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41章: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41章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听到电/话那头白筱的声音,郁绍庭靠在床头揉了揉太阳穴。

他来首都主要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捎上郁景希也并非像口头上说的把他送去徐家过年。

最近郁景希跟白筱打电/话时总是“不经意”地提起外婆家,他料到白筱会焦急,却没想到她会直接追到首都来,还是大半夜杀到军区大院,最后被卫兵逮住往他这里打电/话求救。

——————————

白筱坐在门卫市里等郁绍庭来接她。

凌晨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一排路灯照亮了漆黑的夜,远远望过去恍若一条灯海。

抬头盯着墙上的钟,秒针一圈又一圈地转,她的意识却很清醒,完全没有因为深夜赶到瞌睡。

一辆银色的轿车打着车灯驶过来,她下意识起身,但车子却直接驶进了大院,白筱站在门卫室外面看着车道,夜深人静孤独时,人总会胡思乱想,她想的是郁绍庭为什么会看上自己?

她不算很聪明,也不擅八面玲珑,从小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比同龄人行事更谨慎,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按照裴老的安排来走,也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真性情,就像是被裴家提着线的木偶娃娃。

一辆出租车慢慢地在大院门口停下,郁绍庭打开后座车门下来。

他穿着一件厚实的黑色羊绒大衣,里面却很单薄,一副被人大半夜从床上挖起来的样子,他走到门卫室门口,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进去跟值班的卫兵交谈,一阵风吹过,白筱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双臂。

没多久,郁绍庭就打着电/话出来,声音低低地,朝还等在那里的出租车走过去。

走了一段路,他停下转过头来,看着还站在原地的白筱:“还想留在这?”

白筱望着站在路灯下的男人,心头被一种甜蜜又酸涩的滋味缠绕。

郁绍庭一边跟电/话那头的人讲话,一边折回到她的身边牵起她的手,然后拉着走向出租车。

——————————

出租车后座因为郁绍庭坐进来而显得狭仄拥挤。

他还在打电/话,从他的话语间,白筱听出他是想让人帮忙隐瞒今晚在军区大院发生的事。

在郁绍庭挂了手机后,白筱偏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郁绍庭收起手机,没有看她:“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白筱垂眸看着他搭在膝盖上的大手,带着试探地伸出自己的手,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然后一点点倾斜自己的身子,慢慢地靠在他的肩头上,闻着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唇角弯起一道浅浅的笑弧。

——————————

郁绍庭在酒店订的是双人间的套房,他跟郁景希各睡一间。

也许是找到了依靠,白筱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在出租车上就睡着,直到被他抱回房间才醒过来。

她去次卧看了郁景希,才几天没见,她就觉得小家伙又胖了一点,腮帮子上的肉更多了。

白筱把郁景希露在床沿处的脚丫子放回被窝里,亲了亲他的脸,才悄悄关了门出去。

郁绍庭脱了大衣,穿着一件薄薄的羊绒衫,站在那里喝水,看到她出来说了句:“洗洗睡吧。”

白筱迅速清洗了一下,等她从卫浴间出来,客厅里已经没有人,只有一件大衣丢在沙发上。

她在沙发边站了一会儿,像是在选择,最后转身进了主卧。

郁绍庭已经睡下,占据了左边的床,白筱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躺进去。

被窝里很温暖,白筱在心里发出一声喟叹,本熟睡的人却突然一个回身,把她搂进了怀里。

白筱先是一愣然后放松了全身筋骨,靠在他怀里闭眼入眠。

郁绍庭从来就不是柳下惠,所以清晨醒过来,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终归还是乱了。

白筱睡得迷迷糊糊,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微睁眼看到是郁绍庭,又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习惯这项运动。

——————————

郁景希穿着睡袍从卧室晃出来,发现自己今天居然比爸爸起得早。

他踮着脚偷偷趴在主卧门口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的人还没醒,跑到沙发边拿起座机电/话点早餐。

“那个……我要十串羊肉串,五串骨肉相连……嗯……还有一个大杯奶茶……哦哦……快点。”

住在五星级的总统套房有一点好,只要你说得出来,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帮你买到。

挂了电/话,郁景希仰躺在沙发上,两只小胖脚丫架在茶几上,打开电视搜索到少儿频道开始看动画片。

等点的早餐都送来了,主卧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郁景希啃着羊肉串扭头不时看向紧闭的房门。

上回他陪奶奶看新闻报告,有个人在睡觉时无缘无故死了,跟爸爸的年龄差不多……

郁景希心里有些不安,也没胃口吃肉串了,趿着拖鞋走到主卧门口,“笃笃”地敲了两声:“爸爸?”

……没有回应。

郁景希转了转门把,发现反锁了,越发忐忑,又敲了敲门:“爸爸,你还活着吗?”

小耳朵贴着门,还是没有动静,郁景希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有一个小盆栽,他使尽吃奶的劲,拖一点拖一点地搬过来,最后憋住气涨红着脸一提力,摇晃着小身板举着盆栽就要往门上砸,门自动开了。

郁绍庭赤着精壮的上身,单单穿着一条短裤脸色阴沉地握着门把,显然是刚被人从梦里喊醒。

“爸爸?”郁景希举着盆栽,一时忘了想干什么。

“吵什么?不打你皮痒了?”

郁景希缩了缩脖子,小嘴一瘪,委屈地放下盆栽:“不是爸爸。”

郁绍庭望着低头扭捏的儿子,脸色缓和,看了眼一团乱的茶几:“饿了自己点东西吃。”说完就关了门。

郁景希挠了挠自己的小耳朵,一步一回头地回到沙发上,不知为啥,看动画片也看不进去,捧着奶茶猛地吸了几口也索然无味,他拿起座机拨通了熟记于心的号码,结果手机铃声却在客厅里响起来。

郁景希捧着座机,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面有一个女士包,有点眼熟呢……

他又摸下沙发,走到主卧门口,这次没有敲门,而是盘腿坐在了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白筱醒过来看了眼床柜上的闹钟,发现已经十点多吓了一跳。

旁边郁绍庭还在睡,没穿衣服,光着胳臂肩膀,薄薄的双唇紧抿着,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腰上。

她轻轻地拿开他的手,然后掀了被子下床,捡了自己的衣服套上。

其实就连她自己也没料到,有朝一日她一觉醒过来旁边的男人不是裴祁佑,却没有一丁点的惊慌失措。

穿好衣服,白筱坐回到床边,欣赏着男人的睡颜,起身前情不自禁地亲了亲他凌乱黑发下的美人尖。

打开门,白筱一脚刚要跨出去,却被坐在门口的一小坨挡住了去路。

白筱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个套房里还有另一个人,她想要退回房间已经来不及:“景希。”

郁景希转过头,仰着小脸瞅着她,眼神有点哀愁:“小白,你为什么从爸爸的房间里出来?”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一个?”一道低沉的男声在白筱身后响起。

郁绍庭一边系着睡袍的带子一边出来,站在白筱的身侧。

白筱转头看着他,脸颊突地一红,想到自己刚才偷亲他的事情,他是不是已经醒了?

郁景希是个聪明的小孩,看着站在一块儿的爸爸跟小白,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不愿意去承认。

他低垂下小脑袋,过了会儿抬起头,看着郁绍庭:“好消息是什么?”

郁绍庭瞟了眼身边的女人,神态自若地说:“你马上就会有妈妈。”

“坏消息呢?”郁景希这回没看郁绍庭,而是直勾勾地瞧向白筱。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郁景希小嘴一扁,从地上爬起来,气恼地瞪了眼郁绍庭,转身就跑进了次卧,重重地关上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跟草【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