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1章:他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后悔了?【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1章他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后悔了?【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客厅里的气氛因为她短短一句话变得怪异。

郁绍庭不再拿眼尾余光看她,而是正儿八经地瞧过来,眼神不动声色的安静,却充满了压迫感。

他不说话干拿眼看你时就像是初中办公室里班主任盯着犯了错的学生,令你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应对。

白筱想可能是自己还没经历过太多人生阅历的淬炼,等她到了郁绍庭这个年或许就能坦然接受他审度的目光,哪怕她现在平日里做出再老练稳重的样子,但实际上,依旧改变不了她只有二十几岁的事实。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我希望自己可以选择跟你家人什么时候碰面。”

白筱心里有些紧张,但回望着他的目光摆得很正:“现在的我……并不是最好的状态。”

还没跟前夫签上那份离婚调解书,彻底跟过去那段婚姻画上句号,况且,郁绍庭站得太高,她如今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还没找到,现实在不断提醒着她:自己目前配不上他,两人之间有着云泥之别。

一个裴祁佑已经让她明白门当户对的重要性,如果现在跟郁家摊牌,无疑会遇到众多的质疑跟阻碍。

所以……尽管她耗尽一生都达不到跟他肩并肩的高度,但最起码不应该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每一份感情都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在她决定跟郁绍庭在一起时,她便不能只想着自己,躲在他的身后任他一个人去挡风遮雨,就像她之于裴祁佑,终有一天会累。而她也不愿意做依附于他的菟丝草。

郁绍庭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在白筱以为他几乎要动怒的时候,他却伸手把她拉坐在了腿上。

白筱还没回过神,他已经低头覆下来,薄薄的嘴唇黏在她的唇上,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

他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家居服传到她腰间,就像一个滚烫的烟蒂按在她的肌肤上。

白筱被他突然孟/浪的行为吓得不轻,想到屋子里还有老太太,慌张地想要推开他,郁绍庭却不管不顾。

卧室的房门啪嗒一声解了锁,门把被转动……

郁绍庭的手稍稍一松,白筱就连忙从他腿上站起来,同时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倒是他什么也不做,脸上神色也如常,只是身体的反应泄露了他内心不平静的情绪。

郁老太太哼着歌出来,一颗心都扑在白筱的身上,神秘兮兮地冲她招招手。

白筱心律不齐,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走过去,老太太把她拉到角落,“你床柜上那套护肤品哪儿买的?”

老太太除了喜欢粉色,对护肤品也颇有心得,这会儿要走了还念念不忘白筱那套全韩文的护肤品。

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效果不错,光滑又带着植物的清香。

白筱说了护肤品的名字,但老太太一双眼依然巴巴地瞅着她,终究是心太软:“您要喜欢送给您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老太太义正词严地想拒绝,“我看你应该是这几天新买的。”

白筱看了眼老太太胳臂肘间挽着的包,因为拉链没拉好,露出里面一个浅绿色的瓶盖,挺眼熟的。

“……没关系,我朋友马上就要去首尔出差,这几天我用她的就好了。”

郁老太太有点为难:“要不,我明天给你送一套其它牌子的过来。”

“真的不用了。”白筱听到老太太明天还要过来,忙摆手婉拒。

“那……洗手间里那瓶洗面奶……”好像是跟那套护肤品配套的呢……

白筱听懂了老太太的言外之意,主动去洗手间拿了刚用了几次的洗面奶,浅绿的包装,老太太一边接过往包里放一边说:“真挺不好意思的,其实我家里还有好几套没用过的护肤品。”

白筱扯了扯唇角笑:“有时候是该尝试一下新品牌。”

“你也去换一套衣服。”老太太眉开眼笑,心情非常的不错,催促白筱。

白筱往沙发那边瞟了一眼,然后说:“我就不去了,等一下跟人约好了吃饭。”

“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凑巧。”老太太遗憾地叹了口气,那边的男人已经拿过大衣站起来。

不知是因为长得像自家儿媳妇,还是合了自己的眼缘,郁老太太对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喜欢得不行,偏偏自己家里没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孩子来配,说着从包里掏出手机:“你把你的号码告诉我一下。”

白筱眼角余光扫向郁绍庭,后者看都不看她一眼,对老太太的话置若罔闻。

“不方便吗?”老太太试探地问,表情有些失落责怪。

“不是……”

“号码多少?”老太太已经输好了一个“1”,然后直勾勾地盯着她。

白筱又瞟了眼郁绍庭,然后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老太太这才满意地收起手机去玄关处换鞋。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白筱跑去接电话,来电是文律师:“你好。”

“白小姐,你过会儿有时间吗?法院这边的调解书已经下来了,需要你的签字。”

“好……大概几点过去?我今天有空。”

“那就现在吧,我在法院这边等你。”

白筱挂电话的动作有点匆忙,因为她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蓦地回身,一阵清冽的男性气息覆身而来。

郁绍庭几乎要跟她身贴身:“谁的电话?”

白筱往门口瞅了眼,老太太已经下楼了:“你怎么还没走?”

他一手撑在她旁边的墙上,垂着头看她,大有她不给一个说法他就不走了的架势。

公寓的防盗门还大开着,白筱不得不佩服他的肆意妄为,甚至恶劣地想老太太这会儿要是折回来看到会怎么样?

她推了推他:“是律师的电话,他让我有空去签一下离婚调解书。”

郁绍庭这才退开去,说完一句“晚上我打电话给你”就走了。

白筱因为他这句暧/昧的话而红了耳根,心里却没丝毫的恼意,没多久她的手机又响了。

一条短信。陌生的号码。白筱点开:“这是我的号码,有空约你喝茶。”

短信结尾处是一个咧嘴憨笑的表情。

——————————

白筱到达法院,一进去就看到了裴祁佑,银灰色的西装,眉眼一如记忆里那般英气而凌厉。

两人四目对上也不过几秒,白筱就移开眼在文律师对面坐下。

“如果白小姐没什么意见就可以签字了。”文律师把调解书递过来。

白筱迅速地浏览了一遍,一句话也没啰嗦,拿起签字笔哗哗地写了名字,“筱”字笔画很杂,她却写得行云流水,没带一丁点的迟疑,就连文律师都诧异于她的干脆利落。

以前他也处理过离婚这类的民事案件,一般被豪门抛弃的下堂妻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一脸怨气,但这位白小姐从进来之后就没瞪过裴总一眼,脸上平静,更别提眉眼间流露出一点怨怼。

反倒是裴总……文律师朝旁边一直绷着唇没开过口的男人看了眼,从来了之后裴总脸色就不太好。

“裴总。”文律师把调解书推到裴祁佑跟前。

裴祁佑没有错过白筱进来后的一言一行,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

明眸善睐,唇红齿白,白皙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红晕,呵,气色真不错。

白筱自然察觉到裴祁佑不太友好的目光,也跟着文律师一起看向他:“你还有什么问题?”

裴祁佑拿起签字笔,一页页翻调解书,像是不经意地开口:“你这几天看来玩得不错。”

“是蛮不错的。”白筱点头应了一声,裴祁佑的动作一顿,抬头望着她,目光讳莫如深。

白筱却已经转开了头,微微眯起那双眼睑上翘的眼睛,盯着不远处墙角的盆栽打发时间。

裴祁佑扯了扯薄唇,翻到最后一页:“他带你去哪儿了?马尔代夫?普罗旺斯?还是去看了泰晤士河?”

白筱觉得今天的裴祁佑格外惹人嫌,听出他语气里的那份高高在上和嘲讽,并没有反唇相讥,只不过浅浅地挽起唇角:“又不是见不得人,何必跑得那么远?”

她的意思是说,那男的愿意把她介绍给家里人,一点也不介意她离婚的身份?

裴祁佑握着签字笔的手指有点青白,却还是轻轻地嗤笑了一声:“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快点签字吧,我还没吃午饭。”白筱淡淡地截断了他的话。

————————————

裴祁佑看见白筱春风拂面的样子,心里一直暗暗警告自己不要去问也不要去好奇。

但事实上他还是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尽管他始终没问她她的情郎是谁。男人的自尊心不允许他那么问。

就连在调解书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也没半点迟疑。

当笔尖落下去时,他想的是:“她都能那样干脆,自己又怎么会拖泥带水?”

————————————

白筱从法院出来,正值晌午时分,马路上出租车有些少。

没多久,一辆雷克萨斯从停车场开出来,经过她的时候有刻意放慢速度,白筱直接别开了头。

文律师看了眼后视镜:“这会儿应该等不到出租车。”

裴祁佑坐在后座,神情意兴阑珊,扫了眼反光镜,看到法院门口越来越小的身影。

从他签收了离婚调解书、白筱转身离开的刹那,他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绝对不是轻松,甚至连开车的兴致也提不上来,把车钥匙给文律师,他随口问了一句:“离婚调解书签了可以反悔吗?”

“离婚调解书已经产生了法律效力,除非上诉再审,不然是不能反悔的。”

文律师顿了顿,像是为了安抚他:“您放心,我之前已经都处理好了,上诉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文律师对自己处理民事案件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裴祁佑没再开口,上了车,转头望向窗外的风景,入目的却是白筱站在路边窈窕的身影。

男人在年轻的时候内心往往都会被野心所充斥,为人处事起来都伴随着雷厉风行的冷硬手段,就像他左胸那颗砰砰跳动的心,早已被岁月和挫折磨砺得冷硬无情,眼里也只有纸醉金迷的钱权欲/望。

裴祁佑相信自己绝对是个中翘楚,他年轻时遭遇家破,看尽世间冷眼,也已经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那些所谓的情情爱爱,不过是阻止他前行的障碍,他见惯了欢/场做戏的女人,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浮华。

一个男人需要的是地位名利,至于爱情,不过是男人成功后锦上添花的那一笔。

他把年少时最纯真最美好也是最用心的那份感情给了白筱,在他们之间误会产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决定摒弃这份感情,但有些感情就像癌症,虽然治愈了却或多或少留下了后遗症。也是这时不时复发的后遗症让他跟白筱牵扯了五年,哪怕后来他算计她时,里面也掺杂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真情实意。

在裴祁佑的内心深处,他依旧有着对过去那份纯纯感情的留恋,所以他找的女人都会跟白筱有相似之处。

只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居然厌倦了这种寻觅,甚至产生了不可言说的抗拒。

对白筱,他也曾想过跟自己离婚后,也许会在城市的某一处跟她相逢,到时候他会淡淡地跟她点头问候,他的臂弯里可能有一个女人的手,如果对方问起,他会说:“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

他甚至在无聊时也想过,白筱还会碰到一个男人,然后平平淡淡地度过余生,也许她心里会永远怨恨着他,在她丈夫碰到麻烦时或许还会来找他帮忙,那个时候的白筱应该已经被生活磨成了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

在白筱前二十多年人生里,除了他从未有过其他愿意爱护她的人,从小跟外祖父一家生活,后来被带回裴家,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也失去了很多交友的自由,她的身边几乎找不到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一想到以后白筱会像对待自己一样全心全意地围着另一个男人转,想到在她遇到苦难无助时是另一个男人把她护在怀里,他就抑制不住地想愤懑和不甘心。

他现在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后悔了?

后悔?裴祁佑自嘲地扯了扯薄唇,似乎觉得这是个滑稽的猜测。

——————————

裴祁佑到大院郁家时,一下车就看到蹲在院子里跟一条肥硕的斗牛犬玩耍的孩子。

卷卷的香菇头,白嫩得能掐出水的皮肤,很漂亮却不失英气的五官,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毛衣、红色卫裤和一双圆头小皮靴,不知道嘀嘀咕咕跟那条狗在说什么,听到关车门声朝他看过来。

以前裴祁佑并不迷信,但现在他却相信了缘分这东西。

他大概已经猜到这是谁的孩子,就像他不喜欢郁家这位三少,连带着这个孩子也喜欢不起来。

显然,他似乎也不对这个孩子的眼缘,孩子撇了撇嘴角就抱起那条斗牛犬,半抱半拖地往屋里去了。

“怎么这么晚才来?”郁苡薇一看到进屋的裴祁佑就扑了上去。

裴祁佑勾起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摸了摸她沾了水渍的头发:“公司有些事耽搁了。”

“又是公司有事……”郁苡薇抿着樱桃红唇,有点不高兴了。

今天的裴祁佑没了心情去哄她,看到苏蔓榕从楼上下来不着痕迹地拉开郁苡薇的手,喊了一声:“伯母。”

————————————

想看小白跟郁家其他人碰面?没想到你们这么邪恶。。。。。好吧,接下来的加更里满足你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伯母,我不会跟熊孩子计较的【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