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家有总裁,不好惹! [目录] > 第2章:3、4合章: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竟然这么粗鲁…

《家有总裁,不好惹!》

第2章3、4合章: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竟然这么粗鲁…

浮华尽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简颜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罗马假日的总统套房里出来的,更不敢回头去寻找自己掉了的手机,当她得知宫倾今天就要离开滨城时,直接冲去了机场,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简颜没有哭,从小到大,很少有人看到她哭过,在宫倾面前更不可能。

宫倾被打了一巴掌,显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是满眼愧疚的看着正气红了脸的简颜,淡淡的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简颜嗤笑,对于昨晚的事她不想多说,却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宫倾,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

宫倾转过身看向一旁正拖着一个粉红行李箱的白衣女孩,正笑着朝自己走来,也朝着女孩笑了笑,直接挽住的女孩的手,转而对着简颜说道:“这就是原因……”

简颜真想再甩他第二巴掌,却被白衣女孩捉住了手臂,白衣女孩依旧浅笑得体,说道:“真想不到宫倾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竟然这么粗鲁……”

宫倾脸色红了红,看了眼机场的电子时钟,对着白衣女孩说道:“算了,白倩,登机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白衣女孩松开了简颜的手臂,简单整理了一下的自己的衣着,一身的名牌,拖着粉红色的LV行李箱朝着安检入口走去。

在宫倾与白衣女孩一起消失在视线尽头时,简颜终于流下眼泪,喊道:“宫倾,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

三年之后。

继续留在滨城工作的同学已经不多了,除了孙晓怡动用家里的关系,留在了滨城第一人民医院,简颜混的算是最差的了。

原因很简单,有哪个听过最有名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是个晕血的,连手术刀都没动过?简颜就是这么一个奇葩,她总安慰自己,这完全归结于自己是个中医世家的出身,跟西医本就是天敌。

简颜的家并不在滨城,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城秀城,她之所以不选择回去老家从事中医事业,而是留在这里的一个小广告公司做策划,是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听着她那总是酗酒的母亲,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讲诉着她爸爸是如何利用与她妈妈的婚姻,骗取了外公一个中医世家留下来的祖方,又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

当被领导劈头盖脸的骂过之后,简颜终于将手中的方案放下,一个电话拨到孙晓怡那里,假装哭道:“孙晓怡,我若是失业了,你会不会养我?会不会?”

电话那头的孙晓怡噗哧笑了声:“简颜,你又发什么疯?今天是周五,下午我还有一个手术,晚上我去你那……”

“好吧,何以解忧?唯有啤酒……”简颜沮丧回道。

“行,那我忙着,先挂了……”

孙晓怡大多数时间在忙,简颜并不会多打扰,不过是两个同在异乡的好朋友,相互偎依,相互取暖罢了。

……

火锅的红油低汤依旧在咕嘟着冒着泡泡,简颜看着电视里的时政新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致。

孙晓怡看了看一脸郁结的简颜,问道:“你那个变太的上司又找你麻烦?”

简颜点了点头,装着一脸委屈相。

“其实潜规则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你的表现也太差劲了,跟他保持些距离就好了,或者若即若离,反正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你自己晓得分寸,就不会混的像现在这么难熬了。”孙晓怡说的语重心长。

简颜从沙发上直了直身子,瞪着说的一脸轻松的孙晓怡,说道:“你去试试被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老男人,在你大腿上掐两把,然后还要假装没事的冲他微笑看看?”

孙晓怡将最后一口啤酒咽下,顺便关掉了火锅,也坐到沙发上来,指着沙发上的一本“商业风云”封面上面的男人,说道:“如果这个男人是你的老板,又在你的大腿上掐那么几下,你还会不会那么大的反应?”

简颜低下头,看着杂志上那个拥有冷峻外型,事业又成功的男人,念道:“楚燿,楷融集团的新一任年轻的CEO,经营范围:地产,医药,汽车,以及餐饮等领域……唉,估计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时间去掐女人的大腿,不过这人似乎很眼熟……”

孙晓怡已经将电视台调成了电影频道,依旧忍不住取笑她:“如果一个男人整天出现在杂志或者媒体上,你看着还不眼熟,那只能说明你与这个世界脱轨了,也可以直接定义为‘老了’”

“……”

天还不亮,留宿在这里的孙晓怡将正在睡梦中的简颜摇醒:“简颜,你妈的电话。”

“你骂谁?!”简颜接起被强塞进手中的电话,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妈……”

“颜颜,你爸爸他……”电话那头,简颜的母亲在呜咽。

……

在回家的长途客车上,孙晓怡一路试图安慰正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意的简颜,却收效甚微。

简颜至今无法相信,她的爸爸就这么死了,车祸,连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

她无数次诅咒着她的老爸同那个女人一起死在外面,不要在出现在她们母女眼前,可今天事实真如她所想,她真的痛快了吗?显然没有。

孙晓怡看着忍的眼圈发红的简颜,小声说道:“简颜,刚刚宫倾打来了电话,他……问你好不好?!”

简颜的泪水再也没能忍住,对着孙晓怡吼道:“好,好的他妈的不能再好了!你就这么告诉他!”

满车的乘客都朝着简颜望了过来,孙晓怡终于闭了嘴,看着简颜愤愤的抹掉眼泪。

……

秀城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天,葬礼置办的很简单,简颜的母亲林悦已经出现轻度抑郁的情况,却依旧满身酒气。

简颜知道这些年,她妈妈一直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在等待着爸爸的回归的这些日子里是如何煎熬,不管他爸爸如何相逼,都毅然决然的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可即使是这样,当林悦面对着一个他老公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时,却彻底的崩溃,她摔碎了杯子,疯狂的朝着那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扑了过去……

女孩满脸惊吓的躲在简颜身后,哭着紧拽她的衣角不肯松手。

当亲属正拦着林悦劝慰之时,葬礼场面却再次失控,原因是几个不速之客正挤进来。

出现在门口的并不是什么奔丧的亲属或者爸爸生前的友人,而是几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同站在门口,没有半点客气的样子,将一张合同拍在了茶几之上。

简颜不明所以,望向来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中有人开口,语气粗鲁:“你就是简世军的女儿,对吧?”

简颜点了点头,脸上依旧不解。

男人再次开口:“你自己看看吧,你爸爸生前欠我们的钱,既然他死了,我们自然找你来要!”

简颜不敢相信的从茶几上捡起一张一百三十万的欠款合同,犹如晴天霹雳。

母亲听到声音,从人群中走出,看着来人问向简颜:“颜颜,怎么了?他们是什么人?”

不等简颜开口,说话的男人便嚷嚷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简世军活着的时候,已经将他名下的百草堂抵押给了我们,如果三天之内,你们还不上欠款,那我们也只好收了那间中药铺子。”

简颜的母亲林悦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5.如此贱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