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5章:一家三口睡一起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5章一家三口睡一起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一怔,那套睡衣是她好几年前买给裴祁佑的,那时候他临时起意带她来黎阳过年,两人来得匆忙什么行李都没带,洗漱用品跟睡衣都是在这边现买的,结果裴祁佑陪她守完岁就被裴老喊走,那套睡衣都没来得及穿。

白筱打开衣柜,从最底下抽出了一套崭新的男士睡衣。

她拿着睡衣蹲在柜子边,没有立即起身,外婆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子。

老人家瞧着她这样子,把新枕头搁在床上后没离开,而是幽幽地问:“你是不是还放不下祈佑?”

“没有。”白筱站起来关了柜子门。

“你也别怪外婆自作主张这样逼着你,你这犟脾气跟你妈一模一样,外婆不愿意看到你因为祁佑的缘故就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固步自封在自己的世界,不肯迈出那一步,只缩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外婆一看到景希就想起你小时候,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妈妈还在你会不会跟其他孩子一样有天真快乐的童年,”外婆叹了口气:“我不清楚你跟小绍具体是怎么回事,既然他都愿意追到这里来了……外婆看得出来,你对他也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白筱终是没去给郁绍庭送睡衣,而是怀着满心凌乱的思绪出了院子。

当外婆说出那句“你对他也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时,她的心跳就加快了。和欢好像也这么说过,就连才见过几面的刘七星也说她喜欢郁绍庭,想矢口否认却发现自己心里愈发没底。

每次郁绍庭跟她做,她虽然会抗拒,却没有觉得恶心,相反的,还会不由自主地动情。

她放任郁绍庭对她的步步紧逼,要不然她大可以更冷漠一些,更果断一些。但同样,她也不清楚自己对郁绍庭的的喜欢是不是出于女人的虚荣心,以他的家世背景和长相,哪个女人会不心动?

皎洁又清冷的月光洒在白筱的肩头,她有点心烦,抬脚踢了一下路边的小石子。

在她往回走的时候,接到了叶和欢的电/话。

一接起电/话,叶和欢在那头噼里啪啦地吐槽:“你猜我刚才跟秦寿笙逛街看到了谁?你的婆婆,哦不对,是前婆婆,她跟一个女的在买首饰,你怎么没告诉我那个女的跟你长得那么像?”

叶和欢省略的是她故意买了一杯冰可乐,目不斜视地走过去,全部洒在了那女的身上,气得那女的直跳脚。

白筱把冰凉的一只手放进口袋里,心境却很平和:“这有什么好说的。”

“可以说的多了去!裴祁佑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急吼吼地逮着你闹离婚,结果却找了一个跟你像的,我看那女的,也就二十一二岁,他是不是在生意场上混久了,也开始喜欢嚼嫩草了?”

叶和欢气急败坏时忘了一点,白筱今年其实也就二十四岁,比郁苡薇大了两岁。

白筱只是静静地听着她发牢骚,没有打断,因为她知道叶和欢是在替自己打抱不平。

“我说了这么多,口干舌燥,你怎么也不吱一声?”

白筱笑,心情好了不少,随口应了一声:“哦。”

“你呀你,怎么就那么容易就答应离婚了?早知道这样,倒不如拖着膈应死他们!”

叶和欢又问:“那个……郁绍庭跟孩子还在黎阳吗?”

“嗯。”白筱顿了顿,像是下了某个重大决定:“和欢,我明天回丰城。”

——————————

白筱推开门进了院子,第一眼入目的是她屋子里那亮着灯的窗户。

外婆房间的门关着,白筱在门口站了会儿,终归是没把抬起的手敲下去。

房间的门才开了一条缝,就有灯光泄出来,打在她的脸上平添了一股暖意。

郁景希自言自语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爸爸,你说小白是喜欢猴子呢还是小马?我觉得她可能更喜欢小狗,因为她每回看到肉圆时都会摸它的脑袋,不对,她好像最喜欢我,可我不会剪我自己……”

到后来,小家伙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却听不真切。

白筱推开门进去,里面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过来。

郁景希坐在被子上面,光着一双脚丫子,床上摆着五颜六色的彩纸,小胖手里是一把儿童剪刀。

“小白,你倒完垃圾回来了!”郁景希一瞧见她,丢了儿童剪刀就朝白筱扑过来。

白筱不去看坐在桌边的男人,只是搂着郁景希坐在床边,很好奇地看向那些彩纸:“在剪什么?”

“小马。”郁景希举着半成品谄媚地递过来,“是照着日历里的那匹马剪的。”

白筱一偏头就瞧见半张印着马的日历纸摆在一旁,显然是被小家伙辣手摧残的,而他剪出来的……要不是他事先告诉了白筱,她真看不出那是匹马,但还是鼓励地摸摸他的头:“剪得很棒!”

郁景希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殷切地望着白筱:“小白,外婆说你明天和我跟爸爸一起回去,真的吗?”

她微笑地点点头,郁景希已经圈住她的脖子,高兴得不行:“那我们早点睡觉吧!”

——————————

白筱从进屋都没跟郁绍庭的目光对上过,有意无意间,她都在回避着他。

她把彩纸跟剪刀都收拾好拿到外间,内间传来郁景希小小的声音,小家伙应该是不想让她听见。

“爸爸,你真的不回酒店吗?这张床其实还蛮小的,更重要的是没暖气,睡觉会很冷。”

郁绍庭在白筱出去后就收起手机,站起来脱了大衣,郁景希已经从床上下来。

小家伙趿拉着一双女式棉拖,晃头晃脑地跟在他后面,“爸爸,你要是感冒明天就不好开车了。”

郁绍庭没理会他,自顾自地解开衬衫袖口的纽扣,看样子是真不打算走了。

郁景希回头看了眼那张床,苦口婆心地劝道:“爸爸,你个子太高,那个被子可能盖不住你的脚。”

郁绍庭拿起桌上的那套睡衣,微微蹙了下眉头,什么品位,居然买这么幼稚的睡衣给他穿?

但一看到睡衣上挂着的崭新标签,他又松开了眉头,眼底荡起一抹愉悦,抿着薄唇面无表情地撕了标签,口是心非的女人,一边说让他走一边忙着给他准备了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他不注意偷偷买的,尺寸买得还这么合适。

“爸爸,你不会真要留下来睡吧?”郁景希的声量一下子就拔高了。

看到爸爸开始解衬衫暗襟的纽扣,郁景希急得抓耳挠腮,“其实这张床真的睡不下三个人。”

郁绍庭被他聒噪的声音弄得心烦,皱眉瞟了他一眼,“再啰嗦马上把你送回酒店去。”

郁景希脖子一缩,转身慢吞吞地回到床边,尔后又不死心地扭头,“爸爸,你真的不再好好考虑一下?”

郁绍庭一记冷眼扫过来,郁景希连忙识趣地闭了嘴。

——————————

白筱在外间收拾,直到实在没地方可以让她整理了,才不得不回到屋子内间。

她一踏进去,就被坐在桌边看书的男人吸引了注意力。

浅灰色的几何图案睡衣,白天看起来又硬又黑的头发自然地垂下来,白皙的肤色笼罩了一层光晕,后颈的发梢修剪得很干净,透着一股子利落干爽,他正在看一本几年前她在路边摊随手买的盗版漫画书。

一时间,白筱的神情有些恍惚,这样的情景勾起了她记忆深处的某个相似的画面。

眼前的男人和记忆里另一个年少的身影渐渐地重叠,只是郁绍庭比现在的裴祁佑眉眼间多了一份深沉。

也许六年后的裴祁佑就能淬炼成郁绍庭如今的模样。

本在专注看书的男人像是察觉到她的凝视抬起头,在他的目光投过来时,白筱已经先移开了眼,她看向床,也许是白天玩累了,郁景希已经趴在床上睡着,连衣服裤子都没脱。

白筱过去替他把外套脱了,郁景希哼哼唧唧了几声,努力撑开眼睛,看到是白筱后松了口气,重新闭了眼,还往她怀里蹭了蹭,任由白筱帮他脱裤子然后把他放进被子里。

白筱不知道的是,郁景希起床和睡觉前的脾气特别大,以前李婶没少在这方面受罪,不管是谁,只要把他从睡梦里吵醒,他都会大发雷霆,往往都能把屋子里的东西摔一遍,哪怕郁绍庭用武力镇/压都不行。

房间里没了郁景希欢快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白筱想脱外套,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只好从衣柜里拿了一套睡衣去浴室,顺便洗漱一番。

——————————

白筱从浴室出来,发现主屋的灯亮了,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说话声。

从主屋经过,她看到郁绍庭侧对着门口,手里拿了个手机在打电/话,她没停下脚步直接回了房。

白筱蹑手蹑脚地进屋,床上郁景希已经换了睡觉姿势,横躺在床上,被子掀了大半,一双白胖的脚丫露在床沿,保暖睡衣上翻露出肚脐眼,两条小手臂上举着呈投降之状。

她轻轻地上了床,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放在床中央,然后自己躺到了靠墙的里侧。

尽管她心里不愿意跟郁绍庭同床,但还是给他留了大半的床位,而郁景希是两人中间的分界线。

这是跟她血肉相连的孩子、她的亲人,现在就睡在她的旁边,不是做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看着看着,困意袭来,眼皮变得越来越重,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白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正在操场上跑八百米,忽然她衣服松了,焦急又慌张,然后突然就惊醒了。

关了灯的屋子光线昏暗,只有窗口透进来的月光。

原本睡在她左侧郁景希躺在了右侧,更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没有睡在里侧!

男人低沉的嗓音贴着她的耳朵响起:“醒了?”

白筱睡前也提防着郁绍庭,但想到郁景希还在,他应该不会乱来,结果倒是她掉以轻心了。

“景希还在旁边睡着!”

郁绍庭半撑着身子,黑暗中,望着她嫣红的脸颊,黑眸一闪一闪,突然搂着她往自己怀里一带:“睡觉。”

……本章完结,下一章“爸爸,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