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39章:花收到了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39章花收到了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挂了电/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望着窗外的目光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朦胧。耳边仿佛还萦绕着白筱软绵绵的声音。

突然间没了一点睡意,躺在窗边的躺椅沙发上,双手交叠枕在后脑勺上,睁眼望着天花板。

窗帘没有拉上,从玻璃窗透进来的月光把沙发弄得昏暗不明。

郁绍庭换了一个躺姿依旧睡不着,索性坐起来,拿过一包烟刚打算抽一根,按打火机的动作顿了一下旄。

他开车抽烟时白筱撇开头蹙眉的画面忽然出现在大脑里。

郁绍庭把打火机连着叼在嘴边的烟一块儿重新丢回去,有些百无聊赖地从躺椅上起来站到窗边。

郁家院子里,郁苡薇站在一棵冬青旁,旁边枝叶凋零的夹竹桃树下则立着裴祁佑嵋。

——————————

裴祁佑敏感地察觉到射在自己后背的目光,转过头朝二楼望去,却只看到还在飘荡的窗帘。

窗帘上映出的是一道正转身离去的背影,颀长而挺拔。

郁苡薇的大小姐脾气已经过去,挽过裴祁佑的手臂:“真想跟你一起回去。”

裴祁佑收回视线,微笑地抬手碰了碰她的脸颊,带着怜惜的举动,却没有接话。

郁苡薇配合地用脸蹭了蹭他的手背,表情有些委屈,一双如猫眼般的明媚眼眸直勾勾地望着他:“要不,你偷偷带我走吧!”貌似玩笑撒娇的一句话,但她的眼底却是希冀的等待。

“外面冷,快进去吧。”裴祁佑好像没听出她话语里的暗示,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郁苡薇撇了撇唇角,心里觉得没趣,但还是亲了亲他的脸颊:“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

从军区大院开车出来,裴祁佑脸上如面具一般的笑容才卸下来,心情也很糟糕。

车子在二环线上绕了一大圈,最后鬼使神差地停在星语首府门口。

路灯光打在挡风玻璃上,也照亮了他半个身子,他往后靠在座椅上,望着小区里灯火通明的公寓楼。

他最近几天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起白筱,以前似乎从没有这样频繁地想起过,尤其是今天晚上。

也是在今晚,裴祁佑发现自己对郁绍庭这位长辈真的喜欢不起来,就像是一根鱼刺卡在他的咽喉里。

郁绍庭的言行举止无形之中都挑衅着他心底最深的忌讳,不管是那通电/话还是后来拎进屋的地方特产。

曾几何许,他也抱着大袋的特产进过家门,那是白筱跑遍整个市场特意采购好让他带给家人的。

自古男人皆薄幸,但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女人,不是生养自己的母亲,不是携手白首的妻子,也不是带给他片刻激情的情人,而是见证过他最狼狈卑微岁月的那一个。

裴祁佑想,自己之所以这样放不下白筱,也许就因为她已经成为自己心底的一块疙瘩,抚不平挖不掉。她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自己是踩着一个女人走到今天这一步,只要他还站在这个位置上,那么一辈子也抹不去白筱在他身上烙下的这份难堪。

良久,裴祁佑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在那边接起后开口:“现在还愿意嫁给我吗?”

——————————

白筱一觉醒来,睁开眼的精神很好,一晚上都没做什么梦。

郁景希的小腿搭在她的肚子上,一只小手搂着她,一张小脸都埋在她的脖颈间,睡得很香。

白筱放轻动作起床,又替他掖好被子,才放心地披了外套出去洗漱。

刷牙的时候,她想起郁绍庭昨晚电/话里说的话,他好像说过要一起吃早餐。

——————————

白筱在准备早餐时收到了一束玫瑰花,含苞待放的白玫瑰,没有卡片也没有署名。

她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不知道有哪家花店早上七点半就开门营业了。

“大清早追求者就赶着上门了?”叶和欢穿着睡袍出来就看到捧着花站在门口的白筱,“谁送的?”

白筱指尖碰了碰花瓣,心情很不错:“没说。”但可以确定没有送错。

叶和欢转身要进洗手间,白筱抬头喊住她:“过会儿……郁绍庭可能会过来。”

——————————

差不多八点时,白筱才叫醒郁景希,小家伙闭着眼歪坐起来,张开小手臂任由她摆弄。

穿好衣服,郁景希又趴在白筱肩上让她抱着去洗手间。

咧着小嘴刷牙时,郁景希忽然跑到门口,问在准备早餐的白筱:“爸爸还来吗?”

白筱看了看桌上明显三人份的早餐,然后望向郁景希:“我没打电/话问他。”

“那我去打!”郁景希迅速跑到客厅,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小手机。

白筱没听他讲电话,等她再从厨房出来,郁景希已经坐在桌边用手抓着小笼包吃:“爸爸说他马上就到了。”

郁景希说完这句话不超过十秒,门铃就默契地响起。

白筱过去开门,郁绍庭站在门口,他进来时白筱下意识地蹲下,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放在他的脚边。

郁绍庭站在玄关处没换鞋,白筱仰头往上看,他正低头望着她,四目相对,她的心跳有一些些乱。

他的眼神很温柔,里面还蕴含了一些其它感情。

不知是不是清晨那束花带来的好心情缘故,白筱觉得面前的郁绍庭温文如玉,看上去特别好说话。

“爸爸,你来了?”郁景希从餐厅里探出半颗小脑袋。

郁绍庭错开眼看向儿子,嗯了一声,换了鞋进屋,顺手把大衣给脱了。

还没丢到沙发上,大衣就被一双纤白如玉葱的手接了过去。

郁绍庭转头望着她,白筱被他看得不自在,拿着大衣挂到自己卧室的衣架子上。

——————————

白筱挂好衣服,转身时吓了一跳,郁绍庭居然无声息地跟她进来了,正站在她身后。

“怎么不去吃早餐?”白筱边说边往门外瞟了一眼。

“花收到了吗?”

白筱看着他的眼神先是诧异,然后有点受宠若惊,脸有些许的红晕。

郁绍庭回望她的目光似水温柔:“还喜欢吗?”

白筱的心跳砰砰地,比刚才又快了一些,受不了郁绍庭这么看她:“花很漂亮。”

他带着薄茧的指腹一点一点刮过她白皙细腻的脸颊,人也挨得她很近,男人专属的气息包围了她,郁绍庭的手指停留在她的耳根处,那是她的敏感地带,被他摸得又痒又麻:“昨晚睡得好不好?”

跟裴祁佑恋爱时白筱都没这样紧张过,说话也不利索起来:“还……还好,景希也很乖。”

也许是郁绍庭比她大了不少的缘故,导致她在他面前总是带着隐隐的敬畏,哪怕现在也只增不减。

郁绍庭像是不经意地勾起她一缕发丝,替她拢到耳后,声音很低:“出去吃早餐吧。”说完,径直先出去了。

——————————

等脸颊的热潮褪去后白筱才出来,父子俩正坐在餐桌边用餐。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耳濡目染养成的习惯,郁景希用餐时很多小动作都跟郁绍庭如出一辙。

譬如,郁绍庭拿起杯子喝牛奶,几乎是同时,郁景希也会端了小杯子喝牛奶,然后又同时放回杯子。

白筱站在门边看着,一股暖暖的热流滑过心田,想把时光都停留在这一刻。

郁景希忽然扭转过头,看到她,立刻招了招小肉手:“小白,再不过来吃都凉掉了!”

白筱刚一坐下,郁绍庭突然开口说:“我跟景希说过了,今天下午我带他去首都。”

白筱倏地抬头看着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猝不及防,今天下午……这么急?

“待两天就回来,你要是想他,可以视频或打电/话。”

“对呀。”郁景希在旁边插嘴,仰着小脸:“小白,到时候我们在网上聊天。”

白筱什么也没说,吃了一个馒头就没胃口了,放下筷子:“你们慢慢吃。”退开椅子走出了餐厅。

白筱回了房间,刚要关门上锁,郁绍庭已经站在了门口,一手握着要合上的门。

“生气了?”他低头看着她,声音很轻很低。

白筱把头转向一侧:“没有,你们还要赶飞机吧?吃完就早点走。”说完转身欲走。

郁绍庭却伸手从后揽过她,挤进卧室反手虚掩上房门:“女人都像你这样小心眼吗?”

白筱对郁绍庭总是直言不讳道出她内心真实想法的做法有些恼,在他怀里动了动,可惜没挣脱他有劲的手臂,反而被他又拥紧了几分,“不过是带他过去一趟,又不常住在那里,我自己有分寸。”

他每一句话都在戳穿她努力想要遮掩的那点心思,令她无处遁形:“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郁绍庭按在她腰际的手重了重,“你要真不介意,那我把景希送到徐家住几个月……”

白筱抬起头想要反驳他,他却忽然弯下头封住了她的唇。

郁绍庭的目光越发幽深,他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反手关门上锁,抱着她倒在了旁边的床上。他一晚上都没睡着,天刚蒙蒙亮就起了,开着车绕了大半个丰城,最后才把车慢吞吞地驶进星语首府。

他把座位往后放倒了一些,半躺着,不时地看向公寓楼上某个窗户。

早上七点左右,有一束灯光从窗户的纱帘后泄出来,一道纤细的身影晃动在纱帘上面。

原本烦躁的情绪顿时安静下来,甚至还有阴转晴的趋势。

——————————

白筱睡醒过来时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

米白色的纱帘随风在窗口摇曳,一道道的阳光倾泻进来。

稍稍打开一条缝的窗户,透进来的冷空气,吹散了一屋子的腥甜的气息,仿佛刚才只是南柯一梦。

白筱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酸疼,她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枕头,已经没人了。

她揉着太阳穴坐起来,胡乱套了一身衣服出去,郁绍庭已经带着郁景希走了。

白筱看着餐桌上父子俩吃剩的早餐,拿了一个还没动过的三明治,到沙发上坐下,结果瞧见茶几上摆着一副蜡笔画,画的是一个女人拉着一个小孩,旁边还有一条看不出品种的鱼。

白筱把画纸翻过来,后面写着一行字:“小白,等我回来带你去看鲨鱼。”

原本还有些沉闷的心情瞬间开朗了,白筱捧着蜡笔画,咬了口三明治,嚼在嘴里甜甜的。

——————————

到了晚上,郁景希真的打电/话来要求跟她视频。

小家伙换了一身衣服,穿着小西装,还戴着一个领结,有模有样的,像是刚赴宴回来。

白筱坐在电脑前,眼睛却看着郁景希背后床上那一叠红包上。

郁景希察觉到她的注视,拿了红包到电脑前,“小白,这些都是外婆她们给我的。”

说着,他把每个红包都拆了,把里面的红币都倒出来,一张一张地数,喜滋滋地别提多开心。

女人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的动物,白筱发现自己的心眼其实也蛮小的。

在她听到郁绍庭要带着郁景希去徐家时,心里就跟扎了刺一样难受,要是心胸宽广的女人,当时就应该笑着说“好呀,祝你们一路风顺”,然后再体贴地为父子俩收拾行李,最好是把他们送上飞机挥手道别。

现在看着郁景希这么高兴,她心里却不怎么高兴,关了视频,她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

——————————

郁绍庭洗了澡穿着睡袍出来,郁景希正盘踞在床上自言自语地把一张张人民币放回红包里。

看到他,小家伙两只小胖手把红包满手一抓,往身后一藏:“爸爸,说好了都给我的!”

郁绍庭没理他那副贪财的小德行,瞟了眼办公桌上的电脑。

郁景希立刻跳下床,狗腿地凑过来:“爸爸,你放心,我已经跟小白视频完了。”

“都说了?”郁绍庭坐到沙发椅上,倒红酒时抬头看了眼邀功的儿子。

郁景希连连点头,挺着小肚子,一脸得意:“我说是外婆她们给的,小白立刻不高兴了。”

郁绍庭往另一个水晶杯里倒了牛奶,然后递给郁景希,小家伙诚惶诚恐地接过去:“谢谢爸爸。”

抿了口酒,郁绍庭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郁景希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外婆家?”

郁绍庭拿斜眼看他:“你想去?”

郁景希慌忙摇头,嗯嗯地哼唧着,最后羞赧地偷瞧郁绍庭:“要是拿了压岁钱就走的话,可以去一下。”

郁绍庭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举起的酒杯遮挡住了嘴边微微上翘的弧度。

——————————

白筱觉得自己快要魔魇了,在郁家父子去首都后她几乎每天都在想郁景希过得好不好。

哪怕保持着电/话联系,都无法消除她的这份思念,听着郁景希的声音反而更加难受,有时候晚上都想得睡不着。

叶和欢早上起来看到白筱时吓了一跳:“你昨晚干嘛去了?黑眼圈这么浓?”

白筱绝对不会告诉她郁景希在自己脑海里跑了一晚上,只是含糊地说:“昨晚喝了一杯咖啡。”

“筱筱,你能不能帮我去婚纱店取几件礼服?我今天出去有些事,没时间过去取。”

白筱跟和欢要了婚纱店的地址,上午收拾了公寓,下午才出门,她先去商场买了一些儿童专用的生活用品,然后才打车去婚纱店,在橱窗里,看着里面挂着的婚纱,白筱不由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

婚纱是每个女人所梦想的,穿着婚纱也是女人人生中最美的一刻。

恍惚间白筱这才记起来,自己好像还从来没有穿过婚纱……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一位婚纱店工作人员看白筱久久站在橱窗前,出来询问。

白筱收回目光,把单子递过去:“我来取叶和欢小姐在这里定制的礼服。”

“好的,那您先坐一会儿,我帮您去拿来。”工作人员把白筱领进店里,自己上楼去拿礼服。

白筱走去等候区,半路上,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飘进了她的耳朵。

“来,转个圈看看,我刚才好像瞧见左边有一些褶皱。”

“不会呀,太太,是不是您看错了?您儿媳妇穿这件礼服多好看,简直是为她设计的!”

白筱脚步一滞,循声转头看去——

试衣间外,占据了整个墙壁的落地镜子前,郁苡薇穿着一件款式简约的粉色婚纱,明晃晃的灯光射在她的身上,她双手插腰,露出精致的锁骨,笑靥如花,俏皮中难掩幸福的神色。

“真的好看吗?”郁苡薇又转了一圈,似乎还是不太满意。

两名工作人员弯着身替她搭理婚纱,其中一位笑着看向旁边沙发上,“太太,您说呢?”

“这件婚纱倒是适合订婚仪式结束后在酒宴上穿。”

沙发上的中年贵妇站起来,温婉秀雅,长发挽着,望着郁苡薇的眼神慈爱而欢喜。

白筱看着替郁苡薇整理裙子的裴母,那边,裴母也察觉到了什么,转头望过来,在对上白筱的眼睛时,裴母的神色一变,慌张、尴尬、羞愧一一闪过她的眼底,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

“妈,你怎么啦?”郁苡薇诧异地跟着看过来,却突然被裴母拉住了手。

“我觉得你刚才试穿的那条也不错,要不,苡薇啊,你再穿一次给我看好不好?”

郁苡薇将信将疑地进了试衣间,几乎门一关上,蒋英美就立刻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白筱。

白筱不想再去等候区,还没来得及转身离开,蒋英美又急又低地喊了她一声:“筱筱!”

曾经和蔼的叫唤声此刻听来却格外的讽刺,白筱没有应,抬脚想走,蒋英美已经过来,站在她跟前,不忘回头往试衣间瞧了一眼,确定郁苡薇没出来后才望着白筱说:“怎么到这里来了?”

白筱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蒋英美话语里的紧张跟不安,也大概猜到她心中所想。

“我来帮朋友拿礼服。”

蒋英美悻然地笑了笑:“是吗?我正好认识这家的店长,要不我帮你去催催?”

“不用了,我等一会儿就可以了。”白筱说完,就越过蒋英美往回走。

走过拐角处,白筱的脚步才慢下来,她偏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模特婚纱照,眼圈有一点暖热。

原以为早就抛开了,也能对这种场景应对自如,可是真的看到还是难受。

“小姐,不好意思,可能是昨天送过来的礼服太多,您再稍等一会儿好吗?”

之前接待白筱的工作人员从二楼下来,手里没有礼服,带了一脸歉意地解释。

白筱倒也没为难她,只是没等多久,蒋英美挽着手提袋由一位工作人员引着过来付钱。

蒋英美看到白筱还没走,脸色有些不太好,白筱知道她应该又误会了,却也懒得再解释一遍。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绍庭,你能来接我一下吗【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