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的宠姬 [目录] > 第27章: 少年(三)

《王的宠姬》

第27章 少年(三)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到我这么说,他似乎有些想笑,但好像又觉得我俩是敌对的所以不应该笑。但我真的发现,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我说:“想笑就笑吧。”

他说:“我没有想笑。”

我说:“你有。”

他说:“才没!”

我说:“你以后再死不承认我就挠你痒痒!”

他瞪了我一眼,转头看别处。

我叹了口气,蹲在软榻旁边,“我现在连自己是什么处境都不知道,我也想帮你,想送你出去。我甚至想和你一起出去。我这么说,你信吗?”

他似乎是僵了一下,而后转过头来看我,说:“你别想骗我!”

我气急,“你丫快点告诉我究竟有没有受伤!别再给我瞎打哈哈!”

他抬眼看了看我,扁了扁嘴,又转过头不说话。我深呼吸,开始自我检讨,可能是我太凶了。毕竟他刚刚才受了苦,我说:“我让人去拿药了,等下帮你看看。”

他说:“我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才怪!刚才当着我的面儿那男人就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我没见着的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我说:“我不信你。待会儿我得检查检查。”

他一惊,瞪着我说:“你到底想干吗?”

我说:“帮你啊。顺便帮帮我自己。”

他似乎没听懂。

我说:“看着你,我就不会丢了自己。”

他皱了下眉,似乎仍旧没有听懂。但看他的表情也不打算继续研究我无厘头的话了。这时,17推开殿门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个黄色的药瓶。

我说:“把药给我吧。”

17把药交到我手上,我说:“你先出去吧,要是高贵优雅的流辉殿下回来就通知我一声。”

就这样,17又走了出去。

我拿着药瓶站了起来,学着那老头的表情斜睨着少年,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怔了怔,然后又仰头看我。

“怎么,还不能告诉我吗?”然后我又说,“我叫末竹瑶。你可以叫我竹瑶或者末姐姐。”

他恶寒的皱了下眉,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他说:“竹瑶,我是倪衫。”

我手里颠着药瓶,冲他笑了笑,“衫儿,你是自己说伤在哪儿了,还是让我把你衣服扒了自己找呢?”

他一听这话,坐起来些,指了指胸口,“只有这里有点疼。”

我“哦”了一声。虽然早料到他会有伤,但现在他承认自己疼,我还是有点担心。像他这样的少年,除非很疼了,否则是不会说的。我坐在软榻旁边,“给我看看。”

他犹豫一会儿,用手拽着领口的衣服。

我说:“你怕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样,他才松了手。然后我轻手轻脚的解开他的纽扣,慢慢的掀开他胸口的衣服。我的天!青紫了一大片!全是淤血!我说:“那些人帮你洗澡也不给处理一下伤口的?”

他说:“那个什么流辉不是只吩咐他们洗澡了?”

我慌忙捂住他的嘴,“你疯啦!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敢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他冷哼一声,“既然被捉来了,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让我像那群狗一样,被他踩在脚下,让我膜拜他的荣耀吗?没门!”

我叹了口气,有些气馁,我说:“是啊,是不能要求你像我这么孬种。”

听到我这么说,他怔了怔,而后又看了看我。他说:“我说的不是你,其实你挺好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优雅的吃醋方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