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27章:我也想送你一份新年礼物【男人的小心眼】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27章我也想送你一份新年礼物【男人的小心眼】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农村里有种说法,小孩子玩火会尿床,不管有没有科学依据,郁景希睡过的床反正是真湿了。

白筱透过窗户瞧着光溜溜着屁股满院子跑的孩子,又气又好笑,转身想出去却发现多了一道人肉墙壁。

他一动不动,就那样挡在门口,白筱也不抬头,僵持了会儿,侧身从门缝间挤了出去。

白筱打了一盆热水,先替郁景希擦洗了一下身子,然后换上新买的裤子。

小家伙靠在她怀里红着一张粉嫩嫩的小脸,抓耳挠腮地解释:“我以为做梦呢。”

两人正说着,郁绍庭从白筱的房间出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郁景希瞧见他下意识往白筱身后躲,然后又露出半个脑袋来,一双眼怕怕地瞅着郁绍庭。外婆在厨房里喊他去喝红薯粥,郁景希二话不说立刻溜进去,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

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白筱脸上没了跟刚才郁景希说话时的笑容,倒了脚盆里的水就进了房间收拾。

——————————

郁景希坐在板凳上,小手抓着调羹舀着红薯粥喝,看到郁绍庭进来提防地喊了声,“爸爸早。”

喊完,怯怯地盯着郁绍庭,一双小肉爪捧着粥碗,准备情况一不对头就端着碗跑路。

郁绍庭瞧见郁景希缩脖子就嫌弃他这副贼头贼脑的坏痞样,也不知道随了谁,一皱眉,刚想拎出去好好训一训他,去被外婆喊住:“小绍,筱筱的手机昨晚响了好几次。”

老人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也不知道怎么接,你拿出去给筱筱,可能人家有急事找她。”

从厨房出来,郁绍庭解锁了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都是同个号码。

他透过房间窗户看到白筱穿了一身极为普通的卫衣套装,正在铺床单,长发随便绕了一个圈盘起在脑后,泄露下几缕发丝,肤质白皙光滑,金色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侧,怎么看她都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如果说之前他对她只是有身体上的占有欲,那么这一刻,郁绍庭觉得自己身体里有样东西在变化。

他点开了手机里短信,只有短短几个字:“我在村口,有话跟你说。”

短信时间是在所有未接来电之后。

凭男人的直觉,几乎不用多想,他就知道这是谁发来的。

郁绍庭在通讯录里翻了一遍,果然,惟独没有“裴祁佑”三个字。

他抬头看向还在屋子里忙碌的女人,压在心底的气又来了,那滋味不比他四岁那年被七岁的孩子抢走他养的宠物蜥蜴好到哪里去,尽管他最后把那个孩子揍断了鼻梁,却再也不愿意碰那只蜥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他看上了别人家的这只“蜥蜴”,还生出了圈养到底的念头。

郁绍庭删了所有未接来电记录,在删短信之前先决定回一条过去。

“我现在已经有了让我心动的男人,不要再来打扰我。”

觉得意思表达还不够坚定,他把前半句话删改了几遍,最后才确定,发过去的内容是:“我现在已经有了想给他洗一辈子内/裤的男人,他也对我很好很爱护我,所以不要再来打扰我。”

刚显示发送成功,他立刻把这个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继而删除了短信记录。

——————————

郁景希已经跟村里几个孩子混熟,玩弹珠玩鞭炮到处跑,白筱一边洗衣服一边顾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白筱长得好看,平日里的熊孩子在她面前都变得十分乖巧,嘴甜地喊她姐姐,还时不时偷瞧她,甚至有孩子打趣郁景希:“郁景希,你其实是姐姐流落在外的弟弟吧?你看你们长得多像呀!”

郁景希翻了个白眼,耳根子却红了,最后偷瞄了眼白筱,嘀咕:“这可是我将来的媳妇儿……”

白筱只当这些孩子开玩笑,没往心里去。当刘七星拎着一只老母鸡过来,白筱有些头疼,虽然他昨天最后问出的那句话被她否认了,但不知为什么,现在再瞧见他,心里说不上来的别扭。

她别开脸假装没看到他,刘七星却已经害羞地站在她的身后:“筱筱。”

“七星哥。”白筱只好转过身,“找我有事吗?”

“这个给你外婆补补身子。”刘七星把老母鸡往前一送,顿时一阵闹腾的鸡脚跟鸡毛乱飞。

这只鸡当然不能收,白筱刚想推辞,一声奶声奶气的大喝在旁边响起:“还不快把鸡拿开去!”

刘七星的手一抖,白筱也被这突然的喝声惊到,郁景希已经扔了鞭炮跳到她的跟前,指着刘七星义愤填膺道,“你难道不知道最近流行禽流感吗?是不是想害我们好霸占小白!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被一个小孩子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刘七星又尴尬又气恼,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都洗完了吗?”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她身侧响起,带着穿透人心的沉稳和磁性。

郁景希高兴地叫出来:“爸爸,你来了呀!”小家伙生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激动情绪来。

郁绍庭走过来,白筱稍稍撇开头不看他,倒是刘七星打量起他,跟一米八七的郁绍庭比起来,一米七五的刘七星绝对在气势上就硬生生地矮了一截,至于长相……刘七星一直相信白筱不是个肤浅的妹子。

郁绍庭只是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白筱:“你有没有把我扔在房间的内/裤洗了?”

白筱没想到他会这么大庭广众说出来,脸颊一阵发热:“你胡说什么!”

郁绍庭斜了眼刘七星,心里冷哼一声,面上却波澜无痕,语调也淡淡地,“做了就是做了,害羞什么?”

他一语双关的话令白筱的心跳抑制不住地狂跳,就像是一只被踩了脚的猫,通红着一张脸,端起洗好的床单跟衣服就走。郁绍庭原本就是在家门口看到刘七星在勾搭她才过来的,见她走了自然也不作停留。

郁景希立刻乐呵呵地跟上,没忘回头对还愣在那的刘七星用口型说:“小白,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

白筱把脸盆往院子里一放,就进了房间重重地关上门。

很快,院子里就响起郁景希清脆高兴的童音,哄得外婆笑声不断。

白筱觉得他们父子是故意的,她素来脸皮薄,那样露骨的话郁绍庭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以后大家知道他不是她的老公,如果她将来又找对象或是再婚让村里的人怎么看她?

再婚?这个念头冒出来后,白筱有片刻的怔忪。

房门被砰砰地拍响,郁景希稚嫩的声音传来,“小白,吃烤地瓜吗?”

白筱想到自己还没吃药,拿了手提包,出门时看到搁在外间沙发上的手机,看了看,确定没短信电/话才放进包里,然后拉开门,就瞧见郁景希捧着半个地瓜巴巴地仰头看着她:“小白,吃吗?”

看着他那副萌憨的小脸蛋,白筱怎么也对他发不起火来,“你吃吧,我有事出去一下。”

“小白你去哪儿?”郁景希亦趋亦步地跟在她后面,“一起去怎么样?”

白筱刚张嘴,眼尾余光瞟到郁绍庭从厨房出来,立刻站直身,“你在家里,我马上就回来。”

郁景希目送白筱出院门,小牙齿狠狠咬了口地瓜,歪头瞅着郁绍庭:“爸爸,你昨晚跟小白去哪儿了?”

郁绍庭进了白筱的屋子,打开自己的笔记本,郁景希跟进来,追着问不停。

“爸爸,我昨晚放完烟火就没找到你们,你们上哪儿去了?”

“外婆怎么跟你说的?”

郁景希在郁绍庭旁边坐下:“外婆说小白肚子痛,你送她去医院了,爸爸,你还没先回答我呢!”

郁绍庭随口敷衍:“外婆不是告诉你了吗?”

郁景希把地瓜往茶几上一放,一本正经地看着郁绍庭:“爸爸,你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子。”

“我知道,你今年五岁。”郁绍庭的眼睛一直看着电脑屏幕。

“爸爸,既然我们都喜欢小白,那就公平竞争吧!”

郁绍庭瞟了他一眼,郁景希感觉自己被轻视了,“爸爸,你这样拿斜眼看人很不尊重我!”

说着,也不打算再跟郁绍庭继续聊下去,跳下沙发就跑进了内间,过了会儿拿着个大书包出来。

郁绍庭看他坐在旁边又是掏出彩纸,又是拿出儿童剪刀,差不多占了半张茶几,妨碍自己工作:“做什么?”

“我要做个新年礼物送给小白。”郁景希得意地说,“我最近学会了剪小兔子,就像小白一样可爱。”

郁绍庭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一接起就是郁家老太太担忧焦急的声音:“你说你大过年的,带着孩子回什么拉斯维加斯?徐家那边这回很不高兴,说要来接景希去首都过年!”

郁绍庭看了眼旁边专心致志剪着彩纸的儿子,“这件事等我回去再说。”

“毕竟是孩子的外公外婆,”老太太叹了口气:“他们真想见孩子我们也阻拦不了。”

——————————

白筱去了市里的药店,直到把药咽下去,她一颗烦躁的心才稍稍安稳了些许。

想起家里的清洁剂快没了,白筱去了旁边商场的底下超市,买好出来却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裴祁佑,这里!”脚步一滞,几乎一抬头就看到了郁苡薇,因为长得相似所以无法去忽略。

白筱下意识地往旁边的柱子后躲了躲。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为什么会怕被他们看到,她厌恶这样轻易被左右心情的自己,却控制不了那份如鲠在喉的难受,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商场的,脑海里还有裴祁佑跟郁苡薇相携而去的背影。

等他们进了商场的观光电梯,白筱刚要从柱子后出来,冷不防被人一撞,手里的东西狼狈地洒了一地。

“祈佑,怎么了?”本欲合上的电梯门又敞开。

白筱蹲下来捡东西,没有刻意回避,却也没有上前跟他们热络地打招呼。

电梯里的裴祁佑望着蹲在不远处低头拾东西的身影,神色有些怪异,郁苡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瞧见一个背影,嘟了嘟小嘴,不满地按了关门键,“不就是发生了碰撞,有什么好看的!”

在商场十楼选好了吃饭的餐厅,裴祁佑却突然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郁苡薇从菜单上抬头,一个湿re的吻已经落在她的额头,“马上就回来。”

待她回过神,对面的座位上哪里还有裴祁佑的人影?她刚想起身追出去,搁在桌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屏幕,只好坐回去,接起电/话喊人时带了几分不满:“妈咪,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

那边是温柔清婉的女声,含了笑意:“我的女儿现在是有了男朋友就嫌我碍事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郁苡薇往外面张望了几下,没看到要找的人,“妈咪你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对方刚说了一句,听筒里就传来一声“white”,隔得有些远,“不跟你说了,有人在喊我,记得代我向你爷爷奶奶问好,我大概再十天才能回国。”说着,那边就挂了电/话。

郁苡薇放下手机,为了调节心情哼唱了两句:“white,You/look/so/beautiful/in/white……”

裴祁佑从商场跑出来,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头有些胀痛,心里充斥着一种称之为烦躁的情绪,在前面的广场上转了一圈,却没找到他想找的人,他怔怔地看着前方的公交站牌,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她,也不知道找到后又能说些什么,就像昨晚上一样,他开车在上湖村的村口坐了一晚上,甚至不敢下车去敲她家的门,听着漫天的烟火声和欢笑声,他却差点被无边无际的怆凉淹没。

——————————

白筱坐在公交车上,有点昏昏欲睡,迷糊间做了一个短暂的梦。

梦里的她回到家,拥住坐在沙发上的郁绍庭直接吻了上去,情景一转,她挽着他出现在刚才的商场里,偶遇了裴祁佑和郁苡薇,笑靥如花地跟他们打招呼:“这么巧,小薇,祈佑,你们也逛街呢?”

她又梦到自己跪倒在郁绍庭的西裤下,抱着他的腿,“你不是跟我在一起了吗?为什么还有其他情人?”

“当初你觉得新鲜罢了,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啊?”郁绍庭一脚踹开她,转身离去时身边是另一个女人。

公交车一个急刹车,白筱一头撞到前面的座椅,顿时清醒了,她下了车,脑海里还残留着梦境最后的一幕,走到家门口却突然不敢伸手去推门,结果门被自动开了一条缝,一颗小脑袋从里面钻出来。

“小白,你回来了呀?”郁景希笑眯眯地,拉了她就往里走,“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白筱强行打起精神,“什么礼物?”

郁景希把她拉进房间,然后从茶几上拿了一只剪纸兔递给她:“喜欢吗?新年礼物,小白,给你。”

白筱抱住了他,“老师很喜欢,谢谢你景希。”

郁景希有些犯怵,举着剪纸,“小白,你还没看呢!”

白筱刚想拿过来欣赏,一抬头却看到了不知何时立在门口的郁绍庭,她立刻放开郁景希站起来,郁绍庭已经开口:“景希,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你白老师说。”

郁绍庭的语气太过严肃,令白筱心里有些没底,想要唤住郁景希,他却已经跑出去了。

当房门“哐当”一声关上时,白筱的心跳顿了顿,耳边是郁绍庭讥诮的声音:“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你想跟我说什么?”白筱有些不自在地问。

郁绍庭在沙发坐下,把一个文件袋随手丢在茶几上,抬眸看着她:“我也想送你一份新年礼物。”

————————————

小伙伴们,不管单身的、有对象的、又基友的、有口子,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下面免费附带一个小剧场:

某一天回大院郁家吃饭,郁家两兄弟及他们的老婆陪孩子们玩游戏。

所有人围成圆圈,右边的人对左边的人说句悄悄话,要能让对方脸红。

白筱作为开始第一个人,俯在左手边的郁景希耳边说:“景希,还记不记得那年春节你尿床的事?”

郁景希小脸蛋一红,支支吾吾地,扑到弟弟耳边嘀咕了句,一圈下来很快就轮到最后的郁绍庭。

他看着身边笑吟吟的女人,盯着她琢磨了很久,半晌,才凑过去在她耳边说:“今晚让你欲仙欲死。”

静悄悄的客厅里响起一道清脆的巴掌声,伴随着女人羞恼的叫声:“淫棍郁小三,你去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文件袋里的DNA鉴定报告看了?【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