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05章:长大后可别像你爸爸不学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05章长大后可别像你爸爸不学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看老太太微张着嘴表情愣愣地,以为被自己撞出了毛病,“您……还好吧?”

老太太听到白筱询问的声音,赶紧摆手:“没事没事。”

但老太太还是死盯着白筱瞧,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看穿,探究的眼神让白筱很不自在。

“既然您没事,那我先走了。”白筱抬步欲走,老太太却一把挽住了她的手臂。

白筱略显诧异地看向老太太,“您还有事儿?”

“我没什么恶意,”老太太忙解释,手攥着白筱的衣袖不放,“就觉得跟小姑娘你蛮投缘的。”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扯到投缘上面去了,难道她是投了这位老太太的眼缘?

“小姑娘,你哪儿的人呢?”老太太努力让自己露出和善的表情。

白筱看着老太太有些扭曲的笑容,一时觉得古怪,那边3021包厢里走出来一个中年贵妇:“二婶,我正要去找你呢!”

“你怎么出来了?”老太太还想跟白筱搭话,突然被打断有些不高兴。

中年贵妇朝白筱友好地点了点头,就挽住老太太笑道:“您去了那么久,我二叔可不放心了!”

说完也不管老太太愿不愿意,直接拖了就走:“我们还是快进去吧。”

“不是,我话还没问完呢……”老太太一步一回头,但还是强行被拉进了包厢。

——————————

“我说你拉我干嘛?!”一进包厢,郁老太太就一巴掌拍掉了侄媳妇的手。

转身打开门,结果发现那个小姑娘已经不在家,老太太忍不住回过头瞪了眼侄媳妇:“你干的好事!”

郁战明在郁家上一辈里排行老二,而这个侄媳妇就是郁战明大哥长子的老婆姚静。

姚静也跟着往门外瞟了眼,“二婶,你认识刚才那小姑娘?”

郁老太太脸上有失落,叹了口气,感伤地摆摆手:“说出来都是泪,算了算了。”

话虽这么说,老太太一边走去圆桌旁一边还不停地往回看,好像门外有什么她很在意的人似地。

“要不我出去帮您把人再找来?”姚静看老太太郁郁寡欢的样子也急了。

郁老太太按住了她的手,“别去了,只是觉得像而已,被你二叔知道又得说我钻进死胡同出不来。”

“……二婶想起政东堂弟了?”能让老太太这么难过的人也只有英年早逝的大儿子。

郁老太太没接话,但眼眶却红了一圈,声音有些哽,“人都去了,想再多也没用。”

“今天大喜的日子,你怎么又在那里哭哭啼啼了?”郁总参谋长看到又开始多愁善感的老伴,虎起了脸,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敦厚的大侄子,“你二婶就这样,今天是嘉明跟悦悦的好日子,别理她。”

钱悦跟一个年轻小伙肩并肩坐着,听了这话,两人偷偷互看一眼,不约而同红了耳根子。

有时候人的感情真的很微妙。

钱悦苦恋郁绍庭十几年未果,结果却在去郁家串门时跟来送年货的郁绍庭侄子郁嘉明看对了眼。

干柴烈火一碰撞,短短几日两个人就吵着嚷着要结婚了。

此刻包厢里,郁钱两家人围成了一张圆桌,气氛也分外的和谐。

老太太看着自己的侄子都要结婚了,再瞧瞧身边两个老大不小的儿子,顿时悲从中来。

“不吃了。”郁总参谋瞟了眼板着脸搁下筷子的老伴,冷了声音:“我说你怎么连景希都不如?”

郁景希从碗里抬起头,一边咀嚼着米饭一边看看这位又瞧瞧那位。

郁老太太也不说话,就是犟在那里。

钱太太还是能猜到一点郁老太太不高兴的原因,当即打圆场:“这一眨眼,景希都长这么大了……”

“是呀,他都长这么大了,他爸爸还没给他找个妈妈回来。”

钱太太被郁老太太抢过话茬,随后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怎么说着说着话题又绕回去了?

包厢里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

郁绍庭抬头,扫了眼郁老太太,一边给郁景希夹菜一边看似无心地说:“我这边不急,二哥可得抓紧了。”

郁首长瞥了眼又把自己拉出来当活靶子的弟弟。

倒是他们的大堂哥听出了点猫腻:“小三,难不成你已经有对象了?”

郁绍庭眼底滑过一抹笑,什么也没说,但这态度搁这帮聪明人眼里就是默认。

“哟,是哪家的姑娘?什么时候带来给大家瞧瞧。”大堂嫂姚静也兴致勃勃地加入。

整顿饭下来都笑呵呵的郁总参谋却沉了脸,说了两个字:“吃饭!”

包厢里笼罩在老参谋长阴沉的气场下,顿时安静下来。

郁景希看看自己碗里啃了一半再也吃不下的排骨,夹起来放到离他最近的郁战明碗里:“爷爷,吃排骨。”

郁战明的脸色柔和下来,摸了摸郁景希的香菇头:“乖孩子,长大后可别像你爸爸不学好。”

郁绍庭:“……”

————————————

白筱在外面逛了一圈,冷静下来才想起自己把外婆落在了包厢里面。

回到包厢推门而入,人都还在,但一顿饭显然吃得很压抑。

蒋英美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招呼她:“筱筱,回来了?刚好甜品上来没多久,坐下来吃点。”

白筱在外婆身边坐下,老人家担心地问她:“去哪儿了?也不说一声?”

“就是出去透透气。”白筱看着甜品提不起胃口。

裴祁佑就坐在她的对面,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削瘦的脸庞依旧没什么血色。

————————————

饭后结完帐从东宫出来,一行人站在绿化带边等司机把车开过来。

没多久,大门口传来一阵如铃铛般悦耳的童音,随即跑出来一个可爱漂亮的小男孩。

“小祖宗,慢点,当心外面的车!”一个老太太很紧张地追出来。

男孩正是郁景希,至于老太太,白筱认出来,就是之前跟她撞上的那位,她大概猜到是谁了。

“那不是景希吗?”外婆很快也认出了那边笑嘻嘻的郁景希。

白筱嗯了一声之后就没有了下文,其实她也看出外婆想要过去跟郁景希道别。

“悦悦,你再这么慢我就不管你了!”郁景希折腾着刚出来的钱悦往停车场跑:“快点快点!”

“那个小姑娘是……”外婆询问地看向白筱。

白筱收回视线,语气很平淡:“可能是他爸爸的女朋友。”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东宫的感应门开了,郁绍庭从里面走出来,身姿英挺,脸上没什么表情,跟刚才在包厢里笑容浅浅的男人天差地别,他身后还有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说笑着出来。

白筱下意识地往蒋英美身后移了移,刚好挡住自己的半个身体。

等裴家两辆轿车在跟前停下,那边门口也没了人。

————————————

外婆是下午三点的动车,裴母坚持要一起送去高铁站。

“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排队检票时,外婆又拉着白筱的手细细地嘱咐。

白筱点头,有些不愿意放开外婆的手。

因为老年人的特殊情况,检票员勉为其难同意放一个人送外婆进去。

白筱刚要弯腰拎起外婆的行李,一只修长的大手横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袋子。

裴祁佑一直都没说话,只是安静地陪同着,他提着行李护着外婆在拥挤的人群里检票。

隔着落地窗,白筱目送着外婆上车,觉得整个人仿佛失了重心,等她慢慢地转过身,发现蒋英美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有裴祁佑隔着来往人/流站在不远处望着她。

裴家轿车还等在车站外,白筱却没打算坐着回去。

她正准备去旁边的公交站等车,跟着出来的裴祁佑却开口:“你坐车回去,我打车。”

“不用了。”

裴祁佑却挡住了她的去路,他低头看着她:“你一定要跟我分得这么清楚吗?”

白筱没接话,但终究还是坐进了轿车。

在她偏头看到他真的在路边拦出租车,心里忽然百感交集,她推开车门下去,冲他道:“你上车吧。”

裴祁佑回过头,却没有动。

白筱知道他的意思,就又坐了进去,很快,他就坐进车里,也是后座。

她没有让他下去坐到前面去,而是在车开动后把头转向了窗外。

轿车内很安静,白筱看着外面迅速倒退的景物,不知多久后,她的肩头忽然一重。

裴祁佑闭着眼眉头紧皱,脸色潮红地靠在她的身上,呼吸有些重,气息很滚烫。

白筱摸了摸他的额头,立刻对司机吩咐:“去医院。”

——————————

白筱再去缴费的时候,碰到了按着刚挂完点滴的手背从输液室出来的白沁莉。

两人正面对上。

白筱身后响起男人颇为不耐的催促:“怎么那么慢?我过会儿还赶着去打牌呢!”

白沁莉狠狠地瞪了眼白筱,然后像小媳妇似地跑过去,“来了来了。”

回到病房,裴祁佑还在昏睡,医生说是疲劳过度引起的发热,头部的伤口有感染的可能。

白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盯着裴祁佑的脸,神思有些恍惚。

刚才她发现白沁莉穿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还化着精致的妆容,一点也没有孕妇的样子,那个催促她的男人开了一辆黄色的法拉利,二十几岁,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整天玩女明星的二世祖。

看样子,白沁莉已经重新找了金主,至于那个孩子,应该是流掉了。

如果当时没有白沁莉的出现,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跟这五年来一样生活着?

继续忍耐,继续陪在他的身边,继续对那些莺莺燕燕视而不见,继续不停地自欺欺人着……

裴祁佑搁在床沿的手紧紧攥着拳,好像里面捏着重要的东西。

她已经猜到是什么,当初他拿着戒指跟她求婚时,他说他会一辈子珍视她,爱护她,不管生老病死,还是贫富贵贱,都会一心一意地对待她,那样真情切切的誓言仿佛还依稀在耳畔。

白筱没再让自己想下去,她打电/话通知了蒋英美,刚挂下又有电/话进来。

看到手机屏上的来电显示,白筱想也没想就按掉了。

对方像是不死心,又打了好几个过来,都被她毫不手软地挂断。

过了会儿,又有一条短信进来——接电/话。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却有着不容许她拒绝的强势,白筱却像跟他杠上按了关机。

靠在椅子上闭上眼休息,可是心里却乱成一团,过了很久,她又开了机,只有一个未接来电,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拨了过去,就算不想去吃饭也该明确地告诉他,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你好。”是个柔美的女声,也有些熟悉,白筱直接挂了电/话。

————————

年底最后两天工作,更新时间不稳定,小伙伴们时刻注意留言板,一般不能八点前更新我会留言通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曾经往事,沧海桑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