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81章: 叛乱(二)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81章 叛乱(二)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雨丝打在身上,感觉些许的湿意,慕千痕与颜虚冰伫立在院落里。慕千痕手持利剑,剑芒上染着微微的细雨,泛着点点光芒,颜虚冰的冰刃是一柄短剑,比匕首长些,乌黑发亮。也说不上是谁些出的手,只知道一眨眼间两人已经相战在一起,慕千痕身着灰蓝长衫,颜虚冰一身白衣,在两人相战时,远远望去,只觉是笼在雨雾中的两条身影。“铛”,冰刃相接,脆声响起,两人各退一步,不分上下。

慕千痕神色凝重,颜虚冰神色如常。慕千痕是想拿下颜虚冰,但无需要命相搏,所以他神色凝重,他还有清仪,还有凌烟阁,不能就这么死。但颜虚冰不一样,他是用命在斗,胜了,或许能斗转乾坤,输了便是一败涂地。

“你果然是深藏不露。”数招之下,旗鼓相当,慕千痕说道。

颜虚冰神色自若,仿佛将生死看开,他手中短剑翻转,淡然道:“若非真有几下,我又怎么敢这么做?”

慕千痕神色冷俊,利剑挽起一朵剑花,便迎刃攻上。若说慕千痕的剑法如游龙般飘逸般犀利,那颜虚冰的出手便可以说是灵蛇一般灵便却又毒辣,没有过多的花招,每一次出手都是欲夺人命。雨越下越急,两人的交战也越来越激烈,冰刃相交之声时时可闻,两条身影也是贴的极近。每每过招,慕千痕便觉颜虚冰的剑身几欲是擦着他的肌肤划过,身上的长衫已经被划开了好几刀。而颜虚冰也每每都是命悬一线的感觉,慕千痕的剑气把他的外衫激裂。正当两人打的不可开交,谁也杀不了谁的时候,颜虚冰突然觉得心口一疼,丹田内的真气如抽丝般丝丝外泄,原本凌厉的剑招也有些缓了下来。

慕千痕也是半分不敢分心,“铛!”双剑交汇,慕千痕内力暗使,剑若千斤般压向颜虚冰。颜虚冰刚要运力,体内经脉便针刺般疼痛起来,无力招架之下,单膝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出。

慕千痕见状,心知有变,也不乘人之危,当下收剑,伫立一旁。颜虚冰将剑插如青石板里,仰天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难怪清仪从不曾担心慕千痕的安危,难怪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她都是算计好了是不是,他千防万防却还是着了她的道……

凌烟阁的这次叛乱最终以颜虚冰的被擒了结,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那些盘踞在城中的江湖人也都渐渐散去,原本颜虚冰是他们的领头人,结果却败了。而他们所期待的动乱也没有发生,几乎在所有人还没有意识到之前,‘胜水’‘束煞’‘幕夜’‘紫青’四堂的堂主就已经被易主了,没有了领导者,‘胜水’‘束煞’‘幕夜’‘紫青’堂下的弟子也就失去了叛乱的动力。死了多少人,别人是不知道的,他们只知道,现在的凌烟阁已经是慕千痕的了,真真正正的属于慕千痕了,而那些叛乱的堂主下场如何,却也没有人知道,仿佛就那么在人世间消失了。

似乎一切都是尘埃落定了,慕千痕却是脸色不佳,直到将叛乱消于无形之后,他才察觉到少了什么?是啊,清仪去哪了,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就没有出现过?问便所有人却无人知道清仪的下场,再问云幽,却也是失魂般的摇头不知,清仪,清仪,你到底去了哪里?

容砚修和秋临杨成了慕千痕身边的左右手,一善武,一善计,水行如,计征鸿,饮横江,游驰日分任‘胜水’‘束煞’‘幕夜’‘紫青’的堂主。尹孤云成了慕千痕的关门弟子,只是,清仪,慕千痕心中疼痛,清仪,你究竟去了哪里?

“还是没有消息吗?”再一次地问几人?慕千痕脸上已然是失望,但眼中却透着一点点的渴望。

几人摇摇头,即使他们将手下人分别派出,但还是得不到任何消息,慕千痕自己引以为豪的“暗”也是一无所获,这让慕千痕心里越来越不安。“找,继续给我找,一日没有找到尸体,就一日找下去。”慕千痕遣退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堆积成山,清仪何以不见?想起颜虚冰,那日他从何得到清仪的衣裳?想着这些,他便来到了地下囚室,未见到颜虚冰,慕千痕便听到抽泣声,熟悉的很。他疑惑下隐在了暗处。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抽泣的不是别人,正是云幽,她知道凌烟阁里有人要反,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颜虚冰,她早就暗自喜欢上了他,怎么能接受,这个一向彬彬有礼的儒雅的男子,居然便成了这样。

颜虚冰靠在囚室壁上,一脸的憔悴,当日与慕千痕对决,他的内力催动到八成,便全身经脉俱痛,之后只要一运功,就经脉绞痛,生不如死。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云幽,他略略叹了口起道:“想做就做了,没有为什么,云幽,你若是为我哭,那大可不必,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利用你,借你了解阁中的动态,现在我落到如此地步,你也该称庆,否则只会再被我骗。”

云幽摇着头一脸的不相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我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你,如果不是你,我的身子也不会康复,看我落到现在的下场你真的该庆幸。”颜虚冰继续道。

云幽含泪看着颜虚冰,他依旧如往常一样,眉目间带着温柔,浅笑着对她说话,但话语却是那么的伤人,药师已经走了,现在颜虚冰又变成这个样子,她以后又该依靠谁?原来以为颜虚冰是她的良人,结果真的只是自己一相情愿,这如何不伤人?跟在清仪身边久了,云幽也不至于从此就失了魂,她暗恨地盯着颜虚冰,咬牙道:“原来你的温柔都是假的,可笑我真受了骗,但我不会恨你,我恨我自己识人不清。”说完她抹了泪,愤恨地跑开。

慕千痕看着云幽跑开,没想到云幽竟然喜欢颜虚冰,这倒还真让人意外啊,而颜虚冰?他对清仪应该是死性不该,看来这云幽还真是被骗了。从暗中走出,他看着如今的颜虚冰,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

“阁主还真有兴致,还会来看我这落魄的人。”颜虚冰自嘲道。

颜虚冰在最后关头突然失去了还手之立,这让慕千痕着实的奇怪,如果不是这样,或许他也没有那么简单就能拿下他吧。“为什么最后你会有这样的症状?”最后,他暂且将询问清仪的下落的事放下。

颜虚冰苍白笑笑,还有回答的必要吗?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清仪的笑颜,是什么时候她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呢?一直以为他隐藏的深,是不是早就被她看清了呢?原来无论他做什么,对她来说,永远都是无用的,她为的只有慕千痕一个人吧。目光落在慕千痕身上,这个男人又是在哪里让你如此付出呢?“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要反的?”颜虚冰反问道。

“清仪曾给我留了书信,说你会反。”慕千痕简洁明了的回答。

“其他人呢?”颜虚冰,这一仗应该是没有打起来吧,否则慕千痕也不会这么的安稳。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慕千痕眼中略过一丝狠色,这次死的人也不在少数吧,颜虚冰“百剑堂”下百来号人都不肯降,如此他只能杀了。而其他堂中不肯归降的,他也让“暗”秘密暗杀了。

“呵呵,倒是我连累了他们。”颜虚冰苦涩笑道,是他托大了,以为出其不意就可以杀了慕千痕,以为擒贼先擒王,却不料,别人早就做了防范,在他的人以为万事具备的时候来了个措手不及。可惜,还没真正打起来呢,他们死的太冤枉了些!“要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没了能力杀你,还是去问问那心似玲珑的药师吧!”

“清仪不见了。”慕千痕如实以告。

“不见了?”颜虚冰愕然。

看颜虚冰的神色不像做假,慕千痕更是笼上了一层愁云,“当日劫走清仪的人就是你!”

“不错。”颜虚冰笑的更是讽刺了,“我以为是我劫走了她,事实又是怎样呢?如果不是她自愿,谁又动的了她?”他从云幽口中得出清仪因身子虚弱动不了武,以为自己这样就可以带走了,可是怕那时她就有意的吧。

看样子是从他口中得不到什么了,慕千痕看着憔悴的颜虚冰,即使到了这样的局面,他依旧是从容的。自己也算是手下留情了,没有立刻杀了他,只是如果没有清仪的告知,这个时候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清仪,既然你那么帮我,此刻你又去了哪里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