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2章:她的老公和儿子?(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2章她的老公和儿子?(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在屋子里看了一圈,也就这个箱子跟这件大衣显得格格不入,其它都没什么变化。

但也就是这两样东西令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湖又迎来新一轮的浪潮翻滚。

如果真的是他……

白筱不敢再往下想,她跑出主屋,环顾着院子却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倒是厨房里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巨响。

白筱回神,立刻跑进厨房,只瞧见郁景希坐在地上,旁边躺了一个大锅盖和小板凳。

小家伙表情傻愣愣地,捂着自己的小手指,而灶上的锅正冒着热气,白白的雾气萦绕了整个厨房。

很显然是郁景希闻到饭香嘴馋,结果不小心被水蒸气烫到了。

白筱忙抱他起来,把他红红的胖手指按到冷水里,小家伙立刻龇牙咧嘴,却没有嚷着喊疼。

家里常备的药箱里有烫伤药膏,白筱取来给他抹上。

郁景希坐在小板凳上,一阵清凉从手指上传来,他舒服地长吁了口气,“再多涂一点点。”

白筱用药膏敲了敲他的脑袋,“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偷吃了!”

“我想吃那个五颜六色的饭可以吗?”郁景希把圆圆的小脸凑过来,讨好地说。

白筱知道他估计看到了蒸架上的八宝糯米饭,正想去给他盛一点,那边院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外婆熟悉又亲切的笑声在院子里响起,像是在跟谁说话,“就放这里吧,过会儿就用掉了。”

白筱搁下手头的碗,转身出了厨房。

宽敞的院子里,除了一脸笑容的外婆,还有一个男人修长挺拔的背影。

墨蓝接近黑色的休闲裤,黑色的高领针织衫,袖子挽着露出半截精瘦的小臂,那双骨态好看的手,指甲修剪得干净,此刻却拎了一个陈旧的水桶,里面的井水偶尔还晃出桶外,洒在他锃亮的黑皮鞋上。

“小白,谁来了?”郁景希一脸茫然地迈着小短腿跨出门槛。

待看到院子里的男人时,他率先一声尖叫:“爸爸!你怎么也在这里!”

“到了?”外婆看到郁景希,高兴得立刻张开双臂,“来,让外婆好好看看,好久没瞧见了。”

郁景希扑进外婆怀里,嘴甜地喊了一声:“外婆!”

然后外婆才注意到厨房门外的白筱,“快去打盆热水出来,给小绍洗洗手。”

小绍?白筱蓦地抬头望向郁绍庭。

郁绍庭没看她,很淡定地开口:“不用,我进去洗就好了。”说着,就掠过她进了厨房。

外婆已经催促白筱:“傻站在这做什么?还不进去给小绍倒水?家里他不熟悉……”

“我去收拾房间。”白筱却头也不回地走去自己的房间。

进了屋子,白筱关上/门,顺势靠在门背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得能烧开水,心跳也很快,原本还抱着侥幸,没想到真的是他,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有,为什么要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接踵而来,白筱用后脑勺砸了砸门,想要驱散这一刻的烦躁和心慌。

——————————

白筱房门合上的刹那,郁景希就离开外婆怀抱,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郁绍庭正在洗手,修长的手指浸在脸盆里,动作慢条斯理,身高跟狭小简陋的厨房也完全不搭。

郁景希往门口瞅了几眼,然后小声地道:“爸爸,你来这里干嘛呀?”

郁绍庭横了他一眼,语调也不咸不淡,“难道我来还要你批准吗?”

“爸爸,你是不是也想跟小白一块儿过年?”郁景希突然一改态度,贼兮兮地问。

郁绍庭拿过一块毛巾,优雅地擦拭手指。

郁景希已经一脸向往地说开:“我来找小白就是想跟她过年,想跟小白一起睡,想跟她一起吃团圆饭。”

他见郁绍庭不说话,又瞧了眼门口,确定没人后,大了点胆子,“爸爸,我后悔了。”

郁绍庭刚倒了脸盆里的水,听了这话抬头看向抿着小嘴的郁景希。

“我以为我可以把她当做后妈,但我发现我还是放不下对小白的感情,而且她也很喜欢我。”郁景希期期艾艾地望着一直没怎么表态的郁绍庭:“爸爸,你把她让给我吧,我们是真心互相喜欢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她做你后妈?”郁绍庭凉凉地抛出一句话。

郁景希差点被这个突然而至的“好消息”砸晕:“爸爸,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嘛?”

郁绍庭已经打开厨房虚掩的门出去了。

——————————

白筱在房间里待到外婆在外面喊她第三遍才打开门出去。

有些事有些情绪,在看到郁绍庭的那瞬间全部汹涌而来。哪怕是她先挑起来的,但要让她真的坦然面对他,简直比登天还要来得难。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还是在那种情况下占有她的第一个男人。

郁绍庭那天说过的话,就像一根倒刺长在了她的心口,轻轻一碰就会感到一阵难受……

外婆很热情地招待郁家父子。以前白秋华一家子还住在这里时,整天只知道闹,过年更是想从老人家这里拿走点钱,除了吵就是吴秀梅的哭喊声,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热闹过。

白筱看到端着小碗站在鸡圈前喂鸡的郁景希,一时间竟有些走神。

“在想什么?”一道低沉的男声透过层层薄雾,轻轻蛰了一下她的神经。

白筱稍偏头就发现郁绍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斜后方。

正午的阳光暖和,他没有穿上大衣,高大的身形堪堪地在她身上投下一道阴影。

白筱甚至能感应到他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当眼尾余光瞟见他有刻意拉近两人距离的嫌疑时,她抬起手勾了勾鬓边的发丝,然后不着痕迹地走下台阶,去厨房帮外婆端菜。

——————————

外婆正在捣鼓一大锅的白米饭,看到白筱进来停下动作,“我看你今天怎么不对劲?”

“有吗?”白筱避开外婆打量的眼神,从橱柜里拿出四个碗,“可能火车坐的时间太长了。”

“听小绍说,景希特意从丰城跑来找你?”

白筱嗯了一声,外婆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了看外面,“小绍怎么知道我们家地址的?”

听懂外婆的言外之意,白筱否认:“不是我告诉他的。”

“那你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白筱不解地看外婆,一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外婆看着她,目光暗含了些许担心:“你跟祈佑离婚,是不是你的缘故?”

欲言又止的一句质问让白筱还是觉得委屈,哪怕知道外婆是因为不知情才这么说的。

“小白小白!”郁景希一边欢快地喊着她一边迈进了厨房。

外婆望着可爱懂事的郁景希,微微叹息了声,也不再问白筱,转而端着两盘菜出去了。

白筱给郁景希洗干净手,催促他去主屋,自己则敛去紊乱的思绪走到灶前盛饭。

——————————

白筱端着三碗饭过去,郁景希正坐在长凳上,晃着两条够不到地的小腿,偶尔伸出小手,趁人不注意快速地捞一点菜塞进嘴里囫囵吞枣地咽下去,看到白筱进来,忙下了凳子跑过来帮她拿饭碗。

郁绍庭不在桌边,刚才路过院子时却也没瞧见他。

不过白筱也没问他去哪儿了。

她转身去厨房拿剩下那碗饭,外婆边摆菜边提醒:“还没拿筷子。”

“好。”白筱摸了摸郁景希软软的头发,刚进厨房就看到了刚才玩失踪的郁绍庭。

他正站在橱柜旁边喝水,像是猜到她要拿什么,打开橱柜拿了四双筷子递给她。

白筱去接,他却没有松手,她连眼皮也没掀一下,索性不拿了,越过他径直走出厨房。

——————————

白筱觉得她跟郁绍庭又恢复到了之前暧/昧不明的状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暧/昧突然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吃饭的时候,白筱特意选了离郁绍庭最远的凳子,她坐下时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

即便外婆对白筱跟郁绍庭的关系颇有微词,但依旧热情地招呼他多吃菜,所以一顿饭下来也没冷场。

白筱却放下筷子突然站了起来,“我去倒酱油。”

外婆诧异地看她:“你要酱油做什么?”

郁景希也瞪着一双圆溜溜的黑亮大眼睛瞅着白筱红扑扑的脸颊。

只有郁绍庭自始至终都没抬头,他有条不紊地吃饭,像是没看出白筱的异样。

白筱略带恼怒地瞪了对面的郁绍庭一眼,然后快步走出主屋,微凉的风吹散脸上的红潮,她的小腿肚上却还残留着那阵酥麻感,刚才在桌下,郁绍庭的脚一直勾着她的,然后沿着小腿肚不停地摩挲。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不正经?

白筱心烦,不想再回去吃饭,两手兜着口袋走出院子,在附近瞎转悠,转啊转就又看到了郁绍庭。

不知咋地,她脑海里跳进来的第一个词是阴魂不散。

白筱转身就走,走了老远一段路才回头去看,郁绍庭没有跟过来。

她在湖边站了很久,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的落荒而逃有点滑稽,明明那是她的家,就算要走,也是他走。

回去的路上,围坐在离家不远处槐树下的几个阿姨大妈跟她打招呼。

“这是筱筱吧?岁月不饶人啊,一眨眼连筱筱的孩子都那么大了……”

知道她们一定是误会郁景希是她的孩子,刚想解释,又有人端着饭碗走过来。

“筱筱,你老公给你外婆买了那么大一台电视机,屋子里会不会放不下啊?”

“原来那是筱筱你老公呀?我就说嘛,咱们村子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俊的男人了,刚才他开着一辆轿车问路,你不知道,村口小超市里那几个小姑娘盯着他看得两眼都发直了。”

白筱发觉自己根本没插嘴的余地,显然所有人都认定郁绍庭是她的丈夫,容她百口也难辨。

“他真不是我……”

“郁太太!”一道洪亮的声音由远及近,打断了她的话。

白筱下意识地扭头,就看到村民带了个穿着商场制服的男人匆匆过来。

“筱筱,怎么还在这里?你家里在装电视呢,你老公不知道放在哪个房间,外婆让你快点回去!”

商场工作人员递过来一本簿子和一支笔:“郁太太,麻烦把你的联系方式跟地址写一下。”

刚才聊得起劲的大婶们恍悟,原来筱筱她老公姓郁,不是之前传的姓裴……

白筱一回到家门口就看到乱糟糟的一片,郁景希搬了小板凳守在门口。

“这个蒸蛋机我买的,放到厨房去,错了,错了!是那边!”

小家伙一边啃着香蕉一边指挥,最后看不下去了,索性跑进去领路,忙得不亦乐和。

一进院子,白筱就被外婆拉到角落里问话:“你跟外婆老实交个底,你跟小绍到底什么关系?”

白筱的太阳穴一阵胀痛:“我们真不是您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没关系他会无缘无故买这么多东西?他儿子会这么缠着你?”

白筱看着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人,过了会儿才说:“祈佑遇到了喜欢的女孩,他想要跟她结婚。”

她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但外婆听了却瞬间沉默了。

白筱以为她经不住刺激身体不舒服了,结果听到外婆叹息的声音:“如果真是这样,离了也好。”

郁景希从厨房钻出来,头上戴了个崭新的平底锅,小胖手捂着口鼻,还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看到白筱立马扑过来,拉着她就往主屋走:“小白,刚才送来一个好大的电视机,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主屋里,第一眼吸引白筱的不是那台五十二寸的液晶电视机,而是戴着手套蹲在那的郁绍庭,他混迹在一干工作人员当中,敛去了那股高高在上的气度,跟其他人一起装电视和搬家具,完全没有一点架子。

“小白,喜欢吗?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哦。”郁景希双小手背在身后,挺着小肚子,一脸得意。

白筱站在门口看着郁绍庭的一举一动,在他抬起手臂用袖子擦汗时,她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在他察觉到她的注视,抬起头望过来时,她蓦地转身,就像是逃跑般离开了主屋。

郁景希像跟小尾巴黏在她后面,亦趋亦步地小跑着,“小白你怎么了?小白,小白?”

老房子里添了不少新电器跟家具,她真不知道有哪家商场大年三十还在送货的。

“如果你不喜欢,咱们就让他们再送回去。”外婆站在她身边,安慰地拍了拍白筱的手背,“外婆这里还有点钱,你去还给小绍,就当是咱们自己买的,不够的话外婆再想办法。”

郁景希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根棒棒糖,一边舔一边仰头一会儿看看白筱,一会儿又瞧瞧外婆。

白筱望着布置一新的屋子,眼看外婆真的回屋准备去拿钱,忙拉住她:“我没有不喜欢……”

就算要还郁绍庭钱也该由她去还,而且大过年的,她不想因为这点事弄到不愉快。

外婆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握紧了她的手:“难为小绍这么费心,你也别辜负了他的这番心意,”说着,拉着白筱到一边,低声说:“我瞧着小绍也不错,虽然带了个孩子……”

“外婆,你想到哪里去了。”

外婆佯作不悦地瞪着她:“我是过来人,难道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明白?你今年才二十四岁,难道以后一辈子都这样过了?等我以后走了你一个人了可怎么办?难得现在景希这孩子也这么喜欢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不是有骚/动症(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