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0章:也许还没爱上,但最起码是喜欢你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0章也许还没爱上,但最起码是喜欢你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这些日子的心情很不好。

最先发现这点的是助理蔺谦,他当着郁绍庭的面接了老婆的电/话,第二天清早就被派遣去伦敦出差。

尽管郁绍庭一脸“公司业务出问题,我也没办法”的无奈表情,但蔺谦却相信这是赤/裸裸的公报私仇。

秘书景行很快也察觉到了郁绍庭的异常。

因为之前有一段时间他清闲得快要淡出鸟来,但郁总出院后他开始忙得快要吐血。

郁绍庭又成了工作狂人,路过他的办公室的员工经常可以听到他在发脾气,一份数据报表可以让财务部员工从早上八点改到凌晨两点,最后查收时又云淡风轻地飘出两个字:“重做。”

在会议上郁绍庭也恢复了以往一句话能噎死人的死人脸形象,任谁都看出大BOSS最近十分反常。

另外,景行发觉到,郁总看手机的次数未免太多了点。

看文件资料的时候瞄一眼,开会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坐在车里时也会心血来潮地解了锁什么的。

这让景行不由得想到大学时自己谈第一个女朋友时傻愣愣的样子。

大年廿九晚上,受邀参加盛鼎实业酒会的郁绍庭,更是让景行刮目相看,他跟了郁总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郁总还有这么阴损的一面,居然在侍应生托着盘子经过他时,刻意伸脚绊了人家一下。

别人没瞧见,但站在郁绍庭身边寸步不离的景行看得一清二楚。

三杯红酒经过一番东倒西歪地碰撞,毫无意外地全部洒在前面一个男士的西装上。

被泼了酒的宾客是裴氏集团的总裁裴祁佑。

酒会上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郁绍庭若无其事地喝完杯中的红酒,在裴祁佑的视线不经意投过来时,他还主动跟人家点头。

景行差点竖大拇指,背后阴了人家居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地跟对方打招呼的也就自家BOSS了!

然后郁总就接到了郁老太太的电/话,说是小少爷突然口吐白沫进了医院。

——————————

郁绍庭今晚其实没有喝多少酒,但从医院出来回到车上,太阳穴却一阵难耐的刺痛。

他闭眼皱眉揉着额角,靠在座位上,前面的景行问:“郁总,还回酒会吗?”

车厢里安静了会儿,后座才传来略带着疲倦的低哑嗓音:“回沁园。”

——————————

回到沁园,走进空荡的别墅,坐在沙发上时,郁绍庭发现自己心里空空的像是缺了一块。

这是过往三十四年从没发生过的诡异情况。

他看了眼茶几上安静躺着的手机,扯了领带,解开几颗衬衫纽扣,才稍稍平复身体里的烦躁。

不可否认,这些天他“偶尔”会想起那个女人,那个不识抬举的女人。

一股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盘踞在他胸口,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现象。

明明是她先勾/引的自己,现在自己已经将计就计往她的陷阱里跳了,她倒好,居然没了下文。这个女人,看来他需要对她重新进行评估,不但水性杨花,还喜欢半途而废。

那天她说什么,他勾着有夫之妇不放?

郁绍庭冷笑,好一招贼喊捉贼,明明在他身下叫得那么舒服畅快的是她,还敢往他身上扑脏水!

——————————

洗完澡,郁绍庭没有当即睡觉,而是去了书房坐在书桌前浏览网页。

电脑没有关机,他轻轻一碰,屏幕就亮了,页面还是他早上浏览过的那一个。

“一直暗恋我想要勾/引我的女人,在跟我做/爱后,态度好像变得冷漠了,为什么?”

提问时间是前天晚上七点半,浏览量已经达到2386,问题下面也搭起了高高的楼,答案五花八门。

一楼回答:“可能她更喜欢精神恋爱,做/爱吓到她了。”

接下来几楼的回答还算正常,不和谐因素在十七楼出现了,“是不是你不行呀?”

郁绍庭的脸直接沉下来,迅速地回击过去:“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对男人来说,否定男人的性能力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尤其是那种自视甚高的男人。

很快,对方就回复了:“那是不是你精虫上脑,整天想着ML,让她烦了?”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不和谐评论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楼主,要是你没办法满足她,可以让她联系我。”

“楼主,你想多了……”

“楼主的床上功夫厉害嘛?妹纸一枚,求约炮!”

还有人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觉得,可能是她又遇上了更让她心动的男人,反正你,她已经得到手了,索性移情别恋,楼主,别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这枝花。”

“楼主,你确定是她暗恋你勾/引你的?呵呵……”

“与其在这里装怨妇求存在感,我劝楼主你倒不如去药店买几盒伟哥来的实在。”

郁绍庭越往下看越恼火,尤其是看到各种质疑的话语,气得他差点拍散键盘,最后还是冷静下来,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在那些楼底下进行反驳,结果很快就遭到了围攻。

“楼主,你个傻帽,下次套马甲之前记得把头像也换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智商捉急,大家千万别被他传染了。”

一团怒火直袭郁绍庭的大脑,他重重地合拢笔记本,然后拿过手机拨通了沈劲良的号码。

当郁绍庭提及有一群人在网上对他本人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沈劲良已经穿了睡袍坐在电脑前,把手机换到左手上,右手在键盘上敲击,登陆了邮箱:“郁总,你现在把网页地址发到我邮箱里。”

电/话那头突然就没了声,随即就传来被挂断的“嘟嘟”声。

——————————

郁绍庭随手把手机丢到一旁,走到卫浴间,看着镜子里五官线条立体的英俊男人。

他暗恋想要勾/引白筱那个蠢女人?可能吗?

如果她不是他孩子的母亲,他根本连理都不会理她,别以为抓着这点就想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郁绍庭点了一支烟,半躺在床上,但有些事是不想则已,一想就压不下去,他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重新拿过手机,打开微信客户端,唯一的好友“爱吃鱼的小猫”头像是灰色的。

他盯着那个卡通猫的头像看了良久,然后发了一句“在吗”过去。

直到手机屏幕暗下去,都没有等来回复。

郁绍庭索性把手机搁一旁,自己盖了被子睡觉,过了会儿却又拿过床柜上的手机。

想到郁景希说到白筱时那思念哀怨的表情,郁绍庭本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点了点,很快就出来一条信息:“小白,我很想你,你最近都在干嘛呀?”

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头像也是暗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思想会变得放肆,经常会做出一些平日里称之为幼稚、冲动的事情来。

郁绍庭又发了一条信息:“小白,今天我爸爸去相亲了,对象是个漂亮的阿姨。”

“我爷爷奶奶很喜欢那个阿姨,不过我爸爸他跟我说比较喜欢你这样类型的。”

刚按下发送键,郁绍庭看着还在发送中的信息,火光电石间下床冲过去拔了路由器。

突然的网络切断导致信息前面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惊叹号——发送失败。

郁绍庭暗自松了口气,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是李婶哭哭啼啼的声音,“三少,小少爷不见了!”

——————————

与此同时,李婶口中“不见了的小少爷”正趴在出租车车窗上望着迅速倒退的夜景。

前面的司机对这个漂亮的小男孩很有好感,“小朋友,你去黎阳做什么?”

“找小白。”郁景希其实平日里不太爱搭理人,当然白筱除外。

“你一个人?”

郁景希掏出小手机看了看,小白还没有给他回电。他小心地收起手机,这是他唯一能跟小白联系的工具,面对司机的困惑刚想点头,但想想不对,忙摇摇头,“不是,我爸爸在车站等着我呢!”

司机这才放心了,要不然他真得把这个孩子送到警局去。

到了火车站,郁景希又可怜巴巴地从储蓄罐里掏钱。

计时器上显示八十六块,加上三块钱燃油费,一共八十九块。

储蓄罐里是郁景希平时积攒的零钱,硬币差不多倒出一半的时候,郁景希就不乐意再倒了,他捧着小猪储蓄罐,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瞅着司机,“好像只有四十二块钱呢。”

下了车,郁景希还讨巧地嘱咐司机大叔要小心开车。

等出租车开走了,郁景希左右看了看,抱紧储蓄罐到角落里,全部倒出来数了数,还有五十三块钱。

刚才他问过司机大叔,从丰城到黎阳的儿童票应该只要三十几块。

春运期间,哪怕是大半夜,火车站也不见空旷,到处都是回家过年的人。

郁景希进了火车站,东张西望了会儿,听到旁边有个男人打电/话说要去买票,他竖着小耳朵听了会儿,然后在对方挂了电/话拉着行李箱朝某个方向走去时,立刻迈着小腿小跑着跟上去。

火车站购票处排着几个长长的队伍,郁景希抱着储蓄罐也站在里面。

当有人问他爸爸妈妈呢,他很淡定地指着不远处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那个是我爸爸。”

轮到他买票时,郁景希就仰着小脸对身后的女人说,“阿姨,你能帮我买一张儿童票吗?”

事实证明,长得漂亮又嘴巴甜绝对是秒杀妇女的最佳武器。

但很快郁景希就耷拉了双肩,现在的车票都是实名制,他没有身份证或户口簿,不能卖。

从队伍里出来,郁景希三步一回头,当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看时,他立刻跑到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身边,在对方出去的时候紧紧跟着,顺便通过安检进了候车大厅。

广播里优美的女声在播报有车次即将出发,当听到黎阳两个字时,郁景希慌忙跑到五号检票口。

郁景希靠一张甜嘴问了队伍最后的乘客,得知这趟火车的底站就是黎阳。

检票口站了检票员,他就扯着书包肩带找了座椅坐下,等检票结束后,趁着检票员离开的空档,从翼闸门底下爬了过去,然后拔腿就跑,跑过过道,很快就看到一辆火车,车次正是刚才广播里报的。

郁景希是跟在一个长相斯文、穿着不错的男人身后进的火车。

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还是有点小紧张,跟紧前面的男人,当前面的男人回头,郁景希慌忙地转身东张西望,当对方往前走时,他又急忙追上去,走走停停,就像一条小尾巴。

那个男人进的是一等座的车厢,当动车开出车站,还有几个座位是空着的。

郁景希随便找了个空位,旁边的乘客忍不住看他,问他怎么不跟爸爸妈妈在一块儿。

“我妈妈已经在火车站等我了。”郁景希说得脸不红气不喘,从书包里拿出手机,侧头看了眼外面的夜色,让旁边的乘客帮他给白筱发了一条短信,“小白,我在去黎阳的动车上,你来火车站接我好不好?”

——————————

得知儿子失踪的郁绍庭,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失措。

他换了衣服,开车赶去医院,一出电梯,就听到郁老太太的哭声响彻整个走廊。

病房里值班的医生跟护士都在,就连院长也被惊动了,都在往医院赶的路上。

李婶站在一边焦急又自责地抹眼泪,看到郁绍庭立刻上前,“三少,还没有找到小少爷。”

“邵庭,怎么办?打景希的手机也没人接,他会不会……会不会……”老太太说不下去,泪珠子拼命地往下掉,越想越惊慌,这次不比上回,大晚上的要是走丢了,找人都困难。

郁绍庭转头问李婶:“派人去星语首府找了吗?”

李婶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郁绍庭的话中意,是呀,郁景希最近一直吵着嚷着要见白老师。

郁绍庭抿着薄唇,拿着车钥匙就转身又出了病房。

——————————

叶和欢打开门,就瞧见门口穿着黑色大衣、身姿颀长挺拔的郁绍庭。

儿子走了,老子就来了,这父子俩是真赖上白筱了吗?

叶和欢刚想说“白筱不在”,郁绍庭已经先开口,“郁景希有没有来过这里?”

虽然他脸上没有过多表情,但叶和欢还是察觉到一丝异样,“来是来过,不过早就走了。”

郁绍庭蹙眉,往她身后扫了眼,淡淡地问:“白筱呢?”

“白筱回黎阳老家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叶和欢诧异,她以为白筱告诉了他。

郁绍庭没回答,转身就准备离开,倒是叶和欢叫住了他。

他回过头来,叶和欢看着他,更像是一种打量,“我能冒昧地问问,你跟我家白筱是什么关系?”

郁绍庭目光深沉地回望着叶和欢。

“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句,如果只是想玩玩,请你远离白筱,她已经承受了太多,也被伤得太深,玩不起男女游戏,”叶和欢说着,回到屋子里,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个纸袋,“这应该是你的衣服吧?”

袋子里的衣服郁绍庭当然认识,那是他亲手拿给白筱穿的。

“我看得出,白筱对你跟对其他异性不一样,没有排斥,没有冷漠,提起时会脸红。”

郁绍庭下楼坐进车里,耳畔还没散去叶和欢的后半句话:“也许还没爱上,但最起码是喜欢你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白,我留下来陪你过年好不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