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5章:这么盯着我,是不是很喜欢(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5章这么盯着我,是不是很喜欢(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虽不饮酒,但裴老在世时把她当正牌千金来抚养,该教她的一样都没少,包括品酒。

郁绍庭拿来的这瓶朗姆酒,色泽金黄,酒体丰厚,酒味浓烈,喝在嘴里口感甜甜地,芬芳馥郁,但白筱知道这种酒的后劲很大,一不小心就醉了,所以她也就倒了半杯装装样子。

外婆像是人逢了喜事,倒了满满一杯:“小绍啊,老太婆今天高兴,来陪我喝一杯。”

郁绍庭举起酒杯,脸上带着一丝笑,极浅,橘黄色的灯光斜射在金黄色的液体里,折射出的光晕淡淡地映着他刀削斧劈般深刻的五官,线条立体不粗犷,却也不阴柔,眉眼间有着岁月积累的深沉。

白筱坐在他的对面,不禁打量起他,第一次发现郁绍庭额头上有个美人尖。

他握着酒杯的手指修长白皙,骨骼生得极好,那双手每一寸都透着精致二字,白色的衬衫袖口上一颗别扣随着动作闪烁着银光。

就像她曾跟郁景希说的,郁绍庭绝对是她见过穿白衬衫最好看的男人,干净又气度矜贵,他眼角有一道微不可见的细纹,当他眼底漾起笑意时才会露出来,这个时候才会让白筱想起他已经是个三十四岁的男人。

二十岁的男人是成品,三十岁的男人是精品,四十岁的男人是极品。

那么三十四岁的郁绍庭无疑正处于精品向极品的过渡阶段。

白筱正盯着他看得出神,没想到郁绍庭会忽然回过头来,对上他望过来的眼神,冷不防惊了一下,白筱有些慌乱地移开眼,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听到他低沉的嗓音:“景希,起来敬你老师一杯。”

白筱不解地抬起头,那边郁景希已经捧着一杯椰果汁站起来。

郁绍庭没看她,只是对郁景希说:“感谢她这些日子以来对你的照顾。”

郁景希看看自己快见底的椰果汁,重新打开一瓶倒满,又绕过桌子跑到白筱身边,小手拿起朗姆酒,往白筱杯子里咕咚咕咚地倒,白筱想阻止,外婆却拍了下她的手:“就不能少干点扫兴的事吗?”

对面的郁绍庭凉凉地看着她欲抬起的手,待外婆训完她转回头,他脸上又是之前淡淡的笑容。

而白筱的酒杯已经满得一晃就能溢出酒水来。

郁景希回到自己座位上,像模像样地双手举起杯子:“小白……”眼角扫到旁边端起酒杯啜饮的男人,识趣地改了称呼,“白老师,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

白筱几乎拒绝不了郁景希的敬酒,看他一口气把果汁都喝了,也只好硬着头皮全干了。

白筱只要一喝酒就上脸,一杯酒刚下肚,她就感觉脸颊滚烫,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外婆笑着说:“今天这个日子,就该这样,该喝的喝,该吃的吃。”

郁绍庭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白筱微红的脸蛋,又密又黑的睫毛在她的脸上落下两道小扇子样的阴影,一闪一闪地,秀挺的小鼻梁下,嘴唇红红地,像是抹了胭脂,有些……醉人的娇态。

白筱刚想夹一筷子菜压压上来的酒劲,对面的男人却站了起来,他手里拿了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后又探身把她的空杯斟满,尔后举起酒杯,目光深沉地望着她:“现在轮到我敬白老师。”

父子俩一口一个白老师,喝了酒的白筱被他们弄得有些转不过弯,傻傻地跟着站了起来。

郁绍庭看着她眼底晕染的醺醺然,目光越发幽深:“以景希父亲的身份感谢这段日子你对他的照顾。”

外婆在一旁碰了碰白筱的手臂:“这孩子怎么傻了?你想让小绍一直端着酒杯吗?”

白筱看着身形挺拔的郁绍庭,尤其是他嘴边的那抹微微上翘的弧度,在灯光下令人心悸,她拿起酒杯,郁绍庭已经跟她碰了一下杯子,先仰头一饮而尽,她也只好跟着一杯酒全部下肚。

坐下的时候,白筱的脑袋有些涨,但意识却很清晰,听到郁景希欢喜雀跃的声音。

“白老师,我再敬你,祝你……越来越漂亮!”小家伙端着杯子索性跑到她的旁边。

她的杯子里不知何时又是满满一杯酒。

白筱听着外面响起的烟花爆竹声,也被感染了喜气,“谢谢。”然后又喝了一杯。

接下来,郁景希就赖在她的座位上不挪了,电视里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外婆的欢声笑语萦绕在整个主屋,郁绍庭素来话少,倒是专注地听外婆讲话,偶尔才说一句。

白筱坐在那里有些精神恍惚,那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竹声仿佛炸开在她的大脑里。

她晕乎乎地,想了很多事,譬如郁绍庭如果今晚不走会睡在哪个房间?白秋华一家住的房间常年无人,早就积满灰尘,要是现在打扫起来肯定来不及,被子也没晒过,潮潮的怎么盖呢……

一顿饭吃完已经差不多九点,外面越来越热闹,百家灯火通明。

黎阳这边的风俗是大年三十晚上家里的电灯一定要全部打开,还要守岁到凌晨。

已经有小孩子趴在院子门口喊郁景希一块儿去放烟火。

郁景希立刻跳下凳子,乐颠颠地跑出去,没忘记跟郁绍庭讨要打火机,白筱瞧见他莽莽撞撞地冲出去,一个不注意就在台阶上踩了个空,白筱忙追出去,却也来不及拉住他,“怎么样?有没有摔疼?”

郁景希咧着嘴笑,冬天衣服穿得厚实,捡起打火机又叫嚷着过去放烟火。

院子里很快就响起烟火绽放的声响,上方本安静的夜空立刻开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火。

被夜风一吹,白筱的酒气却没褪下去,她找了个小板凳坐在花坛边,仰头望着绚烂的烟火,一阵困意袭来,她撑着板凳面站起来,两腿却有些发麻,一个不稳就要跌倒,胳臂肘却被一股遒劲的力道托住。

“当心。”他低沉的声音拂过她的耳畔,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腰。

白筱整个人撞到一个结实的胸膛,然后顺势就被揽进一个怀里,她的双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抬起头,看到的是郁绍庭在烟火里忽明忽暗的脸,他的声音几乎是贴着她耳朵说出的:“冷不冷?回屋去睡?”

酒精总是能让人陷入意乱情迷的幻境里。

白筱侧头看着郁绍庭,也就近看到了他额头的美人尖,她想起小时候看古装剧,那些风/流倜傥的男主角戴的假发都有美人尖,这使得她从某种心理上对有着美人尖又长得英俊的男人有着特殊的好感。

换做平时,她也就抱着欣赏的态度多看两眼,但现在她却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伸手想要去摸。

白筱伸手抚上郁绍庭的脸廓,指尖从美人尖一点点地往下,摸过他的眉梢和眼角,她的手心贴着他瘦削的脸颊,心底忍不住喟叹:“果然,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欢喜的,向往着去占为己有。”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攥住了她的手,握在手心,他捕捉到她眼中那一缕惊艳和喜爱。

他捏了捏她柔软的手背,凑近她的耳朵道,压着声音问她:“这么盯着我,是不是很喜欢?”

白筱被他抱着,他低头间,专属于男人的烟草味和须后水味道包围了她,还有朗姆酒的香味,她把头枕在他的肩头,羊绒大衣的布料摩挲着她鬓边的发丝,混着他低缓的嗓音发出细微的窸窣声。

一道响亮的爆破声传来,白筱就像是被突然惊醒,整个人僵硬了一下。

郁绍庭的手顺着她的后背抚摸,“吓到你了?我带你去安静点的地方好不好?”

他的声音带着呵护,动作又温柔,白筱渐渐地放下警惕,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闭着眼摇了摇头,口齿不清地喃语:“我得帮外婆收拾……要看着景希……还要守岁……还要……”

说着,她就动手去推开他,推了几下都没推动,反而他搁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

白筱被迫贴近他,蹙眉,迷迷瞪瞪地问:“你干什么?”

当又一簇烟花绽放在空中时,郁绍庭突然低下头,揽紧她的腰,四唇紧紧地贴在一块儿,那爆炸声仿佛不是响起在耳边,而是在她的大脑里……

滚烫的温度充斥了整个口腔,一点点地沿着她全身经脉扩散,炙热的温度似要焚烧她成灰烬。

……本章完结,下一章“尿床的小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