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18章:她在他眼里看到了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珍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18章她在他眼里看到了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珍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刚收拾好自己,就有人按门铃,她跑去开门,来人她认识,是裴祁佑的私人律师。

“白小姐,这是御景苑房产过户的文件,你看一下,要是没问题就签字。”

律师从公文袋里拿出一个牛皮袋,递到白筱跟前,“然后我陪你一起到房产局办好相关手续。”

“没必要那么麻烦,反正我也是要卖掉的,如果文律师方便的话,能不能把这套房子先挂到房产中介去,过户协议到时候直接让买家签好了。”

律师略微诧异地抬头看她。

白筱在小便利条上写了自己的银行账号递给他:“至于卖掉房子的钱就汇到这张卡上。”

那份离婚协议还被她搁在茶几上,送走律师,白筱也拿了它出门。

——————————

裴祁佑接到白筱电/话时正在削梨,一不留神,锋利的刀刃划过手指,鲜红的血液立刻涌出来。

郁苡薇吓得一边喊特护阿姨一边拿过纸巾替他按住伤口,“怎么这么不小心?”

鲜血染红大半张纸巾,裴祁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

他走出病房,走得很远才接了电/话。

“协议我已经签好了,你现在有空吗?我在民政局等你。”

白筱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她坐在民政局等候排椅上,旁边排成长队的一对对年轻男女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倒愈发衬得她坐在那里形单影只,不时还有好奇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裴祁佑对她狠,白筱觉得是她活该,因为是她自己将那把利刃送到他的手里让他来捅她。

她笃定裴祁佑一定会来,结果他比她预想中来的要快很多。

当她起身准备去专门办离婚的地方时,却被拉住了手臂,她回头,“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裴祁佑眸光一闪,“我们在国外登记结婚,离婚需要到人民法院以诉讼的方式,文律师已经在处理了。”

——————————

白筱从民政局出来,原本的淡漠被难堪取代,脚步快而凌乱,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

并不是他想拖延领离婚证的时间,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离婚过程很繁琐,她之前的言行瞬间变得可笑。

紧跟着出来的裴祁佑及时扶住了要跌倒的白筱,“没事吧?筱筱,我送你回去。”

这算是强者对狼狈者的同情吗?

白筱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了句“不用”就下台阶,然后拦了辆出租车。

车子将裴祁佑的身影远远地甩在后面。

白筱靠在座位上,包里的手机不知道已经响了多少遍。

当手机震动逐渐消失在膝盖上,白筱才拿出手机,上面一连串未接来电都是郁绍庭的号码。

接下来很久手机都没了动静。

没到星语首府小区门口,白筱就让司机停了车,她觉得有些胸闷,当散步走回去,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正走到一家便利店旁,屏幕上显示的是“郁景希”的名字,白筱想了想还是按了接听键。

听筒里传来的不是郁景希脆生生的声音,而是郁绍庭硬声硬气的质问,“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白筱听出他声音里压制的怒气,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你有事?”

“不是让你早上过来吗?”

白筱:“我看没什么事就不过去了。”

“……”

郁绍庭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我没吃早餐,中午多带点饭过来。”

说完,他就掐断了电/话,不给她任何回绝的机会。

白筱盯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很久都没动一下,抬头的时候看到便利店柜台上陈列的计生用品。

对郁绍庭,白筱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应该是……敬畏中又带着些许的暧/昧。在离开丰城之前,她最想偿还人情的就是郁绍庭,他把她从警局带出来,在下雨的时候带她回去,又在着火的车库里把她救出来……

在她的人生里,除了二十岁的裴祁佑,郁绍庭是另一个愿意这样帮助她的男人。

没有一个男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好。

白筱明白这个道理,郁绍庭不缺钱,而她这里只有一样东西是他想要的。

走进便利店,在营业员怪异的打量下,白筱拿了一盒杜蕾斯到她面前,结了帐放进包里离开。

——————————

白筱在病房外站了很久,直到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她才打开了病房的门。

当她一脚跨进去时竟心生了怯意,想要临阵脱逃,终究还是捏紧手里的杜蕾斯硬逼自己走进去。

郁绍庭靠在床头,搁在耳边的卡通手机跟他整个人都很不搭。

听到动静,他转头朝门口望过来。

瞧见白筱时,郁绍庭脸色明显有阴转多云的趋势,他把小手机随手丢一边,“怎么这么慢?”

发现白筱两只手都没拎饭盒,他蹙起眉头:“让你来送饭,饭呢?”

白筱站在病床边没有动。

郁绍庭的视线落在她紧攥着包的手上,盯着看了几秒,然后抬头望着她:“怎么了?”

强硬的质问突然化为温柔的询问,转变得太快,语调略略有些不自然。

白筱同样也看着床上的男人。颀长精瘦的身躯,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她的目光沿着他平坦的小腹下移,最后定格在他西裤的裤裆位置,手心里的计生用品盒子几乎要被她捏碎。

她走到床头,在他的注视下蹲下去,双手攀着床沿,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郁绍庭已经坐起来,低头看着她有心事的样子:“到底怎么了?”

白筱像是鼓足了一口气,突然探起身,伸出的双手勾住了郁绍庭的脖子,趁他不备轻易地就把他的头拽下来,在他反应过来时,白筱已经主动吻上来,因为太急,没有对准他的薄唇,亲了他的脸颊。

她起得太猛,郁绍庭冷不防地被一扑,整个人都往后倾了倾,刚圈住她的腰她的唇已经送上来。

软软的唇瓣印上他的脸,就像是棉花碰到钢铁,郁绍庭心头一紧,搁在她腰际的手收得更紧,稍一偏头,两人的嘴唇几乎要贴在一块儿,他的眼底仿若噙了一抹似笑非笑,似乎对她突如其来的主动很好奇。

然后他真的笑了出来,很轻的一声笑,嘴边翘着一点弧度,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深邃中透着光点。

“怎么今天突然这么热情了?”

白筱放开他,站起来,迎上他望过来的眼神,“我明天回黎阳去。”

顿了顿,她继续说:“以后可能都不会再回丰城来了。”

郁绍庭嘴边那丁点笑意立刻消失了,咄咄地盯着她:“什么叫不再回丰城来了?”

“你帮了我那么多次,是个人都该懂得知恩图报,不过钱你可能是最不屑的。”

白筱把手心摊开,一盒包装褶皱的杜蕾斯被她放在床柜上。

郁绍庭看着那盒计生用品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吓人,“什么意思?”

白筱垂着眼不看他,只是静静地说着,“这是我走之前唯一能给你的。”说完,她解开了棉袄的拉链,然后褪下,里面是一件薄薄的贴身高领毛衣。

郁绍庭只是看着她,脸上看不出喜怒,但阴沉得可怕。

白筱握着毛衣下摆的手轻颤,冰凉的指尖扫过腰际,她微微战栗,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害怕。

“怎么不脱了?”郁绍庭的声音很冷很沉,“不是说要伺候我吗?过来。”

白筱抱着自己的手臂,哪怕每一步都走得维艰,但还是咬紧牙不让自己退缩。

她不想再欠任何人,她的后半生不应该再像前二十年一样为报恩而活,那么就一次性解决吧!

郁绍庭见她这么顺贴,心里的怒气更盛,以往怎么都没见她这么听话过?

眼梢瞟见床柜上那盒杜蕾斯,他突然恨不得掐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望着她的目光愈加冷,在她走到他跟前时,强压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蹲下去。”

几乎不夹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郁绍庭拽过她的手搁在西裤的皮带上:“自己解开。”

忍着心中翻腾的屈辱感,白筱强作镇定,双手拿住皮带的金属扣,开始费劲地解,好不容易“啪嗒”一下解开了,他冷冷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把拉链拉下去。”

“自己解开。”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声音里是不容她违背的强硬。

白筱的心脏越跳越快,身体却僵硬了,脸色也蓦地一白,手臂被狠狠一扯,她跌倒在病床上。

当身后覆上沉重的男性躯体,白筱挣扎,他却禁锢了她的双手,没有怜惜,仿佛泄怒一般,她紧紧咬着牙关,无声地承受这一刻所有的一切,这都是她自己答应的……

“我小叔你又不是没见过,避讳什么?”郁苡薇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白筱心头一紧,刚要看向门口,郁绍庭却突然起身,一把拽过她的手腕。

————————

“咦?怎么没人?”郁苡薇推开门,病床上空空地,什么人也没有:“奇怪了,刚刚明明有声音的呀……”

裴祁佑双手抄袋站在床边,对郁绍庭在不在房间里这个问题并没多大兴趣:“可能是风声。”

郁苡薇煞有其事地点头,“可能吧。”然后她的视线被床柜上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吸引。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待人冷冰冰的小叔居然好这一口,在医院准备这个,这是要泡护士吗?

转身的时候,郁苡薇一个趔趄,要跌倒时,裴祁佑伸手去拉她,“小心。”却反被她带倒在了病床上。

两人侧躺在床上,郁苡薇被裴祁佑护着,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心上人,裴祁佑本来就长得好,加上对待她又温柔体贴,如今这般暧/昧的姿势,她的脸颊泛红,想到床柜上那盒杜蕾斯忍不住心跳加快。

“身体又不舒服了?”裴祁佑发现她的异样,去摸她的脸。

郁苡薇却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有些事裴祁佑比谁都清楚,他喉结动了动,当郁苡薇的小手准备乱来时,一阵天旋地转,裴祁佑已经双手撑着床,把她困在他跟病床之间。

———————————

外间的动静清晰地传进光线昏暗的衣柜里。

白筱贴着柜子,一动不敢动,郁绍庭正搂着她,他紧紧贴住她的后背,火热的气息缠绕在她的脖颈间。密闭的空间,她甚至清晰地听到郁绍庭的心跳声,咕咚咕咚,慵懒而沉稳。

他突然俯下头在她耳边轻喃:“他们在外面做什么?”

她闭上眼,不去看,但却捂不住耳朵,外间的动静断断续续传入她的耳里。

郁绍庭忽然伸手去推衣柜门,当一缕光线透进来,白筱惊慌地想去阻止他,而他已经先一步收回了手,沉重的身体覆在了她的后背上,她想挣扎却不得。

她转过去的视线,正好清晰地看到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幕——

裴祁佑正俯首亲郁苡薇的唇,哪怕只是一条缝,白筱依然感受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珍视。

“祁佑,我爱你,我好爱你~”郁苡薇双手圈着他的脖子,仰着小脸,甜蜜又幸福。

裴祁佑的手拂开她唇上的发丝:“是不是感冒了?声音怎么不对劲。”

郁苡薇吸了吸鼻子,哼哼:“好像是有点难受……”

“带你去医生那里看看。”说完,他起身。

郁苡薇没起来,而是敞开双臂:“你抱我,我腿酸。”

几乎是门关上的同时,衣柜的门哐当一声开了,白筱衣衫不整地站在那。

郁绍庭甩开她的手,没再管她,径直进了洗手间。

————————

白筱站在医院门口,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才在病房里发生的一切。

闭上眼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良久,深吸了口气,睁开眼,看着前面来往的车辆,只觉得眼圈有些酸疼,拖着疲惫的身子骨往公交站牌走去,却在半途停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裴祁佑推开一家药店的门出来,拿了一盒药和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

路边停着一辆雷克萨斯,他没有瞧见她,打开车门上了车熹。

路灯光落在车头,也让人看清了车内的一幕。

副驾驶座上郁苡薇昏昏欲睡,身上盖着男士大衣,裴祁佑把水杯搁在一旁,摸了摸她的额头,说了句什么,郁苡薇才揉着眼醒过来,靠进他的怀里,就着他的手吃药,然后又拽下他的领子亲吻他。

行人寥寥的路边,车内两人耳鬓磨腮,没多久,车子就启动开走了靴。

白筱望着轿车远去时艳红色的尾灯,良久,才走向药店,她也需要买药。

——————————

寂静寒冷的冬夜,很容易触发人心底的负面情绪,然后不可自拔地感伤和缅怀。

当白筱抱着一桶方便面坐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窗边,身后的热闹跟她心里的孤寂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在失落着什么,就是说不上来的难受。

“小姐,你还好吗?”营业员过来收拾顾客留下来的垃圾,看到白筱呆呆地坐在那。

白筱回神,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就是被热气熏得有些睁不开眼。”

营业员望着她红红的眼圈,又低头看看那桶差不多冷却的卤肉面,没多说什么就走开了。

从便利店出来,白筱收到了一条短信,“小白,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极具郁景希特色的口吻,白筱难受的心情好了点,坐上公交时回过去:“干什么?”

过了会儿短信进来,只有两个字:“想你。”

——————————

郁绍庭在洗手间里待了老半天,越洗越心烦,索性扯了条浴巾围在腰上就出来了。

右手上的夹板被他卸掉,就连绷带也扯了丢进垃圾桶。

病房沙发上,郁景希蹬了小皮靴,一边拿着小手机一边捂着嘴,眯开眼笑,别提有多讨人嫌。郁绍庭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圈,除了郁景希房间里再也没有第二人。

“爸爸”郁景希已经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讨好地笑:“洗好澡了呀?”

郁绍庭看着他那双跟某个没良心女人一模一样的眼睛,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烦躁又涌上来,郁景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郁绍庭的脸色,见他莫名其妙地黑了脸,关心地问:“爸爸,你不高兴啊?”

郁绍庭走到床边,拿了根烟点上,也不抽,抬头看向郁景希:“拿着手机在干嘛?”

“跟吴辽明聊天呢,他约我过年一块儿去看《爸爸去哪儿》。”

“手机拿过来。”

郁景希立刻支支吾吾了,不肯过来,“爸爸你自己不是有手机吗?”

郁绍庭望着他,什么也没说,那眼神让郁景希有些顶不住,连垂死挣扎都没做就送上了手机。

“我还顺便跟小白联络了一下问她有没有时间。”郁景希咬重“顺便”两个字。

郁绍庭打开收件箱按下翻键,一列短信收件人全是“我的小白”,最后一条短信是两分钟之前。

“今天下午在跟朋友逛商场,景希呢?下午都干了什么?”

郁绍庭盯着这条短信,脸色更冷,下午逛商场?那刚才说要伺候他的女人又是谁?女人就是睁眼说瞎话的动物,尤其是这种净知道用一双清纯大眼睛迷惑男人的女人。

当即郁绍庭就打了一串字,“这么巧,我爸爸下午也去逛商场了,我看他现在好累的样子。”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把短信发出去,病房的门就开了。

进来的是郁家老太太。

郁绍庭不动声色地删了短信内容,又把手机搁到床柜上。

——————————

郁老太太带着郁景希一块儿过来探望儿子,刚进门就瞧见沙发上的一件女士外套,还有床柜上的一盒杜蕾斯,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幸好她不是一般的小脚老太太,第一反应不是敲门问儿子,而是出去到护士站那里打探了消息。

果然,护士长说刚才有一个女人和一对年轻男女过来看望老三!

那对年轻男女,自然是苡薇他们。

这会儿,看到郁绍庭那样子,以过来人的经验,更确定他刚做了激烈的体力运动。

坐到郁景希旁边,老太太剥着橘子,貌似不经意地说:“什么时候带回家来让我跟你爸瞧瞧?”

郁景希早就竖起小耳朵,生怕听漏了什么。

“你既然跟人家好了,就别委屈人家,你年纪不小了,早点把事情定下来也好。”

郁绍庭把烟灰弹了弹,默不作声。

郁老太太以为儿子想金屋藏娇,顿时沉了沉脸:“我的话你听进去没有?你都这样对人家姑娘了,这要搁我们那年代,你这就是**罪,是要坐牢的。”

“奶奶,什么是**罪?”郁景希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半仰着脸问。

然后小孩子的话又一次被忽略。

郁老太太盯着叼了根烟脸色如常的儿子,心急如焚,你给我儿媳妇,给我儿媳妇啊!

在老太太快沉不住气时,郁绍庭抬起头,迎上她的目光:“我带回来你们就同意了?”

郁老太太刚想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试探地道:“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千万别是她猜到的那个……

她又瞟了眼那盒计生用品,原本的喜悦被冲淡,反而担忧起来,结果郁绍庭一句话彻底摧毁了她的希望。

“您不是已经想到了吗?”

——————————

这一夜对郁家来说绝对是不平静的。

远在首都的郁总参谋长接到老伴的电/话,立刻暴跳如雷:“胡闹,胡闹!简直是胡闹!”

中气十足的吼声直震得窗户玻璃震了三震。

郁老太太是又欣慰又心酸,好不容易郁家其中一个儿子脱“光”了,结果对象偏偏是个结了婚的,这要说出去,还不如光杆司令呢,“老郁,你说这咋办呢?这要是有了孩子可不好办了。”

那头,郁总参谋长一点也没松口:“有孩子又怎么样?我不承认就永远不是我郁家的儿媳妇!”

“你说小三怎么就……”郁老太太欲言又止,也是头疼不已。

郁总参谋长的血压也在噌噌地升高,这个小儿子从小就离经叛道,不像老大老二一样省事,小时候整天拉帮结派地打群架,人家争着当解放军当警察,他却拿着玩具枪嚷着要当强盗。

别人家三岁的孩子站在国旗下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我们万众一心。”他却挺着小腰杆斗志昂昂地唱:“抱着敌人的老婆,洞房,洞房,洞房房!”

都说三岁看八十,郁总参谋长差点呕出一口血来,早知道出生那会儿就把他掐死算了!

挂了电/话的郁老太太还没缓过一口气,家里的保姆上楼来喊她,说是小姐回来了。

郁老太太一下楼,就看到郁苡薇挽着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坐在客厅里,之前她去医院见过裴祁佑,而且她跟老姐妹去打牌偶尔好几次都遇到裴太太,是个很温和亲善的女人,因此对裴祁佑的印象不错。

郁苡薇已经欢欣雀跃地跑过来,拉过老太太的手,“奶奶,有个好消息我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郁老太太还是不着痕迹地打量起那边起身的裴祁佑。

裴家的事情她多少听说过一些,对于裴祁佑能在那样的困境里东山再起还是蛮赏识的,虽然也知道他之前跟娱乐圈一些女明星模特有绯闻,但现在看他一表人才,也暂时敛去了有色眼镜。

郁苡薇看出奶奶对裴祁佑的印象不错,羞涩地看了眼裴祁佑,才说:“我打算跟祁佑订婚了。”

郁老太太一脸讶然,如果她没记错,这两人也没认识多久。

郁苡薇:“奶奶,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妈咪了,她说过几天办完画展就回来一趟。”

所有即将出口的疑问都被这个消息所冲淡,郁老太太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妈回国了?”

“嗯,妈咪说,有些事需要面对,这二十几年她已经让您跟爷爷伤透心,不想再遗憾终生。”

郁老太太摸着郁苡薇的手,眼底有泪光闪动,连连点头,“等你妈回来,咱们就办场风光的订婚宴。”

——————————

从郁家院子出来,郁苡薇快乐得像一只脱离鸟笼的金丝雀,“我就说,只要搬出我妈妈,奶奶一定会答应的!”

裴祁佑脸上却没有过多的喜悦,上车之前,嘱咐她先进去,“晚上好好休息。”

郁苡薇发觉裴祁佑今晚的心情不是很好,在他上车前,喊住了他,然后扭捏地拉住他的手,灯光下,是一张白里透红的俏丽小脸,“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缺点,但以后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和你家人的。”

今天的郁苡薇穿了一件象牙白的大衣,眉眼弯弯,五官清秀而精致,长长的卷发编成鱼骨辫搭在左肩上,露出弧度优美的白皙脖颈,身材纤细匀称,一双黑琉璃般美丽的眼睛含羞地望着他。

裴祁佑低头看着她,忽然神思有些恍惚,深藏在心底的那份感情逐渐萌芽然后一点点地茁壮成长。

他抬起的手拂过她鬓边的碎发,替她勾到耳后,然后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进去吧。”

郁苡薇踮起脚尖,回啄了下他的侧脸,羞赧地抿着唇:“那你路上小心。”

——————————

裴祁佑从军区大院出来,没有直接回裴家,而是驱车在路上乱逛。

时隔多年,他重新寻觅到了一份让他心动的感情,明明跟郁苡薇在一起时也能重温年少时那种美好安静的滋味,为什么一到了晚上心里会觉得空空的?

车子行驶在车流里,漫无目的地开着,嫌暖气让他转不过气,打开天窗,连所有车窗都降下,冷冽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犹如锋利的薄刃刮在脸上,原本心烦意燥的情绪才好转了一些。

莫名地,他感到有一个黑洞正在吞噬着自己,偌大的空虚占据了他的身体,他已经拥有了财富,也拥有了一份爱情,马上就要订婚然后会结婚,为什么还是会觉得不满足,像是有什么在从身体里流逝……

最后车子停在丰城老城区的一片拆迁楼房附近。

过去这么多年,这里依旧没什么变化,他下车的时候,远远地就有犬吠声传来,循着记忆,他找到了当年住过的房子,地面都长满了青苔,简陋的楼道里四下是垃圾,一楼的灯坏了,光线昏暗。

他搬起房子门口的枯了花的盆栽,下面果然有一个钥匙,门锁已经生锈,花了很长时间才打开。

里面布满了蜘蛛网跟灰尘,因为常年没人住,已经断电断水。

借着廊上的灯光,他走进去,看到一张全家福摆在茶几上,应该是当时搬家时忘了带走。

他谈成第一笔生意,就赚了不少钱,在市区买了一套二手房,但在那之前,白筱回来后,他们还一起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她依旧没什么变化,负责一切家务,照顾他奶奶跟母亲,没有一句怨言。

其实当时他已经在外面有人了,经常不回来过夜,即便是回来,也从不跟她睡一起,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没有察觉,只是她从来不问,每晚都等他,等到趴在餐桌上睡着,那时候的白筱是真傻。

裴祁佑在铺了白布的沙发坐下,他双手拂过脸,最后捂着嘴,盯着全家福里那个随意编了个辫子垂在肩上的白筱,渐渐红了眼眶。

——————————

白筱在外面晃了很久才回到星语首府。

一辆轿车停在楼下,车里的人看到她立刻下来,是裴祁佑的秘书张晓丽。对白筱跟裴祁佑的关系,张晓丽并不清楚,但既然裴祁佑让她过来接白筱去酒店,也不敢违背命令。

“你回去吧,明天我自己会去车站。”白筱上楼前回头说。

张晓丽很为难,裴总说一定要亲眼看着白筱上高铁。

白筱看出她的意思,“放心,你回去告诉他,我一定会离开,不会打扰到他的好事。”

见张晓丽还是不放心地站在那,白筱也不想多浪费口舌,索性管自己上了楼。

毕竟同事一场,张晓丽发现白筱脸色不是很好,也不敢逼她,只好回到车里守着。

——————————

回到公寓,叶和欢就从房间出来,指着客厅里一个大箱子,“这是裴家司机刚才送来的。”

白筱打开盖子,里面很多都是她住在裴宅时放在卧室里的东西。

不用任何言语说明,白筱就懂裴家那边的意思了,虽然已经打过预防针,还是心头一阵难受。

裴祁佑马上就要跟郁苡薇订婚,等新妇进门,她的东西摆在那里不是膈应人家吗?

白筱重新合上箱子,叶和欢把一个纸袋放在她的脚边,“去福奈特干洗衣服,顺便把你的取回来了。”

袋子里装的是一套男士衣服,衬衫跟休闲裤,那次她例假来时从沁园穿回来的。

手指抚摸着雪白的衬衫领子,白筱感觉就像是在触碰那张肤色白皙、五官深刻的脸庞,她不让自己再多想,合起袋子,看向叶和欢:“和欢,我明天回黎阳。”

……本章完结,下一章“叔叔,你知道怎么去黎阳吗【寻母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