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16章: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离婚协议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16章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离婚协议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事我跟你说我侄女干嘛?”郁绍庭手里的筷子顿了顿,抬眸望过来:“你问她做什么?”

“你去废弃车库是找她还是……专程救我?”白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郁绍庭收回视线,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咽下一口饭后他平视着前方的墙壁,过了会儿,他才偏过头把深沉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身上,眼底噙着微不可见的笑:“你希望是哪一个?”

白筱攥着自己的包,忽略他眼底荡起的那抹温柔:“是你让你侄女回国的?”

就像是被人突然扑了一盆冷水,郁绍庭搁下了筷子,靠在床头看她:“你到底想问什么?”

“裴祁佑跟她以前认识,你知道吗?”

她不愿把人心想得那么险恶,但所有人跟事凑到一块儿,她就不能不去想歪。尤其是在裴祁佑那样对她之后……二十年的感情到最后都可能是假的,怎么能奢求那些不熟知的人全心全意对你好呢?

面对她的质问,郁绍庭没吭声。

白筱的视线看着他骨折的右手臂,然后一点点上移停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个问题几乎耗尽了白筱全身的力气,问完后她就像是悬在空中的气球整个人找不到重心。

而整个病房里顿时安静得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郁绍庭静静地回视着她,他的眼神让白筱看不懂,还没得到答案,她就有些退缩了。

白筱动了动唇,他却突然别开了头。

郁绍庭从床柜抽屉里拿出一包烟,还没抽出一根来,白筱的问题又抛了过来。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郁绍庭蓦地抬眸,目光有些咄咄逼人:“我默认什么?”

默认他故意唆使侄女抢她老公还是默认他喜欢上了她?

他一句话问得白筱语塞,她尴尬地杵在那里,因为这些都是她毫无依据的猜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因为郁苡薇一句“是我小叔让我回国的”就想那么多,然后一鼓作气地跑来质问他。再仔细想一想,才发觉自己这个猜测好像自信过了头。

白筱从没这样子难堪过,不敢正视他的双眼,拽着包转身就走。

“去哪?”郁绍庭低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白筱没理会他,加快了脚步,只是她的手刚摸到门把,一股遒劲的力道按压在了门上。

“砰!”刚刚开启了一条缝的门重新合上。

白筱下意识地回身,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人已经被按在门上。

不知道他怎么瞬间从床上下来的,动作又急又重,白筱的后背顶得生疼,有些恼地抬头。

郁绍庭高大挺拔的身体笼罩在她头顶,头微微俯下,那双素来不露喜怒的黑眸盯着她因惊吓而瞪大的眼睛,像要望进她的心底,呼出的浓重呼吸,一下又一下,落在她的颊侧,也落在她砰砰乱跳的心上……

————————

白筱在床上翻来覆去,忘不掉的是郁绍庭把她抵在门后时那深邃的双眸和沉重的呼吸。

他一声不吭地跟她四目相对,直到他消了气撤了火才放开她,然后回床上卷了被子背对着他。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白筱睁开眼,望着漆黑的天花板,睡意全无。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为什么她总感觉不一样了?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掀了被子下床,白筱走出卧室,发现叶和欢也没睡。

叶和欢笑眯眯地举了举酒杯:“要不要来一杯?”

白筱在她旁边坐下,叶和欢已经帮她倒好酒,“睡不着吗?”

“嗯。”白筱喝了一口就拧眉,再也不愿意喝第二口。

她从小就是乖乖女,偏偏跟叶和欢这个又抽烟又沾酒的家伙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只能说缘分这东西真的很神奇,如果当然生完孩子没在医院认识叶和欢,白筱绝对相信自己还可以更凄惨一点。

叶和欢斜了眼心不在焉的白筱:“想什么呢?”

“……想你。”

叶和欢笑,摆明不相信,过了片刻她的笑容淡下去,幽幽地说:“我那天在医院看到他了。”

“当时我差点就冲过去抱住他,可我知道我不能啊……”

白筱转过头,只看到叶和欢靠在她肩上,喝醉了一般喃语,“我就是他的孽障,害他一大把年纪还离婚,总不能把他搞到身败名裂才甘心,不然他老子的枪非毙了我不可……”

每个人心底都会藏着那样一个人,没办法白头偕老了,也没办法成为能相视一笑的朋友。

叶和欢的隐私白筱从不窥视,但从一些蛛丝马迹还是猜出和欢有真心喜欢的男人。

“对了。”叶和欢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递给她,“生日快乐。”

————————

白筱四岁前的生日过得很简单,一个鸡蛋一碗长寿面。四岁后她成了裴家养女,每次生日都会收到很多贵重的礼物,到她十九岁已经不再过生日,因为没了会为她点燃一个心形蜡烛圈让她许愿的人。

早上醒来照镜子,白筱发现自己的黑眼圈有些重,用热毛巾敷了敷才出门,只是刚踏出公寓楼,就被不知道已经在楼下蹲守了多久的景行逮了个正着。

————————

看着茶几上一大堆零食,白筱还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傻傻地坐在这?

白筱抬头看向床上的男人,他正低头专注地看文件,旁边景行正在汇报情况。

从她被景行领进病房,郁绍庭就没正眼看过她,俨然当她是这个房间里的家具一样,景行也没说是他自己等在楼下的还是郁绍庭授意的,只求她说:“您能不能去医院坐会儿?”

坐会儿……白筱觉得自己当时脑子抽了才会跟他上车。

郁绍庭没穿医院的病号服,衬衫领口的纽扣松开了两颗,右手小臂还用夹板固定着,平日打理有型的黑发很自然地垂下,有几缕掩住他微皱的眉头,少了几分迫人的戾气,整个人看上去温和又年轻。

“白小姐,方不方便去旁边打壶开水?”景行忽然回头,说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白筱拿了床柜上的水壶出去,等她回来,病房里哪还有景行的影子?

郁绍庭的薄唇边咬着一根烟,也没抽一口,只是任由烟自然地燃着,关着窗的病房弥漫着一股烟味,烟雾袅袅里,他左手翻着资料,偶尔会停下来想一想,白筱走过去,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她把水壶放回去,转身之际发现他嘴边的香烟烟灰已经很长。

几乎是条件反射,在烟灰掉落在被子上之前,白筱拿过床柜上的烟灰缸伸到他的眼前。

烟灰堪堪地落进烟灰缸里,火光电石间,郁绍庭那双漆黑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她。

白筱放下烟灰缸,想走回沙发边去,他却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干嘛?”白筱回转过头,故作镇定地问,只是面对他的注视耳尖子忍不住发热起来。

一个人的眼神跟他的年纪和阅历有关,当他绷着脸看你时往往能把你看得心里发毛,但当他专注地盯着你看,尤其是眼底还掺杂着类似情动时才有的温柔,白筱有些受不了。

如果昨晚的那句质问只是她毫无根据的猜测,那此刻白筱可以相信郁绍庭对她应该没那么简单。

就算不是非她不可的喜欢,也比好感多一点……

她想抽回手,郁绍庭的手劲重了些:“中午我想吃青椒炒牛柳。”

“医院旁边餐厅有。”

“……你回家做了给我送过来。”

他的语气太理所当然,白筱抿着唇角有点小矫情:“不会做。”

郁绍庭蹙眉,然后放开了她,低头一边继续看文件,一边不咸不淡地说:“我一般十二点吃饭。”

————————

白筱拎着包离开病房时没给郁绍庭好脸色看,出去的时候还故意把门关得震耳欲聋。

在遇上态度强硬的郁绍庭时,白筱觉得自己骨子里的奴性被激发了,就像是皇帝身边小太监,他随意地说一句“我想干嘛干嘛”,她就得立刻躬着身任劳任怨地伺候着。

让白筱心情变得更糟糕的是,她在走廊上看到了拎着保温盒的裴母蒋英美。

直到回到公寓,白筱脑海里似乎还残留着蒋英美当时瞬息万变的脸色,惊讶,尴尬,惊慌到愧疚。

蒋英美的侧前方就是郁苡薇的病房。

“你放心,外头那些女人我会让祈佑断了的,而且,只有你才是我承认的儿媳妇。”

蒋英美说过的话仿佛还在耳边,白筱已经不会因此而伤心,顶多算是心里有那么点小疙瘩,毕竟是曾经那样当做亲人信任和尊敬过的人,但从某种程度上又能理解蒋英美的做法。

————————

蒋英美在走廊碰到白筱后,显然没白筱淡定,从医院出来就打电/话给裴祁佑。

裴祁佑接到电/话之前律师正好把离婚协议送到他的办公室。

很多商人在离婚事情上就跟做生意一样,斤斤计较,决计不让自己吃一点亏。

裴祁佑的私人律师显然也考虑到了这点,离婚协议里很多条款看似公正实则都对裴祁佑有利,原以为裴祁佑会好好夸赞他一番,结果看了协议后的裴祁佑只是挥挥手让他离开,其余什么都没说。

协议里有一条:“离婚后御景苑的房子归白筱所有,另外,白筱每年可得到二十万的赡养费。”

离婚协议书封面上几个加粗的大黑字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触目惊心。

裴家这样的百年大户不能要有案底的儿媳妇,就算以后白筱被洗白了估计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要说蒋英美怎么认识郁苡薇的,还要从前两天郁苡薇带伤偷偷跟踪裴祁佑跑到裴家去蹭饭说起,郁苡薇性格活泼天真,长得跟白筱也有六分像,更重要的是家世好,给蒋英美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祈佑,我刚才瞧见筱筱了,”蒋英美似乎不知道从何说起,“筱筱……她是个好姑娘,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裴祁佑靠在皮椅上,忽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裴总,有位凌玲小姐说想见你一面。”

————————

五分钟后,凌玲坐在裴祁佑对面,似笑非笑地打量他,“没想到啊!”

裴祁佑俊脸上淡淡地,随手翻了一个文件夹,“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有个报社的朋友告诉我一个小道消息,你要不要听听?”

裴祁佑没说话。

“听说你跟一位正牌的将门千金在一块儿了?”凌玲单手支着下颌,望着裴祁佑的眼神透着一抹自讽,“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了解你,到现在才发现,我可能也不过是你的一枚棋子。”

裴祁佑签字的动作一顿,然后抬头看向凌玲。

“你别说你没利用我,借我的口告诉你妻子你改过自新的话,不对,现在应该要称她为前妻了吧?”

凌玲看他的眼神像是要吃了自己,莞尔,起身掸了掸裙子,“我马上就要出国了,特意来跟你道个别。”

等她出了办公室,裴祁佑扯了扯领带,然后一把扫翻了桌上所有的文件。

————————

白筱带着饭菜去医院,是郁景希来开的门,还热情地替她拎袋子,“小白,很重吧,我来好了。”

“你今天不上学吗?”这个时间点郁景希应该在学校里。

“今天上午考完试就正式放假了,小白,难道你不知道吗?”

白筱扯了扯嘴角,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还真的没注意,郁景希已经拎着饭菜到床柜前打开来。

“爸爸,小白做的饭菜呢!”郁景希捧着饭盒,喜滋滋地凑到郁绍庭跟前。

郁绍庭没搭理他,而是抬眸看向还立在那的白筱。

白筱别开头避开他的目光,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很快郁景希又贴过来。

“小白,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吃炒海带所以特意给我做的?”

面对郁景希那双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白筱摸了摸他软软的卷发,“快吃吧,不然就凉了。”

白筱忽然庆幸自己做了两人份的菜跟饭,至于炒海带紧紧是因为她自己喜欢,就顺便凑了一个菜。

郁景希欢快地捧着饭盒子跑到床边,菜香弥漫了整个病房,白筱眼梢瞟过去,看到郁绍庭不紧不慢地吃着,至于郁景希狼吞虎咽地,一双小肉手扒饭的速度惊人,吃得脚边都是饭粒。

看到自己做的菜这么受欢迎,白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饭后,郁家那边就来接郁景希回去,门打开的时候,白筱想要躲已经来不及。

进来的是一个穿军装的男人。

郁景希捂着小嘴在白筱耳边小声说:“我二伯!”

白筱从沙发上起来,对方显然也发现病房里有外人,初看到白筱时有些讶然,随即脸上回复如常。

郁仲骁出于礼貌朝白筱点了点头,然后就让郁景希收拾书包。

有些沉默的男人,虽然没有郁绍庭长得好,但身上那股常年身居高位的浓郁军人气场令她肃然起敬。

郁仲骁带着郁景希离开时,白筱还忍不住往门口多瞟了几眼,就听到旁边响起郁绍庭不紧不慢的声音:“别看了,我二哥不喜欢你这类型的。”

白筱转头,郁绍庭已经低头继续看文件,有些来气地说:“那真不巧,我刚好喜欢他这种穿军装的。”

郁绍庭从文件上抬起头,目光逼视着她:“你再说一遍。”

……本章完结,下一章“离开,对你是最好的结果【离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