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67章: 重修旧好(二)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67章 重修旧好(二)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千痕就这么看着清仪,眼中情思流动,也带着矛盾,这是他们在那次后面对面的相见,这数月的不见后,此次再这样的面对,慕千痕的呼吸有些沉重。清仪也就这么地看着他,月余不见,他变了许多,消瘦如此,心里掠过一阵心疼,是自己折磨了他。夜风吹打在清仪薄弱的身躯上,卷起了她的青丝飞舞缭绕,感觉到冷意侵入了体内,清仪抱着自己的手臂,略略地打颤。最后将视线从慕千痕身上挪开,清仪开口道:“展灵,如此风尘仆仆,千里之遥的找我,莫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展灵如释重负一般,慕千痕方才真是吓着她了,清仪的出现无疑是将她解救出来。“清仪姐,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只是这事太紧急。”展灵带着忧色道。

“哦?”清仪倒是意外了,按理说自己请了九黎门的人去帮忙,陆霜衣又是个厉害之人,展林岳又已经出山,还能有什么麻烦不成?“是九黎门的人没去吗?”清仪问出自己的疑问。

展灵摇摇头,看了看慕千痕,欲言又止。

清仪知她定是要私下和自己说,心里叹了一口气,慕千痕的视线还死死地缠在她身上,最后,只听她幽幽道:“千痕,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屋呢?”眼神故意的无辜幽怨,仿佛在控诉着慕千痕的无情,语气是那般的柔弱,委屈,又叫慕千痕还怎能忍的住,只见慕千痕几步上前,一把将清仪抱在怀里,那般大力,似要将清仪揉进身子一样。

容砚修在一旁可舒了口气,药师这一开口,想来慕千痕就不会再为难他们了。

清仪在慕千痕怀里道:“千痕,让我和展灵说句话好吗?”

慕千痕放开了她,却依旧凝视着她的面容,心中有对她思念的千言万语,却一时间开不了口。清仪看着他,玉手拂上他的面颊,也不顾其他人在场,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慕千痕唇上落下一吻,说道:“千痕,今夜留下吧,问我的,我都回答你,只是,先让我解决展灵的事好吗?”

如此,慕千痕还怎不依她,终于听他开口道:“天冷,先加件衣裳吧!”

清仪听他说话了,对着他嫣然一笑,绽放出来的笑容真能让满夜的星辰失色。“不碍事,只几句就行。”说完便走到展灵面前,道:“展灵,究竟何事,说吧!”

展灵眼见着清仪那般无人样的和慕千痕亲昵,自己有些羞涩,却马上甩到哪后,道:“清仪姐,原本我也不想找你,但我急着找我哥,所以就……”

慕千痕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展灵的话语中明摆着就是说清仪知道展风的下落,这让他的心里就像插了根刺般生疼。

清仪看了他一眼,便继续面对展灵,说道:“展风在哪我真是不知道。”

“啊?”展灵一下子蒙了,如果清仪都不知道展风在哪,那自己又怎么去找。

“不过,我知道怎么找到他。”清仪的话又让展灵顿时有了希望。

“只是现在三更半夜找起来就太难了,最早也该到明日早上啊。”清仪继续道,拉过展灵,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说完后,又对容砚修道:“容护卫,先让展灵去休息吧,赶了那么多天的路,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的。”说完这些便走到慕千痕身边,拉起他的手,圈到自己腰间,自己也顺势靠到他的怀里,呢喃道:“千痕,让他们都回去休息好吗?”

慕千痕此刻心中挣扎了片刻,见清仪那么恳切地望着他,心里一软,说道:“依你就是了。”对着容砚修和其他守卫道:“都下去休息吧。”

所有人都告退离去,只剩清仪偎在慕千痕怀里。“千痕,我冷。”清仪不住地往慕千痕怀里靠。

慕千痕横抱起她,望着她不施粉黛的面容,进了屋关了房门,将清仪放在了床上。清仪用被子将自己裹住,还是有些发颤,她望着慕千痕,说道:“如果真的舍不得我,为什么不肯趁我醒着的时候来看我?”

慕千痕被清仪那么直直地看着,只感觉心跳的厉害,气血也是不住的翻腾,一把拉过清仪,用力地吻了下去。这多日的思念,多日的挣扎和折磨,都化做一个霸道的吻,将清仪吻的有些窒息。渐渐地,慕千痕慢慢变的温柔,放开了清仪,低沉道:“清仪,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房间里是两人都有些急促和沉重的呼吸,没有点灯,只有月光从窗户中倾泻下来。清仪说道:“千痕,抱着我好吗,我感觉很冷。你想问的,我都告诉你!”

慕千痕将外衣除去,上了床,从清仪的身后将她抱住,用被子将两人的身子盖住,抱着清仪,他的心里才有了充实的感觉,这几月的失落才有所缓解。“清仪,为什么你要骗我?”一直纠结的问题终于问出了口,却没有了上次的暴虐。

清仪身子往慕千痕那边再靠了些,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靠在他的胸口,双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我骗你什么了?”她反问道。

“你……”慕千痕手上用了力,被清仪的反诘刺痛了心,“为什么对我隐瞒自己会武的事,为什么背着我和展风……”慕千痕咬牙道,这些问题让他昼夜不安,以及这些问题的背后更是让他心痛到窒息。

“我会不会武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我和展风……”清仪无奈叹息,“我和展风从来都是清清白白,只是你不信!”

他纠结至死的问题清仪却说的这般的风轻云淡,慕千痕怎能不气苦,他将清仪圈在自己怀里。“如果真只是这么简单,你为何不解释,为何要要我痛苦?”

清仪扳开慕千痕圈着她的手,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对着慕千痕的脸,直视着他的眼,“千痕,我会武功又如何?我可有用这武功做了什么伤了你的事?我只是一个女人,不求名不求利,身为上官天鉴的妹妹,年少时就学了武,只是从来都没有用上的时候,久了,我也就习惯以一个弱女子的姿态存活。我要的只是被所爱的人宠着爱着,呵护周全了,我要这武艺做什么?可是千痕,你就以这点就咬定了我骗了你,对你别有用心了吗?至于展风,你误会了那么多次,每一次我都告诉你,我和他,只是朋友,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只是,你从来从来都不信。千痕,你说你爱我,那么可问,你的爱中可有信任?”

原本他是要苛责她的,是对她的欺骗带着恨的,只是此刻却成了清仪控诉他的不该,但这几日所有的猜疑和怨恨又怎么是这么几句就可以带过的?“为何骗我展风已走,你却和他私底下见面?”

“呵!”清仪轻笑了声,带着自嘲,从慕千痕身上下来,和他并排躺着,“千痕,你终是不信我的,展风留不留下又与你何干,我和他是清白的,他也没有做什么危害你的事,我就算和他见见面喝喝茶又怎么了?千痕,你是真的爱我吗?”

慕千痕听到这,可以说是恨上心头,他怎不爱她,她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他魂牵,她的一个不适就能让他皱眉,为保她周全,他可以连自己的命也不要,她怎能说他不爱她?一个翻身,俯视着她,“清仪,若不是太爱你,我怎会为你弄成这样子?”慕千痕沉沉说着,“可是我不知道,你又是不是真的爱着我,若爱我,怎么能隐瞒着我那么多的事,又怎么是连解释都不愿意?你明知道,只要你开口我就可以收回所有的命令,不会让人日夜监视着你,也不会让人入了你的药庐,可是你明知道,却是偏不开口,清仪,你明知道我有多在乎对不对,却故意地要我难过,要我为你日夜折磨自己却在冷眼看着。清仪,这一生,除了你,我不会对任何人有这样的心思,可你,究竟又将我放在哪里?”

“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任你那样的欺负我,慕千痕,又是什么让你看不清我的心,我也是一个骄傲的女子,你以为,我会乐意将自己绑在一个不爱的男人身边吗?”清仪反击道。想起那一夜,是让她真的心寒的,那晚慕千痕真的是将她彻底的欺凌了,满身的伤痛虽说已经痊愈,心中却是暗恨着的。

慕千痕还记得那夜自己所做的,次日早上看到她身上的伤痕,连他自己都不敢再看的,怕多看一眼,就对她多了份愧疚,怕再看一眼,自己就要自责的很,所以,他,落荒而逃。“清仪……”话语中带了愧疚,他也心疼。

“千痕,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和展风,什么都没有。如果你无法放下,那么就继续将我囚禁着吧。”清仪最后说到,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

“清仪,我舍不得,我怎么舍得?”慕千痕细细的吻一一落下,如果真要有人退一步,那他就退吧,没有清仪的日子,他真的快疯了。

心墙一点一点剥落,其实她心里也是不舍的,对慕千痕,她又何尝不是用一生去爱呢?只是天不由人天不由人啊!迎合着他的温柔,清仪在他耳边呢喃:“千痕,以后,无论如何,求你,被让自己难过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授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