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77章: 残忍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77章 残忍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烟阁内在清仪失踪的消息传出后,顿时暗波汹涌。慕千痕看着狼籍的房间,心中更是又惊又恨。惊的是清仪武功不俗,竟然会被人掳走;恨的是凌烟阁的防备竟然如同虚设,直至第二天才有人知道清仪的不见。这一地的杂乱,紊乱的纱帐,清仪,是谁带走了你,此刻,你又会是怎样的处境?慕千痕心急如焚,他的担忧和慌乱也顿时让阁中的气氛阴沉。堂堂药师被掳,这是怎样的大事,谁也是不敢嚼舌根的,慕千痕的怒火又会浇在谁的身上,所有人都心头忐忑。

“给我封锁城门,挨家挨户地走,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慕千痕铁青着脸,咬牙道,心中悔恨交加,如果自己不是忙于事务忽略了她,又怎会给人可趁之机?

容砚修不由为难,这挨家挨户地找,未免动静太大了些,只是若不这样,还真找不到人,可是如此做法,只会让事情更乱啊。他不由开口道:“阁主,如此是否会打草惊蛇?”

“啪!”慕千痕一掌将桌上的杯子拍的粉碎,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派了“暗”暗查,同时对阁中昨夜出入人员都普查了数遍,却是丝毫线索也不得?想到清仪落如他们手中会发生的事,他不由是心如刀割。

秋临杨适时说道:“若是阁主的对手劫走了药师,那定是要拿药师来要挟阁主,临杨说句不中听的话,只要药师还有利用的价值,对方就不敢对药师怎么样。阁主对药师的清仪天下人皆知,对方若真要那药师做筹码,自然会善待药师,所以阁主还是暂且安心为好,若自乱了阵脚,怕是让敌人偷笑了。更何况药师的武功不低,能将药师带走的人,功夫也定然是不俗的,在武功上能有一定成就的人更是不会对药师这样身份的人太过为难的。药师的安全,阁主可以暂且放心。”

慕千痕在心中将假想敌一一排查,所谓关心则乱,秋临杨所说的他不是想不到,只是他怎能安心,清仪如今还不知道身处何方,他怎能安心?

“药师不仅武功极高,医术又是超群,更可贵的是聪慧的很,阁主应该相信无论在哪里,药师都能保证自己的安危。”秋临杨补充道。

慕千痕依旧眉头深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自己不冷静,又怎么对付劫走清仪的人?正如秋临杨所说那样,清仪到哪都能保全自己,只是,她那样一个厉害的人,又怎么会被人带走?脑海中不由想起她第一次失踪的场景,是不是又是那人?“容砚修,你让底下人时刻盯紧个个城门,看到可疑的人都要盘查一番,我相信清仪还在城里。”慕千痕稳住心神道,虽然对方有可能连夜出城,但是据守城的人说夜里没有马车出入,想来出城的可能性不大。“传令水行如,带一队人马到城外巡查,看看有什么可疑行迹。饮横江和驰游日暗中盯着其他几堂,注意最近出入的人。至于秋临杨你,待在阁中,若对方有什么条件传来,你尽快报给我!”慕千痕强压着自己的焦虑道。

看着沉睡中伊人的娇艳,白袍人虽说是看不清表情,但那轻缓中略带颤抖的动作,却足以看清他此刻那欣喜却又有些慌张的矛盾心情。真的那么轻易地就将她带走了,这即定的事实却让他极为地不相信。指腹划过她的面颊,正要碰上她的娇唇时,却见清仪暮的睁开了眼,带这锐利的眼光,直盯在白袍人身上。而白袍人的手却被她狠狠扼住。

“颜虚冰,事到如今,你还是要故装神秘吗?”清仪冷笑道。

白袍人浑身一颤,向后退了几步,最后却见他缓缓摘下了面罩,不是颜虚冰又是谁?“你是怎么知道的?”颜虚冰自认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清仪平静道:“若不是知道是你,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的就让你带走吗?”

“你的身体不是动不了武吗?”颜虚冰疑惑道。

“若非让你这么认为,你又怎么会动手?”

“云幽……她不会骗我。”颜虚冰有些动摇,神情便的防备。

“云幽自然不会骗你,只是我却是可以骗她!”

“原来你连她也算计了!”颜虚冰先是皱了皱眉,却又转为冷静,胸有成竹道:“就算你是故意让我带走的又如何,我相信慕千痕是不可能找的到这来的。而你,就算你的还能动武,我却也还能肯定,你的身子便不怎么好。这次我既然得到了你,我便是说什么也不会在放手了。”

“哈哈哈~”清仪笑的脆爽,看着颜虚冰的眼神充满了嘲弄,“得到了我?颜虚冰,你是得到了我的人呢,还是得到了我的心,或者说,就是将我囚在这里一辈子吗?我既然早就对你产生了怀疑,又怎么会被动地任你摆布?”

颜虚冰被清仪看的有些狼狈,更多的却是悲哀。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想不想听听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确实想知道你是为什么对我这么的……”清仪顿了顿,“势在必得!”心里却也是想知道,被该孱弱地动成不了气候的颜虚冰怎么会有能力动手,又为什么先前还是那么的虚弱?

颜虚冰但清仪的眼神是带着情yù的,他向往了她那么多年,又忍辱负重了那么久,今日,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也就再没有伪装的必要了。即使花在大的力气,他也要留下她,迫不得已,也要留下她的尸体。

“五年前,我第一次见你,便惊为天人。只是那时的你从不曾多看我一眼,为了从上官天鉴手里得到你,我不惜以身犯险,拿下了苗疆,却差点成了废人。那时的我自然是不敢奢望你的亲睐了,上官天鉴派你来救我,我已经是非常感激了。如果,你真的就是救我,即使让我一生动不了武,我也是感激的。偏偏……”颜虚冰的脸色慢慢变的愤慨,“偏偏上官天鉴恩将仇报,居然要你那样的对我,明明能够救的了我,却故意要我体弱至此,是怕我功高震主抢了他的位子吗?而你,表面上说是无能为力,实际上却是故意要我如此,你说,我能不恨吗?既然上官天鉴怕我抢了他的位子,好,我就抢给他看。这几年来,表面上我弱的很,实际上我却是对付上官天鉴的那些人中的主要首脑之一。”

“慢着。”清仪打断他,“你的伤是我医的,手脚也是我做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我动的手脚你明明没有解开,武功却是大进,这又是怎么回事?”

颜虚冰淡淡一笑:“或许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吧!在你医好我后不久,苗疆便有人来找我报仇,可惜那时的我怎么会是仇人的对手?却不想来报仇的是苗疆的巫医,他看出了我的情况,却也不杀我。虽然苗疆是我攻下的,但真正要苗疆的却是上官天鉴,待我知道事实后,我和他就站在一条船上。他助我恢复武功,而我也答应,等我得到凌烟阁后,把苗疆还给他们。”

“原来如此。”清仪恍然大悟,却微微一笑,“既然你的武功已经恢复,有何必还要云幽恢复你的体格?”

“原本我也没想过恢复体格,就算我身子弱又怎样,论武功,胜的了我的人也不多。原本我是看云幽对我有些意思,便想借她侧敲你的消息,算不到的是,那小妮子对我却实在是尽心的很,费劲心机地要医好我,那我又何乐而不为呢?”颜虚冰说道。

“原来是这样!”清仪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冷笑,你会利用云幽我又何尝不会,怪只怪你太贪心。但她也不说破,“清仪我不过只是一普通女子,又早已嫁为人妇,还真难为颜堂主如此念念不忘啊!”

颜虚冰又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讽刺,只是她便就是那般让他放不下。“清仪,这一次我不会放你走了,慕千痕因你的事早就心乱如麻,再过个十天半个月,他所剩的耐心会慢慢用光,到时候,我就会杀了他;而你,凌烟阁药师的身份也会消失。”

清仪却是丝毫的不慌乱,慕千痕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杀,而颜虚冰,呵呵,她也暂时什么都不说,到时候,他会为自己的拖大而后悔。

“这几日,也只能委屈你了,我是不会再让你走了的。”颜虚冰坚定道,说着便要离开。

待颜虚冰快要跨出房门的时候,清仪道:“其实,我哥从来就没有猜忌过你,从来都是我!”

颜虚冰猛然回头,不解地望着清仪。

“我早就知道你对我的心思,只是,对你我没有半分的情谊,想要你主动地放弃,惟有让你觉得自己配不上我。我哥疼我,任我处理,虽让失去你这样一名大将让他感到很可惜,但是,我就是不要你!”清仪的话有多残忍看颜虚冰的神色即知。颜虚冰的脸上顿时血色全无,眼中掠过痛苦。

“既然如此,我便更是不能放了你!”甩下这么一句,颜虚冰挺直了背,凛然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较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