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40章:郁绍庭,你能来接我一下吗【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40章郁绍庭,你能来接我一下吗【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些事往往是越解释越有欲盖弥彰的嫌疑,但不解释,对方又会惴惴不安地揪着你不放。

蒋英美付了钱,却没回去找郁苡薇,而是神色复杂地瞧着旁边的白筱。

“裴太太,您跟这位小姐认识?”工作人员好奇地看看白筱。

蒋英美扯了扯唇角,笑得颇为牵强,尔后视线又落在白筱身上,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筱问了工作人员洗手间位置,就转身往跟试衣间相反的房间走去。

蒋英美却跟了她过去,在没人的地方上前拉住白筱的手,使得白筱不得不停住脚步:“您还有事?”

望着白筱客气却疏离的表情,蒋英美松开她的手,静了几秒后问:“听祈佑说你回黎阳了?”

白筱把这句话自动理解为“你还回来丰城做什么”,但蒋英美说话素来委婉,又怎么会这么直白?

“筱筱,你是不是还在怪妈?”说着,蒋英美的眼圈一红。

白筱撇开眼,蒋英美继续说:“祈佑跟苡薇准备订婚,今天是来试礼服的,双方亲朋好友也都通知了。”

“筱筱,你从小就是个好孩子,是祈佑对不起你,是我们裴家没这个好福气。”

如果说蒋英美前一句话扯开了她的陈年旧伤,那这一句就像一把盐,尽数地抹在了她的伤口上。

“筱筱,妈这辈子都没求过什么人。你这几年为祈佑受的委屈我都知道,当年要不是你不顾自己的清白去帮人家代孕,祈佑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作为,但既然你们……你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妈。”

白筱看着蒋英美,心口钝钝地疼,没想到蒋英美居然知情自己代孕的事,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蒋英美愧疚地别开脸:“就当是我们裴家辜负了你。”

白筱自嘲地一笑,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事,她想走蒋英美却拽紧她的衣袖:“妈求你别去找苡薇。”

“苡薇不知道祈佑结过婚,你要怨就怨妈自私,求你成全他们。”

裴母求过她两次,第一次在重症病房外求她别离开裴祁佑,这次却是求着她别去打扰裴祁佑。

“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纠缠裴祁佑。”白筱说完,拉开裴母的手,扬长而去。

——————————

从婚纱店走出来,脸上冷漠的面具瞬间破碎。

白筱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自己没有拿礼服,正打算折回去拿,双脚却像是定在了地上挪不动。

前方的十字路口,人群里,一个打扮时尚端庄的中年女人吸引了她的目光。

高高挽起的发髻,饱满光洁的额头,白筱在黑白照上用手指抚摸过无数回的眉眼口鼻。

红绿灯转换,眼看那个女人就要随人/流过马路,白筱心头一颤,抬脚追过去,只是刚跑到路口,绿灯就变成了红灯,她想闯过去,却被横过来的一只大手拽住:“你不要命了?”

白筱转过头,看到气喘吁吁的裴祁佑,有刹那的错愕,随即甩开他的手:“我的事不用你管。”

市中心的十字路口车流纵横,因为白筱的横穿马路而鸣笛声一片。

一辆奥迪车眼看要撞上她,裴祁佑冲过去把她抱住,把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牢牢地,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轿车,尖锐的刹车声似要划破人的耳膜,身后是一大片惊呼声。

奥迪车在距离裴祁佑膝弯五厘米处停下。

裴祁佑甚至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他的呼吸有些喘,想要去看白筱的情况,结果却被一把推开。

白筱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急急地过了马路,他站在路中央,望着她的背影有些晃神。

站在路边,白筱四下环顾,茫茫的人群中早就不见了那个中年女人。

脚下突然一个踩空,白筱踉跄地要跌倒,跟过来的裴祁佑伸手扶住她:“有没有怎么样?”

白筱想扯回自己的手臂,裴祁佑却没松开,“筱筱,到底出什么事了?”

“反正跟你无关。”白筱强行掰开他的手指,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坐进去,对司机说:“开车。”

司机启动车子,还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站在车边的裴祁佑。

白筱靠在座位上,闭上双眼,双手紧紧地攥着包,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年轻人吵架常有的事,我看你男朋友也知道错了,一直站在路边呢,你就原谅他吧。刚才我也瞧见了,你要撞到车的时候,他不要命地跑过来抱住你,这么好的男人,你要不注意就被人抢走了。”

白筱睁开眼:“好吗?”很轻地反问了一句。

司机笑:“要不要我开车回去?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但这种男人结了婚一定疼老婆。”

白筱也笑:“我们都结婚六年了。”

“那就更应该回去,夫妻间小吵小闹总归有的。”

白筱:“不过正在办离婚手续,他今天跟另一个女人试订婚礼服。”

司机顿时尴尬了,讪讪地说:“我瞧着你挺年轻的,又长得漂亮。”

白筱嘴边还噙着浅笑,却不再接话,路边倒退的风景逐渐变得模糊。

“小姐,你还没告诉我去哪儿?”

白筱眨去眼底的泪花,回过头,看着前面的路牌:“星语首府。”

车子在星语首府大门口停下,白筱付了钱下车,关了车门走了两步又返回去。

司机刚放好钱,结果车门砰地一声响起,有人坐进来,刚想问去哪里,结果发现居然还是刚才那姑娘。

白筱冲他扯了扯唇角:“送我去高铁车站。”

——————————

人在身心脆弱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不计后果地,只为寻求一个坚实的依靠。

“最早一趟去首都的车票还剩站票,你要吗?”

白筱想都没想,就把钱递进去,然后捏了车票过了安检,坐在候车大厅里。

等列车到达,她随着人/流检票进站,然后上车,直到高铁准备开动,她的一腔热血才冷却下来。

“现在还可以下车吗?”白筱问路过的一名乘务员。

乘务员诡异地看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不可以,列车已经开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高铁已经开始慢慢地移动,白筱靠在车门上,除了心里难受还有点头疼。

——————————

裴祁佑走进婚纱店,一眼就看到门口的裴母,裴母已经迎上来:“怎么这么慢?”

“临时有些事耽搁了。”裴祁佑的回答有些许敷衍。

“刚才亲家母已经到了,快点过去吧。”裴母看了儿子一眼,“心情不好?”

裴祁佑半垂着眼,没有回答,裴母神色一敛:“等一下可别在苡薇妈妈面前这样。”

郁苡薇正在选男士礼服,看到裴祁佑嗔怪地说:“怎么这么晚?喏,这是你的礼服,进去换一下。”

裴祁佑朝她弯了弯薄唇,就配合地拿了衣服进了试衣间,再出来,已经是一身黑色笔挺的礼服。

他看着镜子里仪表堂堂的男人,不知为何却觉得陌生,好像那不是自己的脸。

忽然一双纤手圈住他的腰,一具柔软的身体贴上来,郁苡薇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下颌抵着他的肩头。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强压着你订婚的呢!”

裴祁佑心里有些烦,没什么精力跟郁苡薇打情骂俏,扯开她的手,“就这套吧。”

郁苡薇嘟嘴,有些不满意:“你还没试其它的。”

裴祁佑转身就要进去换衣服,郁苡薇拉住他的手,他回头:“怎么啦?”

“你是不是反悔答应跟我订婚了?”

裴祁佑沉默,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的眼睛,似要望进她的心里去。

郁苡薇莫名心慌,生怕他真的说反悔了,推了他一下:“快去换衣服。”

——————————

白筱发现每当列车到一个站那位被她询问过的乘务员就会出现在她跟前,然后提醒她:“您还没到站。”

连带着旁边其他乘客都扭过头来看她,导致她一次次收回迈出去的脚。

五个半小时的车程,外面漆黑一片,经过城市时才有灯光照进来。

车子快要到达首都车站时,那位乘务员再次从她跟前晃过,白筱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老盯着我?”

要不是他,她在距离丰城最近的车站就下了。

乘务员扫了她一眼,双手负背,一副敬业的姿态:“我们需要对每一位乘客的安全负责。”

倒是一个大爷笑着说:“小姑娘刚才失魂落魄的,人家乘务员可能担心你半路下车发生什么意外。”

白筱诧异地又去看乘务员,后者依然刚正不阿的样子,她哼哼了两声,心头却暖暖的。

列车到站时已经晚上十点多,白筱跟着其他人一块儿下车,又跟着他们出了高铁站。

站在车站门口,被寒冷刺骨的夜风一吹,白筱转身又去购票,结果已经没有今晚回丰城的票。

在候车大厅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不知道多久,候车的人越来越少,甚至有工作人员注意到了她,白筱被他们看得尴尬,才拎着一袋儿童生活用品出了候车大厅。

以前也不是没来过首都,却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迷惘,仿佛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在晚上十二点整,白筱又做了一件蠢事。

她看着那块“卫兵神圣不可侵犯”的牌子,转身想喊住出租车却已经来不及。

军区大院门还有卫兵在站岗,英姿挺拔,还拿着枪。

白筱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今天一系列举止,或许真是受的刺激太大了,不然怎么会蠢得跟猪一样?

她用那袋生活用品砸了砸脑袋,然后跑去拦出租车,却怎么也拦不到,在附近兜了一圈,找到一家快捷酒店,却被告知没空房。她才发现自己没有带卡,皮夹里还剩下两百来块,不够在高档酒店住一晚。

绕了一圈再回到军区大院门口,白筱成了站岗卫兵眼里的可疑分子,厉声开始盘问她。

白筱往大院里看了眼,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古怪。

“把你的身份证件拿出来。”卫兵把她跟身份证上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半信半疑:“是本人吗?”

白筱点头,有行人路过都朝她投来好奇的目光,她一张脸都憋红了。

“你大半夜鬼鬼祟祟在这里想干什么?”

“我……我找人。”白筱的声音轻如蚊子叫,因为心虚不敢看卫兵那双凌厉的眼睛。

“找谁?”卫兵看白筱支支吾吾地,声音严厉起来:“同志,请你快点回答我。”

——————————

深夜响起的手机铃声格外刺耳。

郁绍庭被吵醒,单手搁在额头上,眉头紧皱,铃声还一阵一阵地不停,胸口顿时积蓄了一团火,他开了灯,拿过手机接起:“喂?”声音带着些沙哑,语气很不好。

那边沉默了一阵,在他烦躁地准备挂电/话时,听筒里响起柔柔的声音:“郁绍庭,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