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75章: 试探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75章 试探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幽愁着一张脸,清仪虚弱的面容一直在她面前浮现,颜虚冰的几次叫唤都没有听见,直到自己的衣袖被颜虚冰扯了扯,她才回过神来。“什么……事……?”云幽心不在焉地问道。

颜虚冰温和笑道:“云幽,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的失神?我本想问问你这药师突然召唤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云幽摇摇头,她怎么好说药师找他是为了她的事,更何况想到清仪已经是那样的身子了,还想着她的事,她心里不仅是感动还有愧疚自责,自己是什么都做不了的。“虚冰,我们是朋友对吗?”云幽弱弱道。

“这是自然了。”颜虚冰笑道。

“那么,我求你,待会无论药师说什么你都不要反对好吗?即使是应付的,也求你不要驳了药师的意思好吗?”云幽的眼里湿润润的,期盼地看着颜虚冰。

颜虚冰看着她的神情,心知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否则云幽又怎么会用这样的神情看着他求他呢?轻拍了拍云幽的头,柔和的,轻缓的声音如五月的清泉细流,听在云幽耳里,就感觉是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慰着她的内心,眼中一阵迷离,忍不住一头扎进了颜虚冰怀里,眼泪啪啦啪啦落下,哽咽道:“求你,千万不要让药师不高兴,药师的身子……折腾不起……!”云幽低声抽泣着。

颜虚冰的脸上浮现惊疑,却掩饰地很好,轻拍着云幽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云幽,别哭了,放心,我不会忤逆她的。”

有了颜虚冰的保证,云幽渐渐缓过神来,发觉自己的失态,忙是抹了自己的泪,说道:“我说的你千万别在药师面前提起,一定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吗?”带着泪的云幽楚楚可怜,饶是颜虚冰也不得不点头道:“我答应你!”

清仪是细细地描了妆容,胭脂比以往也涂的多了些,将脸上所有的瑕疵都掩去,露出一张娇艳无双的脸。只是似乎这有着欲盖弥彰的样子,但清仪却是淡淡笑笑,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估了估时间,云幽也该领颜虚冰来了,她沏了壶茶在院子里坐定,静待着。

颜虚冰如往常一样白色长衫,恢复身子后半是英气半是儒雅,倒也算是一位翩翩公子。清仪见了他后亲自起身道:“冒昧请来颜堂主希望没耽误了颜堂主的正事。”

“药师客气了。”颜虚冰下意识地多看了看清仪,只觉她比往常美艳了许多,只是事先听了云幽的话,他还是能发现她眉眼间的虚弱,她不是有着高超武艺吗,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清仪亲自为他倒了杯茶奉上前,缓缓道:“颜堂主,明人不说暗话,先前我只知云幽常去你府上,后来看了你的近况,我也能多少明白些什么。清仪问一句颜堂主,云幽的心思你可知道?”

颜虚冰一路揣测着清仪这请他前来的目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件私事,一时间,他颇为尴尬,竟是回答不上来。四周看看,云幽怕是知道这回事,早跑开了。

“唉!”清仪叹了口气,“云幽于我,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平日里我只记得自己的事,一直没有去理会她的心思,直到最近,才把这林林总总的事想到了一块,也这才发现,她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颜堂主,你可知我的意思?”

这些话听在颜虚冰的耳里,颇有托孤的意思,他不由皱了皱眉,又细细地看了看清仪,想看出些眉目。他的眼神却与清仪的视线相撞,仿佛是做了什么不妥的事般,颜虚冰忙是别开了眼。

“云幽这丫头,平日里精怪的很,但对你却是不同地照顾,想来你在她心里定是有非凡的地位的。今日我请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意思,你对云幽可是如她待你?”清仪不容他回避,更直白问道。

颜虚冰自身体恢复了之后,底气也足了些,他怔了一会道:“云幽对我的好,我又何尝不知,只是……”

“只是什么?”清仪见他似乎有些为难,便开口问道。

只是我的心思你又知道吗?这话颜虚冰却是在心里说说而已,怕真说了出来,麻烦就会有许多了。“只是我身子刚好,怕哪天……”惟有用这不入流的借口来回避。

清仪轻凝了眉,“真这样吗?”她不由分说地执起颜虚冰的手,为他诊了诊脉。“如果是身子的缘故,颜堂主大可不必担心,云幽这丫头医术有我六分,又是尽力为你诊治,就连我舍不得用的药都用在你身上了,你的身子好的不能再好了。”

“只六分就将虚冰拖了数年的旧疾给治愈了,那不知何以十分的药师当年为何说虚冰的身子没个十年二十年,是好不了呢?”颜虚冰话语中带着些许的责问。

清仪一愣,伸回了手,眼神颇为尴尬,似乎带着心虚。“我……这……”轻咬着唇,清仪眼神闪烁,最后深吸了口气道:“颜堂主,若说当年的事,是清仪存了私心,但云幽一门心思地救治你,还请颜堂主莫要迁怒于云幽。”清仪带着点点的哀求,眼神真挚的很,她望着颜虚冰,轻咬着朱唇,那神情似乎生怕颜虚冰说一个不字。

从她口里亲自听到那事,颜虚冰的脸色一时间转了又转,先是发白带青,又是微红,最后才缓缓变回正常,他的心情也是由怒又恨又有些悲哀,最后虽说慢慢平和下来,但私怨还是有的。“药师,你能否给我个答案?”

“啊?”清仪很是为难,那神情仿佛是极为的难以启齿,她不安地绞动着衣角,很是开不可口。“颜堂主,你可是为当年之事责怪于我吗?”清仪故意气恼道:“我知那年之事是我有愧于你,只是已到了今日,我说什么都已经是于事无补,你便是要拿我的过错加住在云幽身上吗?”

颜虚冰眉头一皱,清仪的呼吸颇有些沉重,脸上的神色虽看不太清,但那被人抓住把柄而恼羞成怒似的的样子却让他心里有了快慰。以往她总是高高在上的如女神一样,即使贴近了也似戴了面具一般武装的无懈可击,而此刻她才像个平凡人一样。看到这里,颜虚冰的心里有些释然了,苦涩一笑道:“药师言重了,正如你说那样,时至今日,做什么已经于事无补,我颜虚冰倒不是那么斤斤计较之人,更何况我这条命是药师您救的,怎么处置本就由你。而如今,云幽又还了我一个完整的身躯,我又有何求?”

清仪听他这么一讲,也就放缓了语调,温和道:“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了,颜堂主,你既也知云幽对你的心思,那究竟你要置她于何地?”

“药师为何对此事这般关注?”颜虚冰反问道。

“云幽于我,如亲人一般,她倾心于你,我自然想为她讨个答案。”

颜虚冰淡淡一笑,道:“云幽怎么对我,我自然是十分明白,我不是一个薄情之人,不会恩将仇报,只是她年岁还小,对感情或许混淆,等她大些就会明白,想要的是什么了。”颜虚冰不便直接推辞,他话语却是说的明白的很。

清仪听了,颇为不平,他这话说的,眼下不肯给云幽一个承诺,但却也不想就此和云幽划清界限,这人……好是贪心!她眼中很是恼火,却发作不得。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清仪无奈叹了口气,既是有求于人,自然不好太过强势,只听她委婉道:“颜堂主,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只当你会妥善对待云幽,成与不成,都凭你自己,我只愿你,切莫伤人太深。”

伤人太深,殊不知曾经他也是伤的甚深。颜虚冰起身告辞道:“若无其他的事,我就先下去了,药师的教导虚冰不会忘。”

清仪摆摆手,一手扶着桌子,淡淡道:“颜堂主好走,清仪不送了。”

颜虚冰见她染了一层疲惫在脸上,心中颇为奇怪,按理说这一场谈话也耗不了她多少心力才是。回去的路上,却碰到云幽翘首以盼,颜虚冰看她脸上有些渴望却故意掩饰的神情,心里生出不忍来,轻声道:“陪我回府如何?”

云幽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在颜虚冰脸上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她忐忑点点头。路上,颜虚冰不经意问道:“药师似乎疲惫的很,这些日子,事情很多吗?”

云幽见他没有说其他的,心中有点失望,但说到清仪,她先前已经说了清仪身子不好,而颜虚冰自己也看出来了,她也不隐瞒,只道:“还不是阁主,药师身子虚的很,但怕阁主担心隐着不说,没时间调理呢。”

“这倒奇了,药师自己可是药术了得的很,更何况还有一身武艺相伴,怎会这样的虚弱?”

“你没听说过医者难自医吗?”云幽忧虑道:“这武功对于药师来讲,有没有都一样。前任阁主武艺再高不也逃不了病痛吗?”这话一说出口,云幽心觉要糟,她四下观望,拉住颜虚冰道:“虚冰,此事你可千万别对人说起,更是不能传一丁点到阁主耳里,好吗?”

“为何?若阁主知道药师身子不适,定不会让她劳累半分。”

“话是没错,但药师千叮万嘱,千万别让阁主知道了,她不想阁主再为她多担一分心。”云幽急道:“虚冰,求求你,不要把这事跟任何人说好吗?”云幽一来是将颜虚冰当成了自己人,二来所有事情都她自己承着,心中压抑的很,才一时口快说了出来。

颜虚冰沉凝一会,也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只见他点点头,郑重道:“放心,我决不对第三人说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雨前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