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王的宠姬 [目录] > 第39章: 赴宴

《王的宠姬》

第39章 赴宴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问流辉殿下为流年大帝准备了什么样子的礼物。流辉殿下告诉我说,我不会喜欢。我挑眉,嘟囔着嘴。他终究还是告诉了我,原来是宠物。流辉殿中的极品居多,而他自己又从来都不在意,所以一般都会选出极品中的极品送人。

也就是这时,我甚至想开口问他,为什么我是特殊的?听他谈起下等人或者宠物时候的语气,他应该并不厌烦这种等级上的划分,更不排斥这种宠物制度。但我,为什么是特殊的?这句话,我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一转眼,又是一天傍晚。早上的时候流辉殿下不在,衫儿又跑来我这儿谈天说地。他说,他父亲是一名勇敢的将军。而后又像犯了错误似的把嘴巴捂上。

我看着他瞪大了的桃花眼,好笑的挑眉,告诉他我不会把听到的事情说出去,玩笑我怎么会当真呢?

这样,他才放下心来。

晚上的时候,流辉殿下回到寝室,而我,正在摆弄耳垂上的黄水晶耳环。我想把它摘下来,但是它竟然扣的那么紧,我打不开那个环,根本没法把它从耳洞里拿出来。

流辉殿下见我正在弄,走到我身边,“怎么?为什么要摘掉它?”

我仰头看看他,“既然我已经获得了平等的身份,又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个东西?”

流辉殿下坐在软榻上,“我说过,这个和那些不同,这个代表唯一。”

或许是他对我太好,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我说:“您不也说过,这个象征着宠主关系么?”语气没太控制好,显得有些生气。

但他却好似并不在意,他说:“我已经修改了你的资料,你现在是同样受昼阳法典保护的人,所以,这枚黄水晶耳环只象征‘唯一’。”他在我的耳垂上吻了一下,“无论如何,也不要摘下来。”

我沉默着。不想答应什么我或许做不到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一整夜都在回想流彩大帝的话。尊主究竟是什么职位?她又为什么要阻止流辉殿下和我在一起?听她话的语气,貌似与我的身份有关。呵!我能有什么身份?不就是来自一千年前吗?

摇摇头,不应当用这种自嘲的语气提起自己。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

第二天早上,流辉殿下轻声叫我起床。我洗漱完毕,换上一套月白色的盛装,很多层,坠着很多黄水晶。长发披散在腰间,有些卷,而后又在右耳上方带着一枚红水晶发卡。

流辉殿下伸手揽过我的腰,我们慢步朝着殿外走去。

终于走出了流辉殿,我们上了那辆马车。黄水晶包金,就算再看几次我仍旧会觉得华丽的有些失真。

后面还跟着三辆马车,其中一辆内坐着两个极其漂亮的少年少女。我见到他们一脸的荣幸与期待,便转过面不忍再看下去。

马车在艾斯纳城中前行,一路上又是贵族们照常上来行礼,“我高贵优雅的流辉殿下,见到您真是荣幸。”

或许是我选择性失聪了,现在我已经不太留意这些东西。马车行驶了许久,我们到达了艾斯纳城的城门前。守门的战士首先过来向流辉殿下行礼,而后拉起锁链,城门慢慢打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抵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