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15章:是我小叔让我回国的(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15章是我小叔让我回国的(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白筱!”一道低沉紧绷的声音仿若拨开层层云雾穿透她嗡嗡作响的耳膜。

白筱困难地睁开眼,忍着被烟呛伤的刺痛跟酸涩,红艳的火焰炽烤着眼睛上的黑布,隐约间,她仿佛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从火焰里出来,然后她嘴上的胶布被撕掉,眼睛也重见了光明。

暗蓝色系的羊绒大衣,她靠在上面,感觉自己被拥入了一个宽实又滚烫的怀里。

戴着皮手套的修长大手轻拍她被火烫红的脸颊,“白筱,醒醒,快醒醒!”

白筱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浸湿,周遭的烈火烤得她的皮肤发疼,她迷茫地掀开沉重的眼皮,浓浓烟雾里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循着他的声音慢慢地抬手,当她的指尖触摸到他的下颌处,她的嘴角扯动了一下燧。

她混沌的大脑里,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幕。

那一年她八岁,班上一个女孩叉着腰仰着下巴:“我要跟紫霞仙子一样,我爱的人要是个盖世英雄,他要天下第一,举世无双,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战袍,手拿绝世宝剑,踏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她后来也遇到了这样一个男孩,她以为她猜中了整个故事,却没有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猷。

她被人大力抱起来,白筱倚靠在他的怀里,迷糊地望着火光里他线条立体的侧脸,眼皮却越来越重,她听到焦急的吼声从远处传来:“快救火!快救火!”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好像看到一根粗粗的、被烈火吞噬的圆柱子从侧边倒下来……

————————————

小白……小白……

孩子稚嫩的抽噎声久久在耳边回绕不去,她干燥的手心袭来一股绵软的触感。

熊熊大火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那越来越近的木棍,还有那搁在她腰际的大手。

白筱猛地睁开眼,因为睁得太快她的视线里星星点点,然后又暗下去,出现暂时性的失明。

“白小姐,你醒了吗?”一只纤美的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白筱转过头就看到护士小姐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我……”开了口白筱才发现自己喉咙的不对劲,很沙哑,说话时咽喉处传来一阵刺痛。

护士解释:“白小姐,你只是轻度吸入性呛伤,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嗓子就恢复了。”

白筱已经从床上坐下来,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有没有谁是跟我一块儿送过来的?”

“有啊,”护士一边调整输液管一边说,“不过郁先生住在VIP病房,在七楼。”

护士刚想给白筱的手背擦酒精,一转身却发现床上已经没人了,“人呢?”

——————————

单薄的病号服,趿拉着棉拖,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这是白筱在电梯的镜子里看到的自己。

医院七楼是特意为富商高官设置的高级VIP病房,环境比下面几层楼幽雅很多。

刚从电梯出来,白筱就听到娇气的女声从旁边的病房里传来:“我就想吃辣子鸡,裴祁佑,帮我去买啦!”

白筱放慢了脚步,还是没忍住,透过门缝看进去——

郁苡薇也穿着病号服,盘腿坐在床上,左手笔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一脸委屈地仰头望着床边,白筱只看到一双男士皮鞋,然后是郁苡薇泫然欲泣的声音:“我是病人哎,你就不能迁就我一下?”

“医生再三嘱咐你的病不能碰辛辣刺激性食物,你难道忘了吗?”

白筱没再听下去,在护士站那里问了郁绍庭的病房位置,就直接过去了。

在病房门外站了片刻,才敲了两下门然后推进去。

白筱进去后的第一眼就给了病床上的男人。

郁绍庭的右胳臂缠着绷带,用两块木板夹着,左手枕在脑后靠在床头,双唇紧紧抿着,闭着眼在休息,窗帘拉开着,明媚的阳光透进来照射在他的脸上,显得颓废却又英俊,她站在门口不忍去打扰他。

洗手间的门突然开了,白筱回过头,郁景希正捧着一个装了草莓的小淘箩从里面出来。

“小白你醒了?”郁景希看到她立马扑过来,湿湿的小手扒着她不肯放,委屈地拉着小脸:“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真怕你醒不过来了。”

白筱蹲下来,把他凉凉的小胖手裹在自己手心里,“已经没事了,别哭。”

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白筱抬头,床上的郁绍庭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定定地看着她。

她放开郁景希站起来,静静地回望着他。

郁景希跑到茶几边,放下小淘箩,打开保温杯,一边倒鲫鱼白萝卜汤一边像个小老头交代:“爸爸,你不能再说不饿了,奶奶说了,要我在这里照顾好你。鱼跟萝卜我就不给你了,但汤你得喝。”

白筱看着郁景希有模有样地端着碗到病床前,还吹着热气,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递给郁绍庭。

“都说了不饿,要喝你自己喝。”郁绍庭索性闭上眼,不理睬嘴边的小勺子。

这样别扭又带着脾气的郁绍庭白筱还是第一次见,简直是郁景希生气时的放大版。

郁景希还踮着脚抬着小手臂,试图让郁绍庭喝一勺鱼汤:“爸爸,蛮好喝的,要不要试试看。”

郁绍庭皱起眉头,有些不耐地睁眼,结果看到的却是端碗拿勺子的白筱,到嘴边的话都噎了回去。

郁景希已经坐在沙发上端着那一淘箩草莓吃得欢快。

白筱舀了一小勺鱼汤,凉了一会儿,估计不烫了才送到他的嘴边:“喝吧。”

郁绍庭也不张嘴,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白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把勺子放回碗里,低头搅拌了几下,然后又舀了一勺送过去,发现他那双黑沉的眸子依旧没从她的脸上挪开,她抿了抿唇角,赌气般淡淡地说:“不喝算了。”

她作势要起身,左手却被他一把按在了床上。

白筱回头诧异地看他,郁绍庭面色如常,却没松开她,反而加大手劲把她的纤细的手指攥紧。白筱从VIP病房出来,有些心不在焉地摩挲着左手手背,仿佛那上面还有郁绍庭的温度。

回到自己的病房,白筱发现床柜上摆着一个纸袋,里面装着御福楼的菜。

她没有打开看一眼就直接喂给了垃圾桶。

——————————

第二天一大早,白筱的病房就迎来了戴着墨镜风风火火拖着拉杆箱的叶和欢。

叶和欢什么也没说,沉默地捣鼓了下垃圾桶,然后拎着那袋御福楼的菜跟踩了风火轮一样走了。

以白筱对她脾气的了解,大概能猜到叶和欢去干嘛了,难得她居然没阻止。

等她睡了回笼觉醒来,叶和欢正哼着歌从外面回来。

“心情这么好?”白筱忍不住开玩笑。

叶和欢得意洋洋地在白筱的后背放了个枕头,“我代表月亮收拾了人渣,像你这种失足妇女都感激我。”

白筱望着她,叶和欢清了清嗓子,“其实也没什么,我上去的时候他正在开会,当着他底下那些员工的面,我把菜都撒他身上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估计也知道自己对你做的混账事有多无耻。”

到下午,警方那边派人过来,昨天那些绑匪已经全部落网,让白筱做了一份口供。

叶和欢一边切苹果一边打量坐在窗前晒太阳的白筱:“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在得知了裴祁佑对白筱做的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后,叶和欢也自责,当初自己怎么也会被裴祁佑那伪善的面具骗了呢?他根本不是诚心改过,仅仅是想要绑白筱在身边好最后把她推出去定罪。

“能怎么办,顺其自然。”白筱脸上并没太多纠结的神情,“当我被绑着扔在火场里的时候,以前所有困扰我的都豁然开朗了。其实我割舍不下的不是他,而是跟他在一起的那段美好岁月。因为太过怀念,所以总是想方设法去挽留他,我以为只要留他在身边,我心中所有美好的绮念也都没有成为过去时。”

白筱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眼,像是在呓语:“其实都已经过去了,他又遇到了心爱的姑娘,离了婚,我也会重新开始生活,只是少了裴祁佑这个人,我依然是我,生活还是在继续……”

阳光下,她眼角湿湿地,闪烁着淡淡的水润光泽。

虚掩的病房门外,裴祁佑的手还停在门把手上方,良久后转身离开了。

——————————

白筱在医院待了四天就出院了。

期间她去看过郁绍庭,但很多次都到了门口又折回来,因为里面有其他探望的客人。

倒是郁景希老往她这边跑,经常在她耳边说“我爸爸还没吃午饭呢”、“我爸爸手伤了还要工作呢”,要么就是“小白,我还没见我爸爸对哪个女孩子这么好呢”。

好几次白筱路过护士站时都听到她们在讨论7332病房那位大小姐如何刁钻任性,然后是夸赞那位大小姐男朋友如何体贴包容,最后的结论是女方家长来医院探病时貌似对这个孙女婿很满意。

——————————

白筱回到星语首府的第二天,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郁苡薇。

“可以让我进去吗?”郁苡薇笑得纯良,配上一张精致的小脸,乍一眼很难让人讨厌起来。

但看起来不讨厌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喜欢,最起码白筱对这个长相无害的小姑娘喜欢不起来,她没有忘记废弃车库里郁苡薇说过的话,虽然她被绑错遭罪是因为自己,但她从心理上还是无法选择宽容和遗忘。

不等白筱同意,她已经脱了鞋子不请自入,在客厅沙发上坐下,自来熟地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喝。

白筱看着一手缠着绷带一手捧着水杯四下打量的女孩,开了口:“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听说你以前是裴祁佑的助理?”

白筱也不跟她墨迹:“你想说什么?”

郁苡薇没想到白筱这么直接,觉得无趣,抿着嘴角:“那我也跟你直说了,我现在是裴祁佑的女朋友,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订婚,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家世背景,我爷爷是……”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白筱突然打断了她。

郁苡薇有些尴尬,随即就稍稍抬高下巴,“我希望你以后别再纠缠裴祁佑了。”

白筱静静地迎上她倨傲的双眼,仅仅是很安静地跟她对视,坦然,没有一丁点的慌张跟心虚。

最后还是郁苡薇先被她看得心慌慌地,从自己花哨的大单肩包里拿出四五个厚厚的信封,推到白筱的跟前,“这是张秘书托我带给你的工资,你看一下,觉得够不够?”

那一叠信封里面大概有十万块现金。

白筱伸手拿了一个信封。

郁苡薇眼底闪过一缕鄙视,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可接下来白筱的行为却让她僵硬了表情。

白筱只是从里面拿走了七千块钱,然后把信封放回去。

“剩下的你拿回去。”白筱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我就不送你了。”

也许是年轻气盛,郁苡薇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从没有过的挫败感让她羞恼,她站起来远远地望着白筱,倔着性子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但既然我出现了,我不允许你再染指我的男人!”

“这话你跟我说没用,要裴祁佑管得住他的下半身。”

“你……”郁苡薇被堵得接不下话,稍稍平复情绪后,一改刚才强硬的态度,低声下气地说:“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又不是只有裴祁佑一个男人,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妈妈一个人把我带大,这些年我总是找不到寄托,只好到处旅游,好不容易碰到他……”

郁苡薇抿了抿樱桃小嘴,可怜兮兮地瞅着白筱:“这次小叔让我回国拜祭我爸爸,我相信是我爸爸冥冥中所做的安排,让我跟他的邂逅不仅仅是一场回忆,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再插足我们了?”

“你小叔?”郁苡薇说了很多,但白筱真真切切听进去的却只有一句。“是呀,是我小叔让我回国的,你不会不知道我小叔吧?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说到这点,郁苡薇的脊梁又挺直了不少:“要不是我小叔赶去找我,也不会误打误撞救了你。”

郁苡薇后来说了什么,什么时候走的,白筱不知道,她坐在沙发上大脑有些糊。

叶和欢回来就瞧见白筱愣愣地坐在那不知想些什么,刚想问,白筱却起身回房间拿了包,头也不回就出去了。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就会一点一滴地生根发芽。

相似的脸庞,活泼天真的性格,总是及时出现在她最狼狈的时候,白筱跑下楼的时候想了很多,想到后来不敢再往深处想,她赶到医院直接冲到七楼,推开郁绍庭病房的门时,他正坐在床上用左手吃晚饭,动作很别扭生硬。

看到她,郁绍庭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怎么晚上过来?”

白筱捏着包看他笨拙地用左手吃饭,却没过去帮他,过了会儿才说:“你的侄女跟我长得蛮像的。”

“噢,可能是有点。”郁绍庭回答得漫不经心。

“那你以前怎么不说?”

“没事我跟你说我侄女干嘛?”郁绍庭手里的筷子顿了顿,抬眸望过来:“你问她做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离婚协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