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56章: 推脱之言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56章 推脱之言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胸口似有巨石压着一般,连呼吸都带着痛,迷惘中似乎有人深切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只是自己想醒却醒不过来。清仪双眸紧闭,苍白的面色让人动容。自己的身子应该是更加的虚弱了,但愿不要让千痕看出了什么异样。

慕千痕脸色焦急,却不再是慌乱的毫无头绪,只是在房中不住踱步。回到凌烟阁后,他一面让人救清仪,却也在同时派了容砚修去查探,他的脑海了不住回想那时的情形,清仪被制,他被那群黑衣杀手困的险象万生,那清仪又是怎么受的伤,那人又是怎么死的?他望了望昏睡的清仪,她手上的伤是被剑刃所伤,那情势,似乎是清仪折段了那剑,但可能吗……

清仪还未苏醒,容砚修先行回来了。

“怎样?”慕千痕怕惊扰了清仪,又怕错过清仪醒来,就轻轻带上了门,在门外询问容砚修。

“属下赶到的时候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容砚修说道。

“什么都没有?”慕千痕很是惊讶,谁的动作如此的迅速?

“最令人惊奇的是,不但阁主口中的黑衣死者没见着,就连大打斗的痕迹也是遮掩的极为小心。而周围的游人在打斗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散开,也问不出什么来。”容砚修诉说道。

慕千痕的眉头凝的更深,如此神速的动作,是谁在背后主导这一切?若非是在背后将他们的场景看的清楚,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速的掩盖?而之所以掩盖是怕他看出什么来吗,那死的人是不是他见过?“密切监视各堂的动作,那么一批都不是庸手,能训练出这么一批人的也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容砚修,这些人或许就是上次伤你的人!”慕千痕说道。

容砚修眉头一抖,那些人?他明的暗的也查了很久,但却是怎么也查不动丝毫,今日一接到慕千痕的命令,他脑海中也便浮现这样的念头,只是他还是迟了一步,这些人竟然是平白的失踪了一样,找不到一点的痕迹,这太不寻常,除非……他的脑海了冒出一个念头,除非敌人四处都是,才能将所有掩盖。

慕千痕的眼神流露着一种执着和狠色,他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如果有人要他这位置,他决不会拱手相让,有本事就自己来抢吧。他倒要看看这个在背后使手段的是谁?

“属下先行告退!”容砚修行礼请退,慕千痕点了点头,也是转身进屋。除了这些事,清仪的事也是让他略略担忧,按理说清仪应该不会晕睡这么久才是。

嘤咛一声,清仪转醒,一睁眼就看见慕千痕带着担忧的神情。她轻轻唤道:“千痕……”

慕千痕见她醒来,脸色稍稍舒展,他握着清仪的柔荑,小心的避过缠着白布的伤口。“清仪,你感觉怎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清仪摇摇头,虚弱道:“我没事,千痕,你的伤呢,我记得你受伤了的。”

慕千痕轻拂着她的面容,平时不注意,现在看来她消瘦了许多,心里微微发疼,是他太疏忽了,才让她如此的憔悴吧!“那么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碍事的。”

清仪想到慕千痕为她甘愿受伤,心里有着感动,无奈,她半是郑重,半是动情道:“千痕,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么傻,不要因为我伤了你自己。”

慕千痕见清仪神情那么的专注,轻轻一叹,轻揽了她入怀,道:“清仪,我怎么能眼看着你受伤不管呢?”

清仪不知道该为慕千痕的痴情和真心感动,还是为他们那无望的未来感到悲哀。“千痕,谢谢你如此的爱我!”清仪没有出声,心里却是无奈的很。

“清仪,告诉我,你是怎么受伤的?”半晌,慕千痕开口问道。

清仪听出他话语中的疑虑,心里一颤,生怕他看出了什么,却一时间找不到借口来回避。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正当她为难的时候,云幽在外敲门。

清仪推了推慕千痕,示意他去开门。慕千痕本想回绝,但见清仪眼神有些闪烁,心中便暂且按下了怀疑,开门见是云幽,只见他问道:“药师刚醒,你若无事就不要打扰她。”

云幽还为开口便听里面清仪道:“是云幽吗,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

云幽机灵的很,知道清仪肯定是故意的,便装出急切的样子,进了屋内,对清仪道:“药师,药庐那边所有人都走了。”

见云幽焦急的样子,清仪淡淡一笑,“是我让他们走的,毕竟离开朔北那么久了,他们也是要有事处理的。”

慕千痕见清仪支撑起来的样子格外的吃力,他上前坐在床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听清仪这么一说,他也道:“的确是够久了,只是这么就走了有些说不过去吧!”

“怎么说不过去了,难道你想见见他们?”清仪故意说道。

“听说陆家的家主陆霜衣是一个难得厉害的女子,我是有意愿见上一见。”慕千痕道,见面量量底,若是以后有了冲突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这后半句话却是留在肚子里的。

“只是药师为救他们花了那么大的心力,他们这么一走,也未免有些说不过去,怎么也该好好谢上一谢啊!”云幽道。

清仪看了看他二人,扑哧一笑,道:“他们在的时候也不见得你们有什么多想,怎么一走,就生出这么多的心思来。”

云幽讪讪一笑,慕千痕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只听他道:“云幽,平日里老听清仪说你天分高,你倒好好为清仪看看,何以她的脸色是这般的苍白。”

清仪和云幽一愣,却见云幽反应极快,说道:“药师的身子骨本来就不怎么好,又不像阁主这般挨上几刀也没事。每次药师受了点伤,刚身子好了些就有出些事来,阁主,不是我云幽不知轻重,药师小产后身子更差了些,好不容易要药调理些好了点,怎么一出门就出了这事呢?药师受了惊吓又加了伤,你说,药师的脸色能好吗?”

“云幽,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清仪佯怒道。

云幽吐吐舌头,一脸的无辜,辩解道:“药师,这可怪不得我,你怕阁主担心什么都不说,阁主可是会怪我照顾不周的。”她又对慕千痕道:“阁主,如果多加调理,药师还是会变成原来那般娇艳的哦。”说完,她似乎是怕清仪怪她一样,对二人轻行了礼,便急急跑开了。

慕千痕将清仪抱的紧些,心疼道:“怎么不和我说呢?”对于自己害她小产的事,心里一直是愧疚和自责的。

清仪靠在他身上,也多亏了云幽的机灵,否则她还真怕说漏了什么。“千痕,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啊,只是身子弱了些罢了,多吃吃药就能恢复过来。我知道你事情多,自然不想你再为这点小事分心了!”

“你的事对我来说怎么说是小事呢?”慕千痕嗅着她的发香,深情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谋算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