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01章:小白,你的屁股流血了!(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01章小白,你的屁股流血了!(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时候某种念头只要有一点点冒头的趋势,之后就会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滋长。

就像郁绍庭对她的暧/昧不明,白筱的前二十四年虽然只经历了裴祁佑一个男人,但并不表示她对男女之间的感情捉摸不透,即使她是个情场菜鸟,但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也察觉到郁绍庭对自己的不寻常。

这种不寻常,在刚才郁绍庭靠近她时,她生出了落荒而逃的冲动。

三个人回到沁园,郁绍庭回了书房,徒留下小嘴不停的郁景希跟暗自放松的白筱。

“小白,等一下你负责打饼干,我来把奶酪跟鸡蛋和冰糖打匀。”

郁景希脱了羽绒服,穿着黄色毛衣,迈着小短腿跑进厨房,再次出来时已经换上了小围裙还有袖套,只差没在脑袋上戴一顶小厨师帽,之后像模像样地开始分配工作。

小家伙把材料搬去厨房的时候还在抱怨:“李婶怎么就回家了呢?要不然她会是个好助手。”

有些小细节被不经意地提起后,若被无限放大,就会让人越发地胡思乱想。

想到临时回家的李婶,想到突然在家的郁绍庭,还有后来他一系列行为,白筱想不让自己拐进歪路都难,尽管她已经很努力地在说服自己那些不过是巧合。

本来正在打鸡蛋的郁景希中途丢下她跑去客厅看动画片。

白筱看着摊得乱七八糟的厨台,有些头疼,她把鸡蛋打匀倒进了饼干里然后搅拌。

她弯腰去柜子里拿碗时,眼梢余光瞟到一截笔挺的西裤,还有一双男士棉拖。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白筱顿了两秒,然后起身继续把冰糖也加进容杯里,仿佛没看到进了厨房的男人。

有时候,你越想心无旁骛地做事,但往往越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就譬如白筱此时此刻的情况。

郁绍庭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地站在她的身后,但白筱能感觉到那两道落在自己身上的深沉目光。

厨房里刹那间变得异常安静,连水龙头凝聚的水滴落在洗碗槽里的“叮咚”声都清晰入耳。

忽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什么事?”郁绍庭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安静的厨房里响起,然后是他转身出去的脚步声。

几乎是他刚踏出厨房的瞬间,白筱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她的双手撑着厨台,呼了一大口气,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烫,脸颊也是,呼吸也因为刚才的压抑而变得微喘,心跳得尤其快。

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或者说是在抗拒着什么,只是心乱如麻。

客厅电视里的动画片对话声隐约传来,还有孩子偶尔的笑声,白筱突然有些懊恼,小坏蛋糊弄她过来做蛋糕,自己倒是没一点节操,一到动画片播出时间,二话不说就溜了。

越想越恼,跟着肚子也疼起来,白筱放下容杯去洗手间。

她从小身体就弱,来例假时也没逃脱痛经的厄运,刚来那会儿经常疼得死去活来,后来用中药调和了情况才稍稍有缓和。有一年冬天她疼得冷汗直冒,裴祁佑一夜未眠守在床边,不停地给她换热水袋。

从洗手间出来,正好跟从楼上下来的郁绍庭正面碰上。

他还在接听之前那个电/话,脸上带着浅浅的笑,立体冷厉的五官线条柔和。这是白筱第一次看到他笑,之前他总是绷着一张脸,冷不防瞧见有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味道。

郁绍庭对上她的眼睛时,眼底还弥留着笑意。

他说了不少话,但只有两个字飘进白筱的耳朵里——钱悦。

白筱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次在商场门口,那个牵着郁景希的漂亮女孩,行为举止都透着良好的教养。

当时她听到景希喊那个女孩“悦悦阿姨”。

看向客厅里抱着小枕头靠在“肉圆”肚皮上看动画片看得乐呵呵的孩子,白筱突然觉得自己今天出现在这里真的很不知趣,人家爸爸都有女朋友了,亲子活动她来凑什么热闹?

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白筱回到厨房脱下围裙准备回家,刚走出厨房就被堵住了。

郁绍庭可能刚挂断电/话,手里还拿着手机,高大挺拔的身体挡在她面前:“去哪儿?”

“回家。”白筱越过他的时候被攥住了手臂,她抬头看他,秀眉微蹙,“放开。”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声音很沉,“怎么了?”

他的声线不若平日里冷硬,带了连他自己都不知的温柔,但这样的温柔听在白筱耳里,她忍不住就联想到刚才他的那通电/话,加上郁景希曾告诉过她的话,她怀疑郁绍庭是不是对有好感的女人都这样?

那边的郁景希也察觉到不对劲,丢了抱枕光着小胖脚丫跑过来,“小白,怎么不做蛋糕啦?”

一提起蛋糕,就像一根鱼刺卡在白筱的喉咙里,她瞪了眼郁景希,淡淡地说,“不做了。”

“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郁绍庭低低的嗓音里的纵容让白筱愈加的烦躁。

郁景希已经急了,“小白,你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那我不看动画片了,跟你一块做蛋糕去。”

软软肉肉的小手抓住她的小拇指,生怕她一眨眼就跑了。

不知为何,被这对父子这样“哄着”,白筱不但没消气,反而更加觉得憋屈,她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洗澡时脑子浸了水,现在做的很多事都不安排理出牌,难怪当初郁绍庭会误解她的动机……

再怎么喜欢郁景希,她做得都超过一个培训班老师该做的本分很多很多。

白筱经过短暂的自我反省,尽管手上那软软的触感让她有所动摇,但她还是咬咬牙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不料郁景希已经先嚷起来:“小白,你的屁股怎么流血了!”

——————————

原本打算跟父子俩开诚布公的白筱没想到事情会因为大姨妈侧漏而截然中止。

她坐在马桶上,看着自己牛仔裤后面大大一块血红,烦得不能再烦,她没有带第二块卫生棉,就算带了也无济于事,裤子都成这样子了,还怎么出去?

而外面郁景希天真的话语更是让她恨不得在地上撬开一条缝躲进去。

“爸爸,小白屁股流那么多血怎么办?你送她去医院吧!”

然后是人上楼梯下楼梯的声音,郁景希的脚步声很重也追得很吃力,焦急的奶气声音带了些许哭腔,“爸爸,小白会不会死掉,就跟肉包一样?要不,你叫路叔叔过来给她看看。”

肉包是郁景希养的一只茶杯猪,因为一不小心屁股扎进玻璃碎片流血过多不治而亡。

外面响起别墅大门开关声,然后洗手间的门被重重拍响,混杂着郁景希的哭喊声。

“小白!小白!你不要死,我马上让路叔叔来救你。”

白筱猜想应该是郁绍庭走了,用纸巾擦了擦牛仔裤,凑合着穿上就打开了门。

郁景希转眼间就扑进她的怀里,两只眼睛泪汪汪地瞪大,吓得不经,“小白,你怎么样了?”

白筱柔声安抚:“我已经没事了,这个不要紧的。”

“那你的血止住了吗?”郁景希一直往白筱的后面瞄,满眼的担忧和惶恐。

白筱怕他因此落下心理阴影,只好慢慢地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解释:“这个其实就跟景希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喜欢吃鸡腿一样,老师也有那么几天,但这个对身体没有伤害……”

“可是我吃鸡腿的时候屁股也没有流血啊!”

白筱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五岁小孩解释关于例假问题,正说着,别墅的门被推开,她抬头,就看到郁绍庭从外面进来,在玄关处换了鞋,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朝着她走过来。

随着他越来越近,白筱本能地想要遮挡自己身后的那块红色。

“看都看过了,还遮什么?”郁绍庭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她的头差点埋进地毯里去。

而他已经把袋子递过来:“进去换吧。”

透过袋子,白筱隐约看到了一包卫生棉,她错愕地看向郁绍庭,后者已经转身去了客厅。

白筱进了洗手间,把袋子打开,发现里面不仅仅是卫生棉,还有一盒女士内裤,标示着“M”号。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自己做过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