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46章:郁绍庭,以前倒是我小看你了!(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46章郁绍庭,以前倒是我小看你了!(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口的中年女人穿着一袭绛紫色的大衣,里面是职业装,白衬衫搭配着黑色长裤,身上没有多余首饰,利落的短发彰显了女强人的干练,尽管她的长相偏向于温婉秀雅,但眼神却透着上位者的犀利和疏远。

当白筱跟她的视线对上时,她眉心微敛,眼神并不友好,那是对外来侵犯者的排斥跟不喜。

几乎同时,白筱自动将这个中年女人与猜测中的某个角色对上了号。

对她有莫名敌意的,又能以这副东道主架势出现在帝都的,恐怕只有徐淑媛的家人。

餐厅门口又进来几个人,都是公务员的打扮,对中年女人的态度毕恭毕敬,显然是上下属关系。

白筱听到有人说:“梁局,我们订的包厢应该在里面,这边请。”

郁绍庭察觉到白筱的异样,一边垂着头翻看菜单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

白筱望着已经朝这边走过来的中年女人,话是对郁绍庭说的:“有位梁局在朝我们走过来。”

郁绍庭抬眸看了眼白筱,便顺着她的目光转头,哪怕是看到那位梁局时眼波依旧不惊不燥,倒是坐在白筱旁边的郁景希突然挪了挪屁股,缩头缩脑地往白筱身后藏,一副不愿意见来人的模样。

——————————

梁惠珍没想到出来吃顿饭会遇到自己的女婿跟外孙,更没想到还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

尤其瞧见那个女人笑着去拉郁景希的耳朵,这样亲昵的举动,看在她眼里无异于吃饭时看到了老鼠屎。

她女儿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不明来路的女人来又摸又掐?!

——————————

郁绍庭在梁惠珍快走到桌边时才徐徐站起来,冲一脸不愉的梁惠珍点了点头,算是问候。

本就心里堵了口气的梁惠珍瞧见他又是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不免越加地生气,要是没有白筱在场,梁惠珍或许还能谅解,可以说服自己说他向来就是这个样,但现在她便忍不住借题发挥了。

梁惠珍的个子不高,也就一米五八,但胜在气势,跟郁绍庭一站,完全没有被比下去的趋势。

她瞟了眼已经起身的白筱,似笑非笑:“看来那一声丈母娘已经换人了,倒是我腆着老脸过来自讨没趣。”

白筱微微蹙眉,自然听出这位梁局话语间对自己的敌视,却也没冲动地反驳,而是看向对面的郁绍庭。

郁绍庭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冲躲在白筱身后的郁景希道:“景希,叫人。”

一双白白的小肉手扒着白筱的腰,一头小卷毛探出来,有些不情愿地轻轻叫了一声“外婆”。

虽然刚才就隐约料到,但当郁景希真的唤出这一声“外婆”时,白筱还是略略诧异地看向梁惠珍。

梁惠珍面容白皙,虽年逾五十却看不出衰老的痕迹,从她的眉眼就能看出年轻时一定是出了名的美人,白筱甚至能透过她来联想到徐淑媛的长相,她忍不住用眼尾余光看了看郁绍庭。

虽然代孕时她没跟徐淑媛正式碰过面,但是隔三差五就会通过电话,徐淑媛的声音很温柔,仿佛一池春水,又似湖边那飘曳的柳条,令人听了很舒服也很容易产生好感,能配得上郁绍庭又怎么可能是一般的庸脂俗粉?

梁惠珍看到郁景希这么黏着白筱,脸色更加难看,却碍于修养强忍着没发作。

“今天刚到帝都,所以没来得及去徐家。”郁绍庭说谎得心应手,一点也没有被拆穿的担心。

梁惠珍瞥了眼郁绍庭,又把目光落向露出半个身子的郁景希,上下打量了一番,跟印象里的那个顽劣的小孩有了点不同,居然还烫了个爆炸头,这点让不管生活还是工作都秉持着严谨原则的她分外不满。

“小小年纪,怎么烫这么个头?谁带你去烫的?”梁惠珍的语气满是责问,又扭头看向郁绍庭:“我知道你平日里工作忙,但也该好好管教孩子,他现在都这样子了,长大了还不成**痞子?”

白筱能感觉到腰间的那双小手攥紧了她的衣服,虽然他一声都没吭。

她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把他小小的拳头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

郁绍庭望向白筱:“你带景希去一趟洗手间。”

郁景希立刻配合地嚷起来:“我想上厕所。”一双小手拉扯着白筱就往洗手间方向去。

梁惠珍看着郁景希这样,声音也冷了:“真不知道你平时怎么教导他的,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郁绍庭不甚在意,坐回到位置,梁惠珍也跟着坐在刚才白筱的椅子上。

也许是白筱的离场,梁惠珍的脸色稍稍变好,打量了一眼郁绍庭:“这次打算在首都待多久?”

“明天就走。”郁绍庭直言不讳,好像没看到梁惠珍骤变的脸:“家里老太太想孩子了。”

你家老太太会想孩子,难道我不会想吗?

梁惠珍早年也领教过郁绍庭的脾气,你教训他半天他自能做到岿然不动,反倒把你气的半死,所以也不跟他正面硬碰硬:“说起来,我也有两年多没瞧见景希了,这次让他在这边住一段日子吧。”

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当即回答,倒是有侍应生过来,郁绍庭替梁惠珍点了一杯铁观音。

梁惠珍看着飘荡着几片茶叶的杯子,有片刻的恍惚,望着郁绍庭的眼神已没了方才的指责。

“难为你还记得。”梁惠珍捧着杯子却没有喝一口,眼角微微地湿润,记忆不由飘远。

她的女儿徐淑媛是个极其主动生活细节的女人,也很懂得享受,喜欢日式的别墅,闲暇之余,最喜欢的莫过于午后在屋檐下铺一张榻榻米,亲手煮一壶茶,然后一边看书一边品茶。

徐淑媛继承了徐家父辈她叔叔的音乐天赋,小小年纪就一度成为华人小提琴的新起之秀,优渥的家境也让她有良好的修养又乖巧懂事,是帝都名媛圈里的翘楚。偏偏这样一个钟灵毓秀的女子,在她最美好的年龄就没了……

“淑媛在的时候最喜欢泡铁观音,那时总让她在福建工作的三叔给她寄到国外,说是那里的铁观音才正宗。”

梁惠珍看着对面靠在背靠在椅子上的郁绍庭,当年徐淑媛是因为他才那么尽心尽力去学茶道的,那样一个骄傲矜持的姑娘,却总愿意为了他不顾一切,事事把他摆在第一位,每回给她打电话句句不离“绍庭”两个字。

这样一想,梁惠珍对郁景希又疼惜了几分,擦了擦眼角:“他外公总是唠叨着这孩子。”

郁绍庭抿了口茶,有点苦有点涩,当年他对铁观音的喜欢不过是一时兴起,并未持续很久。

梁惠珍偏头看了眼洗手间方向,迟疑了下还是试探地说:“景希好像很亲跟他一块儿洗手间的女人。”

人有时候确实是奇怪的生物,有些不占理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还能说一两句公道话,但若是自己遇上了,那完全没办法做到公正以待,现在梁惠珍就处于这种境况下。

虽然想过郁绍庭三十不到丧妻一定会再娶,就算他不提,郁家那个老太太也不会消停,但一想到女婿会有新的老婆,自己的外孙会喊别人妈妈,梁惠珍就受不了,对接近郁绍庭的女人就没一个有好感。

这也是郁老太太跟她不对付的原因,一个是巴不得女婿不娶,一个是恨不得儿子每天换一个老婆。

郁绍庭顺着梁惠珍的话说,“是挺亲的,比跟老太太还要亲近。”

梁惠珍嘴边的笑有些僵住了,着实有些看不懂对面的男人,一时下不了台来。

“人不能过于沉溺于过去,总要学会向前看。”郁绍庭长腿交叠,双手十指交叠,一派闲适的作态,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却让梁惠珍握着杯子的手颤抖,是被气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只守着景希过日子,孩子大了,也需要一个妈妈。”

梁惠珍蓦地起身,杯子被她重重地掷在桌子上,看着郁绍庭的目光似要把他戳出一个洞来。

过了会儿她深吸了口气:“你要讨老婆是你的事,以后景希就跟着我跟他外公,不劳烦你们郁家了!”

——————————

白筱在男士洗手间门口等了良久,都没看到郁景希出来。

左右看了看,趁人不注意,白筱溜进了空荡荡的男士洗手间,然后一个隔间一个隔间地敲过去。

“景希,你好了没有?”敲到最后一个反锁的隔间,白筱隐约听到孩子的啜泣声,她心头一紧,又敲了几下:“怎么了?景希,快点开门,到底怎么了?”

躲在隔间里的孩子因为她的询问顿时放声大哭起来:“你走,你走,你跟爸爸有了新孩子,就要把我送到外婆家去了,我就是没人要的小白菜,让我去讨饭好了!”

“谁说要把你送到外婆家去了?”小家伙看来是误以为梁惠珍是他们叫来的。

白筱拍拍门:“如果你不想去徐家,没人会逼你去。你爸爸也没打电话给你外婆,是因为你外婆在这附近工作,来这里吃饭跟我们遇上了,难道你没发现你爸爸护着你吗?不然他为什么要我带你避开你外婆?”

里面的哭声渐渐消下去,但还是呜呜地低声抽泣着。

“景希,你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让我跟你爸爸知道好吗?”

这下连抽泣声也没了,白筱静静地等待,过了会儿,啪嗒一声隔间的门开了,郁景希红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吸了吸鼻子,又转身坐到马桶上,扯过旁边的纸巾用力地抹了把小脸蛋上的泪痕。

白筱在他脚边蹲下身,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一张哭得透红的小脸。

郁景希被她看得难为情,扯着小嗓子哼道:“看什么看?”

白筱觉得自己跟郁绍庭在一起,多多少少在郁景希的心里埋下了阴影,这也是他现在排斥自己的原因。

她握住郁景希软软的小胖手:“不管我跟你爸爸怎么样,你都是他的孩子,你爸爸不会把你随随便便送人,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当一个好母亲,景希,你愿意试着接受我吗?让我做你的妈妈。”

郁景希垂着眼皮,一动不动。白筱也不逼他,只是握着他小手的劲因为紧张大了一些。

外面响起男人的说话声,有人进来上厕所。

“景希,我们能不能先出去?”白筱不时地看向隔间外,有些许的窘迫。

郁景希掀起眼看了看她,然后从马桶上滑下来,自顾自地往外走。

——————————

从洗手间出来,郁景希绷着小脸,但手还由白筱拉着,在拐角处他突然开口:“我想去动物园。”

白筱低头望着他,那双黑亮的大眼睛还沾染了湿意,她捏了捏他的手:“好。”

“还要骑大马。”小家伙对骑大马依旧情有独钟着。

两人刚拐出过道,就看到那边梁惠珍突然站起来,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脸色很不好。

白筱牵着郁景希走近,听到郁绍庭说:“这个我做不了主,如果景希愿意,你打可以带他走。”

手心里的小手攥紧了她的拇指,她感受到孩子的不安和惶恐。

白筱反握紧他的,垂着头轻声说:“别怕,如果你不想,没人能强迫你。”

——————————

梁惠珍真的是气坏了,头顶都能冒出青烟来了。

其实她真不明白当年淑媛怎么就看上郁家的老三了,脾气臭,说话不中听,还整天摆着一张死人脸!

可是女儿喜欢哪,要死要活地,还说要么嫁郁绍庭要么出家当尼姑去了。

以往有淑媛在中间周/旋,她对郁绍庭的印象才好了些,现在,算是彻底认清他这副嘴脸了!

梁惠珍一抬头就瞧见郁景希牵着那个女人的手一块儿回来,一腔委屈都想诉给这个小外孙听。

“外婆。”郁景希主动喊了梁惠珍一声。是小白说的,不管他想跟外婆说什么,首先得尊重老人家。

梁惠珍一听顿时湿红了眼圈,弯下身,摸了摸郁景希嫩滑的脸蛋:“景希,外婆问你,你喜不喜欢这里?”

郁景希眼珠子转了一圈,怯怯地望着梁惠珍,慢吞吞地说:“还是蛮喜欢的,这里有电视里演的皇宫,课本上说的长城,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我没去过呢。”

“那外婆以后带你去好不好?”

“我马上要回丰城了,爸爸也要去上班。”

梁惠珍一愣,随即笑着说:“那不要紧,你就跟外公外婆一起住。”

郁景希为难地抓耳挠腮,他有点怕梁惠珍,但还是硬着小头皮说:“我跟小白约好去动物园了。”

如果说刚才只是不安,那这会儿梁惠珍是真的被郁景希的话伤到了。

爸爸要讨新老婆也就算了,这个小的怎么也急着找后妈了?到底还知不知道是谁生的他?!

郁绍庭抿了口茶,轻描淡写地开口:“景希,你外婆要回去了,还不跟她说再见。”

“外婆,再见!”郁景希接的很快,快到梁惠珍一颗心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

梁惠珍抬头狠狠地瞪着那始作俑者,怒极反笑:“郁绍庭,以前倒是我小看你了!”

郁绍庭淡淡地回望着她:“我不过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想法。”

梁惠珍嘲讽地冷笑,再也不看这对白眼狼父子一眼,拿了自己的包,气急败坏地走了。

只是在经过白筱的时候,忍不住缓下脚步,眼角的余光瞥了白筱一眼。

白筱在梁惠珍的眼神里看到了不甘。

或许在梁惠珍看来,在她女儿配过郁绍庭之后,再也没人有资格站在郁绍庭身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让他骑大马,是不是该从你这里拿一点报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