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彼时爱未禁 [目录] > 第5章: 幕后主使

《彼时爱未禁》

第5章 幕后主使

萧途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爸爸……”

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样的爸爸……

失去生气的脸庞如凋零萎谢的花朵,死亡阴影笼罩其中。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沉静,可是恰是这种静使得所有人都感到绝望恐惧……

现在连触摸他的想法都不敢有,怕……这一切是真实的……,不,不……这一切只是我做的噩梦对不对……

“爸爸……呜呜……”

只能捂住脸庞无助痛苦,因为我帮不了自己的爸爸,不能承当他的痛苦,不能体会他所经历的痛苦,只能替他祈福,身为他的女儿,我真的很没用……

为什么,

尉家之中,我被置身于事外……

突然背后传来暖意,被一个怀抱紧紧搂住了。

我半侧过头,泪眼模糊地看着他。

他发出细不可闻的叹息,接着伸出手帮我擦掉泪水,在我耳边轻轻道:“别哭,爸爸会没事的。”

“我怕……”

“别怕,有我在。”

猛然一震,心里开始荡起阵阵波痕,一颗石头滑落其中,被溅起巨大的水花,不复平静……

有我在呢……

这句话,我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面对惊慌失措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与我并肩,恐惧时刻会用温暖切切实实地帮我驱走寒冷,就算现实有多么残酷,可是……

“弟弟,谢谢你。”

我往他怀里缩了缩,手脚冰冷的四肢总算止住了颤抖。

真的谢谢你了,弟弟,是你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有可以依靠的亲人,这个世界无论多么残酷,还是有你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

……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急促的刹车在庭院中嘎然刮出粗糙毛疵的巨响,两辆银色轿车和一辆保姆车停在我家落地门前,里头纷纷走出穿着黑色西装的汉子……

那些汉子都站在门外,阵势十足,只有四个人得以走进,三男一女。

那个穿着女式西装的女人和两名男人一进门就迈向昏迷的尉言,然后熟练地检查伤势,剩下的那位自是华虔,见他走到我们身旁,目光与尉子寰交汇,表情凝重,“三少被不明人士偷袭,这位暗杀者绝对与尹咖帮脱不了关系!”

尉子寰的眼瞳倏然收缩,缓缓眯成一条缝,脸庞突然笼罩一股晦暗不明的残酷,“南部地区一向是我们聚居地盘,这次他们公然偷袭我爸爸,难道就不惧尉家的势力吗?”

华虔皱眉道:“最近我们与莱斯特里家族有纠纷,这个时候三少遇刺,我们会怎么想?”

“会猜忌是不是莱斯特里家族搞的鬼。”

“如果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证明是莱斯特里家族做的手脚,那我们就会放大势力去瓦解西南部的一切新势力让莱斯特里家族失去西南的地盘,……”

尉子寰若有所思沉吟道:“……然后两家就会拼个你死我活,主导和坐观这部戏的人则可以坐收渔人之利,趁机侵入我们的势力区,做到悄无声息的蚕食南部,收拢其中……,听闻新上任的尹咖帮主刍雷野心庞大,一心想要扩充地盘做到全亚最大,看来,他这回是坐不住了,分明是揪住这个混乱时期想要异起……”

华虔赞赏道:“怪不得祗主会让寰少爷接手钜子旗下的花苑街一带,寰少爷现在足以撑起大局了!”

尉子寰眼睛凝视着还在昏迷的尉言,脸上被蒙上一股冷意,如潜伏深处的嗜血野兽,恨声说道:“刍雷敢伤害爸爸,我非把这个尹咖帮连根拔起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华凌已经替尉言做完全身检查,并且处理身体上细微的摩擦伤口,她走到华虔身边,拉下染血手套。

“还好没伤到命害处,子弹射入右肺叶,失血过多,急需输血,不宜再拖下去,马上进行手术!”

华虔惊愕道:“在这里进行吗?”

华凌一边整理所需工具,一边回道:“不是,我们要去最近的尉氏医院,约十五分钟路程。虚,契,快将三少搬上担架,我们马上出发!”

“是!”

室内即可乱成一团,开始把尉言抬上担架,我紧紧攥住尉子寰的手,道:“我们也去吧!”说完,就要迈出步伐。

然,尉子寰却把我拉回,道:“让他们去就好了,我们在家。”

我哭了,然后用力掰开他的手,“可是我想去照顾爸爸啊……呜呜,……我想看爸爸好起来……”

他不为所动,“他们会把爸爸照顾好的,我们只要待在家里就行了……”

我尖叫嘶吼道:“尉子寰你到底明不明白呀!我要亲眼见到爸爸没事!才能安心啊!……”

“你现在不能去!到明天我再和你一起去。”

由于被他钳制住了行动,我只能眼睁睁望着他们坐上车子奔驰而去。

“为什么不让我去。”

“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待在家里。”

“可是爸爸他……就算有什么危险我也要去!”负气挣脱他的手,一心往外面冲……

可惜敌不过他的野蛮牛力硬是拉上了楼梯,我拳打脚踢外加手指甲伺候……

……本章完结,下一章“ 灰色争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