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64章: 自伤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64章 自伤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仪的神情在听到云幽焦急的转述后,先是愕然,后是生气,却渐渐的变为平和,最后微微一笑:“如此也好,荒废了也可惜,房子不就是让人住的吗?”

云幽看着清仪脸色的逐渐转变,很是不解,愤愤不平道:“药师,你是气糊涂了吧,那可是上官阁主特地为你建的,怎么能让其他人占了去。”

“如今是千痕的凌烟阁了,他要怎样自然可以怎样。”清仪风轻云淡道。

“可是,可是……”云幽很是不甘。

“别可是了,倒是那颜堂主近来身子可好?”清仪故意装做不经意地问道。

云幽被清仪突然转移话题一惊,愣了片刻,脸色有些微红道:“药师,那些药果然是厉害啊,他的气色好了很多,身子骨也硬朗了。”

“如此甚好啊!”清仪轻轻拨着手中的茶,“可惜云幽你没有功夫底子,否则我还可以将我那金针渡穴的法子教你,那他的身子好的更快些。”

“恩?”云幽一愣,见清仪说到这份上了,云幽不禁将自己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药师,为何……为何当初你没有救他?”她说话间带着小心,轻咬着下唇,怕惹了清仪不高兴。

云幽的疑问在清仪的意料之中,云幽肯定会对她此刻出手医颜虚冰感到奇怪,或有些不平,而她早就想好了说辞。“云幽,那时的颜虚冰经脉断半,你认为能救回来的可能是多少,能让他向常人一样或完全恢复的几率又有多少?”

云幽直白道:“若是我自然是不可能,但今日看到药师你的手段,我知道你那时一定可以。”

“是可以。”清仪也不隐瞒,直接道。

“那为什么没有?”云幽急急道。

“那时侯我哥的样子你也看到了,那些药都是我哥费尽千辛万苦从天下收集而来,你认为我哥会拿出来救颜虚冰吗?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孰轻孰重?就算那些药我哥用不完,吗不有我吗,我迟早是要用的,自己的亲人和一个外人,又是孰轻孰重?再者,难道当时我就要用自身内力施以金针渡穴的方法就他吗/云幽啊云幽,你当真是偏心啊,难道你希望当初我救了他,现在自己半生不死的躺在床上哼哼吗?”清仪脸上露出伤心的神情。

“不不,不是这样的。”云幽忙是辩解,“药师,我只是,只是看他那孱弱的样子感到心疼……”云幽脸上掠过怜惜的神色,“我看他的苍白的脸,消瘦的身行还有他那虚弱的笑,心里就有丝丝的疼。我忍不住想如果药师当初能把他完全医好该有多好啊!药师,我错了,我不该只想着他,而忘了药师你的身子……对不起,药师!”

清仪知道云幽将她看的很重,所以她故意将事情说的严重些,见云幽露出那样的神色,便装做释然道:“好了好了,云幽,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不是也照样医好了他了,还让他记的了你的好。”

“恩!”云幽眼中有着欣然的神采,欣然中又带着羞涩,“药师,他对我很是温柔呢,那么淡淡的对我笑呢!”

清仪看着云幽完全是陷进去的样子,心里叹息,脸上却是理解的样子,还道:“只要他对你好,也不枉费我将那么好的药用在他身上了。”

云幽当清仪是真的为了她好,不禁心中一阵感动,又想到清仪眼下的局势,极为的不平。慕千痕不但粗辱的对待药师还将她拘禁在院子里,现在居然把药师的药庐都给别人住,他实在是太过分了。“药师,阁主这样对你,你真的不介意吗?”云幽问道,带着对清仪遭遇的气愤。

“介意,怎么会不介意啊!”清仪一口将茶饮尽,“不过我反过来想想,我瞒了他那么多的事,以后还要离弃他,眼下他对我的,就当预先对我最后的离奇做的报复吧!”

云幽气的跺脚,“药师,什么是你离弃他,你对他那么好,怎么能这么说吗,是他对不起你,不但误解了你,还伤害你的身子,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害的你……”

清仪食指竖在嘴边,说道:“此事就莫在说了,云幽,给我的药都准备好了吗?还有其他所有的东西,千万不要露了马脚哦!”

云幽说到这,四下看了看,虽说是在清仪的房里,但她也生了个顾及,低声道:“药师,你放心好了,我都准备好了,只是,没有了我,谁来照顾你啊!”

“我也想带上你啊,只是怎么忍心让你离开心上人啊!”清仪故意惋惜道。

“药师……”云幽不依了,她脑海中也有了一个想法,忍不住道:“药师,不如我和你一起走吧,以后我再回来……”

“别!”清仪拒绝地干脆,她可不要自己的行踪被人泄露了,就算云幽能等到她死了再回来,但这也与她原意不符。自始自终,她宁可让慕千痕认为她负了他,也不愿意让她知道她是因为不想他因她死太伤心而伤他,更不想让他知道她为他做过那么多,也不想让他知道他误会了她,误伤了她,存半分的愧疚。“云幽,答应我,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误会了我,你也不能将我的事透露半分,连颜虚冰也不能透露半分。”清仪难得严肃地说道。

“药师,这……”云幽为清仪感到委屈,看到清仪那样的神色,却让她心里有些发毛,不得不道:“药师,我发誓,绝对不泄露半分,绝对不!”

清仪满意一笑,“好了,去忙你的事吧,虽说他不再见我,可外面还是有眼线的,虽说不敢偷听我们的话,但你待久了,怕他要找你去了。”

云幽听清仪这么说了也不再多逗留,反复叮嘱道:“药师,虽然这些药医不了你,但还是能培元固本的,你一定要喝啊!”

清仪看着已经不再烫的药,轻皱了皱眉道:“好了好了,我喝就是了!”话虽这么说,手却没有动。云幽怔怔看着她,一定要看着她喝下去,清仪见状,只好苦着脸喝了下去。这药啊,真是苦的很!云幽见清仪喝完了,脸上才露出笑容,拿走了药碗。

清仪对自己利用云幽的事心中虽有愧疚,但是事已至此还能怎样,说无情她也可以无情至此!

且说慕千痕在将尹孤云等人安排在药庐后,心中忐忑的很,他只知清仪当真是足不出户一样,最多只是在院中走走,不气不恼,清闲的很,半分没有伤心难过的样子。难道清仪的心里当真是不在意吗?为什么她可以这么风轻云淡的过活,为什么没有向一般人一样露出一点点的黯然。又恨着自己,就这么被她牵动着,为她的悲喜所牵制。没有她的日子,夜夜孤枕难眠,心如刀割!难道都只是他一个人在自做多情?好多次,他真的快忍不住想去见她,和她说说话,看她的笑容,但是又为她的背叛揪心。他该原谅吗,该原谅吗?不住的问着自己,该不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的,重新的爱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良苦用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