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4章:连孩子都有了,你们俩难道还想拎清关系吗?(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4章连孩子都有了,你们俩难道还想拎清关系吗?(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白,你带我回家去吃饭好不好?我还想吃春笋炒鸡蛋。”

郁景希肉肉又带着点湿意的小手按在白筱的手心,她一颗心瞬间化了,“好,还有别的想吃吗?”

“那能不能再加一点椰果汁,我觉得味道蛮不错的。”

白筱二话不说就点头,这会儿,就算郁景希想要天上的星星,估计她都会傻乎乎地为他去摘一摘。

郁绍庭瞟了眼她那没骨气的样子,转过头看电视。

郁景希却跑到他的身边,“爸爸,我要去小白家吃饭,你去吗?”

“我们过会儿退了房就回丰城,你奶奶很想你。”郁绍庭淡淡地开口,不容商量的语气。

白筱忍不住插话:“那吃完午饭再回去。”

郁绍庭闻声稍侧头来,对上她那双含着恳求又水汪汪的眼睛,就像一根小羽毛轻轻扫过他的心头。

“爸爸,不吃饭我在路上会饿的。”郁景希其实不愿回丰城,现在是能跟白筱待一会儿算一会儿。

“整天吃一个菜,你不嫌厌?”话是对郁景希说的,郁绍庭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白筱。

白筱被他看得不自在,拢了拢鬓边的碎发,抬起的手不着痕迹地挡住了他的目光。

郁景希发现爸爸的心情好像不错,以往他要是反对的事哪里会跟自己这般墨迹,立刻咧着小嘴,转身跑进卧室,没多久就背了个大书包出来,“爸爸,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

在电梯里,白筱看着快乐得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郁景希,突然觉得自己不认他是正确的。

这样子静静地陪在他身边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有时候奢求得越多失去的反而越多。

郁绍庭站在边上,将白筱一脸复杂的神情看在眼里,突然开口:“景希,过几天你去外婆家住一段日子。”

这个“外婆”指的当然不是白筱的外婆,旁边一大一小显然都听明白了。

白筱扭头诧异地看他,没想到他真的说一不二,要把孩子往首都那边送。

“爸爸,我不想去,你别送我过去好不好?”郁景希抱住郁绍庭的长腿,不情愿地扭了扭。

郁绍庭什么也不说,电梯门一开就率先走出去,宽厚挺拔的背影在白筱眼里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

郁绍庭把车开到酒店门口,降下车窗却看见白筱不知从哪个旮旯里推了一辆小电驴出来。

郁景希背着大书包笑嘻嘻地爬上了小电驴的后座,然后很有眼色地冲郁绍庭挥手:“爸爸,你小心开车。”

瞧着两人骑着小电驴从车边驶过,郁绍庭看看自己身前的方向盘,莫名地一阵烦躁。

——————————

小电驴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

郁景希抱着白筱的腰,心里美滋滋地,但一想到去外婆家又忧愁了,不由地唤了一声:“小白。”

白筱突然听到身后的孩子突然喊自己,忙不迭地应声,还想转过头看他,“怎么了?”

“我不想去外婆家。”郁景希稚嫩的声音里透着排斥,因为不情愿而染了哭腔。

一颗小小的脑袋在她的背上蹭来蹭去,白筱低头望着身前那双小手,正紧紧地攥着她的衣服。

她心里也跟着难受,好想停下车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沙滩金色的宾利欧陆慢吞吞地跟在他们后方。

白筱从小电驴的后视镜里瞟了车子几眼,郁景希的话让她心乱,但郁绍庭那样做又情有可原。

从道理上来讲,徐淑媛是郁景希名义上的母亲,外公外婆想见外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从情感上来讲,白筱其实并不希望郁景希去徐家,不知是孩子之前的那番话还是她个人情绪在暗暗作怪。

“小白,当心!”郁景希突然在后面叫了起来。

白筱注意到迎面而来一辆洒水车,就捏了刹车降下车速,渐渐地跟宾利欧陆并排。

郁绍庭在车里,看一眼就知道白筱打的什么注意,脚下一踩油门,车子顿时飞驰而去,几乎是同时,一股冰冷的水柱子浇向小电驴,半降下车窗,听着后方传来一大一小的惊呼声,他看着前方的红绿灯都比往常顺眼了不少。

——————————

等裤子湿哒哒的白筱载着同样狼狈的郁景希到家时,那辆宾利欧陆早就稳稳地停在了门口。

“怎么这么慢?小绍早到了。”外婆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就瞧见像是从水沟里淌过的两人。

听到“小绍”两个字,白筱就来气,她知道刚才郁绍庭绝对是故意的,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

把郁景希领进屋子,白筱脱了他的裤子,让他捂在被子里,自己拿了吹风机给他吹潮湿的裤子。

郁景希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自己裹得跟蚕蛹一般,只露出一双圆咕噜的眼睛:“小白,你掐我一下。”

白筱回过头不解地看他。

小家伙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我这两天是不是在做梦呢?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

白筱揉揉他的脑袋:“你不是在做梦,以后……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也打断了白筱的话,她扭过头,看到外婆进来了。

“春笋炒蛋做好了,趁热快过去吃吧!”

小家伙哦呜一声,胡乱套上白筱给他吹干的裤子,穿了鞋子一溜烟跑得没了影。

“小心!”白筱看他跌跌撞撞,就要追出去,却被外婆喊住,“筱筱,我有话跟你交代。”

外婆拍了拍身边的凳子,“过来坐下。”

白筱刚一坐下,就被老人家看得有些心虚,“外婆,你有事?”

“没事就不能跟你说说话了?”外婆佯作生气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倒了杯水给她。

白筱接过水杯,刚抿了一口就听到老人家说:“你在外面生了景希这么大个儿子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

一口水呛在喉咙里,白筱一张脸都咳红了,外婆拍拍她的背:“喝慢点,你看看你,比景希还不如。”

外婆提到郁景希时声音和蔼了许多,还有满满的喜爱跟满足。

白筱的心跳加快,不敢正眼看老人家,她没想到外婆已经知道了,顿觉如坐针毡。

“慌什么?我又没骂你。”

白筱:“外婆,我……”

外婆摆摆手,“小绍已经都告诉我了,这些就当是还裴家的救命之恩,以后咱们两家就互不相欠了。”

听了这话,白筱的眼圈湿re。

屋子外传来郁景希清脆的童音,外婆侧头朝门口方向看了眼,眼底有欣慰:“小绍人不错,你跟他回丰城吧,以后好好跟他过……”

“外婆,”白筱觉得老人家误会了什么,“我跟他不是您想的那样。”

“连孩子都有了,你们俩难道还想拎清关系吗?”外婆虎着脸故作不悦。

白筱百口莫辩,外婆看她这副样子叹了口气,尔后握住她的手:“我也没剩多少日子了,以前希望你能跟祈佑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将来生个大胖小子,没成想……现在曾孙是有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

——————————

白筱不清楚郁绍庭到底跟外婆说了什么,居然会让老人家这么帮着他说话。

外婆并非见识短浅的女人,不会因为贪图郁绍庭的家世背景就什么也不顾地让她跟着他走。

进到主屋,郁家父子俩已经入座,郁景希的小肉手抓了双长长的筷子往嘴里扒春笋炒鸡蛋,外婆笑呵呵地推了推白筱,“我买了酒,你给小绍倒一杯。”说着,一瓶酒已经塞到她的手里。

郁绍庭抬头望过来,目光沉沉,跟前的杯子里空空的,外婆说完他并没开口推脱。

白筱过去给他倒了一杯,外婆已经把一碗饭搁在了郁绍庭旁边的空位上,“坐下吃饭吧。”

外婆前后的举动都说明了一点——她在撮合白筱跟郁绍庭。

白筱极不自在地坐下,自顾自地吃饭,郁绍庭只在她坐下时瞟了她一眼,之后没再看她。

一顿饭吃下来,除了有心事的白筱,其他人看上去都颇为愉快。

饭后,白筱刚打算收拾残羹冷炙,外婆却忽然开口:“趁今天下午,我们去给你外公扫个墓。”

白筱停下手头动作,诧异地看向老人家。

外婆却笑吟吟地问郁绍庭:“小绍,下午你还有空?”

郁绍庭俊容沉静,在白筱以为他会拒绝时,他却点了点头,还问:“需要买哪些东西?”

“你不是说下午就回丰城吗?”几乎下意识地,白筱就说出了口。

郁绍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外婆已经一巴掌拍在她的手臂上,疼得白筱倒吸了口凉气。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着调?难道连去看一看你外公都不愿意了?”

白筱心里委屈,捂着手臂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坐在一旁的郁绍庭扯了扯嘴角,轻轻一笑:“可能我跟景希在这里,她觉得不习惯。”

这句话无疑于火上浇油,外婆不高兴地瞪了眼白筱,对郁绍庭说话时又恢复了春天般的温暖:“她就这个臭脾气,小绍你晚上想吃什么菜?我让筱筱去菜市场买一些来。”

“春笋炒鸡蛋。”郁景希举着筷子急急地嚷道。

外婆摸着他毛茸茸的小脑袋,笑得合不拢嘴:“每一餐都吃这个,也不换换口味。”

郁景希塞了一嘴的鸡蛋,口齿不清地说:“外婆烧的好吃,我吃不厌。”

郁绍庭抿了口茶,望着把老人家哄得团团转的儿子,察觉到旁边有目光在瞪自己,随意地转头看过去,白筱已经端了碗筷转身出去,徒留给他一个纤细蔓妙的身影。

——————————

外公的墓碑就在村后面那座山的半山腰上,时值春节,经常有人上山去扫墓。

当白筱听到郁绍庭也要去扫墓心里很膈应,因为她发现外婆已经把郁绍庭摆在外孙女婿这个位置上。

在墓碑前,郁绍庭突然对郁景希说:“上去给外公磕个头。”

小家伙抿着小嘴,一脸的严肃,真的在厚纸板上跪下,然后像模像样地对着墓碑上的照片磕头。

外婆红了眼,背过身去摸了下眼角,再回身时脸上是淡淡的笑容,眼角的褶子在阳光下闪烁着水光。

白筱望着给外公上香的男人,不管他是不是在做戏,不得不说他很会收买人心,最起码外婆被他收得服服帖帖。

从山上下来已经将近傍晚,外婆主动问郁绍庭:“小绍,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郁绍庭深邃的视线落在白筱身上,见她别着头就收回目光:“明天上午。”

“那感情好,筱筱刚好要回丰城,你要是方便的话带她一程。”

“外婆!”白筱刚想阻止外婆继续拉红线,郁绍庭却说了一个字:“好。”

“那就这么办了!”老人家一拍定案,然后热情地留客:“那今晚你跟景希就睡在家里吧。”

白筱:“……”

——————————

吃过晚饭,郁景希一边啃苹果一边看动画片,郁绍庭坐在他旁边喝茶,没有起身告辞的意思。

白筱原以为他会拒绝外婆的提议,结果他自始至终都没表态。

在扫地时,白筱有意无意地对郁景希说:“家里只有两张床,可能你要跟我挤挤了。”

这个提议正中郁景希下怀,倒是郁绍庭抬眸望着她,那幽沉的眼神像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白筱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也不扫地了,转身出了主屋才松了口气,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窘迫。

如果郁绍庭真的留下来过夜……

白筱进了房间去柜子里拿被子,她不可能把自己的床让出来,他既然要留那就去睡沙发。

结果一打开柜子,白筱就愣住了,里面空荡荡的,一床被子都没有。

白筱去厨房找外婆,老人家一边洗碗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哦,昨天隔壁你李叔叔家来了客人,晚上过来借被子,我看反正搁在那里也不用,就让他们全都拿走了,怎么,你要用了?”

白筱静静地看着老人家,抿着嘴唇不说话。

老人家摸了把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我今晚上跟您挤挤。”

外婆皱眉,坚决不同意:“我的被子那么小,我老了身体不好,你要是把我弄感冒了怎么办?”

白筱觉得老人家是故意的,但又无可奈何,“那现在您说,今晚上怎么睡?”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问题呢。”外婆笑,斜了眼白筱,“你们三个人挤挤睡一晚不就好了。”

“我房间的被子也不大……”

外婆讶然:“不大吗?我看睡四个人都可以,何况是三个人。”

——————————

白筱回到房间,把床上的被子摊开来,终于明白了外婆那句“睡四个人都可以”。

被子根本不是她之前睡过的那床,但她翻遍了房间,也没找到其它的被子,显然老人家早就安排好了!

等她从房间出来,就瞧见郁景希端了个小脸盆在院子里洗脸,浴室里也有人在洗漱。

白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人家都已经准备上床歇息了,她还怎么下逐客令?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外婆从厨房里探出头,“你衣柜里不是有套男式睡衣吗?拿来给小绍穿。”

白筱一怔,那套睡衣是她好几年前买给裴祁佑的,那时候他临时起意带她来黎阳过年,两人来得匆忙什么行李都没带,洗漱用品跟睡衣都是在这边现买的,结果裴祁佑陪她守完岁就被裴老喊走,那套睡衣都没来得及穿。

————————

今天就更五千字,明天得空了,会多更一些,有把握的应该是。。。。。八千?还是一万?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家三口睡一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