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彼时爱未禁 [目录] > 第8章: 姐姐的责任

《彼时爱未禁》

第8章 姐姐的责任

萧途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尉子寰,我的弟弟。”

当我们走在一起时,若是有人好奇问起,我就会这样跟他们介绍。

他没说什么,静静站在旁边,看我和其他同学闲话扯谈。

……

有问过尉言,为什么弟弟也来这里?

电话里尉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不过却透出丝丝倦意,他用和风般柔和的嗓音道:“最近家这边出了点事,小寰和小羽还是在Q市比较好”

心一沉,有点不安。

知道尉家近来不安宁,尉言连年不着家,一直在外头忙着。

“有小羽在,爸爸也就放心。”

放心吗?

我扪心自问不是个好姐姐,不过为了尉言的这句话,就算不是也要变成是

尉子寰这个家伙不大会照顾自己,自从被我发现他身上没有痊愈的刀伤后,就不允许他再做什么剧烈运动,免得伤口裂开。

篮球,严禁碰触!

维斯新生篮球大赛,无数少女学姐黯然失望,因为传说中既优秀又帅气的两个跳级生只出现了一个,另外那个退出比赛,原因未明。

……

亲自叫他躺下,手拿消毒水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帮他清理,一边骂他

“就算被偷袭,难道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吗,前几天还去打篮球,要不是被我发现,你是不是打算放着不管了!”

左侧肩胛骨上一条刀伤约八厘米长,被撕裂的伤口皮肉外翻,挤压时还流出血水,不过庆幸的是没有太深。

心痛要死,气他不懂照顾自己。

也知道为什么尉言会把他送来这里了。

“尉子寰,如果伤还没好,你,敢去做什么激烈运动,小心我打爆你的头!”我恶狠狠威胁

似乎这个威胁没用,他酷酷斜睨我,之后,倨傲的脸瞥开,继续面对那个笔记本。

哎,我这姐姐当成这样也真窝囊

算了,不跟他计较

帮他包扎好后,我嘱咐他:“记得吃晚餐,我有事,先走。”

他听到这句话,嘴边挂着一抹森冷的笑。

“尉子羽,你最近可真是忙,每天晚上都很难见到你的人影呐。”

“是啊,又忙又累,都是南门司燿那个家伙害的。”我顺嘴回了一句。

“南门司燿……”

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道刺痛的针芒射过,屋里的空气瞬息降至很冷,一股夹带寒霜的暗流翻涌滚动。

“知道我什麽时候受伤的吗”淡淡的语气,极其冷漠。

手停顿在门把上,转过头看他,不明了。

“怎么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突然提起,也不知道他提起的意欲何在

他优雅地穿好衣服,走到我身边,俯身,脸上弥漫着阴霾,“来维斯之后”

说完,关灯,握住我的手拉开门把,犹自走出去,留我自己独自伫立,走廊上橘黄色的墙灯将我的脸映得不真实。

分明是温暖的空间,却感到寒意一点一点蚀上心头,秫秫难祛。

……

十一月零一号,晚,21:00

“欸,南门司燿,我好累啊,可不可以停一下?”

在一间宽广明亮的舞蹈练习室,悠扬略带轻快的奏乐声旋绕耳边,不绝如缕,令人心情愉快,

我穿着简单的T恤加舒服的瑜伽裤随便坐在一张椅上,南门司燿仰头喝水,健康的小麦皮肤上滚动着晶莹的汗珠,那栗色的碎发被汗水浸湿,随意拨到一旁

半晌后,他说,“我们继续吧。”

我悲苦哀嚎,外加耍赖泼皮,“不要啦!我觉得我们跳的已经够好,可不可以回去啦?”

南门司燿闻言,故意逗我,“小猫咪,你难道就这点能耐?”

我怒,“南门司燿,你可别得寸进尺,本小姐我能当你舞伴已经是你的荣幸了……你可别故意说话激我,我不上当的!”

“小猫咪啊……”他闲闲笑起,习惯性伸出手捏住我的鼻尖,邪恶说道:“你的成绩……”

郁闷加愤懑看着他,眼中燃气腾腾火焰

又拿成绩来威胁我,狡猾!

不知维斯是不是人杰地灵,那些个个学习都很好,而我,则属另类,掉档3课,另外3课是在危险的及格线上,维斯的期末总分除了要主课分数平均分还需要选修课平均分,加入社团里的年终表现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得分点,我的主课不尽人意,只好努力捞到其他分,不然,会很丢脸的在年终大会被点名批评。

“好啦!练!开始——”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来,南门司燿得逞地握住我的手,随着富有韵律的乐曲

收脚,前进,……

右侧旋转,外侧回旋,……

接着华丽一转身

犹如美丽的公主,风华刹那绽放,优美的圆舞曲迸发出一片激情,似幻,似梦,

他带着我翩翩起舞,我沉迷在那种忧伤的乐氛中,将自己带入音乐中,随喜,随哀,随之飞舞。

……

这次学生会抽风,突然举行起什么舞蹈大会,有一个强制性要求,每个社团必须有人参加,不然解散团。

这不是抽风是什么?

为了服从组织,为了我的分,

只好妥协在南门司燿的笑里藏刀中,社里其他成员听到我们要参加时,纷纷加油打气,出鬼主意。

于是,凄凄惨惨戚戚的被迫上了断头台,拼了这身骨头苦练舞技,被南门司燿魔鬼训练一个月,可以说是舞技猛增呐,当这届的舞皇后都没问题了……

筋疲力尽的训练后,他送我回去。

“小猫咪,专门为我们制定的服装已经完成,我真想现在看你穿上,一定很漂亮。”他灿烂笑起来,露出一行耀眼白牙。

我白他一眼,“你可别耍什么花招,要是给我穿什么清凉上阵,小心我打你。”

他哀嚎,连连骂我狠心,连未婚夫都敢打,以后要是结婚了,肯定被管死死。

我“嘿嘿嘿”冷笑,回嘴。

放心,我的老公绝对不会是你……

要是你,那我不是被气死就是被郁闷死!

……

他笑得好不得意,胸有成竹道:“我们可是有很深的缘分呐,你的男朋友外加未来老公肯定是我!”

“切,谁理你这个疯子”不当一回事,懒得继续话题。

下车时,突然想到一件事。

于是朝南门司燿问道:“你什麽时候见过我弟弟的?”

他有些不明白,疑惑问道:“什麽时候见过——你弟弟?”

“你前段时间不是和我说见过他吗?到底是什麽时候的事情?”

他的眼睛顿时变得深沉,定定看着我,“前个月不久。”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然,没说什么,道声再见后就回住处。

回到那栋别墅,发现只见到走廊之上隐隐黄灯,没有一丝生息。我走进去,沿路开完所有的灯,然后陷在柔软的沙发中。

尉子寰没在家,想问他关于伤的事,于是等了两个多小时,打他电话又关机,开始有点担忧,我坐不住了,现在都凌晨一点,他怎么还不回来,近来有些不太平,他会去哪。

手机接着往下按,萧途,电话。

估计我半夜打电话扰人清梦,萧途有些反应不过,声音里带着浓浓睡意,当他听到尉子寰不在时,短暂沉默了几分钟,长吟了很久,然后,叫我别担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口是心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