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66章: 重修旧好(一)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66章 重修旧好(一)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夜时分,一道纤细的身影越过了药庐的高墙,翻身而入,轻车熟路地穿梭在小径中。然,突然间,她只觉得身后有剑气掠过,本能的一个侧翻,手中利剑送出。“铛!”对方的长剑却被她击落了地。

“有刺客!”对方扯着还算稚嫩的嗓音,大声喊起。

顿时间,火光四起,将那闯入之人围住。

“大胆贼人,瞎了狗眼,敢闯到这来。”饮横江怒睁双眼大声喝道。

被围之人一身夜行衣,只露出一双眼来,带着疑惑看着围住她的六人,手中利剑紧握,却没有主动出手,看着局势,似乎还在思量着。

“啪!”长鞭直入,犹如出洞的灵蛇般直袭向黑衣人面门,出手甚是狠辣,没有丝毫的留情。出手的正是水行如,他是二话没说就动起手来。

黑衣人腰身一动,步法灵敏,避开闪到的长鞭。其他人见水行如动手,也操起了家伙,下手却也是留了几分,因为看对方身行就可知道是个女子,他们这些人毕竟都是大老爷们,对一个女人下手太狠,心里未免过意不去。

而被来人震落剑的则是尹孤云,他内力尚浅,虽练了些武,但毕竟算是刚入门,此刻他是一溜烟地跑去找容砚修,慕千痕住的离药庐远的很。但他刚跑了几步,却见容砚修正赶了过来,见了尹孤云,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有人闯了进来,容护卫,那人厉害的很。”在尹孤云眼里,来人的功夫可是高深的很。

容砚修不免奇怪,敢往凌烟阁药庐闯的,不外乎那么几个人,但却被尹孤云几人发现,应该不是什么高手才是,但寻常江湖人又怎么敢往这边走?“过去看看!”他脚下没停,说着便把尹孤云落了老远。

且说那几人,水行如的武功较先前长了不少,而且用的也是鞭法,其他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眼下,水行如的一套鞭使的越来越活,那长鞭破空声响在耳边。打了不久,其他几人已经渐渐退了出来,只剩水行如一人和对方打斗,其余的人却是在一旁看着。

水行如功夫虽长,一时半会却是占不了什么便宜,他尽力出招,却每每为对方的剑法所扰,心中也是恨恨。

容砚修赶到后,见水行如无法拿下对方,便出声道:“水行如,你先退下。”

水行如却是不甘,依旧我行我素,却是那黑衣人发出声来:“咦!”话语中却是带着喜意,手上也渐渐缓了下来。却见她似乎要开口,但水行如的长鞭却是挥之即来,躲闪不急之下,只见她伸手去抓。伴着吃痛惊呼,只听她道:“容护卫,是我!”一手紧拽了水行如的长鞭,另一手却是揭落了自己面上的黑纱,一张秀美的面容露在众人面前。

水行如一听,才停了手,看到了她的面容,又看自己的长鞭握在她手上,再看看容砚修脸上那掩不住的惊讶之情,心中直觉要遭,当下也不敢再动。

“展姑娘!”容砚修一脸惊讶,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人居然会是她。其他人一听他们是旧识,却见来人明明一身夜行衣,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奇怪。

来人正是展灵,她这一行却是为了找展风来的,她只知道这药庐是清仪的地方,而且是不允许别人来的,所以才会夜闯,孰料,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

展灵将鞭子放开,牵动了手背上的鞭痕,眉头不由一皱。但却见她对水行如道:“抱歉,深夜来访,惊扰了几位。”她说的极为有礼,丝毫没有对水行如的屡下杀手心生芥蒂。

水行如见状,倒也有些过意不去了,他抱拳道:“水某得罪了。”

展灵对他淡淡一笑,看了看其余几人,最后看向容砚修,说道:“容护卫,可以和你说上些话吗?”

几人见状都以探究的眼神看着容砚修,计征鸿与容砚修最为熟络,便由他带头道:“如此我们就先各自回去了,展姑娘,方才多有得罪了。”

展灵对众人都报以微笑,平和道:“是小女子唐突了,打扰了各位。”

容砚修在方才的惊诧后却是没有过多的神情,只听他道:“展姑娘,请随我来吧!”展灵的到来定是有什么事了,如果他想的没错,这自然是和展风有关,如今的样子,若让慕千痕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迁怒与展灵?容砚修心里不免有担忧。

展灵随着容砚修进了房,便开口问道:“容护卫,你可知我哥在哪?”对于容砚修,她却是无端的信任,开口就说出了来意。

容砚修没有直接答话,却是拿出了金疮药,递于展灵道:“先将手上的伤料理下再说吧。”

展灵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一条红痕夺目的很,也是幸亏水行如的功夫不算太高,否则这一鞭下来,自己的手还不皮开肉绽?她一面给自己上药,一面问道:“容护卫,你又我哥的消息吗,我有急事找他。”

容砚修看展灵脸上神色,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展灵急切问道。

容砚修将江湖上关于清仪和展风的事的传闻说了说,又将眼下慕千痕和清仪之间的矛盾也说了,最后道:“展风在哪,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可能!”展灵断然道:“我哥和清仪姐绝对不可能!”展灵面上愤愤。“这慕千痕好生糊涂,怎能如此对待清仪姐。”

容砚修也不多说,岔开话题道:“你这么急着找展风,可是家了出了什么事?”

展灵点点头,却没有直接说清,只道:“我必须找到我哥,而且非常着急,容护卫,你带我去见清仪姐好吗,她一定知道我哥在哪。”

“这……”容砚修倒有些为难了,慕千痕将药师看的紧,日夜有守卫看着,自己若堂而皇之地将展灵带过去,慕千痕那边还真不好交代。

展灵看出容砚修的为难,面上一黯,有些失望,说道:“不可以吗?那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看到展灵脸上失望的神色,心中也升起不忍来,只听他道:“若真的等不及,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慕千痕就算要怪,他全力担下就是。

“真的!”展灵喜形于色,秀丽的面容上露出欢快的神色。

看着她欢快的笑脸,容砚修只感到心中一甜,又回想起那些时日,她那么尽心的照料过他,心中生起了柔意来。“你还是换身衣裳吧,这样出去,碰到人就麻烦了。”

展灵听了一愣,既而露出无奈的神情,只听她道:“我的行李都放在客栈里,眼下到哪去找衣裳去。”

容砚修听了却道:“我隔壁院子里原是云幽住的地方,眼下她搬出了药庐,想来那边还有些衣裳的,你和云幽也是相识,她不会介意的。”

展灵想想也是,这不马上就去邻院拿了套衣裳换上,一刻也不想耽搁地跟着容砚修就赶往了清仪住的地方。正如容砚修所说的,清仪的院子里也是有人守着的,即使现在都是深夜了。展灵和容砚修来到清仪房前就被人拦下。

“容护卫,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药师正在里面休息。”守卫很是奇怪容砚修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容砚修神色颇急,只听他道:“这是我妹子,心口疼的厉害,我只想求药师开张方子。不会打扰药师多久的,还求你行个方便。”

展灵一直低着头跟在容砚修背后,听他那么说了,也配合的捧着心,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守卫看了看容砚修又看了看展灵,还是说道:“容护卫,你就别为难我们了,阁主吩咐了,只有药师要见人,没有任何人能见药师。”

容砚修不想起冲突,也不想惊扰了其他人,还是压底了声音,恳求道:“真的只消一刻钟就行,药师生性慈悲,决不忍这样看着人痛苦的。”

“容砚修,你好大的胆子!”慕千痕的身影从黑夜里现出,低沉着声音,带着怒意道。他本是想清仪的很,便趁着夜色想来看上她一眼,谁知就看到容砚修带着一个女子行色匆匆地赶了过来,这女子哪有半点病容,看身行就知道是练武之人。而听了容砚修的说辞,便生了怒意。

容砚修心知不妙,忙是转身单膝扣地道:“见过阁主,此事还请阁主听容某解释。”

展灵见容砚修为她这般,心下很是感动,走到慕千痕面前,毫无惧色道:“慕阁主,此事与容护卫无关,是小女子急着见药师,若阁主要责怪,小女子愿一力承下。”

“你是谁?”慕千痕眯着眼,透着危险的气息。

“我是展灵!”展灵不亢不卑道。

展灵,展灵,展风的妹妹!慕千痕听了她的名字,心中就是火起,声音也不由提高了:“好一个展灵,还一个展家,你不怕我杀了你!”

慕千痕身上散发着一股让人畏惧的气势,展灵也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心中倒真生了惧意,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偷偷望了望慕千痕,见他脸色阴沉的很。

“阁主,这事不是……”容砚修生怕慕千痕伤了展灵,忙是解释。

“闭嘴!”慕千痕一喝,心中算计着若拿下了展灵,展风是不是会出现。

“你们是存心不让我睡觉吗?”正在此刻,清仪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清仪着着单衣,脸上带着不悦,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慕千痕身上。夜风是寒的,被风一吹,清仪微微颤抖了抖。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修旧好(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