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12章:不要走……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12章不要走……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苡薇被查出来是慢性阑尾炎,整个检查的过程她都死死拽着裴祁佑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我刚才真以为自己要死了。”郁苡薇穿着病号服,靠在裴祁佑怀里,声音还带着后怕。

裴祁佑陪她坐在床上,他的手轻轻安抚着她,神情却有些恍惚。

郁苡薇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跟你说话呢?裴祁佑,裴祁佑……我都这样了,你还走神?”

“你说什么?”裴祁佑回过神,低头看着她苍白的脸。

郁苡薇不满地撅着小嘴,往他怀里缩了缩,很娇憨:“我打电/话给你时你在做什么呢?”

裴祁佑没回答,而是放开她,然后站了起来。

“怎么了?”郁苡薇仰着虚弱的小脸看他。

“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先回去了。”裴祁佑说完就真的出去了。

在他关上/门的刹那,郁苡薇一改刚才柔弱的神态,大小姐脾气地把床柜上的一袋水果扫落在地上。

——————————

裴祁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走廊里,仿佛石化了的雕塑。

郁苡薇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准备去做什么……去警察局不顾一切地把白筱带出来?

如果没有那一通电/话,他真的会这么做吗?

他那样算计她,以她的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裴祁佑下楼,双脚却有些不像是长在他的身上,回到车里却提不起力气去扭动钥匙。

明明大冷的天,他的衬衫后背却被汗水浸湿,明明轿车里有暖气,他还是恍若坠入了冰窖里一般寒冷。

那个一直相信他的女人,早上还在下车时关心他,现在却要被他送进监狱里去。

——————————

裴祁佑给厉荆打电/话时,按错了好几遍号码。

电/话接通后,过了会儿他才说:“厉荆,给她找最好的律师,去警察局把她保释出来。”

“祈佑哥,其实那里面也没那么恐怖,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最好别掺和,没什么好处,而且那些证据其实也是捕风捉影的,应该过不了几天人就放出来了……”

“你不去那我自己去。”

厉荆忙道:“那我去我去,怎么说她曾经也算我嫂子,我马上联系律师。”

裴祁佑望着前方警局大门口的警徽,眼睛泛酸得厉害:“找沈劲良。”

“……沈劲良最近已经被大公司聘去了,不接私人案子。”

裴祁佑的手指攥紧方向盘,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里,“你想办法吧。”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黑色迈巴/赫从警局大门口里驶出来。

两辆车想错而过时,迈巴/赫后座的车窗降下,里面的男人转过头来,冲同样望出去的裴祁佑出于礼貌点了点头,然后又升上车窗,轿车飞驰而过,至于裴祁佑还没从突然在警局看到郁绍庭的惊愕中缓过神。

很久之后厉荆的电/话回过来:“警局那边说人已经被保释出去了。”

话音未落,裴祁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丰城的大状沈劲良。

沈劲良拎着个公文袋从警局里出来,在路边站了会儿,就有一辆轿车把他接走了。

裴祁佑拿着手机往后靠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

白筱睡得很不安稳,脑袋很胀疼,眼皮沉重得睁不开,耳膜里嗡嗡作响。她感觉到左手背上被扎入了一根针,然后有冰凉的液体输进她的静脉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清晰。

她的身体忽冷忽热,浑身都在出汗,后颈处的发丝都被沾湿,口干舌燥得厉害。

床边突然陷下去,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她的额头,替她擦去汗水,替她拂开黏在脸颊上的湿发,把她从床上抱起半个身体,唇边触碰到温热的水,她下意识地张嘴去喝。

当横在她后背的手臂要收回去的时候,她就像是没安全感的孩子,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臂,“不要走……”

昏昏沉沉的意识里闪过很多画面,她低声喃语,眼角滑过一滴滚烫的泪,又迅速地淹于发间。

那只没抽回去的手拭去她残留在脸上的泪痕,然后把她半抱在怀里。

——————————

白筱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还灰蒙蒙地,卧室里亮着一盏落地台灯。

视线慢慢聚焦,她身处一个布局简单又大气的卧室里,身下的柔软告诉她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她稍微动了动,发现身边还躺了个人,一只骨骼雅致的大手正揽着她,而她靠在一个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膛上。

白筱抬头,入目的是郁绍庭线条很正的脸庞,他睡着了,闭着眼,下颌处有冒出的青色胡渣。

就是这样一个人,昨晚把她从临时拘留室里抱了出来。

那感觉就像是本窒息的溺水者突然找到了一块浮木,黑暗的地狱里落入了一道阳光。

白筱盯着他,不知看了多久,眼泪忽然就掉了出来。

她极小心地退出他的怀里,掀了被子下床,拿了自己的外套走出卧室。

几乎门关上的瞬间,床上本熟睡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

当你视为“爱人亲人”的那个人亲手把你推向万丈深渊,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白筱静静地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仰头看着远处的天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一日之计在于晨,本该是充满活力和希望的心情,她却压制不知心底的悲怆跟空洞。

“小白?!”一声脆生生的童音在身后响起。

白筱忙擦了一下脸,回过身就看到郁景希穿着保暖内衣光着脚丫站在走廊地板上,正瞪大眼看着她。

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郁景希已经冲过来抱住了她的双腿:“你个小骗子,昨晚怎么又失约了?”

白筱张了张嘴,那边主卧的门就开了,她抬头,郁绍庭已经站在门口。

他已经洗漱过,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目光直直地落在景希的身上:“回房把鞋子跟外套穿好。”

郁景希见爸爸板着脸盯着自己,尤其是明白了爸爸对小白那点坏心思后,他心里虽然憋屈得厉害,但还是乖乖地放开了白筱,然后一步一回头地进了小房间,没忘跟白筱交代:“小白,一定要等我出来啊!”

走廊上一时间只有两个人。

郁绍庭从小房间收回目光,转而看向白筱,“你昨晚跟他约好出去了?”

白筱扯了下嘴角:“后来……也没打电/话通知他。”

“如果头晕再回房间睡会儿。”郁绍庭看了她一眼,就从卧室里出来准备下楼。

“不用了,还有昨晚的事谢谢你。”

郁绍庭停下脚步,转过头望过来,对上她的眼睛,眼神很深很正。

白筱有些手足无措,觉得应该说些什么时,他已经率先下楼去,她望着他离开的身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昨晚郁绍庭出现在警局是以什么身份保释她出来的?

她昨晚神志不清,只知道他抱着自己在警局里坐了很久,至于其他事都一概不知。

——————————

郁绍庭下楼嘱咐李婶做三份早餐时,李婶的心里头说不出来的滋味,比上回还要纠结。

昨晚大半夜,三少抱着发高烧的白老师回来,还找了家庭医生过来看病,后来她收拾完回房休息,经过三少房间时,不小心就看到搂着白老师躺在床上的三少,两人闭着眼睡觉的样子就像一对寻常夫妻。

这白老师可是结了婚的女人呀……

——————————

郁绍庭从外面进来,就听到郁景希的笑声萦绕了整间别墅。

客厅里,白筱蹲下身,正在替郁景希扣棉袄的纽扣,小家伙整个人都赖在她的身上占便宜。

抬头瞧见站在客厅外的郁绍庭,郁景希立刻自己站直了,“爸爸!”

郁绍庭从两人身上收回视线,“过去吃早餐吧。”说完,自己先朝餐厅走过去。

吃早餐时,郁景希紧挨着白筱坐,忍不住问:“小白,你等一下要送我去上学吗?”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郁绍庭突然开口,视线却始终盯着手里的报纸。

郁景希瘪了瘪小嘴,低头吃馒头,晃着两条腿,但情绪明显不高。

白筱摸着他毛绒绒的脑袋,“其实我过会儿也没什么事……”

“小白,你的意思是可以送我去上学吗?”郁景希喜出望外,巴巴地瞅着她。

在看报纸的男人也抬起头看过来。

白筱点了点头,似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郁绍庭,“不知道方不方便?”

郁绍庭脸上神情淡淡地,他看了看腕表,“我上午还要开个会,就让小梁送你们过去。”

“谢谢爸爸!”郁景希嘴甜地大声喊道。

郁绍庭没应答,放下杯子,起身上楼换出门的衣服。

——————————

临到出门的时候,梁司机却一脸为难地告知家里的轿车没油了,他昨晚忘记去加油站加。

“小白,这可怎么办呢?”郁景希拉着白筱的手,仰头皱着一张小脸问。

白筱揉了揉他的小卷发,那边郁绍庭也换好衣服出来。

郁景希立刻放开白筱的手跑过去:“爸爸,梁叔叔的车没油了,你送我们去学校好不好?”

郁绍庭蹙眉,尔后望向梁司机,后者深知自己失职低下头:“对不起郁先生。”

给宾利欧陆解了锁,郁绍庭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没有立刻坐进去,而是看向还杵在那边的白筱,“上车。”

白筱看向他的目光暗含了惊讶。

郁景希已经高兴地打开后座车门爬进去,然后伸出小脑袋:“小白,快上来!”

等宾利欧陆开远了,梁司机一改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哼着小曲儿准备回屋去看个电视什么的,李婶却提着菜篮子出来,就热络地上前:“李婶,去菜市场?我今天有空,开车送你去吧。”

李婶看了看他身后的轿车:“你不是说没油了吗?”

“……”梁司机像是意识到什么,讪讪地抓了抓头发,“可不是说吗?”

——————————

一小门口,郁绍庭站在白筱身后,看着她俯身替郁景希整理刚才在车里玩得有些褶皱的衣服。

“快进去吧!”白筱学着旁边一位母亲的样子摸了摸郁景希的头,很自然的动作。

郁景希偷偷瞄了眼郁绍庭,然后踮起脚在白筱左脸上吧唧了一口。

“小白,再见!”说完,好像后面有老虎在追一样,扯着书包带撒腿就跑进了学校。

白筱看着郁景希进去后跟一个小胖子勾肩搭背的身影,弯起了唇角,直起身转过来就发现郁绍庭正在看她,不知道他看了自己多久,白筱有些悻然,他说了句“走吧”就先上了车。

一路上,白筱坐在副驾驶座上,几乎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动一下,脸色还是有点苍白。

在下了高架后,白筱主动开口:“你要去公司开会,把我随便放在路边就好了。”

郁绍庭没有接话,车子一路开去了星语首府,在公寓楼下停了车,他才开口:“晚上我要加班,你下午四点半去学校接景希回家。”

白筱偏过头看他,他脸上并无异样,很坦然地接受她的揣度。

“我现在是你的担保人,你的行踪最好一直让我知道,如果你突然不见了,我负的责任不轻。”

白筱低头安静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然后开门下车。

郁绍庭盯着她上楼的背影,自始至终她都没回头,只是单薄的身影在冬日的早晨显得格外萧条。

——————————

白筱打开公寓的门进去,在玄关处坐下来换鞋,换到一半却突然没了力气。

她把头埋进双腿/间,脸上的表情变得模糊,所有的伪装在听到那句“担保人”后瞬间瓦解。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了多久,她倏地起身跑出公寓,脚上的鞋带还散着,她冲下楼,跑出小区,胡乱拦了辆车,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到达裴氏顶楼的,当她走去总裁办公室却被拦下来。

“你不能进去!”总裁秘书张晓丽拉着白筱,很为难,“要见总裁得有预约。”

白筱却像是被魇住了,不顾张晓丽和其他人的阻拦就要进总裁办公室。

在这一刻,她迫切地想问问裴祁佑,为什么要那么对待她?那晚他在公寓楼下抱着她,对她一遍又一遍说“对不起”,他到底在为什么道歉?为他不知道她去代孕了还是为他对她即将要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

白筱强行闯进办公室,却突然止住了脚步,怔怔地望着刚从休息间出来的裴祁佑,他只穿着衬衫,领带笔挺,袖子半挽,手里拿了一个充电的热水袋,当看到她的时候,他整个人也顿在那里。

时间仿佛暂停在了那一瞬间。

“裴祁佑,你站在门口干嘛呢?”一声女人有气无力的娇嗔从休息间里传来。

紧接着,一道纤影翩翩地从里面窜出来,从后面抱住裴祁佑,他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前趔趄了一下。

裴祁佑站稳后抬头看向对面的白筱,他的眼底似有什么在闪动,握着热水袋的手指在蜷紧。

白筱却没看他,她的视线落在那个从休息室里出来的女孩身上,身体传来一阵剐心的疼痛,就像是突然明白了一切,那个女孩穿着他的衬衫,光裸着细长的双腿,脚上是他的拖鞋,一脸被宠坏的骄傲。

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转身出了办公室,按了电梯按钮下楼。

白筱的心里长满了杂草,荒芜而寂寥,电梯到达一楼,门打开的刹那,裴祁佑气喘吁吁地挡在门外。

——————————

这两天要调整更新时间,每天一更,三十号一万字,先通知一下,关于怎么用手机投月票,去询问了一下,好像只能上网页版红袖添香才行呢,手机版是投不了的【可怜可怜】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果景希的妈妈还活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