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4章:不合适你还跟我?(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4章不合适你还跟我?(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是不是有sao动症?”

就知道不能奢望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听到什么好话!

白筱看着郁绍庭独断独行的模样,手被牢牢地攥着,有些话酝酿了好久,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那天下午我说的话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欲擒故纵,也许你现在对我有好感,但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

对那天下午在医院发生的事情,白筱还是无法做到坦然面对,尽管她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但目光还是隐隐闪烁:“不论从哪方面来讲,我们都不合适。”

“不合适你还跟我上/床?”郁绍庭短短几个字就驳得白筱哑口无言。

他清隽沉郁的脸色在看到她微微泛红的脸颊时稍有缓和,大手捏了捏被他攥着的纤纤细指:“家里还等着盐做菜。”

白筱没想到他会拿她刚才胡乱找的借口当拿捏她的把柄,又看他把她的话当耳边风,那边已经有人八卦地指着他们议论说笑,她犟着不肯走,“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以为我们说得已经够清楚了。”

“我们说什么了?”郁绍庭的声音又恢复以往的冷硬,所说的话却有装傻充愣的嫌疑。

白筱转开头:“总之我们不合适,你真没必要在我身上耗费太多精力。”

郁绍庭眼神沉沉地盯着她耳根上微不可见的绒毛,“不跟我合适,那你跟谁合适?”

白筱不说话。

“跟刚才路边那个端着饭碗笑得像傻子一样跟你打招呼的男人,还是你家隔壁那个几个月不洗澡、头发都秃光的老光棍能凑合着过日子?”

白筱突然觉得郁绍庭有些不可理喻,偏偏还冷着一张脸,说得义正词严,其实都是强词夺理。

郁绍庭看她垂着眼睫一声不吭的“认错”态度,语气也不似刚才强硬:“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景希一样乱耍小孩子脾气?要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你不就是在欺负我吗?

白筱心里有气,面上却淡淡地说:“我不想跟你说话,你放开我。”

郁绍庭也没好气了:“我跟你说了这么多都在浪费口舌是不是?”他的脸上有些下不来。

他以前没哄过女人,也没说过甜言蜜语,难得在白筱这里放低身段,柔声细语,结果她还这么个态度。

得寸进尺说的就是她这种女人。

白筱望着他一脸风雨欲来的神情,反唇相讥:“听不惯你就走,又没人留你。”

郁绍庭算是彻底沉下了脸,然后真的放开她的手,转身就走,片刻不再停留,没多时,白筱就看到一辆宾利欧陆从她身边开过去,稍纵即逝,很快就没了影,她才知道他原来把车停在这边的空地上。

————————

白筱刚踏进院子,外婆就拿了个铲子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快把盐拿进来。”

待发现白筱两手空空,外婆又往她身后瞧了瞧:“小绍呢?怎么没跟你一块儿回来?”

“他回去了。”白筱说着,就又转身出去,留下一句话:“我去买盐。”

外婆瞧着她这副样子也没多说,只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白筱买了一袋细盐,刚到家门口,就被人叫住。

——是郁绍庭口中那个蹲在路边端着饭碗看着白筱笑得像傻子的男人。

白筱对刘七星隐约有些印象,小时候一起玩过,后来她去了裴家,也就跟这边幼时的玩伴疏远了,以往她回来的几次,每回都能看到他,或远或近地冲她害羞地笑,白筱多少猜出他可能喜欢自己。

“七星哥,你有事?”白筱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他。

刘七星抓了抓自己的寸头,左手拎着一大把蔬菜:“都是自家种的,我妈让我送一些给你家。”

白筱也不嫌脏,直接接过来,“七星哥,进屋坐会儿吧!”

“不用不用!”刘七星忙摆手,其实这些蔬菜是他自己想送来的,他的眼睛一直往院子里瞟,“你老公出去了啊?还有儿子,怎么不见他出来玩?现在村里很多人都在说你好福气,嫁了个好老公。”

刘七星这话说得虽羡慕却没有掩饰酸味,白筱是他穿开裆裤就看上的媳妇,结果却便宜了别人,刚才他其实一直偷偷注意着去超市的“夫妻俩”,也看到两人一语不合,那男的开车走了。

“刚才我都看到了。”刘七星注意着白筱的脸色,“城里那些富家子脾气还不是都这么大?”

白筱:“……他不是我老公。”

刘七星愣了愣,大脑有些转不过来,手指着院子里,张着嘴却说不溜一句话,“那……那孩子……”

“是我的学生,他们父子就来这边过了个年。”

“那你老公呢?”刘七星一直没忘记这个关键性问题,一颗心砰砰地跳,又激动又紧张。

白筱知道他是个实诚的人,才会说这么多,但有些话题她却不愿意过多跟人提起,刚想找借口进屋去,一声“嘀嘀”的轿车鸣笛声传来,白筱跟刘七星同时转头,一辆沙滩金色的欧陆宾利已经停在门前。

郁绍庭从车上下来,板着一张脸,手里拿着车钥匙,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就直接进了院子。

刘七星:“筱筱,今晚要不带你外婆去我家吃饭吧,大家一块儿热闹热闹。”

“不用了,家里有客人。”白筱推诿道。

“他们借住在你家图新鲜过个年,让他们自己做饭就好了。”

白筱:“我还是不去了,谢谢你的菜,有空来家里坐,你还是早点回去吃饭吧。”

刘七星又探着脖子往院子里看,“筱筱,我嘴巴渴了,进去喝杯茶行吗?”

“我家里可能没烧水,你要是渴了就快些回家去,反正就几步路。”

刘七星听了这话,一本正色地看白筱,“筱筱,你老实跟我说,刚才那进去的男人到底跟你啥关系?”

白筱蹙眉:“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就我一学生的家长。”

“那他一进去,你就忙着把我往外赶?搞得跟……”老婆偷汉子被老公逮住一样。

刘七星严肃地望着她,“你是不是喜欢他?”

——————————

郁绍庭进了院子,一张脸拉得老长,他在外面兜了一圈回来,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往上冒。

丢了车钥匙,喝了一杯凉开水也没消下去,倒是那边郁景希揉着睡眼从厨房出来。

“爸爸,小白呢?外婆说她去买盐了,怎么还没回来?”

郁绍庭把杯子往桌上一搁:“跟个男人在门口有说有笑的,估摸着是看对眼了。”

他话音未落,郁景希已经跑得没影,连带着厨房门边的畚箕也不见了。

——————————

等郁景希举着一个畚箕冲出院子,刘七星已经走了,只剩下白筱拎着一捆菜站在门口。

“景希?”白筱闻声扭头,就看到衣衫不整的郁景希气势汹汹地跑出来。

他穿着那套小黄人保暖内衣,外面披着羽绒服,脚上趿拉着她的棉拖,香菇头乱蓬蓬地,小肚子挺挺的,白筱看了眼他小胖手里的畚箕,样子有点……猥琐。

郁景希左看看右瞧瞧,没有瞧见爸爸口中的“野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白筱夺下畚箕,给他拉好外套链子,把他抱了起来:“外面风大,回屋去把衣服穿好。”

郁景希注意到她手里的菜,侧着头问她:“小白,你去买菜了吗?”

“这是我以前在村里的玩伴送给我的。”

“是个男人嘛?”

白筱没想太多,点点头:“是呀,他家还有个草莓大棚,过几天带你去摘草莓。”

郁景希撇了撇小嘴,随即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圈着白筱的脖子,“好呀好呀,我最爱吃草莓了。”

——————————

白筱想抱着郁景希回房间,小家伙却吵着要看电视,她只好把他抱到主屋。

郁绍庭坐在里面看电视,看都没看她一眼,拿着遥控板调频道。

在白筱出去后,郁景希立刻滑下凳子,跑到院子里拿起那捆菜,撒腿就往院子外飞奔。

白筱从房间拿了郁景希的衣服出来,就瞧见他一晃一晃地从外面进来,羽绒服上沾了一块泥巴。

“出去干嘛了?”白筱掸了掸他的羽绒服,领着他回到主屋。

郁景希在凳子上挪了挪,颇为心虚地说:“尿尿。”然后瞟了眼郁绍庭,见他没揭穿自己才放下心来。

——————————

黄昏夕阳西下,院子外传来炮仗声,不停地有小孩拎着一串鞭炮在外面跑来跑去。

白筱倒完垃圾回来,就看到郁景希趴在门口,好奇地瞅着那些孩子,却又不敢跨出去。

“想要跟他们一起玩?”

郁景希抿着小嘴,挺直了小身板,嘴硬道:“我怎么可能玩这些东西?太脏了!”

说着,还配合地做出一个嫌弃的小表情。

白筱发现她本来搁在院子地上的蔬菜不见了,问了在烧菜的外婆,老人家也没看见。

“奇怪了……难道被狗叼走了?”村里很多人家都养了狗,喜欢乱叼东西。

跟在她身后的郁景希缩了缩脖子,主动接过白筱手里的垃圾桶:“小白,我帮你去放好。”

外婆恰好在厨房边炒菜边喊她去烧火。

坐在灶后面的小板凳上,白筱往里加了些柴,就听到外婆说:“家里还有瓶酒,你等会儿拿上桌。”

对郁绍庭去而复返,老人家丝毫未表现出诧异,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对了,景希喜欢喝什么饮料,你再去超市里买点。”

外婆虽然忙里忙外,一下午都没怎么停歇,却没有一点不耐烦,反而很高兴:“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白筱望着身形清瘦又有点佝偻的老人家,鼻子泛酸,“那我以后都陪着您。”

外婆呵呵笑了笑,没有应下来,而是催促着她快点去超市。

——————————

等白筱牵着郁景希去超市买饮料,郁绍庭就放下遥控板进了厨房。

老人家似乎早就在等他,边盛菜边说:“你们从丰城过来,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款待你们……”

郁绍庭主动去接盘子,老人家看了他一眼,就放开了手。

外婆没再继续烧菜,用围裙擦了擦手,看着他的目光难得的严肃认真,“小绍,你真的喜欢我家筱筱吗?”

郁绍庭没立刻就回答。

“她已经苦过一次,我不希望看到她再遭罪,她都跟我说了,你家里的条件甚至比裴家还好,如果你们真的在一块儿,你家里不接受她离过婚,阻力一定非常大,你就告诉我老人家你的决心有多大?”

——————————

郁景希是第一次来农村,对什么都新奇,一路上东摸摸西看看,因为长得漂亮,又听白筱的话见人就喊,所以从家到超市走了一遭后,跨进院门时怀里全是各种零食,还有一小袋的鞭炮。

小家伙甚至还在路上勾搭了几个孩子,这会儿都跟着他来家里玩。

白筱一回到家就觉得怪怪的,却又看不出端倪来,外婆还在做菜,至于郁绍庭……他正从主屋出来。

郁景希一瞧见郁绍庭就扑上去,抱着他的长腿:“爸爸,你帮我去开一下轿车门,我想拿玩具。”

本来叽叽喳喳吵闹的孩子们看到郁绍庭都默契地安静下来。

郁绍庭的视线掠过他们时,那群孩子不约而同露出怯怯的表情,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郁景希则仰着小脸傲骄地解释:“我刚认识的,他们想要看看我的玩具。”

郁绍庭的目光移到白筱脸上,她低下头拎着一袋饮料就进了屋子。

郁景希看爸爸不说话,以为他不乐意去外面把车打开,那样子自己在这些孩子面前可抬不起头来了,就小心地扯着郁绍庭的西裤,小声说:“爸爸,我保证不会把车弄脏,就拿一下玩具好不好?”

郁绍庭斜了他一眼,就转身去了白筱的房间,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个车钥匙。

郁景希激动地在心里比了个手势,然后两只小手往身后一背,狐假虎威地跟着郁绍庭出去。

——————————

等白筱把一盘盘的菜端上桌,郁景希已经跟其他孩子在院子里玩得不亦乐乎。

天色暗下来,其他孩子陆续被家长喊回家,郁景希还没玩得尽兴,嚷着吃完饭约他们一起放烟火。

白筱开始没懂他的意思,随即就瞥见院子某角落一大堆的烟火。

“爸爸买的,”郁景希喜滋滋地,笑弯了眉眼,“这个,这个,那个,都是我选的。”

说到郁绍庭,白筱才发现他并不在家里,等给郁景希洗了手带他上桌,才看到郁绍庭从外面进来。

在主屋门口擦肩而过时,白筱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很新鲜,刚才应该是去抽烟了。

两人在超市回来路上那么一吵后就没说过一句话。

外婆拿着筷子招呼郁绍庭坐下,一边嘱咐白筱去厨房把酒拿来。

等酒拿来,一打开就飘出一阵异味,很显然坏掉了,外婆这才想起来:“这瓶酒我上回好像开封过。”

白筱倒没什么,外婆却露出遗憾的表情:“今天有客人在……筱筱,你去超市买一瓶来。”

今天白筱已经跑了很多趟超市,现在有些不乐意再去。

倒是郁绍庭突然开口:“不用去买,我车上有上回朋友送我的酒,我去拿。”说完,就起身出去。

白筱不由多看了他几眼,有些不习惯他这样子献殷勤。

几瓶包装精致的酒静静地躺在后备箱里,郁绍庭直接选了一瓶颜色漂亮、口味甜润、后劲很大的朗姆酒。

回到饭桌上,他面不改色地把酒递过去,“车上就这瓶酒,凑合着喝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么盯着我,是不是很喜欢(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