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71章: 求艺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71章 求艺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清仪眼里,看到的是三个带着面具的人假意地谈笑,慕千痕明明对江月鸿有着猜忌,表面却是热络的很,仿佛江月鸿是凌烟阁必不可缺的大将一般;江月鸿明明心思玲珑,却有大将之才,却偏偏故装驽钝,一副无能之样;颜虚冰看似对凌烟阁忠心,愿为慕千痕赴汤蹈火,言辞中肯,骨子里藏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思?而清仪立于慕千痕身后,面带浅笑,也是贤良温婉的样子,心中却也是有着自己的算计。看着他们三人举杯谈笑,清仪只觉虽是迷雾隔人,她却看的通透,而他们三人,又是不是都是心里明白的很呢?

人烟散去,慕千痕等人也各自道别,牵着清仪的手,平静地走在渐冷的长街上。突然慕千痕道:“那日,容砚修就在这附近遇袭。”

清仪一愣,看了看四周,没有过多的遮掩,两旁的商户已经闭门打烊。“长街清冷,却不是隐蔽之处,那些人也算是胆大至极。”

“是啊,这离凌烟阁也没有几条街的距离,那么毫无顾忌的杀人,若非容砚修修为还算可以,怕真会丧命在这。”慕千痕说道。

“若果真如此,凌烟阁这脸也着实丢大了。”清仪静静道,容砚修那日是逃到了药庐,这才大难不死。但既然对方能胆大到在这离凌烟阁如此近的地方杀人,又怎么会到了药庐就不敢动手了呢?要知道药庐清净幽远,若要杀人,可是好的很。除非对方事先知道药庐有高人坐镇。清仪又想到了那个白袍人,她成婚之夜,那白袍人就想对她动手,若非十二在,自己又难免对上。而在外人眼里,乐十二看上去普通的很,除了亲自交手过的人,谁能想到乐十二是个深藏不漏的绝世高手,又怎么知道药庐中藏着这么一号人物?虽然那时十二以走,但外人不知,才会在容砚修逃入药庐后就放弃了追杀吧。清仪心中想着,此刻她已经是将把白袍人和颜虚冰对上了,这其间的理由虽说可笑,但自己却是那么紧紧的盯在了颜虚冰身上了。

慕千痕见清仪陷入沉思中,便开口问道:“清仪,依你看这江月鸿打的是什么算盘?”

清仪淡笑道:“这些事怎么问起我来了,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清仪将猜忌放在颜虚冰身上,慕千痕却是对江月鸿放心不下。

慕千痕却是笑道:“我知清仪你心如明镜,你又何必谦虚呢?”

清仪反问道:“你又是因何盯着江月鸿不放呢?只为在枫林那日他曾出现?”

“江月鸿并不像沉溺酒色之人,他的举止就像是故意做戏给人看一般,他是‘千石堂’堂主,若要隐藏自己杀人的证据简单的很。”

“你既能看出他在演戏,别人自然也能看出来。”清仪道,“我倒觉得江月鸿还在待价而沽,他站在此岸,看彼岸你和其他人争斗,谁胜他就站在谁那边。”

“你又何以如此肯定?”慕千痕问道。

清仪冲他笑道:“只就当这是女人的直觉好了。”

“这么简单?”慕千痕不信。

“就这么简单!”清仪肯定道。

时间在两人的对话中悄然逝去,不经意地,凌烟阁已经到了,看到清仪脸上有了倦意,慕千痕亲自为她打水梳洗,又是亲自抱她上床,相拥而眠。清仪只温柔看着他,享受着他的照顾,心里将这些当成最美的回忆隐藏。

次日早上,清仪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杆,慕千痕早就已经不在了。等到清仪自己梳理完毕,打开房门却是愣住。门外云幽无所事事地坐着,而另一边更看见尹孤云跪着。

清仪一脸奇怪,目光看向云幽,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云幽见她出门了,才吁了一口气抱怨道:“药师,我都在这坐了好几个时辰了。”|

“出什么事了?”清仪不解问道?

“还不是阁主吩咐的。”云幽道,“阁主说你累着要好好休息,不准我吵醒呢,但却要我在门外守着,万一你醒来饿了,要有个人使唤。”

清仪不由失笑,慕千痕是处处照料着她,心里涌着甜甜的幸福。“那他又是怎么回事?”清仪又指着尹孤云。

云幽讪讪一笑,颇不自然道:“药师,这事还都怪我,这小子在阁主走后就在你门前徘徊,我便逗他说,若是要求你做事,必须跪到你醒才有诚意。谁知道这小子当了真,这不一直跪到现在,我怎么说也不听呢。”

清仪摇头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啊,正好,我也有些饿了,你去给我拿些清谈的食物来。”她又走到尹孤云面前,笑道:“我已经在你面前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别跪着了。”

尹孤云一脸正色,对着清仪就磕了三个响头,大声道:“夫人,我想跟着你学武功,求夫人成全。”

“阁主的功夫那么高,又已经教了你,怎么你不要学吗?”清仪不解问道。

“我笨的很,阁主的功夫太厉害,我学不会,想请夫人教我容易又厉害的。”尹孤云直白道。

“哦?”清仪觉得好笑,“你怎么知道我会又容易又厉害的武功啊?”

“水大哥学了夫人的功夫后一下子变的很厉害,我也想向水大哥一样。”尹孤云不过十二三岁,脸上的表情是有着孩子的稚嫩,又有着不合他年纪的坚决。

清仪亲自将他扶起,温和说道:“水行如早前就有些功夫傍身的,所以我稍加指点才有这样大的进步。只是你毕竟是初学武艺,又过了练武的最佳年纪,要想一下子有那么大的成绩很难哦!”

尹孤云的眸子有些黯淡,他年纪最小,见其他人都是越来越厉害,自己是怎么也赶不上,又见水行如的武功进步最大,这才有了这样的打算。听了清仪的话后有些气馁,脸上也有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清仪故意卖了个关子,看到尹孤云忙是有了期望的神色,才道,“不过我可以指点你一下,让你学的快些,依你这个年纪,若能将千痕的功夫学上三成,就属极了不起了。今后的发展便更是无可限量了!”

尹孤云听了,激动地又是跪倒在地,又是一阵磕头不住道:“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清仪可被他吓了一跳,伸手拉起他,半是训斥道:“堂堂男子,怎能动不动就跪下磕头呢?罢了,你先回去,该蹲马步的时候蹲马步,练剑的时候练剑,这还是不能落下的,我到药庐后,自然会教你些法子。但你可别以为会很简单,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哦!”

尹孤云双拳紧握,脸上有着决心,“夫人放心,我一定不怕苦,只要夫人肯教我,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练习。”

看到尹孤云有如此大的决心,清仪倒也奇了,这半大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迫切地想成为高手呢?她不由问道:“练好了功夫你又想要做什么呢?”

尹孤云脸上是正经的神情,郑重说道:“等我练好了武功,我就可以帮阁主做事了,也再不会被人看不起了。”

清仪听了,倒也有些高兴,若能真心帮千痕,这倒不失为一个好的手下。又说了些嘱咐的话,尹孤云也就回去了,看着他的背影,清仪只觉他似乎执意地将自己的背挺直,这刻她突然觉得,这孩子是真的下了决心了。她不曾位于人下过,所以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孩子会有这样的想法。想到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还是无法无天却也是无忧无虑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可没想过会有今天。

又想到昨夜之事,颜虚冰恢复的很快也很好,现在应该算是痊愈了吧,她脑海中不由浮现昨夜里颜虚冰的样子。这个样子和她最先认识的颜虚冰又是不一样的,那时的他狂傲的很,可以说的上是恃才傲物,目中无人;但昨夜见的他却是自信内敛,如同被岁月雕琢过一般,没有的以前外露的狂放;自然和他身体薄弱的时候更是两样,现在他已经没有丝毫的让人看了会觉不忍的神色了。这样的颜虚冰也无怪乎云幽会一头栽了下去,不是她自抬身价,也不是她看轻了他,他对云幽是存着怎样的算计?平日里有意无意的向云幽打探,只觉的颜虚冰和云幽的相交太过的巧合,是颜虚冰故意设了套,让云幽陷进去的吗?

清仪想到慕千痕曾和她说过的,颜虚冰手头上还有她的画像,又加上她心里已经将颜虚冰等同于那个白袍人了,所以,既然颜虚冰对自己有着遐想,那对云幽自然是虚情假意的了。若真的是这样,他在云幽身上又想得到什么呢?清仪心里想着,渐渐凝了眉,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试探试探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以情动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