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44章:后妈欺负后儿子啦!(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44章后妈欺负后儿子啦!(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病来如山倒,说的应该就是郁景希这种情况——

“被绝食”一天后,加上心力交瘁,傍晚时分,郁景希就发烧了。

躺在医院病床上,郁景希难受地哼哼,一张小脸红得异常,小嘴唇也因为缺水干干的。

“孩子身体这么虚弱,多久没吃饭了?你们怎么当父母的?对孩子的健康一点也不注意!”

郁绍庭沉着脸,站在床边看着病怏怏的郁景希,白筱面对医生的训斥又认错又是保证下次不犯了。

医生瞧了眼郁绍庭,又打量白筱,这个妈妈年纪好像小了点,夫妻俩看上去也有一定年龄差距,别说是后妈吧?

如果真是这样……医生抿了抿嘴,不再多说,吩咐了几处注意点就出去了。

白筱坐到床边,调慢输液速度,郁绍庭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病房里开了暖气,郁景希扎着针的小手不算凉,但她还是小心地用被子掖着,小家伙像突然警醒,一双大眼睛暗淡无光,看了她一眼就睡过去了。

到晚上九点多,白筱趴在床边昏昏欲睡,旁边位置突然一沉,她睁眼就瞧见郁绍庭回来了。

“要是困了就回酒店休息。”他抬起的手像是不经意地拂开她脸颊上一缕头发。

白筱揉揉惺忪的眼皮,下意识地伸了伸懒腰,伸到一半有些难为情地看向旁边坐着的男人。

郁绍庭也正看着她,往日冷峻深沉的眼眸,此刻多了温柔,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夹在其中。

白筱略略讪然地放下双臂,转头望向床上的孩子:“我今晚留在这里照顾景希。”

儿童医院规定晚上只允许一个大人留下来陪夜,直到护士来催了,郁绍庭才离开。

白筱下楼送他到医院门口,上车前他突然回过身来:“有事打电话给我。”

白筱望着夜色里他英俊的眉眼,在他打开车门时往前跨了一步,郁绍庭听到动静转过头,一个吻落在他的右脸上,他抬眸看过去时她已经退到原地,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有些许的赧然:“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着郁绍庭离开,白筱搓了搓自己冻僵的双手,转身回病房去,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白筱一看,是一个陌生手机号,显示地区是丰城,按了接听键,把手机搁到耳边:“你好,哪位?”

——————————

裴祁佑坐在他的雷克萨斯里,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手机,听到她柔柔又带着倦意的声音,一时没吭声。

副驾驶座上还有一张被卸下的SIM卡和几张移动营业厅打印出来的新用户相关条例的纸。

当他打电话给她,听筒里一遍又一遍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就跟钻了牛角尖似地,立刻驱车到移动营业厅新办了一张卡,结果刚拨出去,电话那头就接了起来……

——————————

“哪位?是不是打错电话了?”白筱正准备挂断,熟悉的低沉声音传来:“是我。”

白筱出现0.5秒的怔愣,随即语气平淡地问:“什么事?”

裴祁佑听到她疏远又冷漠的口吻,望着车外公寓楼边的路灯,突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接话。

“如果没事我挂了。”

“法院那边初八已经上班,文律师说离婚需要你亲自过去一趟。”

说完,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急,不知道是急着离婚还是急着不想让她挂电话?甚至连说出口的内容都让他有些懊悔,想要挽回点什么喉咙却干涩得难受,喉头动了动,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选个时间,到时候再通知我。”刚要掐断电话,裴祁佑又开口:“你现在在哪里?”

白筱不懂他这么问的意图,几秒钟的沉默却换来他微冷的声音:“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夜不归宿。”

“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白筱也没客气:“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敢情你已经找到能操心你事情的人了?”

白筱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怒反笑,胸口也跟积了火一般:“我找到了难道你还要跟我说声恭喜吗?”

裴祁佑的心里越加烦躁,声音也带着冲:“白筱,你几岁的人了,有没有一点脑子?你这样的女人在丰城那些高档会所一抓一大把,你真以为人家会跟你过日子?”就差没在最后加一句“你当你是谁呀”。

“你放心,就算哪一天我发现自己被骗了,也不会找你裴祁佑去哭。”

裴祁佑把嘟嘟作响的手机随便往旁边一摔,扯开衬衫领口的纽扣,手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

挂了电话的白筱心情也差到了极点。

回想着裴祁佑刚才的话,只觉得又气又滑稽,他有什么资格那样子教训她?难道离了婚她就该躲在家里痛哭流涕足不出户吗?凭什么对她的生活横加指责?就因为她一定要走他设想好的悲情路线吗?

离了婚,她是不是应该一蹶不振、成为一个人见人厌的祥林嫂,然后每天疯疯癫癫地哭着求他别抛弃自己?

白筱气得到洗手间洗脸,抬头却发现自己的眼圈红红的。

——————————

白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才回去病房。

病房门虚掩着,白筱轻声走进去,发现床上的被子窝成一团,小家伙醒了。

“景希,肚子有没有饿?”

被窝动了动,趴在里面的小人却没有吱声。

白筱坐到床边,伸手碰了碰拱起的被子:“睡着了吗?”

郁景希突然被子,恶狠狠地瞪她:“干嘛呢干嘛呢!”然后裹着被子一个转身,拿屁股正对着白筱。

白筱被他的小模样逗乐了,她坐近一点,也小孩子心性地拿手指戳了戳他。

郁景希没有回过身,整个人往另一侧缩了缩,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拽样。

“不知道是谁跟我拉钩说一辈子不跟我分开了。”白筱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注意着被子里的动静,“可是才过了多久,人家就不愿意理睬我了,算了,我还是走好了。”

郁景希趴在被窝里,听了白筱自怨自艾的话,翻了翻白眼,不管她说再多好话,他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可是等了会儿,都没有听到她再说什么,郁景希悄悄地扭过头,被子打开一条缝。

不看还好,这一看就把他气得从床上蹦了起来,左右看了看,病房里很安静,哪里还有白筱的人影?

哪有人是这么认错的!他还没说原谅她呢,她怎么就好意思走了?

郁景希靠在床头上,越想越来气,但气过之后是淡淡的沮丧,他掀了被子滑下床,光着胖胖的小脚丫,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又去厕所瞧了瞧,然后不自觉地晃到了门口。

他轻轻地拧开门探出半颗脑袋,结果就对上了一双笑吟吟的眼睛。

白筱站在门外,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边噙着笑,仿佛是料定了他会出来。

一股愤怒的小火焰在身体里熊熊燃起,郁景希觉得自己又被她玩弄了,生气地缩回脑袋,甩上门,迅速地跑回到床上爬上去,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一样,用被子牢牢地裹住自己。

“生气了?”白筱的声音隔着被子响起:“我跟你开个玩笑,没有恶意的。”

谁要跟你开玩笑!郁景希在心里哼了一声,固执地不去理会她。

“你再不出声,我真的走了?”被子里依旧没任何反应,白筱作势就要往门口走。

白筱走了两步忽然蹲下身,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扶着床:“我的头怎么这么晕?”

被子有些松动。

白筱拧眉,像是没瞧见被子缝里那双露出来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谁传染了感冒?”

她坐在了地上,双腿曲起,把脸埋进膝盖间,过了会儿,头顶是孩子半信半疑的声音:“喂。”

郁景希见白筱一动不动,紧张地下床,推了推她:“你哪里不舒服?”

白筱却突然伸手把他搂入怀里,抬起的小脸上带着笑:“还以为你真的不理我了呢。”

郁景希立刻明白过来自己又被骗了,有点小生气,却没去推搡她,原本积蓄的怨气莫名其妙就消褪了,他哼哼地斜了白筱一眼,白筱把他抱到床上,捂着他凉凉的小手:“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超市里。

郁景希坐在凳子上,两条小腿够不着地,悬空着,病号服外面套着羽绒服。

白筱泡了一桶方便面端过来:“真的不吃其他东西了?”

小家伙别开头,一脸没商量,白筱用叉子挑了挑面,吹了吹热气,才推到他的跟前,“小心烫。”

郁景希哼唧着拿过叉子,挑起几根面条吹了吹,就直往嘴巴里送,最后哇地一声,被烫到了。

“有没有怎么样?”白筱吓得忙捧着他的脸蛋让他张嘴。

郁景希不肯配合,憋着小嘴,要哭出来的样子:“你又想烫死我了。”

白筱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但还是哄着小家伙:“是我不好,别哭,我帮你去买瓶水。”

“要椰果汁。”在她转身去拿饮料时,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白筱的太阳穴跳了跳:“好。”

——————————

吃完方便面从便利店出来,郁景希看到旁边一家差不多打烊的炒菜馆时又挪不动脚了。

白筱只好厚着脸皮跟店家软磨硬泡,最后人家不太情愿地答应炒两个菜,让他们半小时之内吃完走人。

“谢谢老板!”白筱感激涕零,然后转过头朝郁景希使眼色。

小家伙两手往身后一背,挺着鼓鼓的小肚子,哼地一声扭开头,高高地仰着下巴。

“小白眼狼!”白筱往旁边凳子上一坐,拍了拍身边的凳子:“你吃不吃啦?”

郁景希又在门口站了会儿,觉得架子摆够了,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到她身边坐下。

白筱望了他一眼,笑着替他用热开水冲洗了一下餐具,郁景希瞟了她一眼,翻白眼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

吃饭时,白筱殷勤地给他夹菜,他一口也没吃她夹的,还都从碗里挑出来丢到桌上,以此来表达跟她的不和。

吃饱了饭,两人就往回走,从这里到医院差不多十分钟的脚程。

郁景希不愿意跟她并排走,故意落下几步,白筱只好边走边偏转过头顾着他。

刚走了两分钟,他就不肯再走了。

白筱折回来,蹲下张开双臂,郁景希斜了她两眼,还是慢吞吞地圈住了她的脖子由她抱起来。

郁景希的体重不轻,肉墩墩地,白筱抱了三分钟左右就气喘吁吁,耳朵被寒风刮得跟刀子割过一样,就跟怀里全副武装的郁景希打商量:“景希,你能不能下来走会儿?老师有点累了。”

她刚要把他放下来,郁景希却两腿一缩,怎么也不肯着地,理直气壮地说:“我吃撑了!”

“吃撑了不是更应该走走消化一下吗?”

郁景希置若罔闻,搂紧她的脖子,两腿勾着她的腰,跟无尾熊一样扒在她的身上。

白筱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你故意想累死我吗?”

小家伙拽着她不放,看她执意要把自己放到地上,扯着嗓子喊起来:“后妈打后儿子!后妈虐待后儿子啦!”

有经过的行人听到声音瞧过来,白筱忙捂住他的小嘴,吓唬他:“再说一句把你丢在路边。”

郁景希瞪大一双黑琉璃般的眼睛,嘴里唔唔地叫,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不吵就放开你。”白筱说。

郁景希连连点头,结果白筱一放开他,他就尖声嚷道:“爸爸,救命!”

白筱知道他是故意的,路人看她的眼神很怪异,像是在指责她,她只好又捂紧郁景希哇哇大叫的嘴。

“你要怎么样才肯乖乖听话?”

郁景希两只小胳臂圈着她,盘在她腰上的小腿一夹紧,意思不言而喻。

白筱叹息了一声,两手把他往上托了托:“走吧!”

一分钟后。

“景希,这边风景不错,你要不要下来看看?”

“……”

两分钟后。

“景希,前面有买糖葫芦的,想吃吗?你下来我拿个钱给你去买。”

“……”

两分半钟后。

白筱两只手臂跟灌了铅一样,酸疼得像是被卸了一样:“真的不能下来走会儿吗?”

一提到这个问题,郁景希立马抱紧她,两腿夹得紧紧地。

前面地铁口,走出来一对爷孙,走路踉跄的小孙子颠颠地在前面跑,爷爷在后面追,突然爷爷一把举起孙子往自己的脖子上一骑,拎着孙子的两只小手荡来荡去,小孩子咯咯地笑起来,跟着扭动小身板。

郁景希突然在白筱身上扭动了几下,白筱顺势弯腰放开手,他就滑到了地上。

“肯自己走了?”白筱舒了口气,转了转自己的胳臂,然后朝他递出手:“走吧。”

郁景希板着小脸一动不动,眼睛却瞅着那对爷孙,然后才意有所指地看看白筱。

白筱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并且义正言辞地拒绝:“不可能。”

要是他骑到她的脖子上像那个小孩一样又是蹦又是跳,指不定明天她就落了个高位瘫痪了。

但她还是背过身去在他跟前蹲着:“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郁景希又扭头看了眼那对爷孙,满眼的羡慕,然后才趴在白筱背上,嫌弃是嫌弃了一些,但总好过自己走吧。

白筱两手托着他的小屁股,郁景希的头枕着她的肩,过了会儿,不死心地说:“我从来没有那样子骑过呢。”

“让你爸爸给你骑。”

郁景希撇撇嘴角,不相信地看她:“我爸爸会生气的。”

他软软的气息喷在白筱的颈上,她心头一阵柔软:“我跟他说,让他明天就给你骑。”

——————————

正文五千一百个字,下面是郁小三童年趣事两三则(附送):

《我是不是长得很丑》

郁绍庭四岁时,当时的郁夫人老把他往部队里带,但每一次回来郁绍庭都板着小脸。

有一天,郁战明察觉了,就问他:“不高兴?”

郁绍庭转头问:“我是不是长得很丑?”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儿子,谁说你丑了,告诉爸爸,爸爸教训他去!”

那会儿的郁绍庭还会哭,瘪了瘪小嘴,泪眼汪汪:“那他们怎么说我长得像你?”

郁战明:“……”

《骑大马》

不同于两个性格沉稳的哥哥,郁绍庭小时候特别闹腾,是大院里的小霸王,什么坏事都得带上他。

有一天他从幼稚园回家路上,瞧见他的同班同学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欢快地大叫,当下鄙夷地哧了一声。

回到家,郁夫人正在看电视,郁绍庭刚放下书包,郁战明黑着一张脸进了门。

“爸爸,给我骑大马!”郁绍庭冲过去扒着郁战明军绿色的裤子,“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

那天郁战明手里的团跟人家搞演习,输了个底朝天,本就心情抑郁得无处发泄,一看到蹦跶的小儿子,郁战明的火气蹭蹭上来,一把揪起郁绍庭的衣领,在沙发坐下,把郁绍庭搁在腿上,剥下他的裤子拿起拖鞋就往上拍。

“叫你骑大马!叫你骑大马!”

“啊!”

“还骑不骑啦?说,还骑不骑啦?”

“啊!”惨叫一声高过一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偶遇的徐家长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