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53章: 接见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53章 接见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颜虚冰躺在院中的长椅上,享受着暖和的阳光落在身上,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长长的吁了口气。听说那边前些天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她没有了孩子。想着这些,他的手上关节有些发白,如果是自己,怎么会让她受如此的苦难?但他现在所能做的却只是无奈叹息,又有些怪自己,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自己还是放不下呢?

“颜堂主好休闲啊!”伴着清脆的声音,一身淡蓝长裙的云幽轻盈地走了进来。这百剑堂来的多了,就像进了自家一样,所有人见了她也都恭敬地唤声云幽姑娘。

“原来是云幽啊,也只有你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进来。”颜虚冰依旧躺着,淡淡道。

“我是来为药师传话的,她想见你!”云幽心里忐忑道,清仪突然要她请颜虚冰过去,她吓了一跳,但清仪的神色与往日无常,看不出深意来。

颜虚冰眼中也有些奇怪,何以,她突然想见他?“不知药师有何吩咐?”他试探地问云幽。

“吩咐是说不上了,药师只说你最近为阁中的事物劳心的很,她代阁主私下里谢谢你,特地请你过去见上一见。”云幽说道。

“当真这样?”颜虚冰不信问道。

“不然又能怎样?”云幽也不知道清仪何以由此邀请,但又想不出其他任何原因来。

颜虚冰起身,理了理衣裳,道:“此刻就去吗?”

“恩!”云幽点了点头,忍不住偷偷看了看颜虚冰,瘦,真的太瘦了,何以他是如此的瘦弱呢?他的脸色是透明般的苍白,明明是练武的人,却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刚硬。然而这样却也不掩他的神采的,飘荡的衣裳显得他更是脱尘气质来,惹人心生怜悯来。

颜虚冰的百剑堂离凌烟阁的总坛有一个时辰的路程,一路上,云幽和颜虚冰相谈甚欢,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而颜虚冰也是一脸轻松,带着笑意。总觉得,这时间过的相当的快,云幽只觉得一会儿就到了凌烟阁,心中有些不舍,却也只能道:“药师就在不远的院子里,我领你过去,莫让她久等了。”

颜虚冰温和道:“云幽,谢谢你了。”

云幽听在心里,只觉得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和,让她心里一阵暖和。甜甜一笑道:“我才不要你谢我呢!”语气中半是笑意半是嗔意,说完后又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忍不住低下了头,快步的朝前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凉亭内清仪稳稳坐着,一身白底红边的裙装透着说不出的飘逸。

“我不送你了,你自己过去吧!”云幽看了他一眼,又忙是别开,也不等颜虚冰开口,匆匆走开了。

颜虚冰深吸了一口气,她特意找他,可是有什么事吗?心里掠过一丝涟漪。

“颜堂主,多谢赏脸前来,清仪以茶代酒,这厢有礼了。”待颜虚冰走近后,清仪带着浅浅的笑,双手举杯。

颜虚冰颇有些受宠若惊,眼神落在她的脸上,白皙的面容透着大病初愈的苍白,比起上次见又消瘦了些,颜虚冰还礼道:“药师折煞虚冰了。”

清仪眼中带着三分俏意,笑道:“颜堂主还不落座吗,是不给清仪面子吗?”脸上微微露出委屈。

颜虚冰忙是坐下,心中被投了一颗石子般泛起一阵一阵的荡漾,他不敢直视清仪的笑颜,心中却是对自己感到无奈,都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这般的被动?

清仪是故意的,她知道自己的容颜有多么的让人蛊惑,再加上一点点的妩媚,一点点的做作,不留痕迹般的施着自己的媚惑。只听她轻启朱唇,缓缓道:“还记得第一次与颜堂主相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甚懂事的丫头。没想到时间过的那么快,一下子,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她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惆怅。

颜虚冰心中虽有波动,脸色却是渐渐恢复常态,说道:“往事已矣,药师风采尤甚当年,而虚冰是大不如前了。”

清仪轻吹着手中茶杯里的茶叶,脸上有着天真的神采,吐气如兰。“颜堂主比起以前来可是会说话多了,想起当年,我还纳闷,何以颜堂主是看都不看我一眼,避之不及一般。”

颜虚冰讪讪笑笑,脸色有些尴尬,掩饰道:“药师言过了,药师仙子般的人物,我等凡夫俗子自然是只敢远观的。”

清仪轻笑出声来,“颜堂主将我这般夸大,清仪倒是真不敢受了。颜堂主,此次前来,清仪却是以个人的身份来谢谢你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对凌烟阁都是尽心尽力,清仪在此多谢颜堂主为我哥,为我夫君所做的一切。”

“药师言重了,虚冰也是尽自己职责罢了。”

清仪笑意盎然,拿起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羊脂玉瓶道:“清仪除了浅薄的医术外并无其他,这药瓶中的药虽不是神丹妙药,但对强身健体还是颇有些用处的。这都是清仪亲手炼制的,以此来聊表谢意,还望颜堂主能够笑纳。”

颜虚冰见她眼中带着期盼,不忍拒绝,便伸手收下,“虚冰能得药师所炼的丹药,是虚冰三生有幸。”

“颜堂主能不嫌弃就是看的起清仪了,清仪学艺不精,至今仍有太多遗憾。自己这点医术连自己的哥哥都留不住,清仪也是枉做了药师。”

“药师这倒真是妄自菲薄了,当年若无药师,虚冰早就是废人一个,哪还能坐在这呢?”颜虚冰说道。

清仪轻叹一口气,轻皱了眉,道:“颜堂主何必安慰清仪呢,清仪最遗憾的便是没能将颜堂主身上的伤医好,不能让颜堂主恢复往日的神采,这可是清仪一身的憾事啊!”

颜虚冰见她轻蹙眉头,脸上也笼了一层愁思,心里忍不住生出了怜爱,刚要说什么,却有是硬生生地止住了。有些事自己想想就是了,若说出来,只怕会困扰了别人。

慕千痕挺拔修长的身影出现的院中,在看到清仪的身影后眼中的焦急才退去,他大步走上前。

清仪见是慕千痕,眼中露出更浓的笑意。慕千痕走到她身后,将手搭在她肩上,温柔关切道:“你身子刚好,怎么不好好休息?”

颜虚冰看他二人郎情妾意,眼中暗了一分,起身道:“见过阁主!”

慕千痕对颜虚冰爽朗一笑:“让颜堂主笑话了,清仪的身子弱,

我这个做丈夫的心里总要怜惜她多些的。”

“阁主夫妇伉俪情深,颜某就不打扰两位了,先行告辞了。”说着对二人行了礼,低头离去。

待颜冰消失在拐弯处,慕千痕轻搂住清仪,无奈又带着怜惜道:“清仪,你该再多休息,瞧你又瘦了些,这叫我怎么放心的下。”

清仪靠在慕千痕怀里,淡淡道:“我的身子我还不清楚吗?”

“回去吧,这儿风大!”慕千痕横抱起她。

清仪顺势揽上他的勃颈,玩笑地看着他,问道:“你就不问问我和颜虚冰都干了些什么吗?”

慕千痕脸色有些尴尬,他的多疑伤了她一次,又怎么舍得再伤她一次?“清仪,对不起!”

“你哪有对不起我?”清仪不依不饶。

“清仪,我……”慕千痕不知道说什么,他爱她,很爱很爱,容不得她离开,她背叛,所以才伤了她,痛的却是他自己!

“你啊!”清仪靠在他肩上,叹息道:“千痕,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是为了你,所以,千痕,以后无论怎样,请你一定好好珍惜自己。即使伤了我,也请你千万不要伤了自己。千痕,你若受了伤,我也会疼的……”

慕千痕听着清仪的话语,心里莫名感动,自那事发生后,他的爱都变的小心翼翼,这样反而让他们有了距离。清仪这几句话,却让他有了一份塌实,清仪是爱他的!抱的更紧了些,只听他道:“清仪,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伤你,也不会伤自己。清仪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