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的宠姬 [目录] > 第18章: 唯一

《王的宠姬》

第18章 唯一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蜷起双腿,坐在床脚。他说,我可以躺下,而不是必须躺下。所以,我选择坐着。但他并没有在意我的反应,我看着墙上的影子,他似乎抬起了手,而他的手正伸向我。

我转头看他,他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头发。

慢慢的摩挲着,很温柔的抚摸,他轻轻的笑了,说:“你怕我?”

笑话!我怎么会怕他?!我当然不怕!你不就是这变态的世界中的一个统治者么?有什么好怕的!或许我的想法已经完全表现在脸上,他又轻轻的笑了。

他说:“没有必要怕我,我会好好待你。”

听到这话,我眼眸一亮,既然如此我干吗不要求他为我个什么人身自由权?这么大的流辉殿中,总该能安排下个打杂的吧?

我刚想开口,他又说道:“链子伤了你,所以我命人拿掉了。”

一听到链子,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我说:“哦。”

这时,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黄水晶做的耳环。看到耳环,我才去留意他的耳朵。原来,他的左耳垂上真的有一枚耳钉,黄水晶打造的,新月形耳钉。

我不知道他拿出这黄水晶耳环是要做什么,就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把耳环放在手心,在我面前展示了一下,说:“以后,可以用这个。”

我一惊,果然如此。人若是刚刚有了希望,又被打碎,的确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我却没有做出过多的表现,我说:“请问高贵优雅的流辉殿下这有什么不同么?”

他捏起黄水晶耳环,“这个,代表唯一。”

唯一……

多么美好的词。他曾经对我说过无数遍。他说:即使自幼便接受“神话”中关于理智与冷静的教育,但我,仍旧是唯一的可以让他疯狂的人。

他还说:无论过了多久,即使是一千年,我将永远是他的唯一。我,末竹瑶,是神话东部少主枫祭——永世至爱。

而这一切,包括这个词在内,都已经变成了曾经。

我就好像一个把头发绑在房梁上的书生,每当我将要迷醉的时候,就会把这些仿佛是锥子一样的回忆拿出来,用他们狠狠的刺入我的心。

这样——我便可以在疼痛中清醒。

我说:“嗯。”

可能是因为我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他开口道,“你不喜欢么?”

我说:“喜欢的。”喜欢个P!

可能看出我是在说违心话,又好像是觉得我没有理解这东西的意义,实话实说我确实没有理解。他解释道,“那种链子有无数条,而黄水晶耳环只有一个。”他贴近我,月白的长褂几乎与我的脸相触。而后,他拨开我的长发,“戴上这个,我便与你建立了真正的宠主关系。”他的话音一落,我的耳垂一疼。但同时却也不疼了。我并没有耳洞,那黄水晶耳环就这么硬生生的穿透了我的耳垂,但这种疼痛与我被践踏的自尊相比,根本就是小意思。那个都忍了,这个我也可以忍。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爱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