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72章: 以情动人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72章 以情动人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且说清仪自允诺了亲自教导药庐中几人,她可谓是事必亲为,更是亲自针对几人的不同资质撰写了几本武功册子。慕千痕看了之后,不由的大加赞叹,看着清仪的神色中带着极大的震惊和佩服。这些武功册子虽然是薄薄几业,但却是针对那几人不同的特点而特别写的。尹孤云年纪小,又没有武功基础,清仪便着重于为他打造稳定的内力基础,然后才是练习剑术。而在剑术上,清仪又是明明白白的由浅入深,循序渐渐,每招每式后,都有明确的注释。慕千痕看完后惊讶道:“什么时候你将我的剑法看的这么透彻,又为何这里只有一半的剑招?”

清仪笑笑道:“我只是领他入门而已,只要他有一定的内力基础后,再加上这里的一半剑式,也能算得上一名好手了。之余之后的,则是要他自己领悟了,照搬别人的武功路子,能有多大的出息?”

慕千痕又拿起写有水行如的那本鞭法册子,比起其他的,这本要更厚些,慕千痕看完后,不住点头道:“清仪,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这十八式鞭法在你手里使出来又是什么样子的,我可是很想看看啊!”

清仪却是摇头道:“我虽说知道,但并不代表我真的会,就算我使出来了,也不是纯粹的鞭法,总会是带着其他的招式。”

“哦,清仪,我倒也好奇了,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最拿手的是剑法,掌法,腿法,还是,暗器,还是……?”慕千痕一本一本翻过,尹孤云的是剑法,水行如当然是鞭法,秋临杨是暗器,饮横江掌法,游驰日刀法,而计征鸿……慕千痕颇是诧异,这清仪为计征鸿所写的竟然是一首首曲谱。

清仪眼中闪着玩弄的光辉,螓首微斜,望着慕千痕道:“你猜呢?”

慕千痕执起清仪的首,细细抚摩道:“你的手,十指纤细,没有丝毫练武者有的老茧,清仪,我还真不知道你擅长的是什么。”

清仪上下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真是纤纤玉手,柔若无骨,腕白肌红,细圆无节。她轻笑道:“我学的可杂了,小时候闲着无事,便把义父书房里的书都看了便,什么刀啊剑啊,掌法腿法的,都知道些,再后来,哥又教了我一些他自己创的,你问我擅长的是什么,我倒真答不上来。大概是形随意动,手上有什么,都能成为兵器吧。”

慕千痕更是惊讶,他看着清仪,执着她的手放在胸口,不由感叹道:“你们上官家的人啊,都是些奇葩,能娶到你,我还真是娶到宝了。”

“你也不差啊,以你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武功造诣,也是难得的很啊!”

慕千痕摇头道:“我年幼时为学武可是吃尽了苦头。”他苦笑着,最后抛开这些,他真切道:“清仪,谢谢你,为我做这些。”

清仪靠进他的胸口,温柔道:“你是我的夫,不为你我为谁?”

暂别了慕千痕,清仪便唤来了云幽,示意她将自己所写的送到药庐那边去。云幽不敢兴趣地翻了翻,道:“药师,你何必为这些人这么拼命呢,瞧你这几天都消瘦了许多。”

清仪摸了摸自己的脸,反问道:“有吗,我怎么不觉得?”

“你一心为了阁主,怎么顾的上你自己的身子啊!”云幽埋怨道,“我虽说是不懂武的,但也知道写这些东西定是花了你大心力的。药师,你这样值得吗?”

清仪笑着摇摇头,突然眉头一皱,心口一疼,她忍不住紧攥着自己胸前的衣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

“药师!”云幽惊呼一声,手上的武功册子全都掉在地上,她急忙上前扶住了清仪,满脸的紧张和不忍。

“没想到……真让你……说中了……”清仪有气无力地说道,她的脸色转为灰白,眼看着让人惊心。

“药呢,药在哪里……”云幽有些慌乱,却还是熟练地将药找出,喂清仪服下,顺着清仪地背,云幽紧张的都快哭出来。药师的症状是越来越明显了,而且也是越来越来的凶险了,这让她的心里极为的不安,仿佛,仿佛……她抛开脑海里这些吓人的念头。

清仪服了药,许久才缓过来,她的眼中也是黯淡的很,低眉幽幽道:“云幽,我这样子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不会的,药师,你好好休息,不要再做这些累人的事情,身子还是会好些的。”云幽急急道。

清仪无奈摇头:“我教了你那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吗?方才我定是印堂发黑,脸色灰白的,你说我这样子还能好的了吗?可是云幽,我放的下一切,却是放不下你啊!你说,你说……我这走了你可怎么办啊?那颜虚冰可给了你承诺没啊,这样下去,你的事又怎么是个头啊……”

云幽不由急地跺脚,“药师,你念着我的事做什么,倒是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

“嘘~!”清仪止了她的话,继续道:“我就算病的再重,照料自己的能耐倒还是有的,只是你啊……”清仪无限的忧虑,“可惜你不适合练武,否则,我一定将自己这一身的武艺也教了你,省着以后你受人欺负。”

云幽被清仪说的泪涕涟涟,一个尽的抹泪。

“罢了罢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这样好了,你先被去药庐了,不如先为我传个话,让颜虚冰来见上我一面如何,这事,我倒真要和他说上一说。”清仪最后道。

“药师,这使得吗?”云幽有些怕又有些期待道,她也是为自己和颜虚冰的事感到心焦,她细细照顾了他那么久,又看他从虚弱变回正常,只是那一层纸却是谁也没捅破的,她终究是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开这口呢?可是眼下清仪如此的身子还要为她的事烦恼,她怎过意的去?

“放心好了,我不会太逼他的。”清仪见云幽有些动摇便故意道。

“真的可以吗?”云幽看清仪此刻这么的虚弱,不放心问道。

清仪长吁了口气,说道:“虽然现在我看上去吓人了些,但过个片刻,我就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了,你尽管唤他来就是了,你们的事若能早日解决,我不也早日放心吗!”

云幽最后反复看了看清仪,看清仪的脸色渐渐好转,心里才微微放心,也就半是踌躇地前往颜虚冰那了。

待云幽走了,清仪眼神顿时变的清澈起来。是的,她是故意的,故意的对云幽动之以情,故意地让她请来了颜虚冰。云幽又是那么一个单纯的孩子,她无法将脸上的悲痛全然的掩去,而自己再做势孱弱些,颜虚冰见了,就算不敢当面问她,私底下却定是会问云幽的。云幽三言两句的总会泄漏些什么,说不定,不久,颜虚冰就会有动作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试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