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6章:尿床的小孩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6章尿床的小孩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温热的薄唇包裹着她的双唇,带着灼人的湿烫,白筱就像是被惊吓到的小猫,往后缩了缩脖子,下一刻,他却已经追逐而来,弯下头的同时,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呼入的空气渐渐地变得稀薄……

院子的另一头,郁景希点了一根仙女棒跟着一群小孩跑来跑去,玩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白筱被郁绍庭抱着,微微挣扎了几下,郁绍庭搁在她腰上的手却加了些力道,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肩上,低下头时薄唇像无意间扫过她的额头:“身体不舒服了?”

“……睡一觉就好了。”白筱脑袋胀痛,被人占了便宜也没察觉,只想着尽快回屋睡觉。

郁绍庭低沉声音带了蛊惑:“这边太吵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再睡。”说话间,已经把她带出院子。

——————————

白筱迷糊地掀开眼,视线里是迅速倒退的露天广告牌,而她自己正坐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

抬起冰凉的手背搭在额头上,才稍稍清醒了些,一偏头,就看到旁边正在开车的男人。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头还疼吗?”

怎么可能不疼?白筱捂着太阳穴,揉了揉,困意阵阵袭来,声音嘶哑:“我们去哪儿?”

“你嫌村里太吵,想找个舒适的房间睡觉。”

白筱忘记自己有没有说过这句话,她转头望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市中心,然后说:“我想回家睡觉了。”

郁绍庭多看了她两眼,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服帖地跟他说话,却没有在前面路口掉转车头。

“先兜会儿风,等你酒气褪下去一些我们再回去。”

四面车窗都紧紧关着,里面还开着暖气,这算哪门子兜风?

白筱想起什么,扭头看着他:“你喝了酒怎么还开车?现在酒驾抓得那么厉害……”

说着说着,她又犯起困,呼吸沉重带着酒气,等她听到“啪嗒”一声睁眼,轿车已经停在黎阳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门口,身上的安全带被解开,“不是说回家……怎么到这来了?”

“前面路口有交警在查酒驾,我这样子过不去。”

郁绍庭下了车,绕过车头把她从副驾驶座里抱出来,“等我身体里的酒精浓度降下去,我们再回去。”

白筱不习惯被他这么抱着,在他怀里动了动:“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他顺着她的意把她放在地上,但白筱已然站不稳,需要靠在他身上,一双小手攥着他的羊绒大衣维持平衡。

郁绍庭一手搂着东倒西歪的女人,一手掏出皮夹订了一个豪华套房,然后拿着房卡进电梯上楼。

——————————

白筱觉得今晚的郁绍庭格外温柔,不知是她喝醉产生的幻觉还是他以前隐藏起了这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心中原本紧绷的一根弦也渐渐地放松下来。

结果一进套房,白筱就被按在墙上,在她猝不及防之极火热的吻包围了她。

“唔唔……”郁绍庭拽过她,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右脚抬起,轻轻一勾就带上了门。

这才是真正的郁绍庭,刚才的温柔不过是他的伪装,仅仅是为了把她骗上来……

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白筱有些抗拒,也有些慌张,一颗心越跳越快,却又感到无能为力。

……

沙发边的摆钟因为整点发出“咚咚”的报时。

郁绍庭翻身而下,手臂遮着紧闭的双眼,胸膛还在剧烈的上下起伏。

掉落在地上的西裤口袋里,手机嗡嗡地在震动,直到响起第四遍时才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捡起来。

郁绍庭看了眼屏幕,显示的是大院郁家的座机号,他没接,随手就把手机丢在床柜上。

又躺了会儿,郁绍庭才起身,刚想抱起昏睡的白筱去洗澡,她唇间发出的一声喃语制止了他的动作。

郁绍庭从小到大,不管是学业事业都没遭遇过挫折,一路扶摇直上,哪怕是在第一场婚姻里,他也从未放低姿态迎合过徐淑媛,他是成功者,他以为失败这个词此生与他无缘,可这一刻他却感到深深的挫败。

“祁佑……”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会突然喊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郁绍庭绝不会承认刚才自己是被当做替身,男人的尊严在鞭笞着他的心脏,让他无法直面这个可能。

窗外的烟火就像是一条条的蚕丝绕紧了他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他坐在床头,拿了西装内袋里的烟,一根又一根地抽,直到房间里烟雾袅袅也没法想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原因。

直到眼中布满了血丝,他才掐灭烟蒂,依旧心烦意燥,懒得去洗澡,上床时瞟见旁边的女人。

看着她呼呼大睡的舒适样,他差点就一脚把她踹下床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索性闭上眼盖了被子,眼不见为净,过了良久他又睁开眼,一个翻身把裸躺在外面的女人圈入了怀里,这才有了一点困意。

————————

梦中的人和事往往是现实中遗憾的弥补。

在大年三十,2013年农历最后一天的晚上,看完漫天的烟花,白筱还是不能自己地梦到了裴祁佑。

恍惚不清的梦境里,也有烟火,记不得是哪一年,她躺在全封闭阳台的长椅上,窗户只开了小小的一条缝,在昏昏欲睡之际她感觉有一双手抱起她,很温柔的动作,轻轻地把她放回床上,她睁开眼看到的是裴祁佑带着笑的英俊脸庞,他替她抹去发间的雪花,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新年快乐,白筱。”

那时候的她,正沉浸在人生最快乐的时光里,她搂着他的肩,迷糊地唤他:“祈佑……”新年快乐。

二十年的感情哪怕已经斩断,有些铭刻在潜意识里的习惯却没法转眼就改掉旄。

白筱睁开眼,入目的不是裴家点缀着小碎花的墙纸,而是酒店套房墙上一幅人体艺术油画。

清晨的阳光在窗帘后面若隐若现,星星点点地洒在窗边的沙发上。

后背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真实,白筱的瞳孔渐渐聚焦,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她感觉到覆盖在自己身上的大手,牢牢地握着,她低头看着手臂上斑斑点点的红色,被子下自己正不着衣物地窝在男人的怀里崞。

她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不记得在院子里看完烟花后发生了什么。

努力地回想,脑海里只浮现出三个字:美人尖。

她抚上郁绍庭额头的美人尖,然后一点点往下摸他的脸,再然后他弯下头亲了她……

外面还有零星的爆竹声响起。

白筱动了动,伸手想要去掰开他的手,身后的男人没睁开眼,却察觉到她的意图,收紧双臂,往自己怀里一揽,两人紧密地贴合,他暗哑又带了些许慵懒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又想了?”

白筱先是一愣,待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双手挣扎得更加厉害:“放开我……”

“昨晚那股子劲都去哪里了?”郁绍庭把她搂紧在自己的臂弯里。

“我要起来了,你松开手……”白筱一边推他一边想起来,刚起了半个身就被他压回去。

郁绍庭一手按着她的腰,一手撑在她的头侧,丝被滑到他的腰际,笼罩在淡淡的光晕里,令人脸红心跳加速。白筱撇开头,双手抵着他的胸,“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快下去!”

郁绍庭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本是动情时刻,却扫兴地想起昨晚睡觉前她那一声“祁佑”,所有的兴致都败光了,只剩下一口闷气挤压在胸腔里,他蓦地把所有重量压在她身上,咬牙切齿地说:“压死你算了!”

白筱看他说变脸就变脸,刚才还目光含笑地戏弄她,突然间就冷了脸,动作又有些粗鲁,胸口跟压了块巨石一般难受,也来了起床气,双手握拳捶打他:“你有病,我喘不过气来了!”

不顾她的反抗,他把她强行翻过身,然后重新覆身而上,丝被因为两人的蛮横动作掉落在地上。

白筱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算什么,迷茫之余更多的是空虚,离了婚然后做另一个男人的情人吗?

她想要积极乐观地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忘记裴祁佑,忘记裴家,甚至可以不再踏足丰城,在黎阳安静地跟外婆过日子,人生却有太多的变数,也许在把郁景希领进办公室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一些纠缠。

洗了澡出来,两个人又恢复到了昨天晚饭前的情形,谁也不理会谁。

乘电梯下楼时,涌进去的人太多,白筱猝不及防,整个人都被后面的人撞得差点跌倒。

身旁的男人长臂一伸就把她揽在了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去那些推挤。

他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身上的衬衫却有些褶皱,看着他的皮带金属扣,白筱的胯骨处突然一疼,似曾熟悉的一幕突然窜入她的大脑里,她扯着他的皮带把他的西裤往下脱然后用脚蹬掉……

白筱不太愿意相信这会是自己做过的事情,但郁绍庭的气息绕在她周围散不去,使得她的脸越来越红。

出电梯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地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白筱低头盯着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难得地没有挣扎,任由他拉着一起去退房。

刚付完钱,郁绍庭的手机就响了。

“我马上就回去……嗯……还没有,”说着,郁绍庭看向身边的女人,“她跟我在一块儿。”

白筱立刻猜到应该是外婆的电/话,她昨晚出来并没带手机,而郁绍庭模棱两可的回答足以令人浮想联翩,她刚想夺过他手里的手机,他却按了挂机键,手一扬,她整个人撞到他的胸膛上。

郁绍庭顺手把她搂住,低沉的嗓音里含着戏弄:“投怀送抱也不是这么个送法。”

白筱把他一推,转身就走。

刚走出了两步就被他拽住,郁绍庭从后贴着她的身体,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还生气?”

“这不是生不生气的问题,而是……”说到一半,对上他那双深沉黑眸,白筱心底还有一丝丝地慌张。

郁绍庭直勾勾地看着她,略略硬着声问:“怎么不说下去了?”

白筱在他的逼视下说不上来一个字。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有些冷场。

郁绍庭见白筱一声不吭的模样,以为她又在想另一个男人了,那股烦躁和愤懑又涌上来,原本到嘴边的话全咽了回去,舍不得骂她,只化为冰冷的一句:“还不走,杵在这里给人家当门神呢!”

刚才的片刻和睦仅仅是一个小插曲,两人直到上车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宾利欧陆驶出酒店停车场,跟一辆迎面开来的黑色轿车交错而过,白筱半降下车窗,偏头望向外面,不去看驾驶座上的男人,而那辆原本驶向酒店地下停车场的轿车却突然停下来。

——————————

裴祁佑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抬头看向后视镜,却没看到任何车子。

刚才那辆车子副驾驶座车窗降下时露出的那双眼睛……

后面的轿车鸣笛声惊醒了他,他刚把车开到车位,手机就响了。

裴祁佑刚拿出房卡,还没往门把的感应器上放,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他刚一抬头就看到郁苡薇双手环胸气鼓鼓地瞪着他,也不说话,瞪了他大概一分钟,转身先进去了。

裴祁佑没有去安抚她,关了门走到沙发上坐下,把车钥匙丢一旁,揉着眉心,神情有点阑珊。

郁苡薇在落地窗前站了良久,都不见房间里另一个人说句话,生气之余更多的是委屈,她转过身,看到他一脸倦态,瘪了瘪嘴,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所有质问的话都变成了关心,“你昨晚没休息好?”

裴祁佑转头看着脚边的郁苡薇,她的双手搭在他的腿上,湿漉漉的大眼睛溢满了担心。

“到底这边出了什么问题,你要大年三十赶过来处理?”

郁苡薇提及这个就不高兴了,“你不是说要去拜访我爷爷***吗?”

“都是生意上遇到的一些麻烦。“裴祁佑倒了杯水喝,摆明不想多谈这个话题。

“那你昨晚都睡哪儿了?酒店服务员说你没有回来。”郁苡薇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

裴祁佑捏了捏她的小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想让我睡在哪里?”

“不正经,人家好好问你话呢!”

郁苡薇脸一阵臊红,羞恼地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一把搂住,坐在了他的腿上,她唇角微微上扬,搂过他的脖子,“我已经跟我爷爷解释过,他说没关系,找个时间再去家里吃顿饭就好了。”

裴祁佑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握紧她柔软的手心,闭上眼靠在她的身上,“借我靠一会儿。”

——————————

宾利欧陆在一个十字路口拐弯时,白筱突然转头对郁绍庭说:“在路旁边停一下。”

郁绍庭侧头看了她一眼。

白筱见他没踩刹车,忍不住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快停一下,我买个东西。”

郁绍庭扫了眼自己胳臂弯上那只白如凝脂的纤手,抿着薄唇,但车子很快就停靠在路边。

白筱开门下车时才想起自己没带钱包,转回头,“能不能借我二十块钱?”

一只男士皮夹直接丢过来。

白筱从里面拿了一张二十块的纸币,下车朝着路边一家药店跑去,很快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瓶纯净水,坐回副驾驶座上,边系安全带边说:“开车吧。”

郁绍庭不由多看了她两眼,“身体不舒服?”

“没有。”白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盒药,郁绍庭在看到药名时冷声质问:“你买这做什么?”

白筱买的不是别的,正是一盒避孕药。

她没理会郁绍庭阴沉的脸色,开了纯净水瓶盖,喝了一口,刚要把药吞下去,横过来的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她拧着眉看他,郁绍庭拿走她的药,把车窗降下直接往外丢。

“你干嘛!”白筱因为他蛮不讲理的举动而生气。

郁绍庭绷着一张脸,也不看她,发动车子驶进了车流里。

白筱越想越气,靠在座位上,眼圈有些暖,车子停在十字路口时,她伸手就要去开车门。

“啪嗒”一声,在她握上门把时,轿车车门全都反锁了。

她蓦地回过头,气恼地看目不斜视地盯着前面路况的男人:“你究竟想怎么样?”

在红灯变路灯时,他重新启动轿车,对她的质问不置一词。

“你又不做安全措施,如果出事了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吗?”话出了口,白筱自己一愣。

随即觉得可笑,还没自嘲地勾起唇角,耳边却响起他冷沉的声音:“给我生孩子怎么啦?又不是没生过。”

白筱诧异地望着他严峻的侧脸,随之而来的是被人羞辱的委屈跟恼意,郁绍庭后半句被她理解为他在讽刺她以前给别人生活孩子,她别开头看向车外,鼻子泛酸,忍不住红了眼圈。

——————————

回到上湖村,车刚一停下,白筱就推开车门下去,看都没看旁边的男人一眼。

郁绍庭解安全带的动作一顿,抬眸望着她气冲冲下去的身影,没有当即就追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院子,一阵奶声奶气的嚷嚷声从白筱的房间里传出来:“啊啊啊!”

白筱忙推开门跑进去,只见郁景希光着屁股站在床头,被子掀开着,床单上湿了一大块,床下还有一条湿哒哒的短裤和棉毛裤,小家伙表情愣愣地,看到白筱时一双小手立刻挡住了小鸟儿。

郁绍庭紧跟着白筱进来,他的个子太高,差点要顶到门的上框。

郁景希一看到他,尤其是发现郁绍庭冷着脸,吓得忘了穿裤子,一边喊着外婆一边跳下床拔腿就跑出房间。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也想送你一份新年礼物【男人的小心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