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3章:喜欢就是喜欢,嘴硬什么?我又不笑话你【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3章喜欢就是喜欢,嘴硬什么?我又不笑话你【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冷不防被人压倒在床上,一阵头晕目眩后,有些羞恼地瞪着身上的男人,“你干什么?”

她的这声质问不同于之前,有点恼,有点酸,也有点慌,综合起来就是带着浓浓的怨气。

郁绍庭跨坐在白筱的身上,两手按着她企图挣扎的两条细胳臂,他俯着身,因为离得太近,他清楚地看到白筱红红的耳根子,故作镇定的眼神,却有了湿意的眼角,却怎么也不肯看他一眼。

原本积蓄的一腔怒火和郁结瞬间烟消云散。

郁绍庭低头望着白筱“欲语还休”的神态,还是有些头疼,但头疼之余更多的是全身心的舒畅。

明明就喜欢他,偏偏还说那些违背自己良心的话,女人就是口是心非,还喜欢玩欲擒故纵。

若是换做其她女人,这会儿跟他玩这这些花样,早就被他从床上丢下去。

白筱久久没见身上男人有任何动静,忍不住又挣扎,却被他用力一按,顿时动弹不得。

郁绍庭皱眉,声音低沉,像是呵斥却带了一股暖意:“喜欢就是喜欢,嘴硬什么?我又不会笑话你。”

白筱愣在那里,用五秒时间来回味郁绍庭这句话的涵义。

郁绍庭见她呆呆的样子,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直接,伤到了她的自尊心,但他在工作上素来这般直接,这些年也没遇到一个能让他学会委婉的人,再看看她,二十出头,最是想要他人尊重的年龄……

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最容不得旁人质疑自己。

郁绍庭的右手放开白筱,抬起去碰她那目瞪口呆的小脸,“景希那傻样就是随了你……”

话还没说完,郁绍庭的右眼眼角一阵火辣辣的痛楚,白筱出拳太快,在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白筱推翻在床上,后者跨坐在他的腰上,拿起一个枕头就狠狠地往他身上砸:“谁喜欢你!谁喜欢你啦!叫你自恋,叫你臭美!”

要换做往常,白筱是绝不敢对郁绍庭这么做,但现在她气坏了,手脚有些不受控制。

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老是来招惹她?现在还敢拿这种事来取笑她!

最初的委屈都转化为怨恼,白筱下手也越来越重,由一开始的反驳变为泄愤。

郁绍庭刚被白筱打了一拳有些不敢置信,一时不察才被她钻了空子压倒在床上,男女在床上嬉闹的闺房情趣他不是不知道,但白筱现在的出手显然不是跟他调/情,而是把他往死里打。

他不是好脾气的男人,相反地,阴沉起来一般人都受不了。

被狠狠地砸了几下,当白筱再次拿着枕头劈头砸下来时,他一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腰,一个轻易地侧身就把白筱重新压回了自己身下,“够了没?!”动作有些不知轻重,白筱的头磕在了床头柜上。

“嘭!”一声沉重的闷响回荡在卧室里。

剧烈的撞击从额头传来,白筱短暂的晕眩后是难耐的疼痛,手里的枕头早掉落在地上,她的双手被郁绍庭钳制住举过头顶,手腕处极重的力道和额头的肿痛让她的眼泪珠子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下来。

郁绍庭停下来,喘着粗气,俯视着白筱哭泣的小脸,一时间有些无措和不耐。

这样子的哭,加上这次,白筱一共在他面前哭过两次,另一次……是在沁园别墅的那个早晨。

“哭什么!这么大个人还哭!”前半句没变化,后半句却是南辕北辙的差别,带了不自觉的温柔。

白筱被他一凶,哭得更厉害。

刚才是无声地落泪,现在是“哇”地一下哭出了声音。

整个卧室都是她毫不克制的抽泣声,肆意而带着无尽的悲凉,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郁绍庭被她哭得心烦意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只是硬着声说:“再哭把你从床上扔下去!”

白筱非但没被吓住,反而越哭越大声,整个人因为抽噎而微微地颤抖。

她本扎起的长发因为刚才的打闹变得乱糟糟,额头还红肿起了一大块,红着鼻子,眼角不断有泪珠子滑出来,每落下一滴,郁绍庭的心里不耐就多一分,却不得不伸手去替她揉额头的伤口,“很痛?”

本还哭得昏天暗地的女人却突然拽住他的手,准确无误地咬住了他的小指对掌肌。

郁绍庭皱紧眉,她咬得有些狠,他甚至感觉到有尖锐的牙齿刺进了皮肉,却没有一巴掌甩开她,而是低着头静静地望着她那恨不得把他的手咬下来的小狠劲。

白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在哭,是因为额头处的疼痛还是长久压抑情绪的发泄,哭到后来她有些分不清,甚至迷茫了,所以当郁绍庭抬手来摸她时,她一张嘴就咬住了他想借此寻求一点寄托。

一股干燥的温热覆盖在她的额头,轻轻地揉着她红肿的额角。

白筱松了牙关的力道,抬头看向身上的男人,下一瞬嘴里的手被拿开,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的柔软。

郁绍庭的薄唇覆在她的唇上,压得很重,令她感到一丝痛楚,在他的舌伸过来时白筱像是报复似地上下牙齿一合。

郁绍庭吃疼,一声闷哼吞在喉间,当他准备退出来时她却主动缠上来,有点生涩的动作,却诱起了他身体里的那只困兽,当一只大手从她的毛衣下摆伸进去时,白筱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察觉到自己跟身上的男人正难舍难分,她的双手还圈住了他的脖子,白筱脸上一臊,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她抬脚踹在了郁仲骁的胯间。

郁绍庭一个不留神,被她一脚踹下了床。

仰躺在地上的男人双手往后撑着地,姿势有些狼狈,一瞬的迷茫过后阴沉了脸,是动怒的前奏。

白筱这才有些后怕,下了床就要跑出卧室。

手还没碰到门把,后衣领一紧,人已经被推到在床上,郁绍庭反锁了门,就欺身而上,一边钳箍了她乱动的双手,一边拉扯她的衣服,咬着牙狠狠地说:“欠收拾!”

“你放开!放开我!”白筱发现每次他们在一起,无论争执还是和平相处,结果都变得很黄很暴力。

郁绍庭这次没刚才好说话,不仅没停,反而加大了手上动作。

啪啪啪的敲门声响起,郁景希担忧的叫嚷声传来:“小白小白!你怎么啦小白?”

身上的男人停下了蛮横的掠夺,白筱趁机推开他,连滚带爬地下床,拽过外套往身上套,慌忙整理衣服跟蓬乱的头发,胡乱抹了把脸,调整好脸部表情才开门。

门外的郁景希还举着手,仰着头愣愣地望着白筱红肿的双眼,“小白,你哭了?”

“没……没啊。”白筱睁着眼说瞎话,“可能刚才眼睛倒进了睫毛。”说着,又揉了揉眼睛。

郁景希半信半疑,一扭头发现自己的爸爸居然也在卧室里,顿时惊呼出声:“爸爸,你怎么也在里面?”

郁绍庭已经整理好衣服,脸上面无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山脸,听了儿子的质问,两手抄进了裤袋,直接越过门口的两人目不斜视地走出去。

郁景希把头伸进卧室里,瞧见了凌乱的大床,“小白,床怎么这么乱?”

“……我刚才正准备铺被子,你吃了药好些了吗?”

白筱不动声色地转了话题,郁景希果然不再揪着床乱这点问东问西,而是哀叹了口气,“还不是老样子。”

瞧他人小鬼大的样子,白筱喜欢得不行,抱在怀里亲了亲他嫩嫩的脸蛋。

郁景希立马红了脸,一颗心砰砰地跳,最近小白真是越来越豪放,他都有点不适应了。

跟郁景希头碰着头抱了一会儿,白筱才想起来自己跟郁绍庭就孩子的抚养问题还没争出个结果来。

放开儿子,白筱刚想过去找郁绍庭,手机却响了,外婆来问她中午回不回去吃饭。

白筱含糊其辞地回了几句,刚挂了电/话,她的裤腿就被旁边的小人儿扯了扯。

郁景希仰着脸,满眼的希冀:“小白,你带我回家去吃饭好不好?我还想吃春笋炒鸡蛋。”

孩子肉肉又带着点湿意的小手按在白筱的手心,她一颗心瞬间化了,“好,还有别的想吃吗?”

“那能不能再加一点椰果汁,我觉得味道蛮不错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连孩子都有了,你们俩难道还想拎清关系吗?(5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