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2章:大伯母,我不会跟熊孩子计较的【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2章大伯母,我不会跟熊孩子计较的【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蔓榕脸色不是太好,像是刚睡醒,揉着太阳穴,浅笑了一下:“祈佑,来了?”

“妈,你又头疼了?”郁苡薇焦急地过去搀扶。

“老/毛病了,没关系,你招待祈佑,我去厨房看看。”苏蔓榕说着就去了厨房。

郁苡薇拉着裴祁佑到客厅,这会儿,郁景希正盘腿坐在地毯上看动画片,见有人过来也不过扫了一眼。

倒是旁边的“肉圆”汪汪地吠了两声,表示对来人的不欢迎。

“叫什么叫,再叫明天家里就吃狗肉!”郁苡薇忍不住吓唬对自己乱叫的这条恶狗。

郁景希用眼梢余光看了看她,不动声色地把“肉圆”搂进怀里,然后继续专注地看电视。

郁苡薇觉得这一人一狗真不讨人喜欢,不说这个孩子孤僻难相处,就连这条狗也是恶劣至极。

今早上她还发了一大通脾气,先是被狗叫声吵醒,起床时发现自己那双棉拖不见了。在家里找了一圈,最后才在大门口发现一只被咬得稀巴烂的拖鞋,另一只也没幸免,被这条肥胖的恶狗叼着从她面前欢腾地晃过去。

那可是她有生以来买过最喜欢的拖鞋,昨晚还在跟家里人炫耀……

客厅沙发上堆满了零食跟小学生寒假作业本,茶几上还有被拆得零散的飞机模型,郁苡薇拧了拧眉头,但还是耐着脾气对地上的郁景希商量:“景希,我跟你祈佑哥哥要坐在沙发上,你能不能把东西理一理?”

郁景希抱着“肉圆”转过头,一脸不解:“以前我也这样放,奶奶从来没说过我。”

言外之意——连奶奶都管不着我,你算哪根葱,居然敢来教训我。

郁苡薇这些年在国外,家里请了菲佣,苏蔓榕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宠,她说的话基本没人敢忤逆,见郁景希一副不听教的熊孩子样,当即就皱眉来了脾气:“那你没看到今天家里有客人吗?”

郁景希自顾自看电视,理都不再理睬她一句。

“你……”郁苡薇气得红了眼,就要哭出来,怎么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孩子?

郁景希突然回头冲她吐舌头做斗鸡眼,然后又背过身去,小人得志的讨厌样!

“出去逛逛也不错,不一定要坐在这里。”最后还是裴祁佑开口打破了僵局。

郁苡薇不乐意,犟在那里不肯走:“凭什么是我出去不是他出去?怎么会有这么没教养的……”

“说什么呢!”苏蔓榕颇为严厉的声音响起。

苏蔓榕温婉的面容上从未有过的责备神色,说着,还蹲下安抚郁景希:“你薇薇姐姐从小被大伯母宠坏了,景希别跟她计较,要是她有哪里做得不对的,你告诉大伯母,大伯母骂她。”

“妈!”郁苡薇不服气地嚷起来,指着郁景希那颗蘑菇头:“明明是他……”

苏蔓榕却喝止了她:“景希是你堂弟,你怎么当姐姐的?”

郁景希回过头,看着苏蔓榕:“大伯母,我不会跟熊孩子计较的,你别往心里去。”

怎么会有这种颠倒黑白的熊孩子?!

郁苡薇瞪着郁景希咬牙切齿,就连苏蔓榕听了这话也一愣。

郁景希已经抱着“肉圆”站起来:“算了,这动画片我回家也可以用爸爸的电脑看,你们看吧。”

“景希……”苏蔓榕没拦得住郁景希,转而压着声训斥郁苡薇:“你对你堂弟到底说了什么?”

郁苡薇委屈至极,“我能说什么呀,妈你只知道说我,你难道没看出他在挑拨离间吗?”

“看来我以前真的是太娇惯你了。”苏蔓榕望着欲哭不哭的郁苡薇蹙眉,然后看向裴祁佑,有些歉意:“祈佑,让你看笑话了,你们看会儿电视,我头有点晕,就不陪你们了。”

裴祁佑颔首,目光却落在端着一小淘箩草莓从厨房晃出来的孩子身上,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

见苏蔓榕脸色略显苍白,郁苡薇也不气了,担忧地问:“妈,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苏蔓榕说话有气无力:“你不惹我生气我就没事了。”

“伯母,要不先在沙发上坐会儿。”裴祁佑也发觉苏蔓榕的不对劲。

“没事,”苏蔓榕摆手:“你们坐,我上去躺会儿就好。”

忧心忡忡地看着苏蔓榕消失在缓步台处,郁苡薇才转头问裴祁佑:“祈佑,你认不认识脑科专家?”

以郁家这样的实力,想要什么脑科专家找不到?

问完后,郁苡薇自己也觉得白问了,挽着裴祁佑在拥挤的沙发坐下:“从我懂事开始我妈妈就这样了。”

裴祁佑并不清楚郁家的私密,只是隐约知道一些郁家大儿子的事,据说是车祸身亡的。

“我刚出生没多久,我爸妈就出了车祸,我妈妈当时头部受到强烈撞击,自那以后就落下了病根,晚上经常睡不着,甚至还去看了不少心理医生,但都素手无策,有一回我听医生说这是心病。”

郁苡薇抿着唇角,像是做了一番心里挣扎,眼睛定定地看着裴祁佑:“有件事我只告诉你,你别说出去。”

“其实我上头还有个姐姐,奶奶告诉我,说是刚出生就被拐卖了,我爸妈出事那天就是为了去找她。”

其实对郁家这些事裴祁佑并没多大兴趣去探索,他今天的心情并不算好,所以也只是敷衍了两句。

“你有心事啊?“郁苡薇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没有,只是最近工作有些累。”裴祁佑话刚说完,那边二楼就下来一个人,是郁绍庭。

郁绍庭站在楼梯上喊了声“郁景希”,一个小身影才不紧不慢地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着一条斗牛犬。

不知道父子俩说了什么,郁绍庭往客厅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下楼去了餐厅。

————————————

白筱没有打车回星语首府,而是去了丰城商场聚集的上西路,她先找了一家餐馆填饱肚子才开始逛街。

尽管她想要做出很开心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心情或多或少还是被裴祁佑影响了。

叶和欢说过,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请尝试着狂刷信用卡,那样会让你感到兴奋,从而忘却烦恼。

白筱也刷了信用卡,却没有狂刷。她在大嘴猴专柜看到亲子装,二话不说进去就买了。

两个小时逛下来,她给自己买了一套内衣,其它几个袋子都是孩子穿的用的,郁绍庭电话打过来时,她正在挑选儿童洗澡穿的拖鞋,犹豫着是买黄色还是红色,忍不住向郁绍庭征询意见。

郁绍庭沉默了几秒,回答有些敷衍:“小孩子没那么多讲究,洗澡光脚就好了。”

挂了电话,白筱还是选了一双黄色人字拖,顺便还买了一只黄色的小鸭子,洗澡时放浴缸里的。

郁绍庭刚按掉电话,副驾驶座上的人就不乐意了:“给我买的,你怎么不问问我?”

“你不是不想搭理她了吗?难道还会要她买的东西?”

郁景希系着安全带,两条小胳臂环胸:“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只买给我不买给你,你吃醋了!”

郁绍庭皱眉,瞄了他一眼:“整天唧唧喳喳地,再啰嗦把你送回去。”

郁景希哼哼地翻了翻白眼,安分地闭了嘴。

——————————

白筱打车回到小区,那辆熟悉的宾利欧陆已经停在了公寓楼下面。

郁绍庭已经打开驾驶座车门下来,郁景希背着个大书包也爬下来,“肉圆“也窜了出来。

“等了很久了吗?”说好晚上打电话给她,白筱没想到郁绍庭下午就带孩子过来了。

郁绍庭的视线落在她拎了两手的购物袋上:“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站在他身边的郁景希已经伸着脖子悄悄地往袋子里瞧。

白筱现在一瞧见可爱漂亮的儿子就万事足,笑吟吟地晃了晃袋子:“其实也没买多少。”

郁绍庭淡淡地“嗯”了一声,每次他做出这个反应,就意味着他不想再跟你搭话,白筱已经多少了解郁绍庭一些小动作里代表的意思,所以也没自讨没趣,而是对郁景希说:“今天回奶奶家吃饭了?”

郁景希斜了她一眼,散漫地“嗯”了一声,然后没了下文。

父子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冷淡表情,也只有“肉圆”撒欢地绕着白筱的腿打转。

白筱以为他们等得不耐烦了,就拿出钥匙开楼道的门,“先上去吧。”

如果她是一个人住,那大可以给郁绍庭一把钥匙,但跟人合住着……因为她性喜静,这些年和欢也从没带什么人回过公寓,倒是她现在隔三差五带父子俩回去,而这套公寓还是和欢的。

白筱突然生出了买房的念头,离婚裴祁佑给她的补偿不少,足够她买下好几套公寓。

——————————

白筱发现家里没开水了,就去厨房用电热水壶烧。

等她一关上厨房的门,郁景希已经跳下沙发,把她搁在角落的袋子连拖带搬拖到了长毛地毯上,然后盘腿坐下,小手一举,哗啦啦地全部倒出来,一件一件地来回看,“肉圆”也高兴地摇头晃尾。

郁绍庭看他弄得满地板都是,用脚踢了踢郁景希的背:“谁教你可以乱翻别人家的东西?”

郁景希捏着一只小黄鸭转过头:“我要把你偷她家钥匙的事情告诉她。”

说着,两只小胖手一按小黄鸭,猥琐的鸭叫声在客厅里萦绕。

“你明明有她家的钥匙,还假装在楼下等,”郁景希得意地歪着小嘴,“看她知道会不会把你赶出去。”

郁绍庭往后靠在沙发上:“没人拦着你,想说就去说。”

郁景希撇撇嘴角,低头继续捣鼓。

——————————

白筱出来就瞧见父子俩像一大一小两尊佛坐在客厅,谁也没搭理谁。

她走过去时脚却踩到了什么,低头,是她刚才给景希买拖鞋时老板赠送的一个卡通挂坠,白筱下意识地往她摆放那些购物袋的地方望过去,一件衣服的袖子从袋子里掉出来,很显然那些袋子都被人翻了个遍。

郁绍庭已经起身:“景希就放你这里,我下午还要回公司。”

“好。”白筱送他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你等我一下。”说完跑回了屋子。

没多久她又出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刚才并没有在那些购物袋里。

白筱从没以这种方式送过东西给异性,难免有些扭捏:“这是刚才给你买的。”

郁绍庭脸色比刚才好了不少,瞟了眼盒子,语气有些随意:“什么东西?”

话虽这么说,手已经伸出去接过盒子,打开来,是一条酒红色的细领带,阿玛尼的。

郁绍庭抬起头望着她的目光幽深看不清内容,白筱试探地问:“喜不喜欢?”

“先进去吧,我回公司了。”他没有回答,反而是转移了话题。

白筱也不是偏执的人,不会逼着他一定要给出一个答案,尽管还是有些失落:“那你开车小心。”

————————————

下了楼坐进车里,郁绍庭重新打开盒子,拿起领带,对着后视镜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

从公司地下停车场乘直达电梯上楼,再从电梯走去办公室的路上,郁绍庭遇人都打了一声招呼。

被打招呼的员工像见了鬼似地,过了好几秒才缓过神:“郁……郁总……好……好!”

郁绍庭拍了拍他的肩,没计较,还夸了他一句:“杰森,继续努力,下半年的企划部总监位置非你莫属。”

老板这是要给他升职加薪吗?杰森还没明白过来,郁绍庭已经走了。

郁绍庭一手刚握上办公室的门把,景行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总裁,你换领带了呀!”

郁绍庭像是不经意地抬手扯了扯领带,看了眼景希手里的文件:“什么问题?”

景行简单地交代了一遍,最后还不忘夸赞:“郁总,这个颜色的领带就像是为你定制的。”

郁绍庭什么也没说,但看景行觉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顺眼,刚想交代他下午的工作,几个员工一边说话一边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你戴酒红色领带真帅气,这个颜色简直是为你存在的。”

景行脑门上冒出一层冷汗,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

那几个人看到办公室门口冷着脸的郁绍庭,忙问候:“郁总好。”

郁绍庭冷淡以对,瞄了眼那个戴红领带的员工,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前又转过头:“景秘书,跟我进来。”

——————————

这边,白筱送走郁绍庭回到公寓里,郁景希看了她一眼又跟“肉圆”玩去了。

小家伙虽然不像最初那般排斥她,却也不再如从前那般黏着自己,那样软软地喊自己“小白”。

白筱在他旁边坐下,小家伙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挪,眼睛没有看她。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和好了呢。”白筱假装有些伤心地叹息,侧头去看他的小脸。

郁景希骨碌碌地转了半圈,又拿背对着她,哼哼唧唧。

“看来我买的那些东西都要送给邻居家的小朋友了。”说着,白筱作势就要起身。

郁景希比她站起来得还要快,冲过去拎着那些纸袋往身边拖:“你买给我的,怎么可以送给别人?”

“你不理我,我干嘛还要买东西给你。”

郁景希撇了下小嘴,翻翻白眼,小声嘀咕:“谁说不理你了……”

白筱已经在他跟前蹲下,面色很认真很认真,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景希,让我做你的妈妈,可以吗?”

——————————

【与上文无关】

将来某一场合:

郁绍庭看到系着酒红色领带的裴祁佑,一愣,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人生第一次爆粗口:“靠!”

裴祁佑瞧见系着酒红色领带的郁绍庭,一惊,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心潮澎湃,从未有过的欢喜。

——————————

三更估计在凌晨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起床来看最合适,只顾着码字,还没感谢小伙伴们,因为你们成就了我月票榜第三名!还有荷包、鲜花、钻石,让大家破费了~~~你们这么爱我,我以后也会加倍爱你们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下签:今世良缘前世修,修必苦苦强相交【三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