚冰?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醋海生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