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47章:我让他骑大马,是不是该从你这里拿一点报酬?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47章我让他骑大马,是不是该从你这里拿一点报酬?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餐厅出来,郁绍庭去取车,白筱牵着郁景希在门口等着。

没多久,一行公务员从餐厅里鱼贯而出,白筱眼尖地就看到梁惠珍,梁惠珍的脸色有点难看,致使其他人也都没了来时的轻松愉快的氛围,距离餐厅不远处就是首都审计局的大门。

梁惠珍忽然望过来,白筱出于礼貌向她点点头,结果梁惠珍冷冷地撇开眼就走了。

大拇指被扯了一下,白筱垂下眼,郁景希正抿着小嘴,瞟了她一眼:“她就那个样子。”

所以这是在安慰她不需要在意梁惠珍的态度吗?

白筱突然想逗逗他,掐了掐他水嫩嫩的脸蛋:“哪个样子?”

郁景希挑着左边的小眉毛看她,表情有些鄙视,小家伙现在已经没了以往讨好她的乖巧劲,算不算是原形毕露呢?白筱正感慨着,郁景希却突然小脸一板,开始绘声绘声地模仿起梁惠珍。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准把狗抱进来,这只斗牛犬身上有多少弓形虫你知道吗?”

“看来这些年你爸爸对你真的是疏于管教,动不动就打架,过来,给你小表哥道个歉!”

白筱看着他滑稽的表演,却一点也笑不出来,郁景希上回见梁惠珍时才多大,偏偏把她说的话都记住了,小孩子最为敏感,有些话说者无心,但孩子却都会记在心里,从而竖起一道无形的屏障。

白筱弯下身捧着他的脸,郁景希因为她这个突兀的动作而没了声,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瞅着她。

望着跟自己相似的眉眼间,白筱忽然伸出食指弹了弹他的额头:“还跟不跟我赌气啦?”

“啊哦!”小家伙小肉手捂着额头,哀嚎一声,然后瞪着她敢怒不敢言。

白筱注意到驶过来的轿车,拉过郁景希的小手,小家伙哼哼着,却没有甩开她。

郁绍庭开的是一辆奔驰S600L,不知是从哪儿借来的。

等轿车一停,郁景希就放开白筱的手,跑过去,熟练地拉开车门就撅着屁股爬了上去,在后座上坐稳。

白筱望着郁景希旁边看似无意空出来的位置,重新合上副驾驶的车门,钻进了后座。

郁绍庭抬头从后视镜里看她。

“我跟景希一块儿坐。”

郁绍庭看了眼白筱身边的郁景希,后者趴在车窗上,假装两耳不闻车内发生的事情。

白筱捕捉到后视镜里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嘴边噙着笑:“开车吧。”

—————红袖添香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车子行驶在首都颇显拥挤的车道上。

封闭的轿车内,突然响起孩子奶声奶气的哼哼:“那边好像有人在骑大马呢!”

白筱偏头沿着他的视线看向车外,除了高楼大厦和来去匆匆的行人,其他什么也没有瞧见。

郁景希却突然端坐了小身子,拿眼尾余光看了看白筱,在白筱对上他的目光时,他却把眼珠子一转,迅速地瞟了眼前面开车的男人,随即又扫了眼白筱,然后绷着一张小脸,要多假正经就有多假正经。

白筱揉揉他卷卷软软的头发,却没有顺着他的意开口,像是没看懂他眼神里的暗示。

郁景希碍于郁绍庭在场不敢发作,两只小手环胸忍气吞声地别开脸,索性眼不见为净。

但小脑袋瓜里万马奔腾着的尽是自己骑在爸爸脖子上手舞足蹈的画面……

——————————

车子一在酒店门口停下,郁景希就推开车门跑下去,结果刚到门口又折了回来,看着正准备下车的白筱,小脸上的神情有点委屈也有点语重心长:“刚才那边有人骑大马,你看见了吗?”

白筱没做声,在小家伙的脸要黑下去时,她才回答:“看见了。”

郁景希瞧白筱的榆木脑袋总算开窍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两小手往身后一背,大摇大摆走了。

白筱望着他小老头似的背影,忍俊不禁,连郁绍庭什么时候停好车站在她身边都不知道。

“在笑什么?”耳边突然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

白筱转过头,郁绍庭亦低着头看她,那边,一颗小脑袋正贴着酒店的落地窗望出来。

望着他一身西装笔挺,白筱很难想象郁景希骑在他脖子上耀武扬威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也越加灿烂,她主动拉过了他的手,挽住他的手臂:“没什么,进去吧,回房间有话跟你说。”

郁绍庭的视线落在她挽着自己的纤手上,心里很享受她的这份讨好跟依赖。

——————————

走进套房,郁绍庭扔了车钥匙在茶几上,扯着领带回主卧换衣服。

他站在试衣镜前脱了大衣跟西装,扯下领带,刚要去解衬衫的纽扣,一道纤柔的身影磨蹭地出现在镜子里面。

她欲言又止地站在他的身后,郁绍庭只消一眼就看穿她那点小心思,手上动作没停:“说吧。”

外面传来郁景希脆生生的唱歌声:“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听在白筱耳里却是另一个版本:“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马马~~”

“你小时候应该玩过骑大马吧?”白筱像是无意间地说起。

郁绍庭解衬衫纽扣的动作一顿,然后抬起眼从镜子里望着她,他的表情不喜不怒,甚至有些散漫,但那双时而冷峻时而深沉,偶尔还会对她露出温柔的黑眸此刻却盯得她发怵,看不穿他在想些什么。

每次当郁绍庭不说话,单那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看时,过于专注而安静的目光总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脱光了在他跟前,不知是不是跟人生阅历有关,高深莫测的眼神,引起的是她心底的窘迫跟羞赧。

白筱见他一脸等着她说下去的神情,只好硬着头皮说:“你能不能给景希骑一下?”

“骑一下”三个字说得口齿不清,但白筱相信郁绍庭已经听见了,因为在她闭嘴后他的脸就沉下来。

几乎同一时间,外面欢快的儿歌声也消失了,白筱往门口迅速地瞥了一眼——

一道小小的黑影晃动在门边,鬼鬼祟祟地,还自以为里面的人没发现。

“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郁绍庭继续借纽扣的动作,慢条斯理地,好像刚才真没听到。

白筱猜到他是故意的,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但想到那双殷切的大眼睛,还是又说了遍:“景希想骑大马。”

冬日午后的阳光带着温暖的味道,透过落地玻璃窗洒落在地板上。

郁绍庭不知何时转过了身,缓步朝她走过来,脚步很轻,似乎怕惊扰到她,直到他鼻间的气息触到了她的脸上,白皙的皮肤像被这有力的气息炙烤:“我让他骑大马,是不是该从你这里拿一点报酬?”

暧/昧不明的话,加上滚烫的气息,白筱一张脸瞬间透红,不敢抬头看他:“什么报酬?”

笼罩在身上的迫人气势却突然消失了。

白筱抬起头,郁绍庭已经退后了几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带着点……兴味,他靠在衣柜边,姿势随意,双臂环胸,她不由地联想到自己跟他初识时,在沁园别墅的那个早晨,他也是这么靠在客厅的墙边。

只是那时候的他眼底除了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再也无它……

郁绍庭走到床边重新拿起大衣,转身出了主卧。

——————————

差不多在郁绍庭去拿衣服时,郁景希又窜回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爸爸。”

然后又“此物无银三百俩”地加了一句:“我刚才在看动物世界呢!”

郁绍庭往电视机看了眼,郁景希已经凑过来,人小鬼大地问:“爸爸,你要出去?”

郁绍庭嗯了一声,眼尾余光扫了眼主卧:“你不是说要去动物园吗?”

白筱从主卧出来就听到郁绍庭说要去动物园,不禁困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郁绍庭没看她,倒是望着郁景希皱了皱眉头:“还傻坐在这干什么?不想去就算了。”

“我先去房间里看看。”郁景希抿着小嘴,板着小脸起身,然后进了次卧。

房间门啪嗒一下关上,郁景希就甩了鞋子往床上蹦,动物园动物园动物园,爸爸居然说要带他去动物园,他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动物园呢!吴辽明说动物园里有长颈鹿,有大象,有猴子,还有好多好多……

——————————红袖添香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白筱看着郁绍庭,真没想到他这样子的人会想带孩子去动物园。

郁绍庭看了看腕表,颇为不耐地喊了一声:“郁景希。”

话音未落,次卧的门就开了,郁景希背了个大书包出来,看看郁绍庭,最后还是站到了白筱身边。

白筱对动物园的记忆只停留在四岁那年,那是外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她去看猴子,后来进了裴家,她几乎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动物园这个地方。

望着前面背着大书包狂奔的孩子,白筱拿着一瓶被喝去一半的椰果汁就要追上去。

她的胳臂肘被拉住,回头,郁绍庭抿着薄唇看了眼快跑远的郁景希,却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白筱刚想让他松手,他的手却慢慢往下,直到捏住她的手背,攥紧,包裹在自己干燥温热的掌心里,然后牵着她慢慢地穿梭在两边的人群里。

周围有很多带着孩子来看动物的父母,却没有哪一对光明正大地搞亲昵动作。

白筱左右看了看,脸颊微红,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郁绍庭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肯松开她,反而攥得更紧些。

郁景希趴在一个铁丝护栏前,头上戴了一个柚子壳,扭过头冲这边兴奋地大喊:“爸爸,猴子,真的有猴子!”

观赏猴子的护栏附近,围了不少人,很多小朋友坐在爸爸的脖子上,拿着一个大面包,小手指捻一点点然后往里面丢,立刻有猴子灵活地跳过来拣了面包吃,孩子看了咯咯地笑,捧着爸爸的脑袋窜跳。

郁景希仰头望着旁边一对父子,露出羡慕的目光,心里却隐约失落了。

他爸爸好像从来都没给他骑过大马……

不过他很快就安慰自己,虽然没骑大马,但爸爸带他来动物园了,多好,以前都没来过呢!

郁景希低头抠着手里的半个柚子,忽然,身体一轻,整个人跟着腾空而起,他吓得差点尖叫出来,结果屁股下却是厚实的支撑,耳边是自己听了好几年的声音:“坐好。”

郁景希不敢相信,眨了眨眼,低头视线从上而下,入目的是郁绍庭饱满光洁的额头,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唇,真的是爸爸……一时间,郁景希有些受宠若惊,小心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白筱买了面包回来,就看到围栏边的父子俩,郁绍庭个子太高,导致郁景希坐在他的右肩上比一般孩子都高出一截,在人群里显得格外扎眼,还能听到郁景希激动的声音:“爸爸,你看,那只猴子屁股红红的!”

在外围看了一会儿,白筱才挤进去,把面包递给手舞足蹈的孩子:“要不要喂猴子?”

郁景希瞧见她瞬间安分下来,小脸上一本正经地,但还是仰着下巴拿走了她递上去的面包。

只是没过多久,小家伙就不乐意维持这个坐姿,旁边几个孩子都骑在爸爸的脖子上……

郁景希刚轻轻动了一动左腿,郁绍庭低沉又极具威慑力的声音响起:“别得寸进尺。”

小家伙朝天翻了翻白眼,缩回了脚,看了眼一直站在旁边笑吟吟望着他们的白筱,哼着歌转回头。

——————————

在从动物园回去的路上,郁景希就因为玩得太过疲惫地睡着了。

坐在车后座,白筱抚摸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小胖脸,因为梁惠珍牵引起的那点回忆在大脑里越来越清晰。

那时候年轻,做事都凭着一腔冲动,根本不计较后果,最初想的念的不过是心中那人能过得好一点。

只是后来那点念想变得越来越贪心,当她听到五百万的酬劳时,几乎没有一丁点的迟疑。

五百万对那时候住在拆迁房里的她来说,简直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天文数字,她甚至没多想对方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当那个西装革履的秘书告诉她她可以做代理孕母时,心头不是紧张而是尘埃落定的踏实。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还会再这样傻一次吗?如果徐淑媛没意外身亡,现在又会是怎么样?

白筱专注地望着郁景希安静的睡颜,过了会儿抬头看向后视镜,只看到郁绍庭凉薄抿着的双唇。

——————————

把郁景希抱回次卧,白筱拧了毛巾给他擦脸擦手,然后脱了他的衣服鞋子替他搞上被子。

又在床边坐了会儿,借着柔和的太灯光,白筱凝视着那白嫩的小脸,倾身亲了亲,才起身出去。

等白筱把毛巾放好从洗手间出来,她只觉得眼前一晃,人已经被攥住手臂,拉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

“都收拾好了?”他一边在她耳畔低喃一边伸手拉开她棉袄的拉链,往下一扯丢在地上。

白筱被他逼得倒退,旁边的高跟鞋倒地,一只发出“砰”地碰撞声,另一只被她踢得老远。

炽热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根往下,他的手不停,撩起她的毛衣:“你刚才在车里盯着我看,我就硬了。”

换做以往,白筱指不定就脸红地推开他,但现在,她却配合地抬起双臂,任由他脱了自己的毛衣,白莹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她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去脱他的衬衫……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直保持通话的手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