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3章:下下签:今世良缘前世修,修必苦苦强相交【三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3章下下签:今世良缘前世修,修必苦苦强相交【三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平视着郁景希的眼睛,举着自己的小手指,静静地等待他的回应。

等待的时间越久,白筱就越压抑不住内心的那份情绪,恨不得立刻把他抱紧告诉他自己是他妈妈。

但上一回的结果还摆在那里,她知道这件事急不来,否则,极有可能弄巧成拙。

白筱殷殷切切地望着他,良久,听到他轻声说:“我才不要后妈。”

白筱听出他在说后妈两个字时强烈的排斥,“景希,你相信我,我会像你亲妈妈一样对你好,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后妈都这么说!王一他爸爸给他找了后妈,他告诉我,他后妈一开始也说会照顾他,可是后来他后妈给他生了一个小弟弟,再后来……王一被他爸爸赶到奶奶家去住了,他爸爸说要把他的房间改成婴儿房给弟弟住。”

郁景希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他抬手胡乱地揉了揉,手背上沾了些湿意,是他内心的恐惧不安。

白筱从他的眼底看到深深的不安,孩子语无伦次的表达令她心里难受,她忽然就明白郁景希为何对自己忽近忽远,她拉过他的小手:“那如果我以后不给景希生弟弟妹妹了,景希会不会接受我?”

“你骗人!”郁景希矢口就否认了她的话,开口有些急,声音高得响彻整个公寓。

“如果等我老了,你愿意养我的话,我就不生其他宝宝了。”白筱捏捏他的小胖手。

郁景希依旧似信非信地看着她,白筱只好说:“你要不信,我给你写份保证书,签字画押都行。”

他抿了抿小嘴,白筱知道这个方法奏效了,起身去卧室拿笔跟纸。

小家伙亦趋亦步地跟在她后面“监督”,好像为了防止她突然反悔。

对白筱来说,不再生孩子真不打紧,反正她已经有了景希,她的要求不高,只希望一家人能幸幸福福地过日子。

白筱用最简单易懂的字来写了一份保证书,然后拿给郁景希过目,可能是平日里太不爱学习了,看了老半天都没反应,只是偶尔偷偷瞟一眼白筱,企图通过她脸上的表情来判断她有没有蒙骗自己。

“要不要我念一遍?”

“不用。”小肉爪把保证书往桌子上一拍。

白筱签好自己的名字,又听到他说:“把手印也盖上。”

“要求真多。”白筱瞟了他一眼,因为家里没印泥,只好拿来一包番茄酱凑合。

待她把大拇指按在纸上,郁景希立马从床上跳下,把薯片和沾着吃了一半的番茄酱丢一边,折叠了那份保证书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拿出来看了看:“把你的照片也贴上吧。”

白筱:“……”

——————————

叶和欢开门进来就看到坐在客厅里嗑瓜子的郁景希:“你不是跟你家小白闹别扭,怎么又来了?”

郁景希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一捧瓜子,一手捏着一颗往嘴边送,一只肥嘟嘟的奶白色斗牛犬也蜷缩在沙发边,郁景希一只脚丫子搁在狗肚皮上,懒懒地瞟了她一眼,然后……无视!

叶和欢看了眼电视里的动画片,就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白筱在卧室里浏览网页。

走近一看,打开的网页包括房产中介、求职网,甚至还有家具专卖官网:“你准备买房子?”

白筱把椅子转过来面对叶和欢:“如果我真打算……你知道我的情况,总得有一套自己的公寓。”

“其实我今天有件事跟你商量。我家有个亲戚要过来丰城,既然你打算买房子,那我正好可以让她搬过来。”

“你亲戚什么时候来?”这还是五年来她们第一次谈及这类问题。

叶和欢有些歉意地望着她:“……就明天。”

所以,她需要在明天之前从这里搬出去?白筱觉得有点突然,被这个消息整得措手不及。

“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筱筱,不好意思呀!”叶和欢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瞅着她。

白筱也不想她为难,开玩笑地说:“没关系,你别忘了,我现在有一大笔赡养费,够我买好几套大公寓。”

——————————

门铃突然响了。

白筱跟叶和欢走出房间,那边郁景希已经开了门,看清来人喊道:“爸爸!”

“作业做了吗?”郁绍庭难得在人前扮演严父。

“刚做了一点,不会的我请教了小白。”

郁绍庭不由多看了儿子两眼,发现郁景希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不少,称呼白筱也恢复了以往的亲昵。

“你们聊,我先回屋了。”叶和欢不想当大灯泡,笑呵呵地离开。

因为白筱不想做饭,一家三口也没走远,就在星语首府旁边的一家西餐厅吃晚饭。

白筱问侍应生有没有包厢,郁绍庭却直接指着靠窗的位置:“就那张桌。”

郁景希已经跑过去爬到卡座上,“肉圆”也一跃而上,四只眼乌溜溜地瞅着白筱。

白筱有些埋怨地看郁绍庭,他却一本正经地说:“老师跟学生一块儿吃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郁绍庭其人,在白筱看来,有时候真的不可理喻,做事也率性而为,似乎完全不考虑后果。

但这话被他这般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来,倒真像是那么一回事,更衬得她是做贼心虚。

——————————

白筱没隐瞒自己要从叶和欢这里搬出去的事情。

郁绍庭喝了口红酒,水晶灯光下,一双黑眸熠熠闪烁:“我在金湖艺境有一套公寓。”

“不用这样,我很快就会买房子。”

“你也可以去沁园住几天,那边有很多客房。”

白筱张嘴刚想回绝,郁绍庭深深地看着她:“还是……你就没想过要找我帮你解决住宿问题?”

“我只是不想麻烦你。”

“是真的不想麻烦我还是……不想跟我牵扯不清?”

白筱被他堵得接不上话。

郁景希从水果沙拉上抬头,转头看她:“你都要做他老婆了,他的东西就是你的,为什么不要?”

虽然郁景希一口一个没礼貌的“他”,但郁绍庭还是很受用他这句话,也知道不能把白筱逼得太急:“金地艺境的公寓就当是租给你的。”

——————————

白筱最后答应搬到金地艺境去,当她提出多少房租时,郁绍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五千。”

她一愣,没想到这么高,但还是点了头,反正也就住个把子月。

郁绍庭领着郁景希回家时,站在门口望着她:“今晚要不要过去看一下房子?”

白筱多少看懂了他眼神里的暗示,却没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太晚了。”

郁绍庭沉默,白筱看着他有些沉下来的俊脸,说了后半句话:“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得到还算满意的结果,郁绍庭才拎着孩子走了。

白筱洗了澡睡觉前收到一条短信:“我明天下午都有空。”

她盯着“郁绍庭”三个字,脸越来越臊,忿忿地回了两个字:“无耻!”然后关机,拿被子捂住头。

——————————

次日大清早,白筱就被叶和欢从床上挖起来,跟她一起陪一个客户去烧香拜佛。

“这位未来吕太太,听说很迷信的,之前结婚日子都订了,说是做了噩梦,有神仙托梦给她说那天结婚不好,搞得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也跟着倒霉。”

叶和欢边开车边瞟了眼白筱:“答应去郁绍庭那边住了?”

白筱睁开眼,扭过头看她:“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要去郁绍庭那里住?”

“……”

白筱顿时想到了什么,叶和欢也不再遮掩:“他名下房产已经不少,再说,你儿子都给他生了,以后又是要嫁给他当老婆的,不就住他一套房子,况且还是他求着你去住的不是吗?”

一条新短信进来,说曹操曹操就到,白筱对他还有气,直接按掉,眼不见为净!

——————————

等她们到达时,那位吕太太早就等在寺庙门口,由叶和欢陪着声势浩大地进庙去找主持。

白筱无聊,在车里玩了会儿手机,就下车在庙里闲逛。

她素来是个无神论者,也没拜过什么佛,但也尊重那些信佛者,与其说迷信,其实更是一种人生信仰。

白筱逛到一间偏殿,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跪下拜了拜,起身时被角落里的黑影吓了一跳。

“小姑娘胆子这么小?”乐呵呵的苍老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白筱猜想对方应该是庙里的和尚,学着刚才看到的那些香客一样双手合十冲他恭敬地鞠了个躬,说了句“打扰了”才离开,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才过去找和欢她们。

那位吕太太还在主持的房间里,白筱百无聊赖,又进了大雄宝殿里欣赏那些大佛。

“小姑娘,要不要来算一卦?”

有些熟悉的声音引得白筱回头,是一个缁衣和尚,年纪已经很大了,稍稍佝偻着背。笑呵呵地。

白筱想到了偏殿里那个声音。

对方知道她猜到了,笑得更开怀:“你也算有佛缘,你求只签,老和尚今天高兴,帮你解个签怎么样?”

白筱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捐香油钱了。

她拿出一张十块钱放进功德箱里,心想这样总行了吧,老和尚见她抠门应该不会缠着她。

结果下一秒一个签筒塞进了她的手里:“如果你自己不想求,那就替你儿子求一支。”

白筱蓦地看向老和尚,那表情像在说你怎么知道我有儿子?

老和尚捻了捻嘴唇上方的一瓣胡子:“老和尚还知道你产子的年纪不超过这个数。”说着伸出两根手指。

不管他是猜的还是误打误撞,白筱都被他那双如枯井般无澜的眼睛看得心惊,也许是心底的那抹好奇令她最终还是跪了下来,想着自己跟郁绍庭的事,忍不住求了一支姻缘签。

老和尚接过竹签,看了会儿,又笑吟吟地递还给白筱:“去换一张签文吧。”

“你不是要帮我解吗?”白筱见老和尚转身走了,忍不住追问,但老和尚已经没了人影。

白筱看了眼功德箱里那张十块钱,现在的和尚越来越敬业,说得她一愣一愣地,差点就当真了。

看了看手里的竹签,想要丢回签筒里,但最后还是被她拿着去换了一张签文。

是一张下下签。

“今世良缘前世修,修必苦苦强相求,尔欲淑女为君配,须择良缘咏好求。”

虽然安慰自己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但白筱从大殿出来,还是因为那句“修必苦苦强相求”心情变得阴郁,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寺庙门口进来一道人影,不疾不徐地朝自己走来。

白筱想到应该是和欢通风报的信,不然他怎么能准确知道自己在这里?

郁绍庭的眉头紧皱,一上来就质问她:“怎么不接电话?”

“手机放在车里了。”白筱据实回答。

他的脸色稍有缓和,拉过她的手:“傻站在这做什么?不是说今天要看房子吗?”

“反正等在这里没事,景希也还没吃午饭,一块儿回去,李婶应该做好饭了。”

白筱点头:“那我去跟和欢说一声。”结果一回头,又看到了那个老和尚。

老和尚显然也瞧见了他们,并且走了过来,脸上却不见方才的笑吟吟,十分严肃,他指着白筱身边的郁绍庭:“你跟我去那边,我给你算一卦。”

郁绍庭从不信这些,当即就皱了眉头,谁知老和尚来了一句:“一身戾气!”

白筱当然清楚这句不是什么好话,诧异于老和尚的神情,也担心地转头看身边的男人。

果然,郁绍庭的脸色已经极差,薄薄的唇绷着,什么也没说,拉过她就走。

身后是老和尚感慨的自言自语:“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此等孽缘,强求不得,轻则身败名裂重则性命堪忧……”

——————————

回去的路上,车内死一般的沉静。

白筱侧头看着开车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廓像是笼了一层寒霜,从上车后他就没说一句话,她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或许是老和尚年纪大了胡言乱语呢?”

郁绍庭这么在意老和尚说的话,这一点倒也出乎白筱的意外,她以为他会一笑置之。

白筱以为他会开车去沁园,结果车子却在下了高架后转了个弯,去的是金地艺境的公寓。

因为常年没人居住,一打开门,就是一阵陌生又冰冷的气息迎面涌来。

里面家具齐全,都是崭新的,还有很多都未拆封,像是刚买的。

刚买的……想到这个可能,白筱不由转头去寻找郁绍庭,想要证实自己的这个猜测。

公寓的门轻轻地合上,她还没开口,郁绍庭已经把她压在旁边的墙上,吻铺天盖地而来,白筱知道他心情糟糕,稍稍挣扎了一下就学着他吻自己的样子吻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安抚他暴躁的情绪。

他的手去扯她的衣服,白筱来不及去阻拦,人已经被他抱起走向卧室……

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透进来,犹如锦带一般形成的光束洒在原木色调的地板上,还没来得及铺好床上用品的欧式圆床,半边被浅浅的光线侵染,寂静而显得安宁。

结束之后,郁绍庭静静地趴在白筱身上。

被他压得呼吸不畅,白筱忍不住伸手推推他,郁绍庭半撑起身子,目光深深地望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

白筱发现他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不少,但眉眼间的戾气还没散去,她抬手覆上他紧皱的眉头想要帮他抚平,脑海里是老和尚那句“一身戾气”,“我小的时候也有一个高僧给我算过命,他说我天生富贵命,谁要是娶了我一定家门荣光无限,但结果呢,我跟……他结婚的那一天,裴家就出事了,裴家老太太打那以后就认定我是扫门星,哪里还有和尚说的富贵盈门?”

他却抓过她的手,捏了捏:“再叫一次。”

白筱先是一怔,然后反应过来,刚才她喊他绍庭……耳根有点红,但还是听话地喊了一声:“郁绍庭。”

“去掉第一个字。”

“……不叫了。”

“叫。”他霸道地道。

白筱红了脸,用力推搡他:“快起来,我要去洗澡了。”

“一起。”他弯下头,亲了亲她的嘴,也是今天第一次吻她:“搬到这里来住吧。”

白筱抚上他后背的肩胛骨,回抱着他,感受到他稳健又慵懒的心跳,感到甜蜜而幸福:“好。”

突然一阵重重的敲门声响起,白筱吓得不轻,没想这会儿有人来,连忙推开郁绍庭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往身上穿一边跑去洗手间,等白筱穿戴整齐出来,正好看到穿了西裤衬衫的郁绍庭去开门。

公寓门口,背着大书包的郁景希板着小脸,瞥了眼一脸不待见自己的郁绍庭,大摇大摆地进了公寓,看到匆匆从主卧出来的白筱,就颇为不悦地哼了一声,郁绍庭已经关了门过来:“谁送你过来的?”

白筱也紧跟着问:“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李婶呢?在楼下吗?”

“你们还敢说!”郁景希气恼地望着他们,还说一起吃午饭,结果都到下午三点了居然还不出现!

郁绍庭的衬衫只扣了几颗纽扣,声音也有点沙哑:“吃过午饭了?”

不提这事就揭过去了,被郁绍庭这么用淡漠的口吻一提,郁景希心底的委屈被无限放大。

“你们两个躲在这里狼狈为奸地做什么呢?”狼狈为奸是他上午看动画片时新学的。

白筱顿时心虚地红了脸,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郁绍庭突然摆出严父的架势:“作业都做好了?”

郁景希被郁绍庭那双深沉又严厉的眼睛一瞪,缩了缩脖子,气焰彻底灭了,撇撇嘴角,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

郁景希又是自己偷跑出来的。

李婶一通电话打来,急得团团转,郁绍庭拿着手机眼睛看向郁景希,眉头又皱了起来,在郁绍庭挂了电话走过来时,他连忙跑到白筱身后躲起来,探出半颗脑袋:“我还没吃饭呢!”好理直气壮的控诉!

郁景希绝对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是昨晚听到郁绍庭跟白筱提了提今天要来金地艺境看房子,又听李婶接电话时听到白筱会去沁园吃饭,见两人迟迟不回来,稍一合计就猜到他们在哪儿了。

当白筱听到他一个人坐公交到金地艺境,还是心有余悸:“为什么不打车?”

郁景希坐在轿车后座,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打车要几十块,坐公交车只要两块钱。”而且儿童还打对折。

郁景希被绕了半天终于又回到正题上:“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躲在金地艺境干什么呢?”

白筱:“……”

“你的小白要搬出来,爸爸带她来看房子。”

白筱忍不住瞪了眼一边开车一边面不改色说出这番话的男人。

郁绍庭似察觉到她的目光,也侧眸看向后视镜里,眼神深邃而缱绻,令白筱有些招架不住。

郁景希没发现两个大人之间的眉目传情,自顾自地问:“看个房子你们要看这么久呀?”

“哪那么多问题?”郁绍庭似乎没有耐心再应付他:“大人的事你掺和什么?”

郁景希委屈地瘪瘪小嘴,哼哼唧唧地把头转向了车外。

郁绍庭再抬头往后视镜看去,白筱已经撇开了脸,跟郁景希一左一右看向窗外的风景。

——————————

郁景希发现今天爸爸跟自己说话还是一样地凶,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凶过之后对他很“友好”。

譬如——

当爸爸问去哪儿吃饭,他说了个肯德基,然后轿车真的在肯德基门口停下了。

白筱端着一大盘东西过来,父子俩正面对面坐着,郁绍庭双手环胸督促着郁景希在做作业。

她瞟了眼旁边的大书包,现在小家伙是出门随身都携带作业本?

算算日子,郁景希应该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要开学了。

白筱过去时,郁绍庭把大书包拎起丢到郁景希旁边的椅子上,她自然就坐到他的旁边了,对面的郁景希看了老爸这个无耻的行径,忿忿地哼了声,又埋怨地看了眼白筱,怒其不争,最后把这份愤懑都发泄在了吃上面。

小家伙一手拿着新奥尔兰烤翅,一手捏着葡式蛋挞,吃得不亦乐。

白筱看着他像只小仓鼠用小小的牙齿啃着食物也是不亦乐乎,忍不住也拿起一只蛋挞咬了一口,甜蜜蜜地,就跟她此刻的心情一样,又小小地咬了一口。

“很好吃?”旁边响起男人低沉的询问。

白筱转头,发现郁绍庭至今没动过一点东西,他似乎看不上这里面的东西,但想到他没吃午饭,她曾听景行说过郁绍庭的胃因为长期工作忙碌落下了病疾,就把吃了一半的蛋挞举到他跟前:“要不要试试看?”

郁绍庭望着她的目光温和,真的低头咬了一口,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了句:“味道不错。”

白筱看到他故意择了她咬过的地方咬,又听他这么说,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郁景希突然把自己手里点的蛋挞递到郁绍庭面前,今天爸爸难得带自己来迟肯德基,但蛋挞都被自己吃完了,既然爸爸想吃,那就把自己这只让给他吧:“爸爸,你拿去吃吧,我就吃了一点点。”

郁绍庭看着被那只脏兮兮的小胖手捏着的蛋挞,上面布满了油渍和番茄酱,拧了拧眉头,在郁景希殷切的注视下,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无声地别开了头。

——————————

吃完这顿迟来的午餐,郁景希挺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心满意足地爬上轿车。

“我等会儿还要回公司开会,先送你们回沁园?”

郁绍庭偏过头来说:“景希还有很多作业没完成,你过去正好教教他。”

像是看出白筱的顾虑,他又补充:“我刚往家里打了电话,老太太今天打牌去了。”

所以,郁老太太是不可能一个回马枪杀到沁园来的。

白筱看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意气奋发,跟之前散发着忧郁的男人无法相提并论,但她还是迁就地点头答应了。

路边正好有个公共厕所。

“你把我们在这里放下就好了。”白筱瞅了眼憋红了脸的郁景希。

郁绍庭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反对,等他们下了车就开车去公司。

白筱在厕所门口等了一阵,见郁景希久久还不出来,就往里面问道:“景希,好了没有?”

“……小白,你能不能给我送一包纸巾过来?”

白筱猜想他估计上大号了,拉开包却发现没了纸巾,也没发现便利店:“我去沁园拿一下,你别乱跑。”

——————————

白筱小跑着回沁园,刚要进小区大门——

“嘿!嘿!这里,这里,看这里……”

白筱下意识地回过头,不远处一棵槐树下探出一个包得严实的脑袋,见她看过去,立刻摘了墨镜,撩开头上花哨的丝巾,笑眯眯地冲白筱招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郁绍庭口中去打牌了的郁老太太。

白筱左右看了看,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老太太是在喊她吗?

郁老太太大半个身子隐藏在槐树后面,冲她点点头:“过来呀!”

白筱走过去:“您怎么在这里?”

见有路人望过来,老太太连忙把丝巾裹上,轻声说:“我在这里盯人呢!”

白筱诧异,郁老太太解释道:“我这几天都守在这里,等那个离婚女人来找我儿子,好把她逮个正着!”

白筱:“……”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郁老太太问。

白筱正纠结是老实交代还是撒个谎,一道清脆的童音在不远处响起:“奶奶?”

郁老太太跟白筱齐齐地回头,就瞧见郁景希提着牛仔裤蹭过来,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她们两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帮你把未来的媳妇带回家了!”↓↓↓更精彩哦!