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目录] > 第9章: 束手就擒

《孤星绝痕(全文已解禁)》

第9章 束手就擒

青琉落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居”内,清仪兴致甚好的沏了茶,柔声道:“无妄,试试我今天刚沏的茶。这可是上等的黄山毛峰哦!”

而她对面的无妄却是避之不及的样子,苦着脸道:“清仪施主,和尚我吃惯了粗茶,这样精致的东西还是请展施主品用吧!”

“展风不爱喝茶的,大师,小女子的一片心意哦!”清仪眨着明眸,荡漾着浅浅的笑容,一副吃定了无妄的样子。

无妄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慕千痕走了一个多月了,他也受了一个多月的考验,每一次清仪都故意有意无意的对他绽放清秀有余,带着妩媚的笑容,那眼中似笑非笑的神情就是在捉弄他。他和尚修为不高,经不起女色的诱惑啊!

“无妄,别发呆啊,快喝吧,茶,都快凉了。”清仪捧着茶杯凑到无妄跟前,玩味地看着无妄失措的样子。

无妄拗不过她,只能将茶一饮而尽,慌张地逃了,留下清仪笑得欢快。作弄无妄只是纯粹的好玩,谁叫这日子过的无趣呢?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不用回头,清仪也知道是展风。“怎样。想好什么时间回去了吗?”

“今夜我就走。”展风的语调没有半点的起伏,但清仪却知道他的忧虑。

“我的事你就不用多管了,用的上你的时候,我会让人来请你的。只是你再不回去倒真的是要来不及了,凌烟阁对北方垂涎已经很久了。”清仪没有回头,把玩着手里的茶具淡淡说道。

展风面色一敛,那他是一定要回去的,否则那边怎么撑的住?“你自己保重些,那和尚抵不了什么用的。”

“呵呵。”清仪轻声笑道,“冷酷的展风还会关心我,我真的好高兴啊!”

展风已经习惯她这样的话语,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道:“出了凌烟阁,并不代表就安全了,如果应付不过来,我会回来。”

“放心,我不会傻傻的往火海里窜的,用的上你的地方我一定用。”清仪说道。

展风悄然离去,如他来时那般没有声息。

在展风不在的日子里,似乎无妄也开始失踪,清仪知道无妄是怕她的作弄躲哪清修了。她在等待,那人的性子可是极为急切的,这么多天了有该有动静了。如果无妄知道展风已经离去了,只怕是要寝食难安了吧,无妄的武功太平常了。不过也幸亏无妄躲着清修,否则依他的武功在了只怕是会白白送命。

夜风传送丝丝清香,清仪凝了眉,不知道用药她最拿手吗?这等雕虫小技也敢来现?“既然来了何不出来呢?”清仪对着夜空朗声道。

“果然是凌烟阁的药师,这样的伎俩果然是动不了你半分的。”伴着衣袂翩跹的身影,一名黑色劲装的男子出现在清仪面前。

“阁下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呢?”清仪从容道。

“我家主人想请药师和我走一遭。”

“唉!”清仪一声叹息,“我手无缚鸡之力,自然是跟阁下走了,只是我好歹也是凌烟阁的药师,就这般和你走了,也太不中用了些。不如……”她说着,并将自己周围的桌椅推倒,又对来人道:“你不动手吗?”

来人一愣,却是很快明白她的意思,也便做做样子般将周围弄的一片狼籍。

“这样才像样。”清仪满意地点点头,无妄看到这样的场景肯定会大大的愧疚一番。“好了,我跟你走吧!”清仪干脆道。

“那就请药师闭眼,在下得罪了。”

清仪只觉得眼前一黑,意识渐渐模糊,嘴角却挂着淡定的笑容,那个人是心心念念地想找她要个交代呢!

无妄是在次日凌晨才回到了清居,却看到屋内的摆设横七竖八的倒着,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出事了!忐忑地寻遍整个屋子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难道她真的被抓走了,展风呢?试着唤了数声,也是没有回应,糟糕了,难道连展风也被抓了吗?他那样的身手也被抓,如果自己在的话也不是……想到这,无妄不由愁云四起,慕千痕临行时可是关照过他要好好照料的,如今却是连个影子都没了,他可怎么向慕千痕交代啊。近日清修的心性被这么一刺激马上又变的浮躁起来。

凌烟阁内,慕千痕正审视着目前的局势,凌烟阁八大堂中“青云”“莫辰”二堂是拥立他这个阁主的;“百剑”“千石”二堂中立;“胜水”“束煞”“幕夜”“紫青”四堂却一直是摇摆不定的,甚至可以说是蠢蠢欲动的。他不能单以武力制服这四堂的人,如果只凭武力,只怕到时反的人会更多。清仪,如果你在的话一定可以为我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的对吗?清仪啊,清仪,此时此刻你是否也在想着我?突然心口一跳,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慕千痕变的有些心绪不宁。强自按下心里的烦乱,慕千痕突然想去看看颜虚冰,这个瘦弱的不像江湖人的男人,如果他的百剑堂能倒向自己,那千石堂也会对自己更亲近些,那样的话……

颜虚冰正在书房作画,听到下面人禀报慕千痕亲自上门的时候心里一惊,还未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慕千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书房门口。意外之下,手上的画笔划落。

慕千痕眼疾手快,一步上前将画笔握住,亲自递给颜虚冰道:“我想到颜堂主身子虚弱特地送了一株千年人参来,不想却打扰了颜堂主雅兴了。”

“哪里哪里!”颜虚冰一边不胜惶恐道,一边却是将桌上的画卷盖住。

慕千痕随意一看,只看得出那上面话的应该是个女子,面容却是看不到的。他只当是颜虚冰画的是自己的心上人,也就没有多加留意。

“我哪能让阁主亲自送药,若让他人知道了,定要说我不懂礼数了。”颜虚冰抱拳道。

“做为阁主体恤一下下属难道还能落人口舌不成?”慕千痕道,如果能让其他人误会那倒也不错,最后所有人都以为颜虚冰已经主持他了。

颜虚冰也是知道这中间的厉害的,他刚要开口,却不住的咳起来,胸口不住起伏,几乎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慕千痕忙是扶他做下,不经意间拂落了桌上的画卷,看到画中人时,不由呆住,画中的女子天姿绝色,不是他日思夜想的清已又是谁?颜虚冰不顾自己身体的不适,马上将画捡起,那珍视之情可见一斑。

“这画中人可谓是国色天香,不知是颜堂主的……”慕千痕不动声色的说道。

颜虚冰的神色变的有些奇怪,有向往有萧瑟,只听他落寞道:“阁主见笑了,这只是我随手画画的。”

随手画画?慕千痕可以看出那其间凝聚的情感,这怎么可能是随手画画而已?但他没有说破,心里却生了疑问,这颜虚冰和清仪之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疑思百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