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1章:爸爸,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小白睡沙发吧?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1章爸爸,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小白睡沙发吧?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顿下动作,抬眸看着她因为慌张而闪烁的眼睛,手还撑在她的斜上方。

白筱推了他几下都没成功,瞟了眼门外,尔后望向他的眼神带着恼意,还有……警告。

郁绍庭慢慢放开她,和她静静地对视。

这样的情景让白筱不由想到在沁园别墅厨房的那个清晨,她的脸略微有些发热,移开眼看向别处。

郁绍庭低头看着她嫣红的脸颊,原本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越过她进了厨房。

眼前那股迫人的气场消失,白筱的大脑顿时清明起来,看了眼站在冰箱前的男人,刚想出去,郁绍庭低缓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景希说你今晚要睡在这里?”

她转回头,郁绍庭也正看着她,他用正眼看人时总给人无形的压力。

白筱怔了几秒,然后解释:“如果不方便的话……”

刚才郁景希求她留下来陪他睡觉,如今的白筱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败倒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之下。

如今再仔细想想,白筱才意识到自己这个许诺许得有些随便,没顾虑到这个房间里另一个人答不答应。

郁绍庭横了眼她一脸纠结的样子,心里轻嗤,面上淡淡地,“我要是说不方便,你就准备走人?”

白筱愣了下,听懂他的意思,收了收心绪,“那我不打扰了。”说着,就要去收拾晾着的保鲜盒。

经过他时,郁绍庭突然拽住她的手,用力一扯,白筱的背抵上冰箱。

郁绍庭的双手按在她的两侧,“都已经打扰到了,现在再来说这话,是不是晚了点?”

白筱觉得郁绍庭有没事找事的嫌疑,他却望着她突然就严肃了神情:“你今晚出现在这里又是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

白筱愣了愣,她当时想的不过是不让郁景希独自站在酒店门口,另外,她也很想见见自己的儿子。

“我中午已经说得很清楚,景希不会希望成为你的累赘,我也不会逼你做任何决定。”

白筱抬起眼望着他。

郁绍庭看她又是那副动摇不定的样子,加重了剂量:“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景希的眉眼长得最像你。”

“想留就留下来吧,景希现在是一刻都离不开你,刚才差点就要离家出走了。”

打一巴掌再给一颗蜜枣吃,郁绍庭对这招运用自如,柔和了脸部线条:“别想太多,没人逼你。”

——————————

白筱从厨房出来,郁景希正在收拾茶几,把上面的垃圾都扔进垃圾桶里。

看到她,小家伙害羞地一笑:“小白,洗好饭盒了?想喝水吗?我刚才烧了一壶。”

白筱这才注意到电热水壶插着电,里面的水正在沸腾,她脑海里自动浮现出郁景希捧着电热水壶,踮着脚站在盥洗盆前接水的一幕,继而联想到他三岁时为了吃鸡腿跌倒磕破头的流血画面。

在郁景希趿拉着拖鞋要过来关电热壶之前,白筱先拔了插头,然后过去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摸了摸他凉凉的小脚,“怎么不穿袜子?”

“小白,你会留下来过夜吗?”郁景希搂着她,用气音小声地问。

白筱碰了碰他的额头,“你难道后悔让我留下来了?”

郁景希一边搂紧她一边急忙说:“没有没有,你留下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睡觉前,白筱抱着郁景希去卫浴间洗漱,她捧着郁景希的小脸,用牙刷小心翼翼地给他刷两排又小又白的牙齿,接水的时候还特意试了水温,确定不会烫到他才给他漱口,然后又在浴缸里放水给他洗脚。

郁景希坐在浴缸边上,低头瞅着给他洗脚的白筱:“小白,我发现你今天对我特别好。”

白筱握着他厚厚的小脚板,好像洗得不是脚趾,而是宝石,每一个脚趾头都洗得仔细认真。

听了他的话,白筱撩水的动作一滞,抬头看着他映在灯光里白皙的小脸:“这样子不好吗?”

郁景希瘪了瘪小嘴,无奈地叹了口气,“好是好,但你这样子让我有些不放心呢。”

“为什么不放心?”白筱一边问一边帮他擦干净双脚。

郁景希却没声音了。

白筱不解地抬头看向他,发现他正盯着自己,不禁柔声问:“怎么了?”

“小白,我做好心理准备了,你老实说吧,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理我了?”

“为什么这么问?”

郁景希抿着小嘴,表情有些委屈:“上回我在奶奶家看得那个电视里面就是这么演的,那个女的突然对一个男的特别好,那男的好高兴,结果有一天夜里,那个女的就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

尽管郁景希描述得天马行空,但白筱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看着他两只小手扭捏在一块儿、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眼角有了湿意,起身坐在浴缸边,把他搂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发顶,“放心吧,我不会消失的,以后都会这样对你好。”

“真的?”郁景希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底里有喜悦也有淡淡的怀疑。

白筱一阵心酸,拥紧他,笑着点头:“真的。”

郁景希却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指,“拉钩!”

白筱的小手指勾住他的,郁景希咧嘴笑,大拇指按在她大拇指的指腹上,“一百年不许变!”

——————————

郁绍庭订的这间总统套房只有一个卧室。

白筱抱着洗漱好的郁景希出来,郁绍庭在看电视,她扫了眼,是没什么营养的综艺节目。

她没想到郁绍庭居然会喜欢这类节目,她原以为就他的性格会喜欢新闻联播或是财经访谈。

等白筱跟郁景希进了卧室,郁绍庭也跟着转过头,听着卧室里传来的欢笑声,神色淡漠地回头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关了电视,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差点跟从里面跑出来的郁景希撞上。

“爸爸,你准备睡觉了吗?”小家伙抱着一个枕头,仰着头笑眯眯地说。

郁绍庭轻“嗯”了一声,眼睛看着蹲在衣柜边捣鼓的白筱,眼梢余光却落在那张大床上。

他要往里面走,郁景希却挡在门口没动,郁绍庭正打算训他两句,郁景希却殷切地把枕头递给他。

“爸爸,这是给你的。”

郁绍庭皱眉,那边白筱已经抱了一床被子过来,待明白过来,他的脸有点沉下来。

郁景希看爸爸不高兴了,不敢置信地说,“爸爸,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小白睡沙发吧?”

郁绍庭没看一脸夸张表情的儿子,而是直直地望着白筱,结果白筱只是默默地别开了头。

儿子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难道她还不清楚吗?还敢跟他摆出“咱俩其实不熟”的陌生表情来。

郁绍庭胸口顿时盘旋了一股子怒气,一把拽过郁景希手里的枕头,冷着一张俊脸回到沙发上躺下,郁景希又捧着一床薄被过来,“爸爸,晚上会冷的,这个给你。”

郁绍庭抬头,冷飕飕的眼神看得郁景希缩了缩脖子,说了句“晚安”一溜烟就跑了。

卧室的门“啪嗒”一声合上。

一道上锁的声音传入郁绍庭的耳畔,他心里越加烦躁,一个辗转,对上沙发,哪里有半点睡意?

郁景希速度反锁了门,甩了拖鞋跳上床钻进被子,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小白,我们睡觉吧!”

——————————

夜晚,白筱抱着郁景希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没有一丁点困意。

怀里的郁景希在她讲童话故事时就睡着了,白筱低头望着他的睡颜,心思也是万转千回的乱。

——————————

明晃晃的光线扎进眼缝里,白筱抬手挡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睁开了眼。

外面天已经大亮,她怀里没有了孩子,就连床上都没有郁景希的人影。

白筱突地一下坐起来,喊了一声:“景希?”

没有脆生生的童音回答她。

她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早上九点,她昨晚睡得太迟,导致郁景希起来了都不知道。

白筱想起昨天郁景希在电/话里说的话,郁绍庭今天早上要带他回丰城去。

她连鞋子也来不及穿,拉开门出去,环顾一圈没人,沙发上搁着一件换下来的儿童浴袍。

套房跟昨晚上没什么区别,垃圾桶里躺着四五个香蕉牛奶的易拉罐,一个威士忌的酒瓶摆在茶几上,旁边是一大一小的两只水晶酒杯,电视里甚至还在播动画片,但不同的是看得人并不在沙发上。

白筱下意识地看向电视柜旁边的位置,那里原本有一个拉杆箱,现在却没有了……

她推开卫浴间的门,没看到人,厨房里也一样,除了她昨晚带来的保鲜盒,什么也没有。

动画片声音回绕在耳边,白筱却忽然很想哭,心里空空地,一如当年外公过世时的感觉。

郁绍庭还是把孩子带走了,决绝而强硬,一点也不给她犹豫的机会。

白筱回到沙发边坐下,神色极其平静,甚至平静得有些不正常,望着电视机的眼神空洞而恍惚。

突然,房门“咔”地一声开了,传来一阵悦耳的音乐。

白筱行动有些迟缓地转头,入目的是站在玄关处的父子俩,一时间,怔愣、诧异、欣喜接踵而来。

郁景希穿着一套黄绿拼色的运动装,微卷的香菇头带了些湿意,看到脸色苍白的白筱,立刻奔过来,担忧地捧着她的脸,“小白,你生病了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白筱看着他熟悉的小脸,他又湿又热的小手贴着她的脸,下一秒,她伸手就把他搂进了怀里。

郁景希冷不防被抱住,被惊住了,“小……小白?”然后扭头求助地看向门口的爸爸。

郁绍庭穿着薄荷绿的立领运动款外套,底下是黑色的运动裤,两手抄袋望着沙发上的一幕,那神色看在郁景希眼里就是“无动于衷”,小家伙只好自己安抚白筱:“小白,你出什么事儿了?”

“你去哪儿了?怎么不在房间里待着?”白筱还没从刚才的失落里缓过劲来。

郁景希眨了眨眼,“我跟爸爸跑步去了,我们给你留了纸条,难道你没看到吗?”

纸条?白筱放开郁景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那瓶威士忌下面确实压了一张便利贴。

白筱又瞅着电视柜旁边空荡荡的位置,“那拉杆箱呢?”

“早上爸爸嫌碍事,就放到柜子里了。”

说着,郁景希就捂了捂自己的裤裆:“哎呀,我要上厕所了!”说着,就溜进了洗手间。

白筱还心有余悸,抬头看到郁绍庭站在那里倒水喝,心里纠结了一阵才说:“我有话跟你说。”

郁绍庭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偏过头来,目光沉静,像是在等待她开口。

白筱咬了咬唇,才说:“我想照顾景希。”

——————————

怕小伙伴们等急了,先写四千字上传了,这个周末有事,更新如常,不加更,今天差的字数补起在明天的更新里,看完早些休息,群晚安~~~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是要“去父留子”吗?【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