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0章:我才是他的妈妈,徐家那边跟他没半点关系【四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0章我才是他的妈妈,徐家那边跟他没半点关系【四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又往门口探头探脑地瞅了瞅,然后再次失望地转回头,吸了一口香蕉牛奶。

“爸爸,你真的确定小白今晚还会过来吗?”

郁绍庭斜了郁景希皱成一团的小脸,淡定地又抿了口酒,转身回到沙发上。

郁景希趿拉着拖鞋跟过去,一脸愁绪地在郁绍庭旁边坐下,把电视频道调到了动画片。

“爸爸,要是小白不来可怎么办呢?”

郁绍庭的眼睛从电视屏幕上移开,看了眼儿子,“你问我,我去问谁?”

这下,郁景希不高兴了,“不是你说只要我配合你,小白就会陪我一块儿回丰城的吗?”

“我这么说了吗?”郁绍庭淡淡地反问。

郁景希气鼓鼓地瞪着厚脸皮的爸爸,“爸爸,做人不能这样子,我们明明说好了的。”

“我和你说什么了?”郁绍庭拿斜眼看他,“时间不早了,回房间去睡觉。”

郁景希低着头不动,过了会儿从沙发上滑下去,光着小脚丫边走边说:“我不睡,我要去找小白!”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郁绍庭的呵斥:“给我回来!”

“你骗人,我再也不听你的话了。”郁景希犟在门边,父子同盟阵营正式破裂。

“如果你踏出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别奢求我会追出去。”

郁绍庭冷冷地说完,就不再多看郁景希一眼,自顾自地喝着酒,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

郁景希像是被他唬住了,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没拧开门,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进了卧室,没过三秒钟又出来了,在餐车上拿了两个三明治,进屋时故意把门关得很响。

郁绍庭侧头看了房门一眼,收回视线时也放下了酒杯,转而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不是他的手机,而是郁景希专用的小手机。

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很快就出现一行字:“小白,我爸爸说明天清早就带我回丰城,我不想回去,我想跟你一块儿,我现在在酒店大门口,我问过了,这里是博悦酒店。”

几乎不到一分钟,就有新短信进来,“景希,你别站在门口,快回房间去。”

——————————

白筱收到短信时,正在收拾主屋,看到郁景希说站在酒店门口,立刻就着急了。

她刚回了短信,那边就又发过来:“小白,我想见你,爸爸心情不好,一直在喝酒。”

白筱拎着一个袋子急匆匆地跑出房间时,外婆刚从浴室出来,“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景希,外婆,我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记得锁好门。”

说最后几个字时白筱已经跑出了家,去隔壁大婶家借了一辆电动车,就骑车上路去市里。

冬天的晚上七点,不像夏天,天还灰蒙蒙地,早已经暗透,寒风凛冽地刮在脸上,白筱却感受不到冷,一心记挂的都是郁景希,她担心他又像那次在医院门口一样,穿着内衣内裤就站在酒店门外。

在半路等红绿灯时,白筱又给“郁景希”发了条短信:“我大概十五分钟到,你去大堂里等我。”

“郁景希”回过来:“我爸爸已经带我上楼了,在1210房间,小白,我等你。”

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话,白筱指不定就立马掉转电动车往回开了。

——————————

当门铃“叮咚叮咚”急促地响起时,郁绍庭正拿着手机准备发一条短信催催。

路过试衣镜,郁绍庭放慢了脚步,瞟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抬手把浴袍的领子稍微往两边拨了拨,敞开的领口露出大块的胸膛,灯光映照下线条完美的肌理紧实而透着诱惑,这才满意地过去开门。

——————————

其实白筱对1210的房间号还是蛮膈应的,昨晚她跟郁绍庭就住这个房间。

不管郁绍庭是故意还是酒店安排的巧合,她站在房间门口,徘徊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按了门铃。

房门打开,白筱一抬头,迎着柔和的灯光,和郁绍庭那双漆黑又深邃的眼睛对上。

但她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不过三秒,又探着头往里面看,“景希呢?”

郁绍庭转身往里走,漫不经心地说:“可能睡着了。”

白筱跟着他进去,关了门,往卧室方向看了看,“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郁绍庭已经坐回沙发上,长腿交叠,拿着遥控板转台,根本不搭理她。

白筱当他是默认了,把袋子往茶几上一放,就推开门悄悄地进去,果然,郁景希趴在床上睡着了。

小家伙侧头趴在软软的枕头上,穿着一件浴袍,小脸蛋被暖气熏得红红的,一双胖胖的脚丫露在外面,白筱在床边轻轻坐下,把他小小的脚丫握在手心,心里说不尽的柔软跟甜蜜。

白筱把他抱起来,刚想把他放进被子里,郁景希却哼唧了一声,眼睫毛跟着动了动。

白筱忙屏住了呼吸,她没做过妈妈,在照顾孩子方面完全是凭感觉来得,譬如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要怎么做才不会怕孩子吵醒,学着以前看到过的姿势,搂着郁景希然后拍了拍他的背。

郁景希砸吧了下小嘴,就把脸埋进了白筱的怀里,还往她的胸口蹭了蹭。

白筱脸微红,却没推开他,坐在床头半搂着他,盯着他熟睡的小脸看个不停。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他们是母子的这个认知,现在她怎么看郁景希怎么觉得跟自己长得相像,她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滑过他的眉毛,长得真像自己,然后她发现郁景希居然也有美人尖,只不过遮掩在卷发下。

哪怕她刻意回避着一些事实,但郁景希的部分五官跟郁绍庭的如出一辙,比如鼻子,挺挺的,嘴唇,薄薄的。

白筱看着看着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嫩滑的脸蛋,心里感动之余是满满的爱意。

——————————

给郁景希盖了被子,白筱从卧室退出来,郁绍庭还坐在那里看电视。

她走过去,“袋子里装的是春笋炒蛋跟米饭,明天景希起来还想吃,麻烦你帮他热一下。”

郁绍庭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电视机上,像是没听到她的声音,或者说,他直接忽略了她这个人。

白筱刚转身要走,郁绍庭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她走到门口时,听到郁绍庭说:“好,过两天我就把他送去首都,让徐家那边放心。”

白筱的手搭在门把上,却怎么也转动不下去,“徐家”二字像一根毒刺狠狠扎了一下她的神经末梢。

郁绍庭正在讲电/话,一道阴影覆在他的身上,他抬头,是去而复返的白筱,也不过是一眼,他又挪开眼接电/话:“嗯,我知道……好……那就先这样。”

白筱看他挂了电/话,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你要把景希送到他外公家去?”

郁绍庭瞄了她布满焦急的小脸一眼,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咸不淡地说:“有什么不对吗?”

白筱之前偶然听郁景希提起过他在外婆家的经历,也是唯一一次去徐家。

“外婆好像不喜欢我呢,一起吃饭时,她总是把鸡腿先给她的孙子和孙女,如果他们不要吃才会夹给我,我才不要吃别人不要的东西,她又说我浪费,还说我没教养。”

小家伙一边玩着飞机模型一边一脸不在乎地说,“我也不喜欢他们,整天板着一张脸,看着就讨厌。”

“奶奶说我妈妈是生我难产死的,所以我想外婆可能觉得是我害死了妈妈,可我又没让她把我生下来。”

以前听着只是觉得心酸,现在知道了真相,白筱只觉得是钻心的疼痛。

所以,一听到郁绍庭的安排,白筱想也不想就直接反对:“我不同意,你不能把他送到那边去。”

郁绍庭喝酒的动作顿了顿,抬了抬眼尾,看她,之后继续慢条斯理地喝酒。

白筱看出他无视了自己的话,心急地说:“我才是他的妈妈,徐家那边跟他没半点关系!”

这会儿倒想起自己是孩子他妈了,那之前干什么去了?

郁绍庭心里冷嗤,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太晚了,白小姐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见他转身就要回房,白筱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你到底怎么样才肯不把他送到徐家去?”

“白小姐,景希是我的亲生儿子,你好像没资格这样来质问我。”郁绍庭淡淡地说完,就甩开白筱的手。

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郁景希揉着眼睛出现在门口。

白筱一瞧见儿子,立刻放开郁绍庭的手臂,跑过去把郁景希搂在怀里,脱了自己的外套往他身上裹。

“把你吵醒了吗?”白筱的嗓音不由地放柔了几分。

郁绍庭低头扫了眼自己刚才被攥着的手臂,脸色又有些难看了,真是一个见异思迁的女人。

郁景希听到白筱的声音,顿时不瞌睡了,眨了眨眼,发现真是白筱,一把搂住她的脖子。

“小白!你可算来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连吃晚饭的胃口都没有!”

白筱差点又掉眼泪,抱紧了郁景希,“那你现在饿不饿?妈……我给你带春笋炒蛋过来了?”

“真的吗?”郁景希肚子里的小馋虫被勾出来。

白筱瞧着他那要流口水的样子,笑着点头:“嗯,热一下就可以吃了,你先去床上躺会儿。”

不知为什么,郁景希觉得今晚的小白格外温柔,所以对于白筱的建议婉拒了,两只小肉手抱着她,小脸蛋贴着她凉凉的脸颊,又害羞又窃喜地说:“我不冷,就在这里陪着你。”

白筱亲了亲他的额头,把他抱到沙发上,“那你等会儿,我去微波炉里热一下。”

郁绍庭双手环胸,坐在沙发边上,冷眼看着母爱泛滥的女人在套房里忙来忙去,一张脸彻底黑了。

郁景希高兴地摇头晃着脑,察觉到旁边男人的不悦,关心地凑过来,“爸爸,你不开心呀?”

郁绍庭伸出右手,把他那张惹人嫌的脸推开,“不看到你我就很开心。”

好心当做驴肝肺,郁景希撇了撇小嘴,转头看向白筱时又乐滋滋了。

“爸爸,小白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怎么也不喊醒我。”

郁绍庭随手拿起一本财经杂志,翻了几页,又恢复了以往那个沉默寡言、高贵矜持的形象。

——————————

白筱把热好的保鲜盒拿出来,郁景希闻到菜香已经跑过来,主动端了饭盒。

小家伙端坐在沙发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跟着白筱的动作转来转去,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把洗了一遍的筷子塞到他的小手里,“快吃吧,不然马上又要冷了。”

郁景希吃了两口,忽然抬头看向旁边的郁绍庭:“爸爸,你是不是也没吃晚饭?”

白筱也跟着看向对方看杂志的男人,刚才进来时她确实看到餐车上的东西没怎么动过。

郁绍庭翻了一页,头却没抬,“大半夜吃这么多,也不怕消化不良。”

白筱就知道他嘴里说不出好话,帮郁景希擦掉腮边的米粒,“多嚼几下,有利于消化。”

郁绍庭又等了会儿,依旧没听到白筱再说话,从杂志上抬头,就看到她正专心地替郁景希擦嘴,顿时心里一阵烦躁,肚子又传来饥饿感,啪地一声合拢杂志,往茶几上重重地一丢。

白筱抬起头看他,郁景希也诧异地停下吃饭的动作:“爸爸,你又怎么了?”

郁绍庭起身,在他们困惑的注视下进了卫浴间。

——————————

郁绍庭从卫浴间出来,郁景希吃饱喝足躺在沙发上,两只胖脚丫搁在茶几上,剔着牙签。

他下意识地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

郁景希已经开口:“爸爸,今晚小白不回去了,在这里过夜好不好?”

郁绍庭俯视着小痞子样的儿子,长腿一伸,把他的小短腿踢开,“是不是还要我教你怎么坐?”

郁景希今晚心情着实地好,立刻笑嘻嘻地放下小脚,“我知道错了爸爸!”

郁绍庭横了他一眼,看似不经意地问:“人呢?”

“在洗碗呢,”郁景希笑得露出两颗梨涡,指了指套房的小厨房方向,然后抱着枕头看动画片。

郁绍庭轻哼一声,又从沙发起来,拿了个水杯拐进了厨房。

——————————

在郁绍庭拿起杯子时,白筱就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莫名地就有些心慌。

总统套房里都有独立的小厨房供客户使用。

白筱速度地洗了保鲜盒,转身的时候,郁绍庭已经进来,端了杯开水站在门口。

把盒子倒过来晾着,白筱作势就要出去,郁绍庭喝了口水,在她跟他擦肩而过时,另一只手拉住了她。

男人干燥的掌心带着灼人的温度,白筱只觉得被他握着的地方像被烟蒂烫过一样。

郁绍庭咽下口中的水,转过头来望着她。

狭仄的空间,两人又一起站在门边,男人逼仄的气息包围了她。

白筱抽了抽自己的手腕却没成功,郁绍庭的脚往她跟前移了移,逼近的距离让她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她的后背抵在了门框上,郁绍庭的手撑在她的上方,一弯头就要亲下来。

他的行为来得太突然,白筱的双手立刻挡在了两人的身体中间,侧头避开,生怕被外面的孩子瞧见听到,压着声道:“景希还在外面……你别。”最后两个字说得风情婉转,带了两分娇嗔,三分羞赧,五分欲拒还迎。

——————————

最后一更奉上,晚了点,小伙伴们见谅,最后晚安,群木马一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爸爸,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小白睡沙发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