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5章: 风满楼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5章 风满楼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曾几何时,她也曾想就这样看着日出迎着日落,守着夫君,清净地过着淡雅的日子。这里的青山流水,都让她好生喜欢,这几日,她过得很轻松,很快乐,但是她是上官清仪,她姓上官,所以,这样的日子与她真的无缘,她只会是一个人,一个人……

“在想什么?”慕千痕轻轻环住她,远远便看着她静静看着山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真的很美。数日的相处就让他的心寸寸沦陷,变的不由自主。“明天,我便带你回凌烟阁,我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清仪叹了口气,语气却是坚决的。“我说过不回去的,像我这样一个不会武功的却长得太惹人的女人,只会给你徒增麻烦罢了。千痕,你去凌烟阁是简单,但若要得到阁主之位却定是有一番凶险的,你是想让我给你添麻烦吗?在凌烟阁没人敢动我是因为大哥关照我,这几天,我已将所有的形势告诉你了,在凌烟阁里你只能相信两个半人。一个是我哥,另一个是蓝魂,我哥的心腹,另半个是红茗,女人,是善变的,她忠于我哥,对你,就不一定了。”

慕千痕扳过她的身躯,难解地看着清仪,语气中带着些许胁迫:“你可是我要的条件,除非,你想毁约?”

“怎么敢呢?”清仪妩媚一笑,双手环上慕千痕的脖颈,“我怎么敢逆你的意呢?我是为你着想啊,你可知道阁中的不少人对我都存了一份歹念的,我手无缚鸡之力,你又要对敌,若一个疏忽,我……”话未说明,但看到慕千痕略有迟疑的神情,清仪明白自己所说的不是没有效果的。“而且依你的能力,我相信不出半年,你定可安然登上阁主之位,到那时一切安稳你再来接我不就成了吗?”

“你当真不走?”慕千痕心中总有说不出的疑惑,他仿佛在清仪眼中看到了阴谋的影子,但却又看不明白,清仪那绝美的容颜在他眼前静静笑着。“我让无妄保护你,在这山上有时也会有强人出没。”

这是保护还是监视呢?清仪在心底冷冷地问着,脸上的神情却是愉悦的,“我才不要住在山上呢,这里风霜大,我在山下买了房子,有护卫守着,那无妄是你朋友吗?那武功定是不错了,那就让他和展风一起保护我好了。”

“展风?”慕千痕疑惑道,想得很周全吗,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吗?他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株长满利刺的鲜花,娇艳欲滴,诱人心魄,却不知在什么时候会扎到你。即便如此,自己对她的感情却是丝毫不变的,“一切就如你所说吧,我希望当我当上凌烟阁阁主之位时,你能为我穿上鲜红的嫁衣。”

“你只要完成承诺,我也定会如你所愿。”

好干脆的回答,仿佛谈者一笔生意般轻松,要知道,他付出的是感情。他,慕千痕,一旦付出定是要有收获的,感情,于他,弥足珍贵,是决不允许辜负的。“清仪,不准负我。”狠狠地将她拥进怀里,低弥的嗓音坚定的诉说着自己的宣言。

清仪感到有些窒息,她似乎看轻了他,此刻的慕千痕全身充满了让人却步的气息,似乎,很危险。只是,她是上官清仪不是吗?她又怎能让人摆布?她想要的不想要的,谁都无法强迫。“你,弄疼我了。”带着略略吃疼的话语让慕千痕的怀抱有些放松,但慕千痕强烈的占有欲却紧紧环绕着她。

凌烟阁,烟绕满室,床榻上的男子是如此苍白脆弱,白得透青的脸上是若有似无的脉络,毫无血色的双唇许久才动了动。他不该这样的,几年前的他是那样意气风发,那样冷俊高傲,如同天神般让她瞻仰,为他,她愿舍弃一切;为他,她刻意追随,到如今,却一无所得,她,不甘。双手轻轻抚上他消瘦的脸庞,将自己殷红的唇印上他的唇,感到的,却是一片冰凉。

“红茗,今日是第几天了。”微弱的气息下夹杂着这几乎难以听到的话语让她吓了一跳,他醒了,还是一直醒着?“第十天了。”自药师离开,这已是第十天了,为何,他要牵挂着那样一个寡情的女子,一个在他病危离开的女人,她放下自己的病人,自己的……恋人,竟然那么决然的离去。

“十天了,清仪……走了……已经十天了……红茗,药……还剩……多少……?”

“只剩四颗了。”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可有人知她的心有多痛?他明知自己对他的情,为何,总不给回应?

“四颗啊……,今天该吃药了吧。”

红茗默默将药给他喂下,她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药,能让他在吃下药的三天里如常人般健全,后两日却如同弥留老人般无力脆弱。望着渐渐红润的他,她忍不住开口问道:“阁主,这药究竟是什么,能让你……”

“能让我瞬间恢复对吗?”上官天鉴微微仰着头,如往常般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红茗,你不会背叛我是不是。”肯定的语气问着这位追逐他六年的部下,六年了,他明白着她想的一切。

“阁主,只要你活着,红茗绝不背叛。”迎上他冷冽的目光,红茗咬牙道,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我便追逐你,我只要你活着。我眼中的情义你不会看不明白,事到如今,我已不要你回应了,我只要你活着啊!

上官天鉴冷冷一笑,“活着?”他怨恨地望了望窗外的天,“我也想活着,可这老天他不肯,清仪都无能为力了,我还能怎样?”

她是从未见过他这般的表情的,以往的他是冷酷无情的,现在的他冷酷中多了份阴鸷,似乎还有一丝悲伤,是为弃他而去的药师吗?“阁主,药师她真的不回来了吗?”

“清仪啊!”上官天鉴的神情柔和许多,“她不会回来了,红茗,我不许你对她有些许的不满,清仪不会回来了,但有一个更有用的人会代替她出现,一个能执掌凌烟阁的人就要出现了。清仪,她是和我血肉相连的人啊,一定可以办到的。”

血肉相连?听着心好疼,你们血肉相连,那我呢?是我与你相识在前,是我为你付出一切。而她却只是终日藏在药庐,只是为你奉上几颗药,为什么你眼中尽是她呢?不许我对她不满,我对她又何止是不满呢?我心里是恨她的,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恨她的。红茗在心里呐喊,悲伤却只能埋在眼底。

“红茗,我活着的时候,你不能背叛我;我死了,你也不能对清仪不敬。”上官天鉴双眸如炬直逼红茗,“即便你随意践踏我的尸身我都可以不管,但是,清仪,你绝不能动她,红茗,发誓吧,让我安心,许下世间最毒的誓言来证明你的绝对服从。”

红茗眼中有着难以抑制的悲愤,望着那双如地狱般冷酷的眼睛,他仰起头,发着如他所愿的毒誓,你要听不是吗?我又怎能不说?

“这样很好,红茗,这样的你真的让我有些不舍了。”上官天鉴不知真情或假意的霎那温柔让红茗有些点滴的安慰,但随即转为怨恨,若不是五年前她的出现,你对我的温柔该是更多的吧!清仪,这个让他深深护着的女人,究竟凭什么,凭什么……“趁着我看着不错的气色,红茗,让我看看阁里那些有着异心的堂主、门主们又做了多少好事吧!我尚未入土,他们就已经这么猖狂了,清仪,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不是,清仪,你定能说动他的!”……

黑暗的夜里,不见一丝火光,自那不见五指的夜幕中却传来对话声。“他不是病得快死了,今天怎么还能视察阁中事物?”

“我也纳闷,那边的人口风都很紧,似乎药师在十日前已经离开阁中了,不知去向了,上官天鉴难不成还留了退路?”

“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她去请一个叫慕千痕的人,这人……很棘手,我派出的人都空手而归。”

“哦,你手段不差吗?这样的消息也能得到,打算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上官天鉴的武功可不能小觑,若他在死前拿我们垫背,呵呵,那就什么都别说了。”

“也只能小心点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